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喰種]精心設計(月金)

   以月山家的人脈、財力,要設計以及製作一件戰鬥服並不是什麼難事,月山家的傭人中甚至還有精通設計的人在。然而,月山習執意要自己負責設計的部份,不准許其他人提出意見。犠牲睡眠的時間,埋頭苦幹了數日後,他總算畫好幾張滿意的設計圖,欣喜地抱著嘔心瀝血完成的設計圖,交給了月山家的傭人,每天在基地裡期待著完成品,那副笑瞇瞇的表情,就連已經很少有感情流露的金木研看見的時候也不禁挑起了眉。
 
 
  ──金木研沒有再信任過月山習。
 
  金木研本人只能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在喰種餐廳發生的事,直到現在都仍然瀝瀝在目。
  不過,對比起壁虎在他身上施加的所有,那並不算什麼。
  就算如此,也不代表金木研會原諒月山習。更何況對方也沒有半點反省,每分每秒都在散發著想要吃掉他的氣場。
  月山習提出要加入自己的陣容時,他一度想要提出拒絕。可是,最後還是答應了。要說理由的話,想證明自己的強大,已經足夠解釋了。
 
  想要吃掉我?儘管試試啊?
 
  所以他對月山習採取的是放任自由的政策,前提是不會背叛對自己的忠誠
  至於交給月山習的第一件工作,完成的速度比金木研預計花的時間更久。正他在想要不要轉而拜託其他人的時候,便收到月山習的通知,說戰鬥服已經完成了。
  放下喝到一半的無糖咖啡,金木研來到了月山習指定的地方。說是指定的地方,也只是他們基地的最上層而已。
  甫打開門的時候,他有種自己來到了百貨公司服裝部的錯覺。
 
  總數共有五件的衣服,橫排的擺放在他的面前。
  而且還是清一色的黑色。
 
 
  「……我記得我說過我需要一件方便戰鬥的衣服吧?」
  「是的,由於我不太清楚金木君的喜好,所以特意設計了多套的衣服讓金木君選擇,試身室地方我也已經在那邊預備好了。」
  「……月山先生,在此之前可以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請說。」
  「你應該沒搞錯我的性別吧?」
  「當然。」
  「………………」所以在五件衣服當中混進的裙子啊蕾絲啊蝴蝶結啊都只是我眼花看錯是不是?
  金木研轉身就想離開,月山習眼明手快地按住他的肩膀,空著的手還隨手拿過了一件貼身的黑色連身裙子在大力安利。
 
  「等一下金木君!試身室在那邊哦。」
  「放開我!鬼才要穿裙子啊!」金木研露出厭惡的表情,揮開月山習的手。當初讓月山習負責的那一刻他就已經錯了。
  「不……金木君請不要誤會,這只是以防萬一的時候才預備的……」月山習一臉惋惜,他捂住胸口,彷彿因為金木研的話而受到了傷害似的。
  不過在金木研的眼中,他只不過是一本正經在胡說八道罷了。
 
  「哪個萬一需要穿啊!」
  「嗯…………」月山認真地思考:「扮女裝潛入任務?」
  「那就留給你用好了!」
  「噗!」
  「有什麼好笑的啊!」
  「不……」月山習用手掩住上揚的嘴角,笑得像個紳士,但骨子裡的變態屬性怎樣隱藏都是瞞不過金木研。
  「金木君的臉上,罕見的出現了情緒的變化呢。最近,都是一副撲克牌的無表情,雖然冷酷的表情都好棒,可是我還是想看金木君更多的表情呢。」
  月山習伸出手,撫上金木研冰冷的臉頰。
  這次,金木研沒有揮開他的手,也沒有回應他。
 
  「………」
 
  沉默覆蓋兩人之間,最先打破的人是月山習。
 
  「這件還是留待更好的時機吧。來,給你。」
 
  金木研在深究更好的時機指的到底是什麼之前,月山習已經抽出剛才擺放在最入面的另一套服裝。在金木研還在為男裝而感到欣慰沒多久,他把戰鬥服反過來打量的時候,便皺起了眉。
  款式的設計和使用的黑色緊身皮革質地都相當令他滿意,除了──
 
  「……背後有需要露出這麼多嗎?」
  「這是為了方便金木君使用赫子,特地設計的款式。如果金木君覺得不平衡的話,前面也可以弄成開胸的款式平衡…──」
  「這樣就可以了。」金木研立馬阻止月山習繼續說下去。
  「那麼金木君去試穿一下吧,要是不合身的話我會再幫你修改的。」
  「……好吧。」
 
 
  說是預備的試穿間,也只不過是利用了窗簾以及木板製成的一個空間而已。金木研脫下破破爛爛的黑色短袖上衣、內褲以及短褲,套上輕薄的戰鬥服的過程中,總是聽到另一邊的奇怪動靜,不過他沒有怎樣放在心上。
 
  他並不知道在外面透過輕薄的窗簾看著金木研在更衣的時候,約隱約現露出的身材線條美,月山習是花了多少的努力才能在金木研換好衣服出來之前止住流個不斷的鼻血。
 
 
  「Parfait(完美)!果然很適合金木君啊!」
  「是嗎……總覺得背脊涼涼的。」
  「嗯?讓我看看?」
 
  「嗯……會不會尺寸有點過小呢?」
  月山習自然地走近金木,把手連著軟尺滑到金木背後,大咧咧地撫上那片露出在空氣的嬌嫩肌膚,裝著在量度戰鬥服的大小,實質卻是在吃豆腐的事實。
  「會嗎?我覺得好像還好。」
 
  金木研對此卻毫不發現,月山習早就在他看不見的角度表情崩壞地痴笑著的事實也──
 
 
  「嗯……我是不是打擾到哥哥他們呢?」
 
  笛口雛實捧著剛沖好熱騰騰的咖啡佇立在門前的,看著親密的金木研和月山習兩人,她思考了片段,決定當作沒有看見,把咖啡分發給萬丈與及其他夥伴。
 
 
 
 
 
 
--
 
 
<後記>
 
我才不會說我在卡肉呢www
金木的戰鬥服實在太色氣了!!!看見資料還說是月山設計的我瞬間就&*%$#&(了!!月山GJ啊!!
露出度太高了啊啊啊腰部prprprpr._:(´` ):_(喂
因為實在想不到要怎樣可以有肉以外的結尾,所以就成了現在這樣了,辛苦雛實了wwww
這篇短時間就寫好了還寫得很樂呢ヽ`ヽ)
不過結果還是沒寫到女裝啊!被白金木狠狠的拒絕了我呢!下次就讓黑金木或許琲世穿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