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東京喰種]REset-上(月金/琲)

   「唔……──」
 
  在佐佐木琲世回過神來的時候,赫然發現自己好像在別人的店家前呆站了良久。
  在引起非必要的注意之前還是盡早離開吧。
  佐佐木再次邁開步伐,他晃了晃頭,想要趕跑紊亂的思緒,阻止自己再深究那股熟悉感的緣由,可是卻發現自己像掉落到污濁的泥沼裡,愈是掙扎,便陷得愈深。
 
  為什麼那個時候會流淚呢────?
 
  一定,那間咖啡店是與自己過去、有著深切的關聯吧?應該不僅是過去經常去、或者很喜歡去的地方,而是另一種……
 
  「呃、……」
 
  霎時,頭痛得彷彿要裂開,思緒瞬間斷層。佐佐木琲世痛得臉色慘白,摀住劇痛、且不斷流著冷汗的額角,雙腿一軟。他扶著牆角,勉強撐住快將要倒下的身軀。
  佐佐木琲世不想引人、或者喰種的注目,他想盡可能遠離大街,選擇避人耳目的地方,等待著痛楚的平息。扶著牆壁緩慢地移動到小巷的黑暗處。
 
  頭痛並沒有佐佐木琲世想像中的持續很久,頭痛逐漸遠去之際,佐佐木琲世才發現自己在無意中出了一身的冷汗,汗水黏住外套底下的恤衫,濕漉漉的好不舒服。
 
  要不提早結束調查,先回去一趟休息好?
 
  「Bonjour,請問是佐佐木琲世先生嗎?」
 
  驀地,背後響起一把男性性感且充滿磁性的聲線,佐佐木琲世條件反射性地向前方彈跳了兩大步。
 
  ──是誰!什麼時候在我後方?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察覺?斷絕了氣息?
 
  佐佐木琲世全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他毫不掩飾其敵意,右手用力地緊捏裝著昆克”幸村”的鐵箱,預備隨時可以進入作戰狀態。可是來者卻在他看不見的角度,依然擺出那彷彿副無懈可擊的笑臉,彷彿在向他釋放出善意。
 
  「……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佐佐木琲世沒愚蠢到向敵我不明的人承認自己的身份,所以把疑問置於心底,他警戒地看向黑暗。
 
  聲音從巷子的轉角處響起,他只能聽見聲音,無法看見對方的臉龐,就連味道也無法嗅到,因此他無法判斷對方的身份。
 
  佐佐木琲世此刻正在想的,只有一件事。
 
  是喰種?是人類?
 
  是喰種的話,不用多說廢話直接放倒他就好;是人類的話,嗯…就比較麻煩,不過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也知道大概對應的方法。
  對於佐佐木琲世的發問,聲音的主人貌似笑了起來。語調中帶著幾分輕浮。
  「抱歉,我沒有必要對”現在的你”報上名來。是呢……就稱呼我為MM先生好了。」
  「………」
  果然是遇上了變態嗎?
  「好吧MM……先生?你有何貴幹?」
 
  佐佐木琲世深深吁了一口氣,在試探對方的同時,不時左右盼望,可是能夠逃生的路線,就只有沿路走出大街,可是做出把後背亮出給敵人的行為,作為喰種搜查官實在太不明智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事。」
  對方微不可聞地輕嘆了一聲,似是抱怨,又似是感慨。當佐佐木想進一步窺探他的底細時,那把彷彿在壓抑著什麼的聲線便再度響起。
 
  語調與剛剛一直與他平淡地對話的聲線截然不同。
 
  「──我只不過,是想要請佐佐木君跟我走一趟罷了!」
 
  那激昂亢奮的聲線裡所蘊含的亢奮甚至是偏執,佐佐木琲世無暇去理解和分析。因為當他的肉眼捕捉到轉角處有所動靜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青年連讓佐佐木琲世驚呼”不妙”的時間也沒有給予,在許下”宣言”的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接近佐佐木琲世。說不定對方是訓練有素的喰種,就連殺氣丁點也沒有外露,因而使佐佐木琲世作出反應的時候慢了兩秒。
 
  ──這兩秒已經足以定勝負了。
 
  抽中了最不想要的下下籤──佐佐木琲世咋舌,在青年急速接近自己的同時想要啟動昆克。襲擊他的青年似乎早就料到他的舉動,以高速一下子來到佐佐木琲世的身前,右腳用力一踢,率先把他的金屬包踢飛。
 
  「嘖!」
 
  下一秒炙熱的拳頭便已經來到自己的眼前,佐佐木琲世一個側翻驚險地避開了,躲開之際他瞄到在白色面具底下,那露出一邊、赫色的赫眼。他沒有因為昆克鬆手了而不惜在敵人面對露出破綻也要撿回,可是對方是喰種,近身戰沒有昆克的話,戰鬥力確實會直線下降。
  不過由於雙方都因狹窄的小巷而無法好好的揮發平時的力量,尤其是青年擁有的赫子是甲赫,原先就已經欠缺機動力,在這樣的小巷子裡更加是難以作出防衛以外的攻擊。
  佐佐木琲世判斷即使不使用喰種的力量,亦能夠對與方抗衡一陣子,以尋找奪回昆克的時機。
  ──然而,青年接下來做出的舉動徹底推翻了佐佐木琲世原定的計劃。
 
  在確定佐佐木琲世手無寸鐵後,襲擊他的青年竟沒有乘勝追擊,而是一直低垂著頭,彷彿剛才一連串的襲擊成了愚人節的玩笑。
青年的肩膀宛如在壓抑著什麼似的不停顫抖,斷斷續續的溢出笑聲。
 
  「噗……呵呵………」
  「……?」
 
  青年突然莫名的情緒波動,使佐佐木琲世皺眉不語,在感到疑惑的同時也沒有把對青年的警戒減輕半分。
 
  青年抬起左手,摘下了白色的面具,露出了一頭紫色的時髦短髮。青年把面具隨手就往地上丟後又再沒有動作了,視線也持續的望向地方,那副游刃有餘的神態彷彿在對佐佐木琲世說還不發動攻擊嗎。
  作為資深的喰種搜查官,當然不是沒有考慮陷阱的可能性。
 
  「……真是的,要是我不長高一點和長多一點肉的話,豈不是每每都會像這樣被喰種小看?」
  佐佐木原先的用意是想要趁說說玩笑錯開青年的集中力,所以說話的口吻非常的輕浮,卻沒想到會得到一直無言的襲擊者的回應──
  「也是呢,再這樣下去不只是喰種,就連人類都看不起你了。」
  就算沒打算把敵人的戲言放在心上,可是話裡的諷刺聽起上來還是不太舒服,佐佐木琲世失笑。
 
 
  「那麼,為了不被兩邊也看不起,看來我還得要好好努力了────!」
 
  佐佐木琲世右腿往後一蹬,往紫髮青年直衝而去,當他的拳頭快將擊中青年的側腹導致他彈飛開去之前,佐佐木的所有動作驟然而止。
 
  僅僅因為他對上了一個錯綜複雜的眼神。
 
  月山習在佐佐木琲世來到身前的時候,抬起一直低垂的頭。赫眼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恢復成了人類眼瞳的顏色,似是在訴說什麼似的,直勾勾地看進佐佐木琲世的淡色瞳仁────
 
 
  「願永陪君────金木君。」
 
 
  又來了。
  又是那個名字。
  金……木?
  是姓氏?是名字?
  是──什──麼────
  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金木─────
 
 
  在佐佐木的頭痛再次復蘇之前,意識率先被強制切斷了。
 
 
 
--
 
<後記>
因為久違的在寫動作場面作者有點自High,結果就不小心爆字了
主菜會在下篇送上/
第一次寫的喰種同人和月金,各種的不穩定和角色摸索中 希望沒有OOC
wiki查資料的時候才後知後覺的知道月金的生日是在33日……
希望後篇的肉能在那天之前擼好^q^
漫畫的月金真!的!好!萌!啊!(
 
<2015.02.18 11:46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