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K]一手情報(伏八)

 01.
 
 
  酒吧吠舞羅。
  各種不同類型的訊息提示音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吠舞羅的第三把手草薙出雲與半數正在閒聊的同伴一致地摸起終端機之際,酒吧的門伴隨著鈴聲被打開了。
 
  進來的是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藍髮青年,沒怎樣修剪的前額瀏海長度幾乎要遮蔽他雙眼。即使如此亦難以隱藏深藍的眼底下透出赤裸裸的枯燥和不悅,幾乎要把慵懶的氣質渾發得淋漓盡致的少年甫進來便左右掃視了酒吧一個圈,貌似沒有找到要找的人,他不耐煩地咋舌。然後直直地朝吧檯的方向走過來。
  將終端機接收的內容大致瞄了一眼後,草薙別有玩味的看著刻意挑離他較遠的位置坐了下來的少年──伏見猿比古,笑著搭話。
 
  「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
 
  草薙並不介意伏見那拒人於千里外的語氣,也沒有試圖糾正他。伏見用手撐著下顎偏過頭去,正想著要怎樣打發時間的他聽見玻璃杯與吧檯磨擦的聲音響起時回過頭來。
  一杯顏色黑壓壓冒著氣泡的液體注滿玻璃杯,伏見一看便知道那是基本上不會在酒吧裡出現的炭酸飲料。
 
  「嗯?怎麼了?汽水不合胃口嗎?」
  「嘖。」
 
  有種被當成小孩子對待的感覺讓本身心情已經相當糟糕的伏見再次咂舌,他盯著那杯黑色液體看了一會後,舉起杯子一口氣將之喝光了。
  哐的一聲,空的玻璃杯重新放在檯面上。草薙這次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了一笑,然後收起杯子清洗起來。
 
  伏見再次瞄了一眼四周,那是看似很平常的、屬於吠舞羅酒吧吵鬧的光景,卻因為缺少了那個誰,入目的這一切看似變得不怎樣清晰起來。伏見自己也說不上來,內心不斷湧現的這鼓不悅和焦躁感源於哪。
 
  ────美咲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
 
  終端顯示的時間離美咲打工結束的已經超過了接近一小時多了。打工地方在吠舞羅附近,步行過來大概也不用十五分鐘。縱使是怎樣被途中的店鋪吸引,也不可能超過一小時以上吧?
  伏見低頭不斷嘗試撥打美咲的終端號碼,另一手空著的手無自覺地敲打著檯面。結果,換來的都是無數次的無人接聽。
 
  「……嘖。」
 
  在這裡坐下去也不是辦法,而且美咲不在的話這裡的空氣比他想像中更要渾濁得多,真愧美咲平時能夠若無其事地在這裡坐上大半天。伏見邊咂舌邊站了起來,話也不說一句就轉身背對著其他吠舞羅成員。
 
  直至他的手握上把手正要將門往外推開的時候,一道他一直都感到不愉快的稱謂不慌不亂地響起使他不由得止住了動作。
 
  「猿君,等一下。」
 
 
04.
 
 
  「猿比古,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好?」
  「………」
  「猿比古,說起來昨天你新買回來的遊戲我們還沒通關呢!昨天我在第五層的BOSS關卡掛了啊……今晚一起打吧!」
  「………」
  「喂!你有在聽嗎?至少也哼個聲啊!」
  「嘖。」
 
  從剛剛開始便是這樣,無論自己怎樣帶起話題也好,並肩走在一起的少年卻毫無反應,就像自己一人在演著獨角戲似的。從吠舞羅返回兩人合租的公寓的路上,八田察覺他的夥伴居然還在鬧情緒。
  跟以往不同,今次八田多多少少想到對方不理睬他的原因。
 
  「你還在生氣啊?」
  「………」伏見別過臉不去看他。
  「我…────」
 
  伏見仍舊沒有回應,八田正想為自己辯護之際,恰好已經到了公寓的樓下,升降機到達了,伏見丟下還在外面發呆的八田,俐落地走了進去,不顧差點沒在門關上前趕上的八田、也沒有幫他按住開門的按鈕,只是雙手抱胸冷眼地看著八田滑稽地鑽進升降機的姿態。
 
  「可惡!臭猴子你就不能幫我按一下嗎!」
 
  在八田盛怒的咒罵下,伏見就只有眉心稍微的挑了一下。面對八田的言語挑釁,伏見由始至終仍能不可思議地保持沉默。
 
  八田那個遲鈍的大腦終於久違地響起了警號。
  伏見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02.
 
 
  伏見因身體彷彿不受他本人控制的舉動而皺起了眉,發出了今天已經不知道是第幾聲的咋舌。他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煩躁感,黑著臉回過頭去。
  在那裡,十束多多良正以相較平時更為燦爛的笑容凝視著他。越過他望去可以看見在更後面的草薙正在捂著額搖了搖頭。
 
  「猿君……是要去找八田嗎?」
  「……和您無關吧。」
  伏見轉身,不再正眼看向十束。他往前邁出一步,把酒吧的門往外推開一條門縫,自然光透過隙縫拆射到昏暗的酒吧裡。
 
  「八田的話沒事的,應該再過一會就會過來了吧。」
 
  十束的話音方落,門的把手因失去推力,地一聲回到原位。
  再一次轉過身來的伏見,臉色比方才更加陰冷。
 
  「……您為什麼知道?」
 
  正當十束在斟酌著要怎樣才不會刺激到現在的伏見的解釋時,原本在另一邊廂的鎌本力夫走了過來替十束接話。
 
  「八田桑?他打工那邊因為有一位員工臨時生病來不了,所以今天會晚點過來不是嗎?……猴子你沒有收到八田桑傳過來的訊息?」
 
  一言不發的伏見只是輕輕瞥了一眼鎌本,然後赫地氣沖沖地向他走過來。鎌本感覺到直竄上背脊的寒氣,教他整個人都僵直了,像極了被毒蛇盯上的蜈蚣,想逃跑卻不敢輕舉妄動,誰知道背對著他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意外
  伏見什麼也沒說,反手便將鎌本壓到吧檯上,全身上下翻找著什麼。
 
  「喂喂,小心別刮花吧檯啊。」
 
  草薙一副事不關己地叼著煙擦著玻璃杯,直至他寶貝的吧檯快要演變成為戰場一部份為止。
 
  ──草薙桑不帶這樣啊!比起我吧檯比較重要嗎?啊啊我想也是啦可是就不能順便打救一下我嗎?!只不過是好心告訴他八田桑的行蹤而已到底做錯了什麼啊────!
 
  鎌本高舉雙手投降狀的側過目,用眼神向旁邊的十束求救,十束也用眼神回他:沒辦法了,你似乎不偏不倚地踩中了猿君的地雷呢。
 
  從鎌本的褲袋毫不客氣地掏出了終端機後,伏見的兩手同時一邊操作自己和對方的終端,打開同一訊息的畫面對應過八田傳過來的訊息內容,越發用力地捏緊終端表面發出咿咿的聲音。
 
 
03.
 
 
  除了底部的文字外,兩封幾乎一模一樣的訊息顯示在兩部不同的終端機畫面上。
 
==============================================================
群組名稱:吠舞羅
群組訊息未讀數:1XXX
時間:15:04
 
 
抱歉!這裡是八田!有位打工的病了 店裡忙昏了 會晚點才能過來
代我先向尊哥和大家問聲好!
 
 
此頁面僅顯示最新一則未讀訊息
 
按返回閱讀更多 解除群組訊息消音 刪除訊息 退出群組
==============================================================
 
 
 
05.
 
 
  中學畢業前,伏見猿比古其實挺常被八田美咲惹怒。
  加入吠舞羅,八田美咲惹火伏見猿比古的頻率更高。
 
  即使如此,真正因為對方的行徑言論而生氣的次數,雖則並非一次也沒有,但是在兩人的記憶裡這種情況可是少之又少。
  換個說法,八田美咲亦一樣。縱使開口閉口都是死猴子臭猴子,但八田本人自認和這個不知不覺便影形不離的好友相處得還挺好的。
  相處的時間越長,便越能理解對方的脾氣。特別是伏見這個想什麼都往心裡塞的難搞傢伙,要讀出他的臉部訊息可是讓八田比起打怪升等挑戰BOSS,花上更長的時間。
  簡言而之,這個裝啞巴的同居人,明顯是生氣了。而且矛頭還是直直地指向自己的。
  不過,要扳開對方閉得死死的嘴巴方法,他還是有的。
 
  ────就是繼續去踩對方的底線讓他爆發。
 
  八田挺胸自豪地想,作為吠舞羅先鋒隊長,想到的當然要率先行動。平時總是因為一些瑣碎事而和伏見鬥嘴,可是到了關鍵的時候卻不知道怎樣才能使對方的情感爆發出來。
  晚飯過後憋了大半天的八田,抱著有什麼不對勁就來大打一場誰怕誰啊的心態、整個上半身往用被子蓋著全身的伏見的身上騎、還沒坐穩就開始用拳頭捶打還打算裝睡的某隻混蛋猴子。
 
  「……美咲你好重。」伏見懶洋洋的聲音過了一會後終於從被子裡傳出來:「……快下來,我睏了。」
  「騙誰啊!根本就沒睡吧。起、來、──!」
  「……你也要先下來吧。」
 
  總算等到對方開口了,八田不由得暗自吁了一口氣。然後八田雙手交叉抱胸,盤腿而坐,同一時間伏見徐徐地坐了起來,氣定神閑地戴起眼鏡直勾勾地看著他。
  只是一味的看著。
 
  「啊啊啊啊媽的你這傢伙真不是一般的麻煩啊!所以你到底還要生氣到什麼時候啦!這件事不全是我的錯吧?」
  「……要是美咲通知我的話就沒事了。」
  「哈?你在瞎說個什麼我不是傳了訊息說我會晚到嗎?!」
  「那只是群發訊息吧,而且我沒看到。」
  按了消音當然沒看到。
  「我怎知道你沒去看啊!當下我可沒有可以一一去單獨發訊息給別人的時間啊!」
  「嘖。」
  「切什麼啊切!我真搞不懂你有什麼好生氣的。」
  「啊啊沒錯……美咲你不懂……」
 
  你不會懂我根本不稀罕這種施捨般的給予。
  你不會懂我根本不期待與共他人的地位同等的地位。
 
  你亦不會懂每每看見你在吠舞羅的群裡和別人暢所欲言聊天的時候,我的心情。
  即使我盼望的東西是如此簡單────
 
 
  「────你根本不會懂啊!」
 
 
  伏見的底線早已經畫得很清晰,能讓他情緒爆發的人也只有一個。
  可是偏偏那個當事人對此毫無自覺。
 
  「我又不是會讀心的!你不說的話我要怎樣去懂啊!」
  「我不想要從別人口裡或是其他途徑才得知到你的消息,我不想要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出現了什麼變化,可是我並不是第一個得知。」
 
  只要是屬於名為八田美咲,全部的第一手情報,什麼都可以,有多無關痛癢的事都沒所謂,只要是美咲的。
 
  「我說了。」
 
  伏見俯視著被自己的倒影全數覆蓋住的八田的臉龐,他的臉上出現了忍耐著什麼痛苦似的神色,八田還沒充分理解剛才伏見的自白,只能愕然地看進靛藍眼眸裡倒映著的自己的身影。
 
  「────那麼你現在懂了嗎,美咲?」
 
  呆了半晌,八田掙開伏見對他雙手的箝制,撐起了上半身,兩手輕輕撫上一臉錯愕的伏見頸後,呈現出環抱著伏見的模樣。
  八田輕聲嘆息。
 
  「……什麼啊只是這種小事的話早點說啊。」
  「對你而言可能是小事可是…──」
  「即使是群發的郵件,可是我都是以猿比古你會看見的前提下選擇群組發送的,誰知道你居然都不看群組的郵件啊……」
  「有什麼好看的,都是一堆廢話。」
  嘛…的確如正猴子所說,開了個聊天群組都沒怎樣聊過正事就是了。不只是猴子,連尊哥大概也不會即時去察看大家的對話吧。
  「好了好了……」八田揉了揉伏見還微濕的髮梢,沒好氣地說道:「若然你真的這麼在意的話,下次單獨發訊息通知你這傢伙好了。所以別再鬧彆扭了好嗎?」
 
  要原諒他嗎?
  伏見猿比古,你要原諒他嗎?
  然後又再一次的,眼白白看著你的美咲重蹈覆徹?
 
  「你保證……?」
  「啊啊,當然吶!」
 
 
  即使如此,他也揮不掉現在正在觸碰著自己的這雙手。
  啊啊,真是的……
 
 
  「不過光這樣還不夠。」
  「哈?還不夠!你這傢伙別得寸進尺啊!」
  「所以來補償吧。」
 
  落在額角溫度的親吻沿著臉部的輪廓往下滑落,熱度也隨之逐漸提升。直至那張還想要抱怨什麼的小嘴被堵上,將熟悉的體溫擁入懷後,伏見覺得一切都變得沒所謂了。
 
 
 
06.
 
 
  “你有一封新郵件
 
  訊息提示音響起,伏見掏出了終端,看了數秒螢幕上的文字才輸入密碼解鎖。
  郵件是由美咲那邊寄來的。
 
=========================================================
來自:八田美咲
時間:14:18
 
 
猴子…我打工又被解僱了啊・゚・(Д)・゚・
今個月的房租怎麼辦好……
 
 
此頁面僅顯示最新一則未讀訊息
 
按返回閱讀更多  刪除訊息
=========================================================
 
 
  八田傳來的郵件充滿著哭訴的成份,可是看著的伏見本人卻莫名的心情變得愉悅起來。正當他要輸入今個月的房租交給我負責吧這種決定性的台詞時,他察覺到手機才剛剛開始就一直傳來震動聲響。
 
  那是被他一時解除消音的某個H字開頭的群組傳來的新訊息。
  好奇驅使下,他暫時停止了回覆,打開了該群的郵件畫面。
 
============================================================
群組名稱:吠舞羅
群組訊息未讀數:3X
時間:14:20
 
 
我打工又被解僱了啊求安慰・゚・(Д)・゚・
BY 八田
 
八田桑節哀啊……(拍拍
BY 鎌本
 
我買了布丁 當轉換心情回來吃吧(笑
BY 草薙
 
八田哥辛苦了!乾脆以後別去打工吧
BY 赤城
 
沒事吧 房租的話不是還有猿君在嗎?
BY 十束
 
 
此頁面僅顯示最新五則未讀訊息
 
輸入訊息  按返回閱讀更多 群組訊息消音 刪除訊息 退出群組
============================================================
 
 
……
………
………………
 
 
十五歲的伏見默默地在心裡下定了決心。
日後十九歲的八田美咲,直今仍沒察覺到,他的所有與自己有關的情報和消息,已經是二手的情報了。
 
 
--
 
 
 
<後記>
 
 
結果這便是伏見怎樣從十五歲的正直少年變成十九歲的痴漢兼STK的進化過程……既然美咲給不了他第一手情報那就只好自己去爭取了哦wwww(喂
堅持要花一天的時間衝完這篇然後我終於完成了,稿子完稿是在828日,在這麼早寫完了給親友的生賀我還是第一次啊XDD
這篇的篇數並不是順序的我想大家已經發現了吧ww 第一次使用這種手法來分場景不知道看上去是怎樣的
上年的我根本不會想到今年的自己可以為你寫生日賀吧,因為直到現在為止我還是覺得小柑你會喜歡猿美這對CP感到不可思議啊我真的沒在做夢什麼的(掩面
雖然你一直說我字數少,可是這篇原先預定只會寫三千字現在也寫到要五千了你就收貨吧www
而且字數不代表什麼嘛(^0^)/
那麼感謝閱至此ww 再一次小柑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