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惡魔倖存者2]僕達だけの七日(和希)

   沒有比這些更清晰易明的暗示了。
  可是他除了一開始的那聲大和後,想說的話便卡在喉嚨間什麼也說不出來。就連思忖出反駁大和的時間和餘力也沒有,響希像靜止似的佇立在原地。
 
  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跪在地上痛哭出聲了。
  顧不及在公眾的場所、而且還是峰津院的大門前哭起來的自己是多麼的失禮和羞恥,止不住的淚水沿沿不絕地從眼眶裡湧出來,感覺像要是將體內全部的水分都抽走,只是這樣都還不足以把胸口的疼痛緩和。
 
  「太好了……大和………」響希一邊哽咽地抽泣著,一邊用帶著重重鼻音的哭腔重複呢喃著太好了
 
  ──太好了,你還活著。
 
  在記起那七天發生的事的瞬間,響希連解釋都沒有便將新田和大地丟下,不顧一切地奔跑到這種地方,只是為了再見大和一面。躺在他懷中那具逐漸失去體溫的身軀的觸感清晰得讓他顫抖,那種重要的人不斷離開自己的恐懼至今仍然揮之不去。迄今為止從沒有這麼強烈想要去見一個人的衝動,出自於對朋友的關心……似乎理由又沒有他想像的單純,他總是無法用二言三語去總結自己與大和的關係。
  總之,現在見面了,也確定大和安然無恙了。
  回去吧────
  內心有一把聲音不斷催促著自己回去親友的身旁,可是響希一邊用手拭著淚水,一邊默默地搖了搖頭。
  人類可是一種充滿著欲望的生物,才不會如此輕易便得到滿足呢。
  想要見大和。想要和大和說話。想要更加了解大和的想法。
  直至與大和再次相遇,響希才明瞭自己並不是單純想要與大和見面。可是,大和應該並不期望再一次的見面,那種釋懷的笑容和話語讓響希感受到拒絕。
 
  響希重新站起來,縱使臉頰還殘留著清晰可見的淚痕,眼眶卻再不湧出淚水。湛藍的眼眸凝視著大和離開的方向,垂在兩旁的手緊捏成拳頭。
  他下定了決心────
 
 
 
###
 
 
  ──這樣就好了嗎?
  嗯這樣就好了。
  ──真的這是你所期望的嗎?
  什麼期不期望,對他,我已經沒有任何期待了啊。
  ──那份執拗已經消失嗎?
  ……吵死了閉嘴吧。
 
  自從Alcor不在以來,唯一會與大和閒聊的存在也消失了。大和曾在空無一人的寢室呢喃道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耳根清靜。,然而彷彿是要取代Alcor似的,每每他做決定的時候內心產生迷茫或是動搖,大腦直接便會響起一把聲音對他囉嗦個不停。
  房車在離開了峰津院沒多遠的信號前停駐下來的同時,聲音便響起來了。
  這是因為他動搖了?開什麼玩笑。
  大好的心情就像被人從頭頂澆了一盤冷水,嘴角上揚的弧度早已無聲地褪去。
  視線百無了賴地飄向窗外,馬上便捕捉到讓他感興趣的事物而微微的瞠大了眼睛。
  ──要去嗎?
  吵耳的聲音又突兀地響起來,大和知道信號快要轉換、自己可以猶豫的時間並不多。
  就想是心情轉換的一種吧,反正還有時間。
 
  「我出去一下,你們停在附近等我吧。」
  「……局長?」
  「大、大和大人?!」
  「別跟過來。」
 
  穿著一身貴族正裝的大和一臉凜然走在平民的大街上,縱使本人沒有自覺,可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王者氣派在途人的眼裡顯得是多麼的突兀,更別說他居然站在章魚燒的店舖前了。
 
  將手托住下顎,大和在認真地思考要怎樣點菜才不失禮貌和風度。在大和察覺到自己身上一分錢都沒有之前,呼喚他名字的聲音響起了。
  這次並非是在腦內直接響起的聲音,因此他毫不猶豫地回頭了。
 
  「大和!」
 
  沒有加尊稱、幾乎是大喊出來的叫喚理所當然地引來了旁人的觸目使大和微微皺起了眉頭。
  似乎是奔跑著過來的吧,對方喊完他的名字便緩不過氣來地彎身喘息著。最先躍入眼簾的是一對向下直垂的淺藍色兔耳……外套。
 
  「響希,來得正好。」
  「哈……大、大和……哈啊……我有話要…────」
  「幫我買一份章魚燒吧。」
  「……哈?」
 
 
 
###
 
 
  離市集不遠的公園的木長椅上坐著兩名少年,其中一位的少年的俊秀臉龐充以吸引附近的女性過來逆搭訕,可是他的裝束有種使一般人不敢貿然靠近的強烈氣氛,就連在大和一旁的響希也不由得襟危坐起來。大和優雅地用牙籤戳了一顆熱騰騰的章魚燒,然後面無表情地放進嘴裡慢慢品嘗的景色在響希看來既驚訝又懷念。
  他的眼角餘光瞥見大和嘴巴停止咀嚼後,勾勒出的一抹淺笑。
 
  「哼,平民的食物還不賴呢。」
  「……大和真的很喜歡吃章魚燒呢。」
  「還好。」
  「哈哈……大和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呢。」
  響希漸漸地放鬆緊繃的身軀,將上半身的重量完全的依靠著長椅上,比想像中更容易地接近到大和的事實教他輕鬆了不少。
 
  「大和不是要去別處嗎?在這裡閒暇地吃著章魚燒沒關係嗎?」
  「如果我說我是在這裡等人?」
  「等人?」
  「再說,你剛剛不是有話要說麼?要這樣奔跑過來追我,應該是很重要的話……對吧?」
  「呃……嗯。」
  「有話就快說,我可不像你們這麼閒的。」
  正打算迅速地將最後一顆的章魚燒解決掉,大和張開的嘴巴卻立馬的合上,副有意味地盯著還在躊躇著要怎樣開口的響希。
  然後正當響希要開口說話的頃刻,大和看準時機將章魚燒強行塞進兔子的嘴巴裡。
  「嗚……唔……?」幸好章魚燒已經放涼了一點,整顆入口還不算燙口,可是大和這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著實讓響希嚇了一跳。
  「感到光榮吧,這可是最大的一顆呢。」
 
  ……已經不知道要怎樣吐槽了。
  響希邊咀嚼著章魚燒、邊打量著大和的表情。儘管對方仍然散發著不易近人的磁場,可是整體而言相較面對北極星審判的那七天,大和的表情變得柔和多了。是終於放下了重擔吧?響希默默地想著。
 
  「大和,你仍然覺得現在的世界是錯誤的嗎?覺得我所做的決擇並不正確嗎?」
  「哼,要是我說是的話,你打算要怎樣做?────久世響希。」
  響希感覺到大和的氣息正在靠近禁不住僵硬了身軀,大和的手輕輕的拂過他的臉頰。
  「我……」
  「什麼也做不了,對吧。世界已經遵循你的意識去改變了,發生了的事要再怎樣多想也沒用。」
  「那麼──!大和是怎樣想的……關於我的事……」響希低下頭,連帶外套的那對耳朵感覺就像垂頭喪氣的小兔子。片刻,大和不禁驚訝自己的想像而乾咳了一聲。
  「大和剛剛否認了…拒絕了我吧?要當我的朋友是這麼討厭的事嗎?我是出於真心想要和大和做朋友。」
  「沒錯,只是一般的朋友我不希罕呢。」
  說罷,大和手不由覺地抓住兔耳外套,質感沒有想法中的蓬鬆,不過軟綿綿的感覺就跟外套的主人一樣,使人愛不措手。
  「一般……?」
  「好好的想想吧。」瞄了一眼手錶的時候,大和知道自己再不出發的話又會被那班元老雜碎囉嗦了,他把嘴巴湊到響希的耳邊,低聲細語刻意連同氣息一起噴灑在他的耳畔:
 
  「然後我期待你會給我一個更好的答案。」
  「大、大和────?!」
 
  不留痕跡地鬆開箝制住對方腰際的手,站起來背對著他的大和微微昂起下顎,轉過身自信滿盈地對響希輕輕地笑了。
 
  脫出的兔子,捉迷藏的時間也是時候結束了。
  然後,這次是真的心甘情願地,投向我吧。
  我以那七日的回憶────身上僅有的籌碼────作為賭注。
 
 
--
 
 
 
<後記>
和希這一對真的好萌啊o<<…一開始完食最終話真的有種被官方一個炸彈炸到體無完膚的感覺XDDD 卡米亞桑的最終話的哭腔簡直是要人命啊啊啊啊!!!局長你根本超爽吧兔子一話內為你哭了兩次啊兩次!!!!
看我拖延症多嚴重,動畫都完結了快一季了我才記起來我要寫和希啊!!!這部個人認為不錯看的,雖然一開始是衝著本命去看,但後期已經不小心萌上了和希ww 即使偏冷門,但是動畫放送期間在噗上跟和希的同好聊得挺樂呢ww
DS2的動畫已經完了有一段時間了,章魚燒的梗聽說是遊戲裡,推薦了章魚燒給大局的響希醬真的wwww天使啊wwwww看了捏他之後真心覺得制作組即使動畫沒有加入,抓馬應該也要滿足一下粉絲吧TVT!!
然後好不容易終於從8月的頹廢生活走出來的時候發現…8月都要完結了啦QAQ
最近訂了12月出的兔子粘土人~~兔耳真的是超犯規啊有沒有!!我們一同期待局長吧www
3DS的遊戲化發售延期了……只好再等官方進一步的消息吧!
如果有梗的話想要寫寫看第二篇的和希的說ww 求同好^q^
 
<2013.08.22 16:59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