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Free to breathe(凜遙)

   無論被我無視多少遍、無論在人前失敗多少次,凜一次都沒我面前哭泣過。孩子氣的他,正在咬著下唇無聲地在訴說著不甘和悲憤。
 
  這是我第一次懂得,勝利帶來的不是興奮的喜悅、而是戰慄的絕望。
 
 
 
  ──不道歉不行。
 
 
 
  腦內響起了一把聲音,對我說。
 
  可是,為什麼要道歉?為了什麼道歉?因為我…………勝了?
 
 
 
  ──快點道歉!
 
  從大腦中直接迴響的聲音催促著我僵硬在原地的我,我的身體終於好不容易動了起來。一步、兩步地朝凜接近,然後俯下身想伸手扶起凜。
 
  手在觸碰到凜之前被他躲開了。
 
 
 
  「……────」
 
 
 
  安慰的話,道歉的話,全都卡在喉嚨裡。
 
 
 
  凜站了起來,還躺著水滴的髮梢拂過我的臉龐,然後與被他丟在身後的眼淚一起與我擦肩而過。
 
  瞠大了眼睛的我,那一剎那呼吸連都停止了。
 
 
 
  凜的護目鏡掉落在地上響起了一聲清脆的聲音,宛如聽到自己心臟碎裂的聲音一般,胸口疼痛得難耐。
 
 
 
  ──小時候的我,還不知道那種感覺又名”喪失感”。
 
 
 
 
 
02.
 
 
 
 
 
  自此,我便和出國留學的凜斷絕了聯絡。
 
  而我,在那段時間患上了奇怪的病。說是病,好像也不太正確。因為是無藥能治的心病。
 
  簡而言之,就是我開始忌水了。
 
  不是討厭水,可是,我對喜歡得不得了的水居然產生恐懼感了。
 
  縱使如此,我仍然是那個喜歡在水中暢泳的七瀨遙,企圖以自我說服使自己安心。
 
  那天以後,我一段長時間中止了所有游泳的預定和計劃。就算知道害真琴和渚擔心不已,我除了以”狀態不好”為由外什麼也說不出來──包括,與凜的那場勝負也………
 
  起初的數天,我連洗澡也莫名地感到拒抗,僅用毛巾洗擦身體了事。可是知道不能這樣下去的我,在過了好幾天家裡蹲的生活後,還是忍受不住想要嘗試沐浴。
 
  清澈透明的水珠噴灑出來,打落在久未沾水的身軀上,再沿著身體的線條流洩而下。沒有異樣;沒有厭惡,就只有捏住蓮蓬頭的手帶點顫抖罷了,無傷大雅。
 
  沐浴後關掉水龍頭的水、用掛在旁邊的毛巾隨便拭去淌著水的身軀,若無其事地朝洗臉盆方向邁出之際,一陣料想不到的暈眩感猛地襲擊毫無防備的自己。
 
 
 
 
 
  ──遙!即使我出國了,也別偷懶不練水哦!不然我在你不知不覺間就和你拉開距離的話就沒趣了啊!
 
  ──吶遙,你……你會想……我……嗎?不!我剛剛什麼也沒說!
 
  ──還會,聯絡的吧?嗯!說好了哦?
 
 
 
 
 
  暈眩感之後,喉嚨感到的是一陣強烈得像胃酸倒流的刺激。被逼使跪在地上的我不斷地乾咳著,卻相較剛才變得更不適了,甚至引發了嘔吐的衝動。
 
  手下意識地往廁板的邊緣攀扶著,然後乾嘔了好幾聲。
 
  淌下的僅有唾液,什麼也沒有吐出來。
 
 
 
  「……遙?遙你沒事嗎?剛剛發出了很大的聲音啊,發生什麼事了?」
 
 
 
  大概是自己倒下的時候撞到些什麼發出了聲響驚動了剛好在家的真琴,他擔心地不斷拍打著浴室的門板。
 
 
 
  「喂!遙?沒事的話就給我應一下啊!遙!」
 
 
 
  可是他的聲音隔著一層玻璃發出來,沒有清晰地傳進我的耳裡。
 
 
 
  「……嗚…………」
 
 
 
  唯有那從唇齒間擠出、比呼吸還要微弱的低咽作為回答。
 
 
 
 
 
03.
 
 
 
 
 
  ────你不在身旁,即使在岸上,我仍像處於水深底下呼吸困難。
 
 
 
 
 
04.
 
 
 
 
 
  所以,當我聽到凜加入了鮫柄學校的水泳部的消息時,內心深處有種如釋重擔似的感覺,呼吸頓時變得輕鬆了。
 
  明明,什麼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心裡便擅自有種將會解決的感覺,一掃以前的陰霾。
 
  或許正如真琴所說,我並沒有那個勇氣在正式比賽時面對凜也說不定。
 
  但是,你和我不是在同一時間往前前進了一步嗎?
 
  創立水泳部;加入水泳部。
 
  儘管去做的事不一樣,但實際的意義和目的卻是一致的。
 
  你說是嗎?凜────
 
 
 
 
 
  然後那年的夏天,經過彼此的努力、揮霍汗水和青春的練習後,我和凜終於在正式的比賽上對上了。
 
 
 
 
 
05.
 
 
 
 
 
  比賽完了。返回更衣室想要補充水分的時候,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我回過頭去,一抹棗紅色的辮子便在面前晃動了一下。
 
  是我們的經紀人松岡江。
 
  她指了拍門口,示意我看過去。然後對我說外面有一位想要見我的人在。
 
 
 
  「什麼什麼?是小遙的粉絲來拿簽名嗎?很厲害啊!」渚不知怎的好像很興奮似的。
 
 
 
  我把門扉拉開還不到一半,在看清楚楚來者的臉龐之前,手腕便被反手捏住,下一秒還沒來得及反抗,僅穿著泳褲的身軀便被一鼓蠻力拽到外面去。
 
  整個過程還不到五秒鐘。
 
 
 
  「誒────?小遙呢?」
 
 
 
  更衣室裡面似乎已經引起了騷動。我抬起另一隻沒被抓住的手捂住剛剛撞到的胳臂,怔怔地看著拉著我前行的少年。
 
  那頭棗紅色的頭髮,像昔日一樣的鮮明。
 
  我的嘴巴張了又合,最後還是投降似的率先喊了對方的名字。
 
 
 
  「………凜?」
 
 
 
  啊啊,名字的發音依然像昔日一樣響亮。
 
 
 
  凜、凜、凜、凜──────
 
 
 
 
 
  「跟我走。」
 
 
 
 
 
06.
 
 
 
 
 
  接著我被凜帶到了比賽會場的室外,有點像學校天台的地方。凜他已經換好便服,套上外套、雙手交叉抱胸面對著我,一臉”有話要說”的表情卻一言不發。
 
  互瞪的時候持續了十秒左右便被打斷。
 
 
 
  哈啾、──
 
 
 
  我鼻子一癢,不會讀氣氛似的打了一個噴嚏。花粉的季節已經到了嗎?我邊揉著鼻子邊想,然後肩膀的重量突然增加了。
 
  低下頭確認披在身上的外套是前一刻凜還套在衣服的,我呆了半晌,抬起眼睛看了看凜。
 
  凜沒有往這邊看過來,他那逐漸和過去重疊的側臉令我一不小心看得有點出神。
 
  「我呢。」凜開始說話,「果然還是勝不過你呢。」
 
  「一直、一次也沒有。」
 
  「凜……就這麼想要贏嗎?勝利真的這麼重要?重要到可以不惜一切?」
 
 
 
  不惜離開我的身邊、不惜背道而馳。
 
 
 
  「沒錯。」
 
  當凜想也沒想便承認的時候,難以呼吸的窒息感湧上,我微微張開嘴巴渴望著氧氣的供給。
 
  「我想要贏!不得不取勝啊!」
 
  「為什麼……」原先不想問出口的話不由得洩露出去。
 
  「我想要贏的人只有你啊!其他的人怎樣都好!我想要的是從你身上獲得的勝利啊!」
 
  我清楚地聽見自己屏息的聲音。
 
  「為什麼……非我不可?」
 
  在我愣住的同時,凜接著說:「那個時候也是,輸了給你的我沒有不甘,而是變得害怕起來了。」
 
  「──我很弱,不變得更強大不行。再這樣下去的話會被追趕過去,然後玥也無法和你們……和遙你一起游泳了────小時候的我沒有比此更為恐懼的事。」
 
  「凜,你把自己逼得太緊了。」
 
  「你懂什麼!」凜吼叫著、攥住我領口將我往前拉近了,鮮紅的眸子近在眼前:「能夠輕鬆獲勝、然後被大家包圍在中央的你懂什麼!別用一張懂我的嘴臉來對我說教!」
 
 
 
  明明是溫和的人;明明是率直無邪的人;明明曾經是那麼愛笑的人,此刻凜的內心卻在慟哭。
 
  頃刻,我明白了。
 
  現在的凜,不再逃避、拋開一切朝我怒吼的凜是赤裸裸的他。
 
  沒有問題。
 
  所以,我朝著凜,展開了雙臂。
 
  輕輕的,抱住他的後背,凜的身軀重重一震,然後僵硬了,揪住前襟的手也無力地垂了下來。
 
 
 
  「我……我只是想要和你一起游泳而已。與勝負和輸贏無關,單純地……想要游泳而已。就算凜變成旱鴨子也好,我都會跟你一起。」
 
 
 
  時間就這樣靜止了。我們維持著這個姿勢過了很久,直至感受到攀上後背脊的另一個溫度後,我才安心似的吁了一口氣。
 
 
 
  再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就連時間的流動都遺忘了。凜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縈迴耳畔。
 
 
 
 
 
  「…………最後那句是多餘的吧,笨蛋。」
 
 
 
 
 
  這一次,終於可以朝哭泣的凜伸出手了;終於可以好好的呼吸了。
 
 
 
 
 
06.
 
 
 
 
 
  ────有你在身旁,即使在水裡,我仍能像擁有鳃一般呼吸暢順。
 
 
 
 
 
 
 
-END-
 
 
 
 
 
 
 
<後記>
 
 
第一篇的FREE同人果然還是獻給了凜遙凜了_(:3」∠)_
 
實在連自己也很意外動畫才剛播了3話小說,還沒補完的情況下居然動筆了,而且說是印象文,可是一寫居然一發不可收拾地寫到三千字去了(=゚Д゚=)
 
有動筆的念頭是我在洗澡的時候ryyyy 所以水真的很危險啊很危險www(重要的話要說兩次!
 
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是第二篇將第一人稱貫徹到最後的文?要是有看過這邊以前的創作的話,應該會發現今次這篇的文風有點不同了嗯算是嘗試新風格吧ww
 
心目中的凜遙大概就是以上的感覺吧,現在看起來這對與猿美的相似度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啊www
 
邊看動畫邊吐槽這兩個不坦率的笨蛋!!的情況持續還會持續下去呢w
 
那麼大功告成的我是時候去點開官方小說補起來了^q^
 
最後弱弱地求一下凜遙凜同好啊(*´艸 `*)
 
 
 
<2013.7.23 1:55 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