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DRRR]標籤效應(靜臨)(臨也2013生賀)

  ……這樣做的話小靜不也會被炸得粉身碎骨?啊啊這種怪物的體質說不定只能做成皮外傷而已。
  算了,總之就先打開來看看是什麼鬼東西吧。
  拆開包裝得還算體面的禮物盒,裡面的內容物卻是出乎意料地與禮物盒的印象搭不成邊。
  躺在盒子中央的,是與現在他口袋和衣服底下、完全同型號的摺疊刀。
 
  「……那個……呃、──」靜雄似乎想要說明什麼,卻突然不好意思地搔著臉頰吞吐起來。這副一反往常的模樣會展露在自己面前相當的鮮有,多多少少的新奇教臨也不由得集中注意力。
  「……就是幽那傢伙說即使是討厭得想要殺死他的人也算是認識多年的校友哦,生日的話送禮物是……一種禮貌還是什麼來著啊…所以我……」
  「不需要。」理論上一般人聽到以上的發言應會有被感動到的成份存在,可是當對象是那位新宿的情報販子的時候就另當別論了:「小靜送的生日禮物太噁心了我才不要呢。」
  「你說什──!」
  「──雖然很想這麼說,不過最近的確因為小靜的錯,害刀子的數量一口氣減少了,最近正在為入貨量煩惱呢。而且……既然幽君他都說到這個份上,那麼我就只好勉為其難地收下了哦。」
  「嘖!這麼不想要的話還來!」
  「不要呢──替我向幽君說謝謝你的禮物吧,掰掰可以的話再不要見了小靜──」
  「哦……等等那是我送的禮物吧!該謝的也是謝我吧你這死跳蚤給我站住────!」
 
 
 
###
 
 
 
  五月四日。
  在五月三日晚單獨一人工作至凌晨將至之際,看著電腦的日子由三轉成四的瞬間,他莫名地興奮高聲呼喊著永遠的二十一歲萬歲什麼的,高亢的笑聲在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迴響,顯得更為寂寥。
  結果,沒有從他愛得彷彿要死去活來的人類中收到任何一聲生日的祝福,連文字短訊也沒有收到半封。可是臨也並沒有對此表現出任何的不滿或者抱怨,他持續地邊訴說著對人類的愛語邊自我滿足地埋頭工作。
  說起來會得到這樣的結果與身為情報販子的他的職業病──就是盡量將自己的資料保密,就連信徒也不知道他的生日。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有設想自己會收到禮物。
  現在情況除了送禮物的對象有差別外,基本上都是預料之內。
  可是小靜到底是怎樣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來神時候的同學錄?我可沒有填過那種東西的印象呢。話又說回來,居然選刀子來當生日禮物也有夠獨特的啊……這樣不就是對我說"快來用刀子捅我"一樣意思嗎?
  算了……已經怎樣都好了。
 
  隨手將摺疊刀放到桌上,他打著呵欠將自己呈現出大字型躺臥在高級的皮製沙發上。瞄了一眼正在整理文件完全沒打算理睬他的助手波江一眼,他緩緩地閉上眼簾。
 
  「這人真是………東西………拿……沒辦法………」
 
  原本只打算閉目養神一陣子的臨也似乎靜靜地睡去了。淺眠體質的關係還是能意識到有人接近自己,嗅到一陣香水的氣味大概是波江吧。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一下意識又漸漸開始遠去。朦朧間聽到對方的說話和嘆氣聲。
 
  「算了,就當是……禮物吧。生……快────」無機質的聲線接連竄進耳膜,唯獨沒聽清楚內容。
 
 
 
###
 
 
 
  「……嗯……居然不小心睡著了啊。」
  室內的燈光被調至偏暗黃的色澤,眨了眨眼睛左右顧盼沒發現波江的身影。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呢?捂著額頭站起來之際,眼角餘光瞄到的事物讓臨也禁不住緊鎖眉頭。
  「………剩做一些多餘的事。」
  茶几上整齊地躺著數十把摺疊刀,那是原本自己無聊的時候把玩,然後又隨手亂散在地上沒有好好整理的小刀。
  「……等……該不會…────!」
 
  猛地將視線轉移至辦公桌上,原本躺在上面的刀子不翼而飛了。再把目光拉回來像山一堆的小刀頓時明瞭。小靜送的那把刀子也混合在一起了,分不出哪一些是原本的、哪一把是小靜送了。
 
  「這下真困擾呢……即使收下也不代表我會使用小靜送的小刀啊……不過若果在必要的時候要用來捅他,不知道哪一把是小靜送不就沒意義了?」
 
  心頭萌生出的枯燥感,再多也就只是對小靜的厭惡罷了。
 
 
 
###
 
 
 
  天色早已暗淡下來,可是池袋的街頭仍充斥著無數他喜歡觀察的人類。臨也將帽子的邊沿慢慢壓下來,低垂著頭在人群處穿梭不斷。
  會一天連續兩次現身於池街街頭對臨也而言可說是鮮少的事,更何況是這種漫無目的地亂晃,可是性命攸關的事呢。
  逐漸遠離人群,四周被寂靜所渲染。一頭金髮映入眼角後,身體自然反應地想要避開麻煩掉頭就走,可是他硬是壓下這種本能的逃跑衝動,直直地往金髮男人的所在處走了過去。
 
  ──因為始終今天是特別的。
 
  左手用力捏住不知道從哪裡拔出來的路標,右手叼著香煙戴著墨鏡的男人呼一聲地將肺部的有毒氣體呼出來,形成的煙霧在半空往上飄走消散。金色的眸子隔著戴鏡無法看清,可是臨也有種對方也在與自己對望的感覺。
 
  若然這是一對相隔一方的男女情侶終於重遇的話,這對視大概會是一副相當詩情畫意的美麗畫面吧。可是,沒有女主角,現在的兩位男主角位是池袋的喧嘩人偶,另一位是新宿有名和黑道扯上關係的情報販子,情況大相逕庭了。
 
  比起言語,肢體的接觸的溝通方式更適合他們。
  所以,最先打破這對視的平靜,是臨也朝靜雄的要害丟出去的小刀。面對攻擊,靜雄只是淡然地將頭往旁邊一歪便輕而易舉地躲過了,似乎早已預料到靜雄能避開小刀,臨也趁剛才的攻擊一口氣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移動的時候再從右邊的口袋掏出數把小刀投擲出去。
 
  連續的投擲不料不帶一絲作用,全部不是被靜雄躲開,就是被路標砸爛。
 
  「呵………」
  「……你這傢伙……還活蹦亂跳地跑來池袋幹什麼!虧我早上的時候放你一條活路啊死跳蚤!」
  「果然……────」
  「哈啊──?你在說什麼聽不到!」
 
  ────果然,在一年只有一次的特別日子裡,不好好惹火小靜的話今晚我可是會睡不著覺呢。
 
  「……嘛算了,反正是跳蚤說的話根本不用聽清楚吧……嘖快點給我滾出池袋。」
  「…………」
  臨也陷入沉默,靜雄看見他放鬆了緊繃身體的力氣,殺氣也緩和了不少似乎終於想通了。真是麻煩的傢伙啊,壓抑住體內的火焰,靜雄鬆開緊捏住路標的手,往酒保服內料翻找著香煙。
 
  臨也的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妖媚的笑。
 
  「這可不行呢小靜──」剛剛的攻擊使帽子從頭頂上滑了下來,半遮掩著的興奮目光現正赤裸裸、直勾勾地盯視著眼前的”怪物”:「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有不得不幹的事呢────!」
  「!?……嘖你這───!」
 
  趁靜雄放鬆戒備之際,臨也衝上前用盡全身的力度將靜雄往後推倒。他的後腦怦地一聲撞上了水泥地面,但他就像感受不到疼痛似的對此毫不在意,視線往上飄上,對上壓倒再跨坐在身上的男人滿益著笑意的血色眼眸。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人用自己送的刀刺自己的感覺如何?對送生日禮物給我這種人後悔了吧?明明中學的時候都沒有做這種多餘的事,真是搞不懂小靜你這人呢…………嘛搞不懂也沒關係因為再也不需要搞懂呢你這就要去死了嘛快點給我去死吧。」
 
  沒有間斷的嘲諷不斷湧出臨也的嘴邊。聽罷,靜雄這才稍微將視線往下移,發現胸前正插入了一把刀柄。
  察覺靜雄對他的話完全沒反應,只管盯著刀子看的臨也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一把低沉得彷彿來自野獸的低吼的聲線響起。
 
  「吵死了。」
  「問我有什麼感覺?你在用的這把刀根本不是我送你的啊!你以為我沒長眼睛嗎?」
  「……咦?」
  衝擊的話竄進耳膜,一瞬間臨也不能理解小靜到底在說什麼,以致視線顛覆、自己被壓倒在地上的時候都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為……什……」
 
 
  ……為什麼能辨認出來?
 
 
  靜雄抿著唇,俯下身湊上了臨也因震驚而微啟的唇。
  沒有聲音。也沒有回答。
 
 
 
###
 
 
 
  將口袋裡的、用來攻擊彎曲報廢了的小刀、沒有帶出去在家備用的摺疊刀全部倒在茶几上,一把一把地仔細觀察。
  然後他懂了。
  迄立為止一直都是被他用完即棄的武器。別說是打理就連正眼都沒看過一次的武器,如今臨也用指腹掃著其中一把刀身的背面金屬面,動作輕柔得不可置信。
 
  理應刻上生產商的英文名稱的位置,大刺刺地刻上了”IZAYA”五個英文字母,高調地標籤出其與眾不同的獨特意味。
 
  「哈…哈哈……居然刻了姓名嗎……這是想我拿這份禮物怎麼辦啊…………真不像平時該有的風格啊。」
 
  心頭冒上的暖意和眼眶的熱霧使視線白濛濛一片。
 
  ────真不像平時該有的風格。
  說的到底是對方,還是自己呢。
 
 
  或許,沾有你的鮮血的生日禮物,想像了一下並不壞吧。下年的五月四日,似乎可以好好地期待了呢。
 
 
 
--
 
 
 
<後記>
被我拖了快一個月的臨也生賀終於……!!因為五月四日當天還沒脫離論文的修羅,第一年沒能趕在正日發啊QAAQ
雖然當時沒想到梗,可是自己總是認為考完試可以好快趕出來,沒想到一拖就拖到快六月啊中途總是提不起勁……(五月病嚴重
所以我用字數去彌補了啊!!!劇情的話……其實清水到不行(掩面)反正小靜每天都可以吃到臨也的生日這天沒吃到之後也能找天狠狠地補回來的吧ryyyy
久違的靜臨短篇了,不知不覺喜歡上這一對相愛相殺戰爭組已經踏入第三年了!自從填完坑出了戰爭本後短篇的梗也少了……看著好多靜臨的太太們都沒出本了,沒能源可是還是努力堅持著對靜臨的執著TVT
那麼希望喜歡ww
 
<2013.5.30 18:34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