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繫鈴者(火黑)(黑子1.31生賀)

  
 
 
###
 
 
 
  當連神經大條的火神大我也察覺到前座的同班同學兼籃球拍擋的黑子哲也、那不穩定的情緒變化時,黑子的內心早已經亂得一團糟了。那一成不變的冷淡面具也反映出他內心的慌亂而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裂縫。
  與上午將生日禮物交給他時所散發出來的柔和氣息截然不同。火神思忖黑子的變化是否和自己有關而陷入沉思,最後依然得不到結論直到放學鈴響。
 
  「啊……黑、──」
 
  黑子卻在火神開口的同時站了起來,彷彿沒聲到火神的呼喊聲,背起背包比在場的任何一人包括教師還要快的速度衝出課室,留下呆若木雞的火神大我獨自一人在眨著大眼睛。
 
  黑子那突出的行徑使某位同班的女同學發出了驚嘆聲。
 
  「哇……剛剛的是什麼?龍捲風?」
  「不…應該是黑子同學吧?感覺今天他的存在感沒以前來得薄弱呢。」聽罷,一旁的另一位同學B回應。
  「嘛,那是因為他的包包掛了鈴鐺吊飾的影響啦!啊……奇怪剛才他經過的時候,好像沒有傳來鈴鈴的聲響呢?」
  「是嗎?唔……說起來我也沒有……」
  「啊啊啊────────!原來如此───────!」
 
  一陣翻天覆地的大吼聲音響徹室內,讓人有種彷彿哪個動物園的老虎跑錯了片場的錯覺,火神無視所有筆直地向自己投來的詫異視線,一心一意只想著某位藍髮少年。
 
 
 
###
 
 
  沒有。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哪裡也沒有。
  嬌小的身影在校園裡馬不停蹄地奔跑著,急得無法再維持冷靜。瘋狂似的搜遍了好幾處地方後,他的頭腦才漸漸冷靜下來思考。
  最後聽見鈴鈴的聲響是在什麼時候?
  黑子開始逆向回憶今天做過的事,希望能夠從其中找尋到線索。
 
  ──體育課的時候確實還在的。那麼會是在午飯時段不小心弄丟了嗎?可是那時候我跟火神君一起去了體育館和誠凜的大家一起開會議,受到大家熱情的祝賀,還被隊長吐槽說千萬不可以將鈴鐺掛到身上去……那個時候火神君不知為何向我投向了意味不明的眼神,我才不會那樣做呢。
 
  ……不,扯遠了。
 
  這麼說,是在離開體育館後不見的?
  等等……這麼說不是還有教室沒找過嗎?
 
  當黑子重拾希望返回教室門前,正要拉開門扉時,門卻被人從裡面率先打開。
  躍入眼簾的臉頰比平時放大了數倍,火神嚇得發出見鬼似的尖叫聲、誇張地往後彈跳了好一段距離。
 
  「……太失禮了吧,火神君。」
  「啊……原來是黑子啊……嚇我一跳。」
 
  這邊才是被你嚇了一大吧,黑子心想。
  原本火神君是他現在最不願意碰見的人No.1,可是當對方發出那種與現場緊張氣氛完全搭不上邊的反應,將黑子的陰霾一掃而空。
  黑子變得有氣無力,瞧了火神一眼接著問道。
 
  「為什麼……火神君會在這裡?大家都已經走了不是嗎?」
  「嗯嘛……」火神搔了搔臉頰肉,眼神不自然地往旁邊飄挪,就是不願看向黑子的方向。
  因為和你一樣聯想到吊飾有可能掉在教室裡所以拆返回來,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連全班的抽屜都找遍了的程度──這種話就算撬開我的嘴巴我也說不出來!
 
  「黑、黑子你也是!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就早點回家吧。」
  「……不,我想起我忘記東西了。」
  丟下這句話,黑子便打算越過火神進入教室。
 
  果然還是無法面對火神君啊……才剛剛收了他的禮物,可是生日都還沒過就弄不見了……這種事要是讓火神君知道的話,他會生氣吧。
 
  ──要是真的沒找到的話,明天再正式謝重地跟火神君道歉吧。
 
  然而,下一秒黑子的手腕使被一股力度猛地向後方一扯,正想開口喊痛之際,手便被溫暖的熱源所攥緊,被包覆的掌心塞裡了一個小小的東西。
 
  「火神君………?」
 
  想將掌心攤開去看那是什麼東西,但火神的力度使黑子無法做出回握以外的動作。
  片刻,他感覺到把頭枕在他的肩窩上的人,發出了一聲輕嘆後,嘶啞的聲線溢出強而有力的話語。
 
  「當我求你了,別再擺出這張要哭不哭的表情了,看著都叫人難受。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火神的話才剛落下,黑子的身體便重重一震。水漾藍的眸子左右晃動顯現出主人的動搖,他沒被抓住的另一手正緊揪住火神後頸的衣服。
 
  「要是弄丟了我的生日禮物讓你這麼痛苦的話,我會寧願我從沒送過禮物給你。」
  「不行!不……不是的,那不是火神君的錯是我…────」
  「嗯,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將黑子摟進自己的懷中,火神的冷靜和黑子的激動彷如平時的兩人互換了靈魂似的。在火神懷裡的黑子呆了半晌,有點反應不及地眨著眼睛。
  黑子很罕見會如此乖順讓自己抱著,火神有點得逞地輕笑了一下。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地將黑子稍微推開一段距離,然後舉起了兩人相握著的手,放在彼此的胸口前。
 
  「──所以,我才決定將這個給你。」
  「……這是………」
 
  攤開的掌心中,躺著一個有點眼熟的吊飾。耀目的火紅色宛如要向人展露他的存在感似的,十分的亮眼。而那裡吊著的並不是海豚而是小老虎,感覺與他收到的吊飾是同一類型不同款的感覺。
 
  「嗯…嘛……買你的生日禮物的時候看見了就……覺得挺喜歡的所以就順便也買了一個給自己了……」
 
  如果他的海豚沒有弄丟的話,現在和這隻小老虎放在一起,就是成對了。
  微啟的唇瓣,溢出抖不成音的話。黑子沒有哭,但眼眶裡在滾動的液體在他身後的夕陽所點綴下閃閃發亮。
 
  「謝……謝謝……火神君……在我找回來之前,我會好好保管他,然後還給你的。」
  「……嗯。」
 
 
 
 
###
 
 
 
  「我好像發現了有趣的東西啊快來快來──!」
  「啊?怎麼了啊?都快要開始練習了哦……嗯……?這是什麼?洞?」
 
  日向順平被小金井和木吉鐵平拉往體育館的後方,放眼望向全是草叢的地方根本沒有什麼有趣之際,他順著小金井的手指指去的方向一望,眼鏡後的眼睛半瞇了起來。
 
  「對吧對吧,我想應該是被人埋了什麼時間囊的東西吧!」
  「怎麼可能啊!上面很明顯有小動物的腳印好不好!」
  「啊?莫非是日向你埋的?」
  「都說了是小動物──!」
  「裡面會埋了些什麼呢?好──!就翻出來看看吧!」
  「喂等等──!」
 
  日向想要阻止兩人也已經來不及,小金井大概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個打算,而一旁的木吉似乎覺得這樣也不錯一起加入了。
 
  接著,正當在泥土裡埋住的東西被翻出來的時候,日向剛才的從容猛地消失不見。
 
  「啊啊啊────!我的伊達政宗─────為什麼會在這裡!!」
  「嗚哇好臭!這是什麼啊!」
  「啊,這是我的襪子啊,我居然不小心弄丟在這種地方嗎。」
  「怎可能啊呆子!啊啊啊我的政宗………」
  「嗯?這次又是什麼呢?嗯……手機吊飾?」
  在小金井拿起來的瞬間,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鈴──
  「總覺得這好像在哪裡看過啊……」
 
  三人同時打量著因為滿佈泥土而變得髒兮兮的吊飾,可是那海水的藍並沒被灰泥所蓋過。接著再同時發出了啊………!的聲音。
 
 
  遠處,有一團小小的黑影正在眺望著蹲在地上的三人,下垂的尾巴有節制地搖晃著,嘴裡還叼著一個赤紅色的物件。
 
 
  「汪!」
 
 
 
 
 
 
END
後記:
 
 
趕、趕上了──!!
黒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o(*^^*)
有種連續好幾天都是在趕賀文的感覺,下年一定要汲取教訓早點開始(躺
這篇梗早在上年的十月左右已經想好了,當時在準備火黑新刊的同時有打算在黑籃ONLY場出突發的黑子生日本的,而CP本來是想要寫奇蹟黑+火黑。
可惜最後只趕得及出新刊orz,今次的生賀也只能私心的只寫了本命的火黑
但其實還想要寫一篇全員呢……嗯……殘念orzz
感覺好像很久沒有更新火黑,但其實年底至今年年頭每天都在衝火黑的稿子所以作者一點久違的感覺也沒有呢噗wwwwww
然後最近在準備本子的通販、三次元的各種雜事等等,寫文的時間也變得少了,之後更新會慢慢放緩下來了。
不過若果有梗說不定哪一天又會突然爆一篇出來呢wwww
祝食用偷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