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歸還(伏八)

  
  八田在聽見那個名字的瞬間,身體條件反射似地指正。伏見似乎對八田生氣毫不在意,甚至是樂在其中地微微揚起一抹淺笑。抱怨完稱呼的八田接下來頓時支支吾吾起來,剛才的氣勢早就蒸發不見了。
  然後,他總算鼓起了勇氣────
 
 
 
  「……所以我想問的是……」
 
 
 
  “嘰喳───────
 
 
 
  像電源突然被切斷了似的,所有的聲音、畫面全都回歸黑暗。
  世界,沒有任何的聲音。
  最後,只剩下那仍然烙印在視網膜上的殘影仍然存在。
 
 
  身體九十度傾斜、然後急速往下墮落────
 
 
 
 
01.
 
 
  從夢境裡醒過來的伏見斜睨放置在組合櫃上倒映著自己模樣的鏡子。看見那頭髮蓬鬆、滿頭大汗的狼狽樣子,他煩躁地咂舌,迷迷糊糊地往換洗間走去。
  晚班後再早班的變態值班工作也開始慢慢地適應了,可是晨上被夢魘驚醒外加睡眠不足,使伏見剛起來的心情已經糟糕極了。
  不由得憶起夢境的場景、內容,瞇起的藍眸底下浮現出危險的目光。
 
  因為與其說那是夢境,倒不如說那是實際發生過的事。
  那段無法再回去的時光讓他再度意識到自己正身處無容置疑的現實裡。
 
  「嘖……」
  已經是第四度咋舌的伏見回到寢室,打開衣櫃、脫去皺巴巴的襯衫、拿起寶藍色的制服和燙好的襯衣後便再也沒有動作。
 
  「………………」
  注視著另一套放在衣櫃深處的橘色制服好一會後,第五次的咋舌聲在室內迴盪。
 
 
 
 
02.
 
 
  他一直有所自覺。
  自己是被過去所束縛,活在過去的人。
  可是,他覺得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
 
  外出巡邏的時候,腦袋裡在想著的都是昨晚的夢。現在身為公務員、每月領著相當可觀的薪金,中學時期那要節衣縮食才能在維持放學後的各種花費的生活,已經是相當的遙遠。
  更何況,那個會在自己身旁傻乎乎地笑著的人,如今已經不在了。
 
  「……事到如今……」
 
  事到如今為什麼還會夢見美咲。因為從來沒試過離開他的身旁超過十天嗎?哈哈這算是哪裡跟媽媽走失了的孩子的幼稚思想,開什麼玩笑啊。我和那傢伙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早就已經能夠獨自了,再說還有王的力量……
 
  「可是………」
  「伏見先生?沒事嗎?你的臉色好差啊。要不要──」
  「沒事,不用管我注意周圍有沒有可疑的人物!」
  「……是、是的!」
 
 
  『……所以我想問的是……』
 
  ──那個時候,美咲想問我的到底是什麼?我又是怎樣回答他的……?
 
  嘖,不行。
  腦海裡一片空白,明明那段記憶實際是存在的,往下的事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算了,既然回想不起來的話,就一定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了吧。
  說起來,誰會一一去記住那個笨蛋說的話啊,反正一定是什麼無謂、滑稽的問題吧。
  就算真的回想起來又能怎樣,那傢伙已經…………
 
  別再在意好了。
 
 
  經過某一間酒吧的門口,熱烈嘈雜的歡呼聲透過門扉傳了出來,好像是在舉辦什麼喜慶活動,但對伏見而言單純是像蚊子在耳邊發出嗡嗡的吵耳聲而已。唯獨是某一把聲音無理由地能夠從噪音中突然而出。
 
 
  他在,他在這裡。
  他與他,就只隔著一道門的距離。
  想見他、有話想說的話,甚至不用破門而入。直接走進去拽住他的衣領,再將人拖出來便可以了。
  好簡單、易如反掌的事。
 
 
  ──尊先生!
 
 
  「嘖……!」
  「……伏見先生?」
 
 
  前面新加入的部下察覺到在酒吧門口駐足不前的伏見,困惑地喚了上司的名字後,隨著他的視線再往上望,看見了酒吧的牌坊上的由五個英文字組合而成的名字。
 
  ──HOMRA
 
  在心裡默唸了一遍這個好像聽過又好像沒聽過的名字。什麼也沒對他說明的上司不知什麼覺得已經超越了他,他才急急忙忙地趕追上前。
 
 
 
03.
 
 
  提早結束值班回到住所的伏見,挑眉打量著突然出現在住所門前的不速之客。
  「啊……正好回來了嗎?請問是伏見……伏見猿比古先生嗎?」
  「……我是。」
  「這是你的包裹,麻煩請在這裡簽收。」
  「……包裹?」沒有任何網上購物印象的伏見半瞇起了眼睛,毫不掩飾不信任的目光和殺氣讓穿著快遞制服的男人不禁打了一個哆嗦,說話頓時結巴起來。
  「…是是是的!」
  伏見仔細端詳著包裹的資料,發現除了他寄件地址和收件人外,看不出任何其他的資料。
  好可疑。
  這是伏見瞬間得出的結論,可是他並沒有立即將這個不明的包裹退回去,反而是在確定包裹沒有危險性後一臉笑盈盈地簽收了,嚇得運送包裹的男人出了一身的冷汗。
 
  沒有嗅出危險物品或是炸藥等的味道,那麼只是單純的惡作劇嗎?不會不是那個狐狸上司又在跟他開什麼玩笑?
  思忖著無數可能性的伏見一臉期待地撕開紙皮箱的包裝,打開的一瞬,他整個人重重地一震。
 
  包裹裡的東西相當普通。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那家搬家的時候將雜物整理好一箱後寄錯地址似的。
  可是,當他瞥見內容物的頃刻,他已經能夠肯定這個包裹的收件人絕對是他沒錯。
 
  裡面的東西他全部都有印象。
  遊戲帶、遊戲機、筆記本、寒冬的保暖衣物、耳機線等等,幾乎要擠滿整個紙皮箱。
 
  「……唔、……」
 
  鏡片後的藍眸閃爍不定地不斷掃視每一件的物品,然後用手摀住疼痛的額角蹲了下來,嘴角溢出痛苦的喘息。
 
  記起來了。
  ──夢境的後續。
 
  「……所以我想問的是……」
  八田察覺到臉頰的熱度飆升而拼命垂低頭,卻不知道緋紅早就擴散到耳根去了。低下頭那圍著脖子上的東西又躍入眼簾。
 
  「為什麼要送我圍巾啊?」
  「不行嗎?你不想要的話就還給我啊。」
  「誰、誰不想要啊!」
  「那麼就沒有問題吧?」
  「哦……哦哦……不不不不不對吧!」
  「哪裡不對?」
  「呃………就是……那個……總是只有你送我東西,我……什麼也……」
  「沒關係。」
  「嗯?」
  「我說沒關係啊,美咲就維持現在這樣就好了……保持著我所認識的美咲就可以了。」不要改變。
  「哈啊?但是又不是我的生日…聖誕節也過了吧?」
  「所以說美咲真是遲頓啊。」
  「你說什麼!」
 
  聽到自己不想聽的話便會馬上生氣起來的美咲,啊啊,好不可愛。
 
  「────今天,剛好是我們認識滿一年了對吧?」
 
 
 
04.
 
 
  將紙箱反轉向下倒出來數次,沒有找到任何美咲給他的訊息、字條。
  經過一陣瘋狂大笑後,伏見整個人脫力似的坐在地上,呆滯地凝視著地上四散的物件,回憶像雪崩似的不斷湧現。
 
  恍惚無神的眼眸晃動了一下,然後從那微啟的嘴巴裡,擠出嘶啞的聲音和斷斷續續的笑聲。
 
  「……哈……啊啊……是這樣嗎……原來如此吶………哈哈……」
 
 
  拿起顏色比聖誕服更要深紅的圍巾,伏見將臉埋在圍巾上吸了一下鼻子,理所當然地什麼氣味也沒有。
 
 
  「────今天,是我們認識後的第六年呢,美咲。」
 
 
 
 
 
END
後記:
 
 
美咲除了回憶完全沒有戲份抱歉,完全沒倒糖抱歉_(:3 」∠)_
這篇是伏見脫離吠舞羅不足一年的時間的腦補小劇場,本篇假設伏見初中畢業十五歲加入吠舞羅,十八歲脫離轉而投入S4,而我私心認為伏八在初中第一年便已經認識和在一起了,那麼在他們十八歲的時候,兩人便已經認識六年以上了。而原作的設定是十九歲來著,那麼便是認識七年了可喜可賀!(*´艸 `*)(到底
這篇想要表達的是因為伏見的背叛而決定劃清界線的美咲,將伏見送他和兩人共用過的東西全部寄回去給他。因為不捨得丟掉,看著又感到傷痛的美咲唯一可行的辦法,感覺就像分手的情侶會做的事呢QAQ(其實是狗血吧
可是,實在想要描寫這樣的伏見不得了,所以不知不覺就已經這樣敲打鍵盤寫出來了。
被伏八的虐梗虐得痛徹心扉啊!!!可是愈痛愈萌是怎樣啊……_(:3 」∠)_
可惡明明有128的神谷賀還有131的黑子賀文要趕我卻在飆伏八到底orzz
感謝閱至此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