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自我厭惡(伏八)

   「美咲──────!」
  「去死吧─────臭猴子────!」
 
  無數的思緒轉換成吶喊聲,替代戰爭的號角響徹昏黃色的天空。蒼紅的火燄無聲地碰撞、交融、就像踏足了可以展露自己存在感的舞台上似的,無一退讓。八田美咲踏著愛用的滑板一邊展開凌人攻擊和靈巧的回避,沒有多餘分心去注意他的對手那張愈發扭曲的神情。
 
  一陣的攻防結束,彼此拉開了一段距離。凝視著不知為何異常高興地擺出笑臉的伏見,八田的思緒卻不由得飄去了遠方。
 
  身為王的氏族,對自己與夥伴的生命終有一天有可能會為了保護王而迎上終結這點,早就已經有所覺悟了。因此,十束多多良的死亡,雖震驚,但對比起眼前這個曾是中學時期的同學、曾是待在一起是多麼理所當然的夥伴的背叛,更讓他感到不可置信和難以接受。
 
  一定是哪裡出錯了,就像多多良桑的死一樣,絕對是哪裡出錯了才對。終有一天,他要負上修正這個錯誤的責任──這是早就已決定好了的事。
 
  大概是因為他知道,能修正這個錯誤的人,誰也不是,就只有自己罷了。
 
  回過神來之際,在千鈞一髮的剎那,他勉強避開了朝他臉直線飛過來的匕首,臉頰被割出一道淺淺的傷口。
 
  「不行的吧美咲?和我戰鬥還想著其他的事,可是會丟了性命哦?」
 
  ……可惡,到底還有什麼能讓你這麼執拗,美咲?事到如今你仍然不願意多想我一下是嗎?
 
  「給我住口!猴子!」沒聽到伏見心聲的八田用手背拭去臉的血跡,接著怒盯著仍然一臉笑盈盈的伏見。
 
  這場只屬於兩人的戰鬥就如時間被停下來似的,直到其中一方倒下,或是有第三者的介入外,將會無盡延續、永無終止──雙方都是這麼想的。
 
  「沒錯,就是這樣啊哈哈,就是這樣才像樣嘛,美咲──」八田的身影不斷在身前躍動,閃爍著激烈的紅色炎火吸引他的視線,可是一陣熾熱的紅色噴灑在臉上後,八田的身影便驀然在眼前消失了。
 
  喔?……掩眼法嗎?
 
  「………沒想到對象是我也需要用上這種掩人耳目的手段啊,既然你想玩捉迷藏的話,我就奉陪到底吧,美咲。」
 
  環顧無人的四周,伏見將身體的感宮全都集中在耳朵,從而透過感受空氣的絲毫的震動而探知隱藏起來的氣息。
 
  「在哪裡?美咲~?」似乎真的樂在其中想要當""抓人的伏見才剛往前踏出一步,便聽到身後傳來滑板的滾輪聲音。
 
  「──可惜,Game Over了哦。」
 
  回過頭的瞬間,伏見便迎上踏著滑板滑行的八田的驚訝目光──本應是如此才對,可是那裡除了滑板以外,什麼也沒有。
 
  「恭喜你上當了────猴子!」
  「………什麼──!?」
 
 
   伏見以最快的速度轉過身,可是仍是有約數秒的遲疑,臉頰隨即受到熾熱的一擊所造成的衝擊使他整個人的平衡馬上崩潰了。疼痛使他的嘴角下意識揚起了一抹危險的微笑。
  另一方面,用盡全力揮出一拳的八田趁機會將滑板回收,一言不發地望向正在捂住嘴角的伏見,卻沒打算展開另一波的攻擊。
 
  「為…什……麼……不接著攻擊?手下留情嗎?對我?」
  「……少自以已為事了,猴子,我正準備要收拾你呢!」
 
  然後,又是一場的近身攻防戰,對於武器是滑板,事實上和赤手空拳沒差的八田,近身戰卻充滿著讓人不可忽視的魄力和異於常人的敏捷度。基本上大多的攻擊軌跡都像被他讀出來似的一一避過,甚至還有予之反擊的空檔。
 
  如此一來一回的攻防成為體力的拉鋸戰,論體力的話,雖說不甘心,但八田承認與伏見相比,自己的確處於下風,氣息已經開始有點不穩。相反,伏見則像被點燃了引線的炸彈、殺紅了眼似的,不斷以連擊挾制住他,就連喘息的機會也不被給予。
 
  ……這樣……就好了。
 
  心底倏地響起聲音、一把自己熟識無比的聲音,正低聲在他耳邊耳語。什麼就好了?──明明理智警告他別在這個時間點分神,可是自己就是不自覺地對"聲音"發問。
 
  所以,當一種被貫穿的衝擊傳來的時候,八田一時間無法理解面前發生什麼事。
 
  至於,當伏見右手的軍刀出現的那種熟悉的觸感之際,他跟八田一樣整個人都愣住了。那是撕開皮肉、深陷其中、在砍倒敵人的時候能無數體驗到的觸感,這種寫實的觸感卻在無情地扼殺著伏見的呼吸。
 
  騙……人……的……吧……?
 
  靛藍色的眸子瞠大,凝視著刺穿八田側腹的刀身正慢慢佈滿鮮血,凝視著從傷口流出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滑落地面,瞳仁晃動得更是厲害。
 
  美咲受傷了。
  美咲流了好多血。
  我讓美咲受傷了。美咲流血了。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我想殺了…────
 
  「嗚唔……」
 
  伏見陷入八田體內的刀拔出,更多的血噴灑出來,淺到他的衣服和臉上。八田捂住傷口蹲下來,將身體的重心倚靠著滑板好不容易才沒有倒下。伏見凝望著這樣的八田,震驚得話語卡在喉嚨間。然後斷斷續續、毫無預警地硬是塞出了一個微弱的音節。
 
  「啊………」
 
  世界,彷彿上下顛倒了。
 
  「啊……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伏見狂笑了起來,笑得歇斯底里、瘋顛而狂妄。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好笑,可是他就是覺得可笑,而且笑得停不了下來,好像可以無盡無窮地一直大笑。空洞的笑聲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同時,卻又感到悲傷。
 
  八田緊皺著眉頭,對上昔日夥伴的眼眸的時候,身體卻重重一震。
 
  伏見在哭,一邊笑著的他卻一邊流著眼淚。笑聲裡淹沒的自嘲和悲痛,他聽出來了。
 
  想說點什麼,可是傷口疼痛得讓他什麼也說不出口。
  好痛,好痛。
 
  終於,漫長的笑聲快將迎上終結。
 
  「啊……哈哈……咳咳、哈……哈啊………」
 
  伏見邊調整呼吸,邊走上前去。他似乎沒有察覺到即使笑聲止住,但臉頰上的淚水卻仍源源不絕地流淌下來。
 
 
  我一直在想。
  要怎樣才能………讓你回到我的身邊,讓你能夠正眼看著我。
 
 
  八田好像試圖站起來,但身體的狀況卻不容許他這樣做,膝蓋一酸,再次跪下去。此時,伏見已經走到八田的跟前,他蹲下身與八田水平直視,已經放下軍刀的右手執起八田正冒著汗珠的下顎托了起來。手指緩慢地往下移,滑過他的鎖骨、胸膛直至碰到了滿是血的傷口為至。
 
  全身顫抖著的八田連推開伏見的力量也沒有。
 
  「嗚唔……你……──!」
 
  ──這傢伙想要做什麼?終於連腦子也變得不正常了嗎?
 
  宛如聽見八田內心所想一般,伏見開口了。
 
  「啊啊,好溫暖。我是第一個讓美咲受這樣的重傷吧?啊啊……好高興。」
 
  高興?混蛋臭猴子你先去找塊鏡子照照自己現在的樣子吧,哭得一塌糊塗啊去你的高興。
 
  伏見似乎並不是來為了給他致命一擊,而是好像想要確認什麼似的,手掌不斷在他的傷口處徘徊、觸摸。疼痛牽動了神經,八田艱難的緊咬著下唇忍耐著磨人的痛楚。
 
  耳際再度響起伏見的低聲、卻清晰的呢喃聲。
 
  「很痛吧?美咲?這疼痛也是我給予你的,怎麼樣?很棒吧?會讓人一不留神就迷上的痛楚對吧?」
 
  八田答不上話,正確來說是他正在被人緊緊的掐住脖子,呼吸也伴隨著疼痛的他只能不甘心地、半睜著眼睛緊瞧著伏見。
 
 
  「呃……嗚、唔………」
  「沒錯,就是這樣,你就只需要一直看著我便行了!」
 
 
 
 
  然後,我終於想到辦法了。
  --能夠讓我的身影永久刻劃在你的眼球上的方法。
 
 
 
 
 
  方法什麼的,很簡單的不是嗎?
 
 
 
 
 
 
 
 
  「這樣的話,即使在死後,美咲也會一直注視著我,對吧?」
 
 
 
 
 
 
 
 
  會有這種想法的自己,實在討厭極了。
  跟美咲你一樣,厭惡得讓人想作嘔。
  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一切都跳出了正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想殺了你,想殺了想殺了你的自己。
  這樣的自我厭惡一直永世循環下去────
 
 
 
  「…咳、……咳咳……你………不是要殺了我嗎?幹嘛不下手啊?」
 
 
 
 
  吶,大概這就是,對我,對你,你懲罰也說不定。
 
 
 
 
  「────不,我改變想法了哦,美咲。」
  「……哈啊?」
 
 
 
  因為我想到一個能夠永遠留住你的方法,更棒的方法了。
 
  我很聰明吧?
 
  吶吶,快讚賞我吧,美咲。
 
  快說我很厲害吧,美咲。
 
 
 
 
 
  就像昔日般──快讚頌我吧。
 
 
  吶,美咲──?
 
 
 
 
 
  喂,到底有什麼好笑?有什麼好哭的啊猴子。
 
 
  可惡……意識已經………
 
 
  我還有好多話沒問你,還有好多話沒跟你說,我還沒將錯誤修正啊!!要是就這樣昏過去我可是會討厭自己一輩子啊!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在什麼都沒搞清楚就這樣昏過去啊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八田失去意識之前,烙印在眼珠裡的、由此至終都是伏見那張又笑又哭的臉。
 
 
 
 
 
 
  「──晚安,美咲。」
 
 
 
 
 
 
 
  在你醒過來之後,我會贈送一個最棒、最惡劣的世界給你。
 
 
 
  記得要笑著稱讚我喔。
 
 
 
  ──就如昔日般。
 
 
 
 
 
 
 
END
後記:
 
 
啊啊……胃好痛……為什麼最近萌上的西皮都是這麼虐心虐身虐人啊_(:3 」∠)_
第一次的伏八文,需求意見改善或吐槽等等OWO
完全是伏見的單箭頭啊wwwwww 不忍說伏八給我的初印象就跟某對戰爭組有點像,但在描寫的後段發現,即使同樣是病態和中二(喂),但伏見根本就只是想要跟喜歡的人討糖吃的孩子吧!!在逞強的孩子……因為得不到注意就壞掉了Q_Q
在修羅還沒結束的時候我都在摸什麼魚呢(掩面),希望日後有機會寫甜到膩死人的伏八文^qqq^
 
 
最後附上被我NG掉的小部份,根本就角色OOC掉了啊(目死
 
=========
 
  將八田的身體靠在自己的臂彎裡,伏見發出幾乎自己也認不出的顫抖聲音質問。
  不知道八田有沒有聽進去,他的額心不斷冒出汗水,緊蹙著眉頭在忍受著襲來的痛楚,然後笑了,笑得很悽美。
 
  「…我……呢……從你背棄我們的時候……就、一直在想……這一天終會來臨的。咳咳、──!」
  「美咲!已經夠了!別再說話啊……美咲──!」
  「我……一直對你的背叛感到責任感……因為邀請你成為吠舞羅一員的人是我,咳咳、……可是,只憑我,還是沒能留住你……依稀感覺到你背叛的真正原因是出自我,卻裝作沒有發現的樣子,任由你愈走愈遠……」
 
=========
後續什麼的當然沒有w大概是平行世界的伏八^qq^(
其實也有點想要寫躺在伏見懷裡垂死的美咲^qq^(
然後歡迎伏八同好來噗浪玩/
感謝閱至此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