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教練,請教我料理(火黑)(火神日1011賀)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請火神君教我料理,不行嗎?」   「不是不行啦……但為什麼這麼突然……?有這種必要嗎?要是有什麼想吃的料理我每天也可以煮給你吃哦……總不會因為太閒了吧?……最近練習也有夠嗆吧?」   「純粹為了興趣。」   「……你是什麼時候養成了這種興趣啊?」   火神放下吃到中途的三文治,嘆了一口氣。他往上一瞄,察覺到黑子雖然沒再回話,但那清澈的藍眸裡正閃爍著堅定不屈的意志。火神明白到要說服變成這個狀況的黑子有多麼的困難,他又再次嘆氣,舉手投降。   「好吧,我答應你。先說我可是好嚴格的哦?」   看見火神揚起一抹好久不見的自信笑容,黑子也被那張媲美上陽光的熾熱笑顏渲染般,嘴角勾起了淺淺的弧度,然後再一次的鞠躬以聊表心意。   「謝謝您,火神君。」   再補充性的加上一句話。   「──那麼,今晚就請多多指教了。」   「誒?!是今晚嗎───!!?」 ###   放學後,需要參加社團練習的黑子,正好給火神提供了預備所需的食材的時間。因此,黑子上來的時候,火神也差不多準備就緒了……嘛,就是心理的預備好像還差了些。   「雖說是學習料理,但是你有想要我做的菜嗎?」火神邊以高速圍起了淡紅的圍裙,邊問站在旁邊嬌小身軀的少年。   「唔……香草──」   「好,就做香草燉肉雜燴吧。」   火神彷彿事前計算似的打斷了黑子一本正經地欲說出的”食料”名稱,就剛才到超市購入的現有食材逕自決定了主菜。   「火神君,不好好將別人說的話聽到最後是很失禮的事啊。」   「總好比將香草奶昔看作料理的人要好多了!」   「察覺到嗎?」   「當然啊、阿呆!」   火神心想,跟黑子說話真的太費神了。黑子偶爾的不按牌理出牌的言語,使他覺得要追上他的思考迴路實在得花點功夫。縱使如此,但火神一次也沒有對黑子感到生氣。要是感到怒火燒心,那也只不過是朝對這種相處模式習慣了的自己而生的氣。   「那麼,我就開始料理和說明步驟了…」   「不,火神君可以不用說明,我站在旁邊看一次就可以了。」   「哈啊?你以為你是黃瀨嗎?」   今天幾乎沒停過吐槽的火神接觸到黑子直勾勾注視著他的神色沒半點是在開玩笑後,他的語調瞬間降低了幾分,接著道:「……那隨便你吧。」   事實上,只是被看著連講解都不需要,那事情就來得簡單得多了。因為對於黑子這樣的初心者,火神料理的同時還要斟酌說明用詞。省去對火神而言心理上的壓力頓時減輕,要做出平時自己拿手的料理絕對無難度。   ──本應該是這樣沒錯。   「火神君,胡蘿蔔的形狀切得真獨特呢,那是五角多邊形?」   「火神君,馬鈴薯掉到地上去了。」   「火神君,那個鍋子不斷冒煙還開始滲出來了,不用熄火沒問題嗎?」   「火神君……」   廚房簡直就像剛剛經過一場直捲而來的暴風雨蹂躪,完全讓人無法想像這是一個料理能手施展才能的過程。火神在廚房忙得團團轉,黑子則一邊冷靜吐槽、一邊朝火神投向憐憫的目光。   「那個,火神君你怎麼…──」   「啊啊啊啊啊啊───!總、之、黑、子你──先給我出去!現在、馬上、立刻────!」   終於,忍不住爆發的火神發出以讓人聯想到是猛獸的怒吼聲,拎起黑子的後領,無視對方”這樣我要怎樣學料理?”的抱怨聲,幾乎是用丟的將人趕出廚房和毫不猶豫地上鎖。   「嗄……嗄……嗄嗄──」   火神將手臂撐在料理臺上,從半掩著的臉龐溢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真是糗斃了──!   沒想到幾乎早已將熟練度提升至令人滿意的水平,卻會有這樣”失效”的一天。火神好久也沒能從打擊中恢復過來,還有那不斷上下怦怦劇烈地跳動的心跳聲卻沒有靜下來的打算。   太緊張了。剛才自己的接連出錯的原因,就是出自那緊繃的神經並沒有得到放鬆所造成。感覺到那緊貼著背部的熾熱目光,火神無論如何也無法忽視,集中眼前的料理,結果就……   「唉……幾乎要重新做一遍了。」 ###   「結果,今天因為火神君的狀況不好,幾乎沒怎樣學習到料理呢。」待火神解開圍裙坐下來之際,就聽到對方傳來的語調一成不變的淡然聲音。   「可是,料理的賣相就跟料理書上的照片如出一轍呢,很厲害。」   「那還真是謝謝你的賞識。」   火神瞥見茶几上放著的時鐘,以數字表示時間的時鐘顯示為11.Oct 21:28。居然花了比預想之中多出數倍的時間……不過就結果來說今晚的晚餐勉強算是保住了,他暗自說服自己別太介懷。   「火神君在生氣嗎?」   「沒有啊。」   「沉著臉不說話的火神君很可怕呢。」   「真會說,我可遠遠不及會無聲冒出來嚇人、不知是妖精還是外星人的可怕吧。」   「我是人類。」   「是是。」   與黑子一同用餐無數次、知道黑子的食量一向都很小的火神並沒有刻意的為難對方,盛了他所熟知的黑子所能負擔的份量──大概是比一般人再少三分之一左右給黑子。   有時候,火神會刻意盛少許的飯給他。每每對方皺起眉頭、向自己投射出些許責備的目光,且用聽上去有點委屈的嗓音溢出”請再盛一碗”的時候,火神就會滿足的笑出來。想當然爾,要是同一招重複太多遍的話,黑子也會”還以顏色”的。   用餐的時間往往比做菜來得短,吃得滿飽還覺得有點撐著肚子的黑子就像躺屍一樣癱在沙發上,將應該是第十碗的飯叭完後的火神放下碗筷,戳了戳黑子那充滿彈性卻沒怎樣長肌肉的手臂。   「喂,在這裡睡會感冒喔。」   「……嗯……我沒睡……」   「那你在幹什麼?」   「在想為什麼火神君料理會這麼厲害,嗯……在拜託火神君之前我曾經有試著參考過料理書的教法實習了一次,結果完全不行。」   「嘛…也是呢,因為你不是獨居嘛。」若非一人住的話,火神覺得自己亦不會主動接觸料理。「說起來,你還沒好好理解想我教你料理的原因呢。」   聽罷,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的黑子發出那種像撒嬌的貓發出的呼嚕聲,然後他的頭枕著的就由沙發變成自己的粗厚的臂彎。模糊不清的聲線像極了剛睡醒的嬰兒,火神阻止不了自己的臉頰泛出微紅,正在極力掩飾自己的動搖。   「……只是今天,想和你待在一起。」   「什麼啊,即使不用這個理由,你不是幾乎每晚都會自動跑上來嗎?」   「但是,不會待到很晚。」   對,火神也從很久之前留意到這一點,黑子每每在吃完晚飯,清理好後便不作久留。正確一點,意思就是黑子從不在火神的家留宿,留到深夜的情況也是絕少會出現。   怕笨蛋火神的腦袋沒來得及轉化自己話中的意思,黑子直接將話題點明。   「火神君今晚就當我的抱枕好嗎?」   頃刻,挽著火神手臂的黑子感到對方的身體因為驚喜而重重一震,火神再也無法掩飾自己的動搖。   「……真的?!不過原來你只當我是你的抱枕啊?」   「不是抱枕,是教練哦。」   手臂下垂著的手與手交疊在一起,像在確認彼此的存在與溫度、用力地收縮。   「那麼教練先生,明天可以繼續教我料理嗎?」   「……就要看看你今晚的表現如何了────」   鏡頭從相擁而吻的兩人身上移開,模糊的畫面漸漸對著兩人對面的茶几對焦。那裡擺放著的時鐘,上面的數字顯示為”11.Ocb 22:11”──── =END= 後記: 1011火黑日快樂───────────!!我日夜盼望(X)終於等到今天了啊!^qqq^ 自從九月開學後一直沒有更新,小星實在感到很抱歉QAQ,一方面在弄本子通販的事項、另一方面在準備出本相關的事,最重要而且佔了我最多時間的都是學業和Project等等的事(躺 所以上個月即使可以將休息的時間用來打文,可以我卻用在上網玩樂上了(目死 但是、但是──!在10月終於來到的一刻,我終於醒覺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火黑日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過重要了,火黑是我黑籃第一對喜歡上的CP,也是目前的本命CP,因此要是在火黑日沒賀文的話也太對不起自己了。 抱著這個理念(?),我開始了深夜稿子的修羅……ORZ,以為絕對會到最後一分鐘才趕上,以為字數會二千不足,誰知道我居然提早完成到現在有時候在打後記和爆三千字了,這也太神奇了耶!!都是因為對火黑的愛呢wwww 可是,我又要滾回去面對三次元的衝擊了……好大壓力啊……在樂觀至上的我嘴巴裡說出好大壓力的時候已經是距今兩年前的高考了啊…唉……不過感覺比那時候更痛苦到底是怎樣(掩面 好了,說完近況說回火黑這篇賀文 先來說重點吧?正如一開始已說了,這篇是火黑的小說坑《變格終止》的番外,而”變格”也在上個月頭左右開了出本統計,感謝填寫了表格的各位,最終正式決定出本了wwwww 不過年底的RG10絕對趕不上了orz 不忍說12月初我還要交報告和考試(望天),所以預定的出本時間將會是明年的1月HK黑籃ONLY場 或許你們會奇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說呢www 因為這篇番外預定會以火黑本的特典的形式收錄,而同時會追加H的劇情wwwwww ……好了……我將本子的資訊說出來了就再沒有退路了o-<-< 修羅的路途還好遙遠呢(掩面 感謝閱至此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