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Close my eyes(青黑)

  「青峰君,怎麼了嗎?」   黑子哲也沒有第一時間拿下掩蓋眼睛的手,只是將自己的也重疊上去。失去光線理應會讓人本能性地感到不安,但是只要有那個人在身旁,他的不安不消片刻便能驅走,反而感到不可思議的安穩。   「哦?這麼快知道是我?哲。」   「你明明知道原因。」   ──是啊,我就是明知道也偏要問。   除了籃球外,在其他事物上幾乎從沒產生過默契的他們,也難以找到彼此能產生共鳴的事。這樣截然不同的兩人,卻比其他「奇蹟世代」的任何人來得要親密、要好。   從掌心傳來的溫熱,令人不自覺地忘我、陶醉在其中。   儘管沒經過測試,但是黑子他卻可以肯定,自己最快能分辨出來的,就只有青峰的手。   那是長時間呆在一起的證明。   ──但是,並非只有這個理由。   起初只是普通友好地坐在一塊。青峰自己也難以解釋為什麼突然會有了這種衝動。只隱約記得,那個時候腦袋充血似的,一開始以為只是運動後的輕度缺氧和興奮,可是無論你怎樣調整,呼吸仍紊亂不堪;無論你怎樣嚥下唾液,喉嚨仍乾渴不已。   直至乾竭的唇瓣接觸到噴泉,泉水滴進嘴裡、沁入心中的感覺,才能舒緩那彷彿吸血鬼追求血液的衝動。   黑子的視覺瞬間被人截斷,墮入黑暗。   什麼也看不見,但是那個人那雙憂傷的眼神卻化為了殘影,烙印在眼角膜上,無法消退。   下一秒,嘴唇便被堵住了。沒有過度的深入,舌尖在嘴上徘徊,勾勒出嘴唇的輪廓、在表面上不斷眷戀似的細啄著。   可是,這一來,貪婪的人類發現怎樣吸吮也不足夠、想要追求更多。   青峰另一對空著的手托住黑子的腦袋、使他往前傾,舌頭竄進了口腔裡加深了這個吻。交換著彼此的唾液,羞澀的水聲傳出敲打著耳膜。   ──吶,為什麼,你的眼睛會如此的憂傷呢?   明明不是覺得討厭,黑子卻莫名想哭。   但他知道不能哭出來,要是哭了的話,青峰君會誤解,會露出更悲傷的神情吧。   自此以後,黑子發現每次青峰君在吻他之前,都會掩住自己的雙目。   或是應該說,當青峰用手擋住他視線的時候,就是自己被吻的先兆。   有時候,他很想問青峰君為什麼要擋住他的眼睛。   可是,他卻又害怕知道那個理由。   ──害怕會看見那如海水的深藍,蒙上陰霾。   午休的時候,獨自一人躺在無人的長椅上稍作休息。即使察覺人影接近的時候,也沒有張開眼睛。   因為他知道那是唯一能夠讓他感到安心的人。   青峰將包包放在長椅上,似乎是往他這邊看過來了,但卻沒有哼聲。   熟悉的溫度再次的覆蓋上來,使黑子的身體微微一顫。對於青峰什麼話也不說感到狐疑地張開眼睛,卻已經什麼也看不見。   「青……峰君?」   試著輕聲喚他的名字,沒有回應。   手沒有移開,吻沒有落下。   片刻後,青峰仍舊什麼也沒說,移開了手。   原來不是要接吻嗎?   莫名的失落感湧上心頭,明明只是自己逕自的期待、又自己在逕自地失望,不是青峰君的錯。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青峰君的焦慮是什麼,自己居然沒有發現。   ──青峰君,他對在籃球場上日漸強大的自己,感到了恐懼。   當黑子和其他人在他身上察覺到明顯的轉變之際,一切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   青峰君的恐懼,也早已消聲匿跡。   已經沒人會朝他伸出手,已經沒人會掩住他雙目吻他。   直至────   「青峰君,我想你教我投籃。」   「哈啊?」   「還有…………」   「請擋住我的眼睛。」 =END= 後記: 本來是打算8號當天發的,畢竟為了紀念這各種讓人不能活的動畫14話。 第一次啃動畫生肉啃到4點多,接著9點要爬起床,所以下午回到家就睡死了orz 結果稿子拖到9號……各種吐槽和萌點都在噗上發廚了,這裡就略過吧…… 然後想說隨筆會傷眼抱歉,大家就隨就隨便看看吧(掩面奔 順帶一提標題是用了雙關,Close my eyes = Please kiss me。 我深信這是動畫組在14話的ENDING卡所帶給我們的訊息無誤wwww 最近對青黑的愛直線上升中啊,青黑愈虐愈萌是怎樣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