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命令違反(赤黑)

  青峰幾乎不經思考就將問題丟回去,同時他瞄了一眼在旁邊的黑子,見對方也歪著頭一臉困惑,似乎連黑子也不清楚黃瀨在說的到底是指什麼。   「不不,是要選拔啦,但我說的是”選拔以外”的。」黃瀨”唔”一聲地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斟酌著用詞,「……嘛,與其說是”條件”,倒不如說那是小赤司對我們下的”命令”呢。」   「赤司君──?」   黑子仍然對黃瀨所說的話表示一頭霧水,他對驀然出現了不在現場的人的名字感到奇怪,當他在想怎樣追問的時候,才發現青峰和綠間都駐足不前。   「青峰君?綠間君?」   「啊……聽你這麼說好像的確是有這回事呢。」   「我也記起來了。」   「嗯,小赤是有這麼說過沒錯。」   沒想到就連剛才一直默不作聲在吃著美味棒的紫原也點頭回答,這讓黑子臉上的問號的趨勢有增沒有滅。黃瀨則因為其他人都和應自己而笑開了,接著就逕自繼續進行話題。   「對吧!本來我以為小赤司他是在開玩笑,所以並不以為意。不過現在想起來那內容還真是挺奇怪吶。」所說小赤司那性格也不像會說笑啊──黃瀨在心裡默默地補足。   「……小赤的命令是絕對的。」   「嘛,紫原一直都對赤司的命令言聽計從呢。」青峰接著想起了什麼似的,擺出了一張厭惡的表情頓了一頓,「──不過,還真的有一個笨蛋敢違背赤司的”命令”呢。」 ###   「所以說,那傢伙真的是很惹人討厭啊!」   青峰瞥見在遠處剛從更衣室換完運動服走出來的灰崎祥吾,想起了下午在食堂,黑子的肉丸子被灰崎搶來吃的事。縱使黑子本人對此事並不放在心裡,但作為旁人的青峰也對灰崎的態度看不上眼,忍不住抱怨出聲。   「只要一想起那種傢伙與我們在同一軍就覺得噁心。」   「…我也看不順眼。」   難得會與綠間真太郎意見一致,青峰就好像找到共同敵人似的,多了一份認同感。一直跟隨在他們身後的赤司和並肩走著的紫原則沒有加入對話,但是不難察覺赤司臉上的神色也寫滿了困惑。   「……唔?哲?怎麼了嗎?」   青峰他們甫進入更衣室,就發現了獨自一人蹲在地上的黑子。   「……不,什麼事也沒有。」   「哈啊?但是你……嗚哇──!」   青峰話沒說完,肩膀就突然被人捏住,然後狠狠的往一旁推開了,他整個人轉了八十度還差點摔倒。倒是站在他旁邊幸免於難的綠間,將他們自家隊長的舉動全部落入眼底,不發一言地托了托眼鏡。   「這是什麼回事?」   朝黑子質問的赤司臉上感情波動並不高,但是從他體內傳出來的壓迫力,卻讓人不得不被震懾。   赤司指的是,是黑子藏在背後那件髒兮兮的球衣。   在球衣,顯然有數個不該存在的污積──而且還是皮鞋的灰色腳印。   「……不知道,我發現的時候已經是這樣了。」黑子坦率地回答,縱使他心底有數,但沒有確實的證據他是不會指控別人的。   「……是那傢伙嗎───!」   「────大輝!別亂來。」   當青峰了解發生什麼事後,衝動得人就要在下一刻奪門而出。卻被赤司一聲呼喝喊停了。   「……可是──!」   「我會處理。」赤司回過頭對他們說道,「你們在外面待一會兒,敦,就麻煩你”看著”他們了。」   「嗯,沒有問題。」   縱使青峰仍有不滿,但憑著赤司”會處理”的那句話,就只有跟著先退出去了。   「……哲也。」   赤司看著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蹲在地上、沒怎樣哼過聲的黑子嘆了一口氣,接著也像他一樣蹲在地上。   「赤司君,我,很卑鄙嗎?」   「……為什麼這樣想?」   「因為我原本就連三軍進不了,只是憑著赤司君幫忙開發的misdirection得以進入一軍,沒有為隊伍取過任何一分、只有傳球可以稱上貢獻的我,會被討厭、被妒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你覺得大輝、真太郎、敦還有我都是這樣想嗎?」   「……咦?」   赤司沒想到讓黑子情緒低落的並非那無聊透頂的惡作劇,而是對自己在成為一軍的正選的認受性感到煩惱。   他將手輕輕撫上黑子的臉龐上,手在臉龐上緩緩下落。原本緊緊咬住唇瓣的黑子也因為他的動作而放鬆了身體。最後,指尖挑起黑子的下顎。   異色的雙瞳在近距離別有意味性地注意著自己。   「那種因為羨慕別人的能力,而想要單方面去摧毀別人的那種人,即使什麼也不做,最後也只會自我毀滅──而你並不同,哲也。」   彷彿……要被異色的眼瞳吸進去了────   赤司頓了頓後接著說。   「你的能力和收穫並非建立在別人的不幸上,而是透過自己雙手取得的,而我只是剛好成為那個推你一把的人罷了。」   「……嗯,對不起,我……」   「不用道歉。」   赤司放開手,朝黑子露出了在別人面前罕見會露出的笑容,即使短暫,黑子卻在一瞬間看傻眼了。   「收下這個吧,然後那個櫃子裡面有後備的球衣,你隨便拿來用吧。」   赤司遞給黑子的是一把紅色的剪刀。   嗯。沒錯。無論怎樣看也是剪刀。   「……誒?我沒有用剪刀戳人的習慣啊赤司君……」   「誰叫你用來戳人了?」   看黑子一臉”誒?不是這個意思嗎?”的無辜神色,赤司不禁心想自己在這些傢伙的心裡到底是不是早已經進化成怪物或是神人了。   「……剪刀對我而言,還有別的意味啊。」   「……別的意味?」   「你看。」   赤司將剪刀放在黑子掌心裡示意他執著。   「兩片刀片不是一直都黏在一起嗎?這是代表我和你都缺一不可。」   ──不能缺少其中一邊,缺少的話,就會喪失發揮其原本的功能。   剪刀的兩邊是───   永、遠、在、一、起。   ──的捆綁關係。   「不……要是折斷的話,就會很輕易斷成兩截了吧?」   …………   「怎麼了嗎?赤司君你的眼神死了哦?」   「……不,什麼也沒有。」   「那麼剪刀我就先還你了,十分感謝你的開解。」   這種想要生氣卻氣不上來、難以釋懷的感覺到底是怎麼了──────! ###   「哼,好無聊啊,說到底所謂的奇蹟世代不也只是笨蛋齊集的世代嗎?還以為有多厲害的傢伙在,名號又不響亮有什麼好自豪的可惡……」   驀地,背脊突然湧現出一鼓寒氣還有豪不掩飾的殺氣,讓他馬上回頭,一把剪刀就從臉頰旁戳過、削去了幾根瀏海。   什麼時候────!   灰崎對於自己沒有感到氣息的接近而感到愕然,但是對方卻不給予他思考的時間,一手準確地掐住他的脆弱的頸項,將他抬高至腳底離地。   「──我想你已經徹底忘記了”我的命令”,對不?」   掐住他脖子的男人雖然笑著,眼神裡卻沒有一絲的笑意,一陣的心寒和毛骨悚然的感覺同時襲來,叫他差點想要發出悲鳴,聲音卻在喉嚨卡住,他只好一邊掙扎一邊猛搖頭。   「我想也是。」赤司的前兩指不斷用刀地掐入皮膚裡,灰崎感到骨頭好像在下一秒就會斷裂似的恐懼,使他止不住的顫抖。   「其他誰也好,我不管你用什麼態度對他們,唯有”他”──要好好”善待”──我對一軍的所有人都這樣傳達了才對。」   沒有期待過被掐住弱點的人還有閑暇去回答自己的問題,赤司繼續他的自說自話。   「──違背我命令的人,只有死。」   要是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灰崎覺得他早在剪刀飛過來之前就已經死了。   「不過,看著哲也份上,今天我就放過你。」   在即將要窒息之際,掐住脖子的力度突然地放鬆了。赤司俯視著倒在地上不斷乾咳著的灰崎,對他下達最後一道的命令。   「我不想再在帝光籃球部看見你這張嘴臉,給我滾──!」   那一天過後,名叫灰崎祥吾的男人從此被帝光籃球部”奇蹟世代”中取名。而這個讓眾人遺忘名字的”前﹒奇蹟世代”,日後將會進行一場”奪回奇蹟世代”之名的反擊戰,不過那也後話了。 =END= 後記: 赤黑大好啊啊啊啊!!!自從公佈了赤司大人的聲優後我就不淡定了^qqqq^ P站神人的圖和短漫萌到我倒地不起數次了!然後好久不見終於又有赤黑梗了!/////// 然後最近對連載炮灰君感到很煩wwww 一邊喊著海常必勝海常必勝也覺得不夠底下,唯有先自己開滅了(不對 帝光時期他那個討好的髮型到底wwww?總之我是不會被騙啊(笑) ……我還是乖乖去趕靜臨本的稿子好了_(:3 」∠)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