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鎮靜劑(火黑慎入)

  不過,論及黑子所使用的”方法”,火神亦難免會感到不滿。雖說要使自己燃起的憤怒火焰瞬間熄滅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從頭上倒下一盤冰水,但是黑子莫說是用冰水,那根本就是直接將一塊還沒融化的冰砸到他頭上,讓火神生氣的矛頭轉向自己。這種”以毒攻毒”的做法並非不好,只是歸根究底,這可能是每次火神瞪著黑子的臉很久也說不出道謝的話的原因之一。   而且最近黑子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總是在微妙的時候制止自己。   舉例來說,就像現在────   「痛──!你、你幹嘛啊!」   時間稍為推回十分鐘前。   那是學校更衣室另一頭設置的小型公共浴室內,每一個間隔浴室都裝上門和門鎖。裡面設置灑水系統讓參加運動系社團活動的學生可以使用,十分方便。不過對於火神和其他一些學生而言,回家的路途並非太長,根本無須多此一舉,所以他們更衣後都直接回家,很少使用這個看似便利的設備。   今天偶然忍受不住炙熱的溫度而想要用冷水沖一沖身體,似乎碰到了和他有著相同想法的人。   察覺到那即使在陽光的照射下也彷彿是擁有透明身軀一樣的身影之際,是打開浴室的門看見黑子剛好背著他在脫上衣脫到一半,露出不像男生會擁有的白晢背部,下身還只掛著一條內褲的時候。   過度衝突性的畫面令大腦頓時當機。   臉頰像充血一樣通紅。   「啊。」   黑子發現火神的闖入,只有淡淡地”啊”了一聲,將捲起的衣服又放了回去。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對不起我我我……是有心的不──不對我沒意的啊──────」   要是這個畫面換作是黃瀨或是其他奇蹟世代的人碰到的話,大概腦子都會大吼著很可惜還差一點──但是火神則完全沒有那種悠然。   接著,火神那”衝動的火焰”就在下一秒被黑子撲熄了。   ──用了火神想也沒想過的方法。   「痛──!你、你幹嘛啊!」仍然慌張的火神因為黑子突如其來的舉動,紅暈更是擴散至耳根了。   「想讓火神君冷靜下來。」   黑子雙手按住火黑的肩膀、因為身高差的緣故,有點像整個身體掛在火神身上。他踮起腳,若無其事地往火黑的鎖骨位置左右用力地咬了一口。   「笨、笨蛋───你這樣做的話不是反過來讓我冷靜不了嗎───!」   「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啊你……」   「火神君的臉好紅。只是看到同性在換衣服而已,真純情。」   「……純、純情───?!!!」   「難道不是嗎?」   才剛剛熄滅的憤怒之火,即使理由不同,卻馬上就因為同一人的緣故而再度燃燒起來。黑子一臉”想不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的表情盯著火神更是火上加油。   況且,黑子剛才已經犯下一個最不該犯的錯誤。   ──就是在撲滅怒火的同時,不自覺地點燃了另一種”火焰”。   「你有種啊黑子,在美國待這麼久也沒被人用這個詞彙形容我……」   「……火神君?」   察覺到形勢不對的黑子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下一秒他就被火神箝制住手腕,將他壓制住牆壁與自己中間。黑子剛想要開口抱怨,嘴唇卻被堵住使他硬生生將話生吞了回去。   那不並是他的初吻,要說的話他的初吻早就被二號成功奪去,無意中跟火神提及到被二號吻上,還引發出火神的暴走,之後不斷被火神吩咐要小心二號的偷襲諸如此類他聽不太懂的話。   一開始黑子只有嘴唇被微微摩擦的感覺,對方好像因為一時衝動才吻了上來,所以動作帶點遲疑。片刻,火神試探性地伸出舌尖、帶點輕啄地舔著唇瓣。   好甜,沒想到甘甜味會在口腔裡擴散的火神,不由得變得有點意亂情迷地捧住黑子的臉龐加深了這個吻。舌頭有機可乘深入口腔中,激烈地攪動著牙肉和敏感的內壁,最後撩撥起深處的紅舌。   「唔……」   緊緊接合的四片唇瓣發出羞人的吸吮聲音。不禁深陷在深吻中的火神在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來之際才意猶未盡地放開了黑子。唇瓣分開的時候中間還牽著一根透明的銀絲。   短暫的頃刻,兩人都沒說話。拼命調整呼吸的火神看著臉好像都不紅一點的黑子,覺得自己剛才竟然會因為對方的一番話認真起來,甚至沒有想到後果就吻了下去是多麼……多麼的沒腦!   「怎、怎樣!這還會說我是純情麼?啊、啊哈哈……」明顯是在逞強。   「不,很出色。」用手背擦了擦被吻得發燙的嘴唇,黑子接著道:「不過,這樣雖然能部份否認火神君純情的說法,但並不能證明火神君並不純情。」   「哈啊?所以你是想要怎………啊。」   火神的語調斷在微妙的地方,是因為他一個激動不小心碰到灑水器的開關,結果剛好站在灑水器下的他和黑子就被灑了個正著。   「啊……這該死的東西要怎樣關的啊!!……啊好了。」   「……濕透了。」   「反正你和我待會都要沐浴沒關係………吧。」   「嗯?」   被水灑到而移開了一點距離的火神,免不了瞥見被壓制在牆壁和自己中間的黑子。他身上穿著的十一號隊服被水濺濕了,嚴重受害的是一點都不厚實的胸膛,濕了一大片的。原本誠凜的隊服就是V字領,稍微彎身都有可能被看見赤裸裸的胸膛,不過都是男生這點程度並不是什麼會在意的事。   然而,重點在那V字領下濕透的部份,淡淡地透出了胸口兩邊的小小突起、緊緊地黏住衣服──造成了充分的視覺衝擊。   火神猛地只覺得喉嚨乾渴、咽了咽唾液仍然不能滿足的飢渴彷彿永無止境。他有點難為情地撇開目光,理性告訴他不可以再望下去。   怎、怎麼辦……我……我剛剛有一瞬間……竟然覺得那隊服好礙事、竟然想要撩起來……甚至想要……我是發燒燒壞腦了啊?黑子是男、男生啊──!雖然有時候他的舉止和身型會令人轉眼忘了他的性別,但是黑子是男生是鐵一般的事實啊!!   而我竟然……   回過神來,火神發現他僅存的理性已經被漸漸磨滅。即使他有心想要忽視下身那不自然的鼓脹感,也無法否認此刻的自己就像在籃球賽上遇上難得一見的高手似的感到亢奮。   火神將臉整個埋在黑子的胸前,一陣淡而不烈的汗顏撲面而來,沒有讓他覺得討厭。悄悄的將手扒進略濕的衣服裡,朝著目標前進不消一會就擒獲胸前那顆小小的紅莓,左右輕輕揉搓著。不意外聽見上面傳來倒吸一口氣的聲音,火神得意地再施加力度給予刺激,也沒忘了另一顆就在他面前不遠處被他放置的突起,火神張開嘴巴,隔著衣物用前面的門齒啃咬上。   「……唔……火、火神君。」   有點不明所以的黑子的聲音略微動搖,陣陣從沒品嘗過的感覺襲上。為什麼那個地方被碰到會有這種感覺呢──?重點是為什麼火神君要這樣做………   兩人此刻的身軀相當地接近,幾乎要彼此緊貼在一起。火神的膝蓋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總是會碰到他的,隔著一條內褲地磨蹭著那個難以啟齒的部位。嘴巴和手也沒有偷懶,繼續著動作。   火神覺得他就像被人開啟了什麼開關似的,一旦開啟就無法停止。對他而言,黑子就身體就像是劇毒一樣,彷彿只要碰了,那麼起初就猶豫就會瞬間消失,然後深陷其中。明明黑子什麼都沒做,單單站在那裡就可以發出誘人的氣味似的,教人無法自拔地迷戀上。   胯間的鼓脹程度已經嚴重到他不得不注意了,現在彷彿只要稍微一碰也會爆發似的,前端被壓抑住的疼痛和不適感使火神臉色開始有點難看,火紅的眸子洋溢著情慾,深情款款的仰望那湛藍的眼眸。   ──不難發現那隱藏在瞳仁裡無聲的渴求。   黑子微微噘著嘴,眼神有點渙散地回望著火神,任憑意識開始放空。   因為賭氣而開始了的,類似惡作劇的回敬方式──不小心便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黑子,我……」   火神由於情慾而略顯沙啞的嗓音響起,只是如此已經讓黑子的身體重重一震,縱使他臉上沒有出現太明顯的變化,但身體的顫慄是欺騙不了人的。   深深地吁出一口熱氣,火神給予的刺激驟止之際,打從內心深處叫囂著不滿的他,這才明白自己的身體有多麼想跟對方索求。   「……”影子”是輔助”光”的存在,要是”光”覺得需要前進的話,”影子”也會相繼跟從”光”的,所以沒有關係。」   「先不論光和影什麼的,太複雜的話我聽不懂。我是在問你本人的意願,我覺得做到這個地步停下來的話你我都會辛苦,而且我也……唔嗚……」   火神覺得現在臉部的熱度已經快要燒到後腦了,就連組織語言能力也快要成障礙了。   「我……是嗎?」黑子不解地歪著頭。   「對!我……覺得對象是黑子你也沒問題,倒是你呢?」   被臉部通紅、心跳猛跳的火神像揮了一球直球的問題,黑子先是愣了一下,嘴唇上殘留的甘甜和心臟的悸動不時在提醒他,回味剛才的親吻,而且……並不會討厭。   「……但是在這裡不會被發現嗎?」黑子想起了一個最根本的地點問題。   「會用這裡的人基本上都已經走了,而且萬一真是的話就用水聲蓋過去好了。」   「…………」   火神的話其實並沒有多大的說服力得以趕走黑子的不安,但是黑子還是順從般徐徐點頭,另一方的火神卻沒想到黑子會同意,用著一副好像看見怪物的表情瞪著他,結果因為他遲遲沒反應而硬是吃了一記黑子的頭槌。 ###   然而,事情的進程並沒有如火神所預計因為得到黑子的同意而順利,反而是一開始就碰著釘了。   「……唔……」   剛才沒理會火神吃痛的怨念,黑子已經雙手扶著牆壁、轉過身去背對著火神,告訴了對方自己已經做好覺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不會輸給你的啊啊黑子噢噢噢噢噢────!!   與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游刃有餘的黑子相比,火神莫名地有種覺得自己輸了的感覺。一怒之下就沒再猶豫,一下將黑子唯一套在下身的內褲扒了下來,露出了一個圓挺的小小屁股,還有那就連主人都沒能一覽、還沒經過人事的蜜穴。   ──僅是這個畫面對還是處男的火神而言已經足夠刺激了。   「還不能直接來吧………呃總、總之應該先……潤滑對吧?呃……這樣?」   火神將手放在臀部的兩邊,再微微將之往外扳開,中間的粉紅色的小穴看得更是清楚。他緊張地咽了咽唾液,慎重地將一根修長的食指往裡面擠入。   「……好緊。」   手指勉強只能擠入一點,就彷彿被卡住了一樣一動也不動,如果勉強動的話又會弄痛黑子,火神陷入左右為難之中。   「喂,黑子放鬆點,你夾得太緊了。」   「唔……我也不想而且……好痛。」   「果然不夠潤滑啊。」   火神沒有法子只好先將手指退出,他將黑子的臉扳過來,二話不說就把自己的中指塞進黑子的嘴裡攪動。   「嗚、做、什……唔嗚………」   火神將濕淋淋的手指從黑子的嘴裡取出前,還刻意壞心眼地撩起了黑子口腔裡的舌頭,弄出些許”噗滋”的水聲。   「嗚唔、火……唔……」   「這樣就好了吧?」   火神滿意地笑著取出手指,這回手指重新緩緩地埋入粉穴裡。對比之前,感覺真的沒那麼緊了,嫩肉攀附著緩慢的進出的手指。   「嗯………」不知能稱上是舒服還是不適的喘息聲溢出來,黑子盡全力將自己的聲線壓低,但受到刺激而誠實地有著反應的體內卻在叫囂著。   發現蜜穴已經開始適應手指的入侵,火神將手指的數量增加至兩根後,他覺得已經差不多潤滑了,就一時將手指退出來,接著從褲襠裡掏出自己火熱的東西,對準穴口,蓄勢待發的慾望卻在入口處猶豫不決。   ──真的……可以嗎?   火神自問,現在的話可能還來得及,只要沒有跨出那條界線的話,一切都能以衝動為由解釋。直到剛才為止火神本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內心裡日子一久而產生出來的情感──不,或許只是自己刻意將這份感情視而不見而已。   ──我對黑子………   「那個………不好意思火神君,請問可以容許我說一句話嗎?」將走神的火神拉回來的是黑子沒有高低起伏的嗓音。   「說吧,怎麼了?難道不舒服嗎──?」   「不是的,我想說的是──”還沒進去?火神君在磨蹭個什麼?太笨拙了果然還是反過來比較適合吧”而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人誰啊啊啊啊────!!!!!?還有敬語也不見了!!!!   似乎黑子也終於失去耐性了,火神覺得現在自己如果再沒有下一步行動的話,說不定就會演變成一個想像也會顫慄、相當可怕的局面。   「什、……反過來怎麼行!!你給我閉嘴!現在就進去了!」   完全是只靠著氣勢吼出來而遮蔽住因為黑子的話而產生的動搖,火神甩開了遲疑,一挺腰,炙熱的性器的尖端便滑了進去。   「…唔、──」   「果然……好緊呢。」   火神的只進去了尖端不到一半就好像卡住不動了,內壁通道內的嫩肉夾緊著他,使他不敢輕舉妄動。緊窒得幾乎要讓人窒息的愉悅感,使火神按捺不住輕嘆了一聲。   「火、火神君……不、不行………撤、……出──」   「現在才想我停手可是沒用的哦黑子,剛剛催促我的人是誰啊?」   話雖如此,但黑子的體內比他預想中的更緊,根本無法動。要不讓黑子先放鬆或是先去一次?──這麼想著的火神用左手抱住黑子的腰,試著將他的重心拉近自己,方便進出。另一只空著的手則握起了剛才一直沒有怎樣碰過的、卻已經稍微抬頭的小小的男根,開始上下有節奏地套弄著。   「嗯啊……」   在沒有預料過的觸碰下,火神感覺到黑子的身體重重一顫,連身體內部也因為刺激而收縮。套弄的速度不快亦不慢,已經足以令本身就微微抬起頭來的器官變硬和腫脹起來,溫熱的手掌捏住嫩芽,不時有意無意地碰到兩旁的兩個小球和揉搓著頂尖的鈴口。   隨著給予分身的刺激,後面的地方相比起剛才感覺容易進出了,橫抱住黑子的腰際,火神一邊繼續套弄、一邊稍為加強了力度,緩緩地將全部的挺進去了。   「嗚唔………」   「呼──總算全部都進去了呢,黑子你還好麼?」   「……嗄……我不知道,大、概還好嗄……」只見黑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連回答火神的話也顯得斷斷續續的。   擔心黑子的身體第一次會受不了,火神顧慮要不要等一會才動,但是身下的酥麻感進一步磨滅著他的耐性,最終他還是屈服在源源不絕的慾望底下。   「那我動了。」   說罷,黑子感覺內部開始抽動起來,比剛才脹大了數個圈的炙熱在體內奔走著。插入到體內深處後又將之撒出一半,再瘋狂似的頂進去──持續著的抽插讓黑子兩腿間的東西顫抖著從頂尖溢出了乳白色的液體。   「唔……」   黑子雙手死命地按住牆壁,但是仍然沒有止住顫抖中的雙腿,緩緩失去站立重心的他只靠著僅存的體力和火神抱住他的腰際才不至於向下滑。兩人身體交接的部位沁出乳白色的液體,嘖嘖的水聲響遍無人的室內。   「……黑子,給我看你的臉。」   「嗄、嗯……別、別……說沒可能的……事、火、火神君……嗯──」   此刻的火神,無比渴求想要看著背對著自己的黑子、想要對上那雙彷彿會看穿一切的透明清澈的眼眸、想再一次吻上那紅潤的唇瓣───   「抱歉,我已經冷靜不了下來了。」   「咦……?唔嗯───!」   一直都刻意用手遮蓋聲音的黑子,因為維持著體內相連的狀態下突然被反轉身體而嚇了一跳,禁不住驚叫出聲來。   「嘖……比剛才夾得我更緊啊,這麼有感覺嗎?」   火神戲謔地一笑,抱起黑子將他壓在牆壁上,滿足地凝視著對方佈滿水霧的眼睛,不忘調侃幾乎想要用手掩面的黑子。   「火神君不也是嗎?」   黑子賭氣的話語沒多久就被喘息聲所取代,體內再一次蠕動起來,吞吐著出進的慾望。半張著眼睛的黑子看到火神緩緩放大的臉龐,以為會被吻的他閉上眼睛,下一秒卻在他意外的地方傳來了舌頭溫熱的觸感。   「啊──!」   這一叫,連本人也失去既往的冷靜,帶點慌張地掩上了嘴巴。   「什麼啊……原來這裡會那麼敏感麼?」   火神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剛才本來想要接吻的他被臉頰兩際的耳朵吸引住視線,結果反應過來的時候吻落在的地方已經不是嘴唇上了,最後還得寸進尺地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不……那裡有點……奇怪……所以住手……」   「這樣啊,那我就讓你變得更奇怪吧、黑子──」   「嗚唔……」   耳朵被咬了。   牙齒不帶力度地咬著耳垂的地方,再輕輕地加以摩擦,再加上身下的動作讓黑子幾乎都要忘了呼吸。   腦海白茫茫一片,忘我地享受著一切被給予的。   黑子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即將來臨的高潮────   意識一片渾沌之際,彷彿聽到火神喚著那個平時不會使用的稱謂。 ###   性愛後的餘韻持續了一會後,身子軟癱在地上的黑子倚靠著牆壁勉強站了起來,黏稠的液體滿出來滑至大腿內側的不適感教黑子也難以忽視。   站在一邊的火神不知道應該擺出什麼表情的臉,在想要不要承勢告白一切的他左右為難,無視他的心境變化,黑子率先發言。   「可以請火神君先出去嗎?因為火神君的錯所以我要再洗一次澡了。」   「啊……是!我、我洗好之後在外面等你吧!」   「火神君不用等我,可以直接回去嗎?」   這是”我不想你等我”的意思吧?──即使火神有多單細胞也聽出了黑子的弦外之音了。   「黑子莫非因為我對你……呃、這樣那樣了之後……生、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   火神頓時覺得背部竄起了一股寒氣。   這比平時要低了好幾度的語調不是生氣是什麼啊?   「因為火神君太過分了。」   「那個……我也覺得應該的我好任性,抱歉。」說的是剛才中途強勢地改變了體位一事。   「嗯,的確是好過分,我都那樣說不要了。」說的是剛才被舔兼被咬了耳垂的事。   「真是的,因為當時我也被搞混亂了,不會先說我沒有後悔哦。」   「……我也是。」   「那、那就好了,所以就別再生氣了。」大手壓住黑子的頭使勁揉了揉。   「火神君再這樣的話我真的要生氣了哦?」   總覺得意識到這份感情實在太遲了。   去你的鎮定劑,現在我總算搞清楚了,絕對要前言駁回!!   與其說你是”鎮定劑”,倒不如說你是”催化劑”還來得適當。   那樣地,令人不自覺地深陷其中──── =END= 後記: 這裡是快要虛脫了的小星……_(:3 」∠)_ 第一篇的黑籃字母戲就獻給火黑了,雖說自己一直強調是all黑黨但我的本命其實是火黑哦……儘管最近被青黑和黃黑各種各樣地戳中萌點(喂) 一開始沒想到會爆到七千的,果然煮全套肉真的是自殺行為啊……(掩面哭 不過寫精神上攻的小黑子真的太樂了!!!wwwww 說起來新刊的稿都還沒趕我就不斷繃出黑籃文大丈夫嗎囧rz 感謝閱讀至此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