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糖分攝取(青黃、黃瀨生日賀)

  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按門鈴的人沒有因為黃瀨的遲疑而放棄,反而沒有間歇地按門鈴。   啊啊可惡門鈴吵死了啊到底是誰阻礙我感動的時間啊?剛才的快遞小哥?還有什麼問題啊我剛剛不是已經簽收了嗎?   「是是這就來───」   黃瀨一臉狐疑應門,出現在門外的人物卻是他始料未及。   「……小、小青峰───?!」   「哦,打擾了。」   「等……等等──!」   青峰大輝沒等黃瀨移開就自行彎身從黃瀨的腋下竄進室內,反應不及的黃瀨只能緊隨著青峰回到大廳。   「你上來要幹什麼啊?」   「嘛,想到蛋糕應該差不多送來了所以就跑過……哦!這不是已經送來了嗎?效率真高啊。」   青峰一發現放置在桌上的蛋糕,就往前邁出腳步。端詳了好一會後就竟然就在黃瀨的眼前逕自擇下了一個草莓塞進嘴裡。   「唔,好酸。」青峰一邊咀嚼一邊皺眉地說。   「……喂──!你幹嘛逕自偷吃又逕自給評價啊!」   黃瀨在旁邊看著都要羨慕得咬手帕,他可是還沒決定第一口要從哪裡開始品嚐啊竟然給小青峰這傢伙───!   「那可是小黑子給我的蛋……嗚哇──!」   正朝青峰直直衝過去的黃瀨話沒說完,腳就被掀起了一角的地毯給絆倒。屁股與地面迎來了親密的接觸。   面對黃瀨的糗態,青峰一副隔岸觀火看好戲的神情,吹起了口哨。   「好痛……」捂住有點疼痛的臀部,黃瀨半瞇起眼睛忍耐著。   「沒想到你是那種會在平地跌倒的屬性呢,真的嚇了我一跳啊。」青峰咀嚼完最後一口的草莓,蹲下膝蓋一臉好笑地看著黃瀨。   「不都是小青峰害的嗎……可惡,還有臉湊太近了啊。」   「因為不湊近一點的話就看不清你的表情啊,不過話說回來────」   剎那間,青峰的表情染上陰霾。不僅是神色,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冷冰冰的,教黃瀨禁不住打起哆嗦。   「──是誰告訴你那是哲送你的蛋糕?那可是我專程為了今天而訂的。」   到底是青峰的動作實在過於乾淨俐落,還是黃瀨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理解到話的含意。無論是怎樣,他對於居然看青峰脫外套的姿態看呆的自己感到很不甘。   同一時間,一陣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既然材料都湊齊了,該是時候慶生了吧──?」 ###   「等……嗯……不要在這裡……──」   「你有什麼不滿哦?」   「當……然啊──!」   「有本事的話就自己想辦法甩開我。」   被按倒在地毯上的黃瀨胸前的恤衫最高的數顆鈕扣被扯開,領口位置展露出誘人的鎖骨和胸膛。一雙粗糙的大手竄進去,指腹揉上白恤衫那若隱若現的紅莓,惹來了身下人數聲甘甜的呻吟。   啃咬著脖子的青峰,目光從沒從黃瀨身上移開過半秒,他將對方的反應盡收眼底,將目光轉移在那微紅的身軀上,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   為了不冷落另一邊,青峰決定轉移開發陣地。牙齒隔著白恤衫咬住了另一邊因為敏感而突起的果實。似乎對於玩弄黃瀨的乳頭這一點感到樂此不疲。   「比起剛才那顆草莓,我看還是”這顆”比較合我胃口呢。」   「別……別說了──!」   青峰的調侃使黃瀨臉漲紅了臉,他羞澀地別過頭去就差沒找個洞鑽進去。   「要是塗上點奶油,味道應該會更好?」說罷,青峰彷彿為了證實自己的話而朝放置在一旁的蛋糕伸手,一手沾滿奶油。   「誒?你說真的?」   「………開玩笑的。」   青峰的話讓黃瀨吁了口氣的時間並不到五秒。   「……嗚唔……!……好……冰……嗯────」   「──別自作聰明了。我打算塗上奶油的地方是在”這裡”。」   青峰用沒有沾染到奶油的手抬起黃瀨一邊的腿,捏住大腿的嫩肉硬是將雙腿扳開;另一只手就像畫師為自己的傑作上顏色似的,為其塗上黏糊糊的奶油。   「唔……不……」   發燙的身體碰觸到冰冷的奶油後,溫度差所帶來的身體顫慄比預期中的大,黃瀨受不了似的弓起了身體,可是嘴裡溢出的嬌吟卻越來越甜膩。   男人充滿著性慾、侵略性的手慢慢的愛撫著大腿的表面,指腹不時摩擦著表面。   竟然……在那種地方…………   塗好後,他滿意地挑起眉,一副高居臨下的模樣眺望著自己的”傑作”。眼角餘光剛好瞥見因為塗多了而朝大腿內側滑落的奶油,青峰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啊──」   濕潤的舌頭在皮膚上滑動的瞬間,黃瀨的身體重重一顫。   「我舔這裡就已經這麼有感覺了麼?」青峰哼笑,接著用另一只空著的手朝腿間已經勃起的性器彈了一下,說:「連這裡也已經蓄勢待發麼?」   「嗯……小、小青峰……夠了……別再玩了……」   「哈啊?我哪裡有玩,一直都很認真啊。」   青峰稍微被黃瀨的話惹惱,他微愠地挑起好看的眉,突然”啊”了一聲。   「抱歉,原來連這裡也沾到奶油了麼,我來幫你清理下吧?」儘管青峰說著道歉的話,聽上去語氣卻沒半點道歉的誠意。說罷,他便將頭埋向黃瀨的大腿間──   「咦?等……不、……嗯────」   舌尖撩撥胯間那根抬起頭的嫩根,腫脹的炙熱誠實地反映出主人當下很有感覺。他用舌舔去了沾在上面的奶油,還不時有意地碰到了頂端。隨著青峰親吻的動作愈來愈性色,上方的人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啊啊……嗯唔………」   「……喂喂,我才剛幫你舔完又弄髒了麼?真是讓人困擾的笨蛋啊……」   白濁的液體在柱子的頂端沁出,緩緩地沿著嫩根的形狀滑下來,滴落到床鋪上。青峰邊邪佞地笑著,邊揶揄黃瀨,嘴裡的動作卻沒有停止,從上而下地舔弄勃發的分身,舌頭在敏感的頂尖上停留、親吻、打圈、從而將之全部吞沒在口腔裡吸吮。   緊窒的包覆感不斷刺激著前列腺,黃瀨眼角滴滴答地流下情慾的淚水,沿着臉龐緩緩流淌,他像個梨花帶淚的女孩般嗚咽著,不斷被一步步地逼向極致的愉悅。   「……看來有必要讓你先射一次?」   「……不、……嗚……小青、……峰……已經……嗯──」   「看來有必要讓你先在我口裡射一回?」   「…笨、……嗯唔……別說……嗯……出來啊──」   更為高亢的聲線表示了黃瀨的極限,他身體一陣抽搐,在青峰的嘴裡釋放出濃稠的液體。喘息不斷的黃瀨眼神渙散,滿佈的水霧的金眸為臉上的緋色襯托著更豔麗的色彩。他邊吃力地調整呼吸,邊用手背抹去嘴角的唾液。   「……嗯……該怎麼說呢……」   將黃瀨的一些吞食了的青峰沉思地思考著要怎樣形容那種獨特的味道。全然沒有留意身下那張因羞恥而通紅的臉。   「…小青峰你什麼都不用說了!」黃瀨此刻真的好想找手邊的東西隨便丟過去砸死這個笨蛋好了,可是卻找不著。   要不是蛋糕被青峰有預謀地藏在身後的話……噗哈哈……!!   憑自己豐富的想像力,黃瀨在腦海描繪出一幅青峰被自己砸生日蛋糕,一想到那張佈滿奶油的臉就禁不住發笑了。   縱使沒有笑出聲來,但嘴角不自覺揚起的弧度卻難以掩飾。   青峰看著也和黃瀨一樣笑了,不過眼裡卻看不出半點的笑意。   「哦──?看來你好像很高興似的呢,那麼我們繼續接下來的”慶生”吧?說起來蛋糕也還剩下一半多呢,足夠應付今晚的糖分攝取呢。」   青峰抱起衣衫不整的黃瀨,將他像小動物一樣穩穩地扛在肩上,另一手則捧著就連蠟燭也沒有,水果東歪西倒的蛋糕,步向寢室。   「誒──?不……等、……喂!放我下來啊啊啊啊啊啊小青峰────」   說起來我還沒許生日願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黃瀨內心無聲的吶喊,無法傳到任何人的耳中。 =END= 後記: 黃瀨生日快樂!!!!!!第一次寫的青黃真的各種不安啊!!! ……………然後我什麼都不用說了吧^qqqqq^(被拖走 好吧,那就再多說一句:青黃飯求搭訕ww(小聲)(到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