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From T to R(黃黑、黃瀨生日賀)

  「嗯……」   笠松沒有再接話,他在體諒黃瀨的心情,縱使對於他打耳洞的原因充滿好奇,”所謂好奇心殺死貓”,笠松就這樣放任話題流逝,沒再追問下去。   「唔───咿咿────」   為了緩解過於嚴肅的氣氛,黃瀨邊發出像剛睡醒的小貓一樣的呼噜聲,邊展開雙臂伸懶腰,以示想要終結耳環的話題。   「唉,今天真不想上學呢,不知道小黑子還好嘛……啊,放學後能不能翹掉練習去誠凜一趟呢……」   「這麼喜歡誠凜的話你不如乾脆轉校過去吧阿呆──!」   「痛!開笑玩而已,不用這麼生氣吧──」頭頂挨了笠松一記手刀,黃瀨哭哀著臉的抱怨著。   「……而且我喜歡的不是誠凜啦……」黃瀨嘟起小小的嘴巴小聲地嘀咕。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麼?」   「……沒有呢,啊──!」黃瀨突然地大叫,指著手表焦急地說:「再不快點就要遲到了!」   「對啊!快點走吧!」 ###   時間轉眼間就到了放學,學生不是忙著歸家,就是忙著要趕往社團活動的所在地,說著”明天見”、”掰掰”的聲音此起彼落。   收拾完課本的笠松拿起裝起了運動服的包包就邁出課室門外,正要消失在轉角的他,發現黃瀨人沒有跟上他便後退數步,敝開的門口剛好能看見黃瀨背著他在翻找書桌的背影。   「喂,黃瀨──!練習的時間了哦!你在磨磨蹭蹭什麼?」   「……見……」   因為距離太遠,笠松根本聽不見黃瀨在那裡獨自呢喃什麼。   「哈啊?你說什麼?」   笠松反問,但接著黃瀨就沒再接話。他捂住額搖了搖頭,無奈下只好重新返回課室。在他走到黃瀨的座位的期間,黃瀨又從抽屜裡抽出數本國語還有英語課本。   「你在找什麼?」   黃瀨沒有餘暇回答笠松,直至他幾乎將整張的書桌都要反轉過來的搜尋結束。   站在書桌前的黃瀨顯得仿徨無助,像思考、又像純粹在發呆的表情望著遠空。當笠松的耐性開始被磨掉之際,他才緩緩地吐出口。   「………不見了。」   「什麼?」   「我的耳環。」   老實說,要不是黃瀨的表情是如此的嚴肅不像開玩笑,他一定會率先將黃瀨絆倒在地後再好好教訓他。然而那張天塌了下來似的神情真叫他下不了手。   瞄了一眼黃瀨右邊的耳垂。   確實今早還應該在那裡的耳環不見了。   「大概是在哪裡掉了吧,這樣的話要找也不知道從哪裡找起才對……乾脆再買過對新的吧?」   「……不,那對我而言並非是單單的耳環那麼簡單。」黃瀨鬆開的手掌充滿著手汗,用力地握成拳頭。   「是這麼重要的東西嗎?」   黃瀨垂頭沉默地思忖一會,再一次抬起頭的瞬間,笠松就已經明白狀況了。他搶在黃瀨開口前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教練那邊就由我代你說吧,快去找吧。」   「………前輩………謝謝您!」   眼噙淚水的黃瀨感激地握住笠松的手不斷激烈地上下搖晃著。   「行了行了行了別顧著哭了,不是要去找很重要的東西嗎?」   「是!現在就去!」 ###   結果,黃瀨跟著記憶自己今天有去過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一遍後,仍然沒有找到。到了連社團活動也結束的時間,學校也差不多要關門,黃瀨也只好放棄搜尋了。   「唉……到底掉到哪去了呢………真是最糟的一天啊。」   ──大概是在哪裡掉了吧,這樣的話要找也不知道從哪裡找起才對……乾脆再買過對新的吧?   想起笠松前輩的話,黃瀨自嘲般苦笑。   「……要是這麼簡單就能買回來就好了。」   他垂頭喪氣地走在回家的路人,不僅沒去練習,又沒找到不見了的耳環,還欠前輩一個人情。心情無論怎樣也無法晴朗起來而陷入了低潮的他,突然聽到一聲淡然的呼喚。   「下午好,黃瀨君。」   「……小……黑子?!為……為什麼?」   比自己稍為矮小一點的身軀接近自己時,黃瀨低落的情緒稍為被鼓舞起來。   「很巧呢。」   「小黑子練習結束了嗎?」   「嗯,剛剛,現在打算去買點東西……」   黑子那清澈的天藍色眼眸直勾勾地凝視著黃瀨,久久沒有移開視線,倒是黃瀨被看得有點不太自在地搔了搔臉頰。   「……我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   由於兼顧模特兒的工作,黃瀨對自己的外表也滿重視的,要不是見黑子搖頭,他早就從袋裡掏出鏡子來照了。   「那麼我先走了,明天見。」   「嗯,掰掰。」   朝黃瀨點頭後,黑子就往自己的相反方向離開了。笑著揮手道別的黃瀨這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明天見?」   小黑子也會有口誤的時候啊……感覺看到他難得的一面呢,好可愛──! ###   一晚沒有睡好,不知不覺迎來了翌日清晨。黃瀨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映照的自己。俊秀的臉上浮現若隱若現的黑眼圈教他差點沒哭出來。   這張臉要怎樣見人啊……真是的。”啪啪”兩聲用力拍打和捏壓臉頰,強行令自己提起精神後,對著鏡子丟了數個殺必死的微笑和擺了帥氣的姿勢後,精神抖擻的黃瀨便扛起背包準備出門。   甫推開門,映入視線的是一撮藍髮。   「早上好,黃瀨君。」   「……小黑……───」   「黃瀨君,這是給你的。」   黃瀨的懷裡被黑子塞了一個用粉藍色緞帶包住、精緻的小小禮物包。   「……這…是……」   「本來打算丟在郵箱就好了,但是覺得還是親手給你比較好,所以就提早一點起床了。」   「……小黑子……你就是為了這個……特意在這裡等我嗎?」   黑子點頭,黃瀨感動得說不上話來。將黑子給的禮物包緊緊地扣在懷裡,彷彿只要一鬆手就會弄丟似的用力,外層的包裝紙都要被他弄皺了。   「比起這個,你不拆出來嗎?」   「嗯?……啊……對呢。」   只要想到在這份小小的禮物包裡面,蘊含著多少對方對自己的心意,縱使不打開包裝黃瀨就已經覺得好幸福了。   嘴角自然地漾起笑顏,黃瀨因為緊張而帶點笨拙地解開了緞帶,用袋子的內容物倒在掌心上的瞬間,他一愣。   ──掌心上靜靜地躺著一對耳環。   不,正確來說這兩只耳環只是相似,但並非是一對的。   「……這是,我送給小黑子的……」   「護身符──記得黃瀨君以前是這麼說的吧。」   啊啊……對了。   在與誠凜的練習賽結束後沒多久,黃瀨就在沒人察覺的時候,將這只耳環擠進黑子的手掌裡。   只打了右邊耳洞的他,根本不需要一對的耳環。   或許多出來的一只可以收起來當作後備用,但他卻沒有這樣做。   『……黃瀨君?……那個抱歉……我不打耳洞的。』   『沒關係,就當是護身符之類藏起來吧,不知怎的,我覺得這是應該要給小黑子你的。』   「昨天巧遇的時候發現你好像弄丟了在困擾,所以決定將一直收起來的耳環送回你了。」   黑子他察覺到了啊……在那裡短促的時間裡。   居然能夠察覺到我弄丟了耳環……   「小黑子……」   「至於另一只是我專程為了黃瀨君去買的,簡單款式的耳環比起我想像中要更難找呢。所以方便的話我希望黃瀨君你能戴上。」   手觸摸上銀製的耳環之際,意外地沒有傳來平滑的手感讓黃瀨感到狐疑。他將耳環拿近一點距離仔細端看後,臉頰便馬上”轟”一聲地紅了。   圍繞著耳環,那裡刻著小小的一串英文字。   K、u、r、o、k、o T、e、t、s、u、y、a   ──Kuroko Tetsuya   「還有────生日快樂,黃瀨君。」 附贈小番外:   「吶吶,不如下次小黑子也在左耳打個耳洞吧?這樣我們便能同款的情侶耳環啊。」   黃瀨從後方環抱著黑子脖子,黑子的步伐卻沒有因此而拖慢,繼續前進使畫面變成了黑子拖著黃瀨在走的微妙場景。   「不要。」一秒。   「誒──為什麼?」   「因為,會很痛吧。」   「沒事的,比起在晚上在床────痛!」   「黃瀨君,我好像後悔了,禮物能還我嗎?」   「嗚嗚……小黑子真冷淡啊──」吸鼻子。 =END= 後記: 黄瀨く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趕上了趕上零時踩點了吼吼吼吼吼吼!!!!果然是因為踩得小黃多加速了!(到底 先說標題:From T to R 本來是想要除黑子和黃瀨的羅馬拼音的,但他們的姓氏開頭都是K,就會變成From K To K了wwww所以最後就直接除了名字來當標題了~~ 雖然應該沒人不知道,但為防萬一還是解釋一下:Kuroko Tetsuya=黑子哲也的羅馬拼音 然後我愛上小黃的時候其實並不長,但是真心每天看到小黃的同人圖都有種想要舔螢幕的衝動是要怎樣^qqqq^ 動畫版的效果太強大了我眼睛好痛wwww 很久沒有為趕角色的生日賀這麼拼了!耳環梗應該是老梗了但這裡沒寫過就想挑戰一下~ 說起挑戰,另一篇的黃瀨生日賀(預訂)才是我真正的挑戰啊……_(:3 」∠)_ 那麼最後祝小黃要幸幸福福吼吼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