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淡而無味(黃黑)

  「黃瀨君,好擅長流淚呢。」   「誒?」   「總覺得,黃瀨君能夠將眼淚操控自如到那個地步很厲害。」   「噢噢噢噢噢噢───!!聽見了嗎?聽見了嗎小青峰!!剛剛小黑子的爆炸言發言!!!這是小黑子第一次贊賞我吧,對吧?啊啊怎麼辦我好興奮────!!」   大概只有將重點放在最後面的黃瀨涼太雙目放著閃光,隨手揪起了旁邊的青峰大輝死命搖著對方。對於自己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扭曲的黑子正賣力地舔著檸檬梳打味的冰棒。   「快放開我!熱死了別黏過來啊──!說起來那算是贊美的話麼?」   「當然啊!第一次有人對我這自豪的技能給予這麼高的評價的啊!!我都開心都今晚要睡不著了啊啊──」   「那你就一輩子不要睡好了!都說了快、放、開、我──冰棒都要溶了好不好!」   「誒?那種東西怎樣都好啦,聽我說、聽我說!小黑子他呢──」   「啊啊啊煩死了,你才是怎樣都好啊!說起來你幹嘛要跟過來啊,你家的方向不是這邊吧?」   練習完後慣性會等待黑子一起回家的青峰,在等待的時候一直碰到黃瀨,結果一如既往的放學路上今天卻多出了一人。而且不知道黃瀨是有心還是無意,硬是要擠進自己和黑子中間。   「有什麼不好?只有小青峰可以常常和小黑子一起回家,不覺得太狡猾了嗎?」   黃瀨嘟著嘴巴,語氣中充斥著醋意。   「哈啊?在說什麼,明明是你每次練習完後都被粉絲纏住吧,真不想被一堆女生爭著要一起放學的人說呢。」   黑子舔著冰棒的動作止住了,黃瀨的笑容也變得有點不自然。   「嗚……這也沒辦法啊,女生的要求很難拒絕啊。不過我每次都真的很想送小黑子回家想到夜晚都會發夢的程度啊!相信我啦小黑子──」   張開雙手往黑子撲上去的黃瀨發出嗚嗚的聲音,順便往小黑的臉頰蹭了兩下。”啊啊小黑子的臉頰冰冰好涼快噢~~”黃瀨無聲想著有的沒的等待著小黑子的回應。   「啊,中獎了。」   將冰棒吃完了的後看到在棒子的最頂端寫著”中獎”的訊息。   「真的假的啊……我每次都不中啊你那是什麼好運氣!看吧這根也不中!」   藉黃瀨終於沒囉嗦後幾乎和黑子同時吃完冰棒的青峰用力瞪著”不中獎”的棒子都快要瞪出個洞來了。   「小黑子──不要無視我啦──」   「我只是覺得青峰君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黑子不帶高低起伏的話就好像突然從天上飛來一筆,黃瀨沒有馬上反應過來。然後總算明白黑子站在青峰那邊說話的黃瀨又將標的指向了青峰。   「咦───?都是小青峰的錯!小黑子生氣了──!」   「哈啊?我只是說事實哪裡錯了啊你說啊──」   仍然沒有打算捲入兩人的吵嘴的黑子,感覺到嘴唇還殘留著冰棒的冰涼感,微微噘著嘴,舌頭微微伸出來沿著嘴唇舔了一圈。   他很喜歡吃檸檬梳打味的冰棒。不僅喜歡味道、還喜歡冰棒的這像海水的藍。   然而,他開始後悔剛才果然不應該買這個口味的。   ──殘留在嘴巴裡的味道讓他不禁回想起數天前的酸澀。   那是哪位初中生都會覺得珍貴的午休的時間。黑子吃著在附近的便利店買的冰棒,途經學校附近的小公園。因為那個小公園是學校附近唯一一個有著籃球場的地方,所以即使沒有聽到打籃球的聲音也好,經過的時候眼神都會不由得飄過去。   然後他在公園的一邊發現了一個熟識的背影。一開始以為因為被黃瀨寬大的背脊遮蔽住所以沒能發現另一個嬌小的女生。因為距離的關係,他沒有聽到兩人的對話,只見兩人好像在爭執著什麼,女生突然一臉被嚇到的表情,馬上從袋包裡掏出小手帕,做著好像是替黃瀨擦著眼淚的舉動。   ──單單只是無意間碰到這個畫面而已。   黃瀨平時在訓練的時候總是會吸引一群狂風浪蝶的事,這在帝中籃球部裡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畫面了,就連赤司隊長也曾因此抱怨過好幾次那會影響其他隊員的練習。但是那卻是黑子第一次見到黃瀨單獨和一名女生見面,而且舉止還滿親密的。   之後,黑子因為突然嚐不出冰棒的味道,無奈地將吃剩的丟在附近的垃圾桶裡。但是之後湧現的酸溜溜感卻沒有退去。他還差點以為自己吃了已經過期的冰棒而在擔心之後會不會因此而拉肚子。   ──說不定自己真的如黃瀨君所說生氣了。   「……今天的冰棒淡而無味。」 ###   「那麼明天見。」   「嗯,明天見。」   一邊吵鬧著的三人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黑子的家了,和兩人道別後,青峰就離開了,只剩下黃瀨和黑子單獨在一起。剛才的吵鬧氣氛在青峰不在的現在不知怎的就變得有點尷尬。   兩人經過了數秒的沉默後,黑子率先轉身。   「那我走了。」   「等等!小黑子!」   黃瀨焦急地拽住黑子的手臂不讓他離開。搶在黑子說話之先,黃瀨深深地低下頭說道。   「對不起!」   「黃瀨君──?」   沒想到黃瀨會如此認真地跟自己道歉,反倒是黑子錯愕了,不過沒有從表情上看出內心的變化。黃瀨低著頭接著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但是小黑子在生我的氣這種程度的事我還是知道的,而且總覺得這幾天和小黑子好像在躲著我似的……所以今天好不容易才能甩掉女生而和小黑子一起回家……」   「黃瀨君,為什麼要用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我?」   「因為……因為和小黑子有種疏遠感讓我真的覺得不安……我、嗚我以為……黑……討厭…………嗚嗚──」   「黃瀨君,可以別一邊噙著眼淚一邊說嗎,這樣我聽不懂。」   比自己高大一截的男生在此刻宛如一個迷失了的孩子嘩啦啦落著淚,一邊哽咽著一邊擦拭淚水,黑子眼神都漸漸呆滯了。   要是平時的話,黑子大概不用五秒就能讓黃瀨破涕為笑吧。不過他明白現在的情況並不盡同,教他有點動搖。   總先,先像哄孩子一樣將手放在黃瀨的頭頂撫摸,然後要怎樣做他完全摸不著頭腦,眼神求救似的在四周游離著。   幸好,黑子踮起腳摸頭的努力並沒有白費,黃瀨好像終於止住了淚水。   黑子不由得如釋重負地吁了口氣,看見黃瀨君的眼淚之後,不知為什麼之前一直放在心裡的事已經迎刃而解。大概已經知道黃瀨想要表達什麼的黑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對不起黃瀨君,以前我的行徑的確有所不適合,我並沒有討厭黃瀨君,沒想到會造成這種誤會,我會好好反省的所以請接受我的謝罪吧──」   「咦──?不用這麼正式地道歉啦小黑子!」   察覺到黑子跪在地上想要對自己行土下座的黃瀨想要阻止,黑子的額頭已經緊緊貼在地上了。   「那、那我也──」   黃瀨無可奈何地只好跪下來做著和黑子相同的動作。先抬起頭的黑子見狀噗嗤一聲笑了,聽見黑子的笑聲黃瀨也抬起頭來,兩人相視而笑。在兩人之間那磚摸不到的透明的牆已經破裂開來。   「結果到頭來,都是搞不清楚黑子生氣的原因呢,還是只是我誤解了?」   「嗯,大概是我想多了。」   ──那種事情已經怎樣都好了,因為根本就無需在意。   「說起來,還是頭一次看見哭泣的黃瀨君呢。」   「咦?頭一次?我不是經常在小黑子面前哭嗎?」   「嗯,我很意外。」   「啊?怎麼我都聽不懂耶──」   說不定我發現了就連能夠將眼淚運用如用的黃瀨君也沒有察覺到的事。   是什麼時候開始,我能夠區分出你淚水的”真偽”呢。   現在的我總算能夠分辨出你淚水的意義了。   「……好想再吃一根檸檬梳打味的冰棒。」   那一定會是絕頂的美味。 =END= 後記: 想嘗試的黃黑的梗太多了結果好像將兩個梗都炒在一起寫了^^” 我家的黃黑為什麼會這麼笨蛋!!而且黃瀨真的好像就只會哭捶地! 好想吃檸檬梳打味的冰棒啊……顏色跟黑子的髮色一樣太萌了吧!!!(重點錯 今次讓青峰亂入了,本來想要再讓綠間等人露露臉的但最後還是沒寫到>< 果然帝光時代塞高啊啊啊補了小說1都要被他們萌到一臉血了啊啊啊!!! 希望有機會能寫個全員神馬的… 那麼感謝閱到此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