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3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一方通行(青黑)

  雨,下個不停。   『大輝,以後你就負責接哲也的傳球,你們兩人的默契很好,我相信沒有問題的對吧?』   『哦,好啊。』   那個時候的青峰大輝對於隊長的安排並沒有怎樣放在心上。當時自己還沒真正了解黑子哲也是怎樣的一個人,也從來沒想到這個安排會成為了改變自己的關鍵。   打落在地上的雨滴沙沙作響。仰望沒有停止跡象的雨勢,已經將室內鞋換好了放進鞋櫃的青峰嘆了口氣,心裡正在埋怨又不將天氣報告放在心上的自己。眼角餘光捕捉到在校門撐著雨傘的身影,那一頭的綠髮總覺得有點眼熟。   「嘖……什麼啊,就連綠間那傢伙居然有帶傘啊。要不是今天五月不在的話我就不用這麼糗了可惡。」   「午安,青峰君。」   「嗚哇──!啊,什麼啊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阿哲嗎。」   被突然從另一邊走出來的黑子哲也嚇倒的青峰揉了揉有點負荷過重的心臟,轉過頭凝視著只有見面過數次,不知道還能不能稱之為”同伴”的人。   「青峰君,沒有帶傘嗎?不介意的話請用。」   黑子朝青峰遞出了一把淺藍色的摺疊傘,青峰沒有想太多就接下了。   「………啊,謝謝。唔?你今天帶了兩把傘麼?」   「不是,只有這一把。」   「哈啊──?只有一把你給了我之後你要怎麼辦啊?」   「我可以待在圖書館看書。」   「不,這樣不好意思吧……」   「沒關係的,因為我見到青峰君似乎好煩惱,如果可以幫到你的話請務必好好使用。」   理應欠了一個人情的人是自己,可是借人情給自己的人卻有禮地朝著他九十度鞠躬到底是鬧哪樣?青峰捂住了額頭,想了一會最後還是將傘遞回給黑子。   「……?」   「我不習慣欠別人人情,也不想糟蹋了你的一番好意,所以我們一起回去吧。」   「……是。」   青峰沒有錯過黑子那剎那在嘴角漾起的笑容,就如看見不應該會在冬天綻開的櫻花一樣驚豔,教他不由得看呆了。   「青峰君?」   「啊啊,走吧。」   原來他還是會笑的啊……… ###   基本上沒怎麼和其他人撐著同一把雨傘的經驗,青峰覺得自己好像因此有點意識過盛了。明明提出一起回去什麼的是自己,結果氣氛卻有點詭異。   「啊、阿哲……傘又頂到我的頭了,可以提高一點麼?」   由於兩人身高差的緣故,為了要遷就青峰的身高,黑子撐得有點吃力。   「十分抱歉。」   「還是我來撐吧。」   青峰從黑子手上接過傘柄,青峰抬頭一望這才發現傘下是一片晴空。藍天白雲的樣式和外面灰灰沉沉的天空構成正比,看著心情也會自然地變得舒暢。   「哦,這傘挺有特色呢。」   「嗯,我很喜歡。」   「青峰君的家是在哪一邊?」   「啊,這邊。」   「正好跟我家方向一樣呢。」   雨嘩啦啦地傾盆而下,大顆的雨水從傘的尖端滑落下來,弄濕了鞋子和褲子。但這種程度青峰並沒有在意。因為黑子的雨傘只是一人傘的大小,兩人一起撐著不僅有點擠,就連雨水也擋不了多少。冰冷的雨水打落在青峰的肩膀上,靛藍色的眼眸無意間瞥見黑子右邊的肩膀濕了一片,被雨水濺到的白色的襯衫上已經透開了,要是黑子因為這樣著涼的話,自己會過意不去的,所以──   ──青峰悄悄地將雨傘的重心點偏向黑子。   為了盡量避免雨水濺上來而放慢前進步伐,並肩走著的兩人話題並不多。偶然的一兩句對答紓緩了沈寂的氣氛。   霎時,一陣微弱的呻吟聲傳進了青峰和黑子的耳裡。兩人皆停下來屏息,想要確定聲音傳過來的方位。接著那悲鳴聲又再一次的響起。他們確定聲音後面面相覷,接著互相點了點頭。   聲音是從前方不遠處傳來的,黑子沒理會濺上來的雨水、也沒有顧及青峰的傘沒撐到自己,而開始在雨中小步跑起上來。青峰因為黑子衝動的模樣而愣住,不過也很快回過神來跟上黑子。   接著在一邊的小巷裡發現了顧不得渾身濕透了的自己而蹲在路邊的黑子。青峰馬上走過去幫他撐著傘。   「喂!你在幹……嗯?這是……」   沿著黑子的視線看去發現一個被雨水打濕了的草皮箱,裡面有一只淺棕色毛髮的小貓因為冷而蜷縮在一起,可怜兮兮地顫抖著。似乎剛才聽見的喵叫聲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喵………」   「被拋棄了嗎?」   「大概吧,最近經常都有被遺棄的貓狗……喂你在幹什麼?」   發現黑子將手伸進紙皮箱內的青峰嚇了一跳。   「不能撿回去嗎?」   「……你家可以養寵物?」   黑子左右搖頭,垂下眼瞼。接著他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抬起了頭。   「籃球部……」   「不行,即使五月贊成,隊長也不會同意的。」   黑子話沒說完青峰已經知道他想說什麼,馬上斬釘截鐵地說道。黑子又垮下了臉,好像有點依依不捨地幫小貓咪順著毛。起狀,青峰也不禁覺得自己剛才的語氣好像重了,只好突兀地轉移話題。   「你是在街上看見流浪貓狗都會想撿回去的性格嗎?」   ──啊……不對……我這個時候幹嘛吐槽他啊!!!   察覺自己好像又說錯了話的青峰沉著臉,在思忖要不要乾脆道歉好了。黑子搶在他作出反應前回答道。   「……因為看著牠們,就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路人聽其聲不聞、見其人不理,自己就像在一條單向通行的路上,被遺棄在後頭。   活得好狼狽,卻又為了活著而在掙扎、為了想要的東西而爭取,最後卻什麼也沒有得到────   「阿哲……幫我拿著。」   「咦?」   將雨傘硬是塞給黑子,青峰二話不說地連紙皮箱的被單雙手溫柔地抱起了小貓。   「青峰君?」   「你不能養的話就我來吧。」   小貓虛弱地躺在青峰的掌心裡,但好像在接觸到他掌心的溫度而感到安心,沒有剛才那麼顫抖了。   「但是你也要負上發現的責任啊,要我一人照顧牠是沒有可能的哦。」   「………謝謝你,青峰君。」   「這點小事,不用一一道謝啦。」   「青峰君,原來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呢。」   「哈啊──?在說什麼傻話。」   黑子愉悅地笑了,純粹是打從心底感到喜樂而發出的無邪的笑臉。   可惜,因為感到氣氛尷尬而走在前頭的青峰,沒能將這動人的一刻沒入眼底。   雨勢不知何時已經減弱了,雨粉飄渺、搖左蕩右地灑落地上、身上。卻感到從心裡洋溢出來的一絲絲的微醺。   「喂,阿哲,你還在哪裡發什麼呆?」   「啊……是!」   像雨停了般,與之前相比,心境產生了變化。   因為在那條一方通行的道路上,我遇見了你。 =END= 後記: 私自捏造了一些青黑兩人的過去^q^ 一直覺得直呼黑子名字的青峰實在是太犯規了啊wwwwwww 而且還一起放學回家神馬的!!!你們(以前)到底要有多閃啊!!! 取一方通行的名字其實有另一個用意的,是想要反映出青峰自嘲自己對黑子的感情只是”單向通行”,最後還是沒有得到黑子的愛神馬的…… 但想著想著還是覺得虐了,所以就沒有怎樣提了(掩面 我會說我會慢慢再想怎樣一起虐黑子和青峰嗎wwwwww(你快住口 是說因為寫到結尾的時候莫名地被官方的黃黑戳中所以下篇會寫黃黑(喂 感謝看到最後m(_ _)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