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香草奶昔(火黑)

  「火神君,又是漢堡嗎?」   「哇、───!又是你嗎黑子!」已經數不下自己被黑子的出現嚇到的次數,果然存在感低什麼的想要習慣也很困難吧,他嘆了口氣,「我說下次能在突然跟人搭話之前打些訊號嗎?」   「剛剛我有對火神君招手啊,我還以為你看見我所以才坐下來的。」   「……完全沒有察覺。」   無力地苦笑的火神隨手在漢堡山上打了個漢堡,撕下包裝咬了一口。   「說起來,你不也又是香草奶昔麼?說起來你都好像只有喝香草奶昔,不會膩麼?」   「不會啊,很好喝的。」   黑子哲也將奶昔放在一旁,從背包拿出來剛從圖書館借出來的文庫本。   「哦……是麼。」   以為話題就此打住的火神大口地品嘗著他的漢堡,沒吃了兩口就整個吞進肚子裡,再撕開第二個漢堡又咬了一口的他突然臉色一變。   「……嗚唔。」   「火神君?臉色很不好啊沒事嗎?」   火神的臉色在短時間從紅色轉變為青色、紫色,他一手捂住脖子、另一手在翻找著什麼,發出痛苦的悶哼。他眼角餘光瞥見了放在一旁的奶昔後,想也沒想就拿過來咕嚕咕嚕地吸吮著。   在喉嚨間卡住的東西終於成功順著液體吞下去,窒息感也就不見了。差點以為自己就此斷氣的火神誇張地嘆了口氣。   「呼啊────得、得救了。」   「火神君,那是我的香草奶昔。」   「嗚哇!對啊,不小心就……抱歉!都被我喝完了!」   火神垂低頭認真地道歉,都是因為自己吃得太急又只買漢堡沒買飲料的錯,真是失策了。   「不,火神君沒事就好了。只是那是我喝過的……不就變成間接接吻了嗎?」   黑子在意的不是那只剩餘少量卻是火神直到剛才為止忽視的事實。可是當面被黑子面無表情地指出來,毫無自覺自己剛才做了什麼的火神愣了半晌才理解到黑子的話。”咻”一聲地臉龐泛現微微的紅暈,他激動得站了起來,漢堡堆因為他的舉動而掉了數個下來。   「咦?呃?啊──?!間間間間間……Ki……Kiss?!!!」   「火神君在動搖什麼呢?」   「我……你……我……你才是!為什麼能夠臉不紅氣不喘說出這種話啊?」   「我只是說事實而已。」   「……算、算了。」   眼神在店鋪裡不斷游移沒看去黑子的火神總算重新坐下來,朝黑子丟了一個漢堡。   「這個給你當補償吧,還是再買一杯奶昔給你?」頓了頓,火神隨手拿起快餐店的餐牌,接著說:「啊……說起來奶昔的味道還真多啊……有草莓味……還有巧克力呢,真的這麼好喝麼奶昔……」   「火神君不喜歡喝奶昔嗎?」   「嗯?……不,只是平時很少喝而已。」   「那麼覺得味道如何?」   「味道?」   「剛剛火神君不是喝了嗎?我的奶昔。」   「啊啊……沒喝出來。我說在那種千鈞一髮的時候,誰還管什麼味道啊。」   「也是呢。」   瞄到黑子正在緊緊盯著自己,覺得渾身不自在的火神吞下正在咀嚼的漢堡後,回瞪著他。   「怎……唔───?」   火神沒來得及將完整的話說出來,只見黑子倏地俯過身來,下一秒嘴唇就被黑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堵住了。最先傳遞到感知的是一陣香草的香氣撲面而來,黑子的吻蜻蜓點水地輕輕落在唇瓣上,輕得宛如碰上綿花一樣,感覺不到重量的輕型,卻足夠讓火神腦袋瞬間刷白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是笨蛋嗎?!這裡是快餐店啊快餐店──!不是都被人看………──」   「沒關係的,沒什麼人能注意到我,而且剛才也沒有人看過來。」   「……這是濫用能力嗎你。」   「算是吧。」黑子淺淺一笑,笑得如此人畜無害,「怎麼了?味道。」   「……只嗅到一陣香草味而已。」   「不對,我是問我的Kiss的味道。」   「………哈啊───?!能有什麼味啊混蛋揍你啊!」   「開玩笑而已。」   ──你就一直只會開我玩笑不是嗎!!!   突然陷入沉默的火神好像拼命在憋著什麼的樣子讓火神收起了笑容,湊近了一點火神打算窺覬他的表情。   「火神君,生氣了嗎?」   火神抬起頭,沒想到那不是忍耐著怒氣沒得發洩的臉,而是一張好勝和惡質的笑面。察覺到情勢不對的黑子正想退後,手腕卻被火神一把拽住,以為又要被用力拉扯頭髮的他不禁閉起眼睛。   預期的痛楚卻沒有來臨,當黑子半睜開眼睛的時候,映入瞳仁裡的是火神放大數倍的臉龐示現在眼前。接著四片唇瓣相碰,彷彿要告訴黑子他剛才的吻有多青澀,吻上沒多久後,火神的舌頭撬開貝齒侵入微啟的口腔裡,賣力地舔拭著內壁。   「嗯……」   唾液相交發出讓人感到羞恥的聲音,湛藍的眸子受不了似的半瞇了起來。火神隨手執起放在一旁的餐牌,擋著外界的視線再慢慢加深這個吻。他帶點報復性的啃咬了一下黑子的嘴唇,接著勾起了對方的舌頭與之糾纏在一起。   終於放開被自己吻得有點紅腫的唇後,黑子仍然有點回不過來神,火神哼笑了一聲,再自豪地亮起了右手的拇指。   「味道如何?」   「……充滿漢堡的味呢。」黑子指了指琉璃窗外,「火神君忘了還有這邊的窗,剛才有好幾個路人望了過來啊。」   「呃───!?」 =END= 後記: 所以說在公眾地方KISS是存在感低的人的特權什麼的……^qqqq^ 這篇本來想要短打個千字就算了結果明明沒什麼劇情都寫長了真不好意思(土下座 然後我會說這是字母戲前的練習嗎?^q^ 是說腦內又同時冒出了數個其他的梗耶…………..黑籃真是恐怖(贊賞意味 感謝看到最後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