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Turn around you can see me, right?(青黑)

  「喂我說,你覺得最近阿哲怎麼了?」   在更衣室碰到剛好正在更衣的黃瀨涼太,跟他打了聲招呼後,青峰大輝就稍微有點表情凝重地問。   「嗯?小黑子?一如既往好可愛啊~籃球的技術也愈來愈進步了真的超厲害的──!」   「……我是說你不覺得最近的阿哲有點……呆嗎?」   「哈啊?小黑子不是一直都是那張呆呆的表情嗎?真是遇見小黑子前完全不知道發呆原來也是一種魅力啊!」   「是這樣沒錯啦……」   「啊啊果然小青峰你也同意小黑子的魅力呢!嗯嗯我想也是呢,果然對手有很…──」   沒好氣聽黃瀨那”黑子病”的發言,青峰一臉黑線地打斷了他。   「你不覺得阿哲他比平時發呆的時候更麼?就好像有什麼煩惱似的……」   「是嗎?不會是錯覺嗎?啊……不過這麼說的話好像……之前有數次喚他都好久才有反應!」   「對吧,總覺得……」   「該不會是有女朋友了吧?!啊啊所以才會不理我嗎?啊啊我好傷心啊,就連女生也一次都沒有無視過我啊,小黑子嗚嗚嗚嗚────」   「吵不吵啊你………」   覺得自己完全是找錯詢問的對象,遲進來卻比黃瀨更早更衣完畢的青峰乾脆放著突然放聲嘩啦啦哭起來的黃瀨不管,踏出了更衣室。   如果真的只是錯覺的話就好了。   那個時候的我,打算直接去拽住阿哲本人問個清楚。   ──卻在找到阿哲之前,已經收到他的手機訊息。   “青峰君,我有話想跟你說,放學後有空麼?”   沒想到自己反被阿哲喚了。   但訊息的內容增添了他內心那不協調的感覺。 ###   相約放學後在”帝光中學”校門前等,等了好一會也不見人的青峰看著手錶,覺得有點犯睏了。   「抱歉,我來晚了。」   「……!?」   不知道從哪裡”咻”出來的黑子已經站在青峰面前,教他著實有點被嚇到。   「嘖……真的即使習慣了偶然還是會被嚇到啊……我也沒等多久,所以有話說是?」   「……不如邊走邊說吧。」   「好。」   黑子單薄的存在感令他即使與自己近距離並肩走著也宛如一層霧、隨時都會化開溶解似的,讓青峰覺得怪不舒服。所以他──   很自然地牽起了黑子垂在一旁的手。   「青峰君是怕會迷路的小學生嗎?」   「哈啊?才不是啊!我是想要確實你有在我旁邊沒突然不知道跑去哪了啊。」   「我又不是會隨處亂跑的小狗。」   「上次你不就是中途不見人了讓我和大家好找了麼!」   「非常抱歉……下次我會注意的。」   「真是的……」   手心確實感到阿哲流傳過來的熱度,青峰苦笑著。這樣子牽手好像是第一次?啊啊…我到底在混亂思考些什麼!   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混亂搔著頭髮,清澈得彷彿是透明的嗓音敲打著耳膜。   「青峰君。」   手心的溫度在瞬間溜走,捉不到也抓不住。   比起消失的掌溫,接來下的話才是真正讓青峰臉上的笑容凍結的。   「我想退出籃球部。」   「────!!?」   「你……剛剛……」   「本來我並不打算告訴任何人的,就連桃井小姐也……但是我總覺得,青峰君是我的拍擋,所以覺得還是應該提前告訴你,但我希望你不要將這件事跟其他人說,可以嗎?」   「等…退出是……?這之後不是還有全中比賽嗎?為什麼!」   「這場比賽我會參加的,只是在這之後──」   「阿哲你到底…──」   「青峰君我已經決定了,我不希望你阻止我。」   澄澈的湛藍,反映出青峰掩不住悲哀神色的臉。   從手心溜走的溫度,仍然殘留餘溫。 ###   拋出的籃球以漂亮的拋物線投出,命中球籃。   不夠、不夠、還不夠強大!要更多、還要更強──!!   從內心湧出來的興奮感一直沒能平復,很久沒有這麼想要打球了。自從輸給火神大我後,青峰就日復一日在打球。   多虧了阿哲,才讓我想起某些遺失在從前的事物。   明明是那麼珍重的、那麼嚮往的熱情。   說起來好像還沒正式的跟阿哲道謝呢,待日後再見的時候再說吧。   「………阿哲。」   輕輕低喃。   喚著某個已經支離破碎、無法再重新整合在一起"碎片"的名字。   你明明已經成功喚起我對籃球的熱情了。   ──但是我們還能夠回到從前嗎?   是否我已經沒有資格再接你的傳球了?因為我曾一度拋棄了你所喜愛的籃球所以這就是你對我的報復?   突然一陣嘈雜聲響起,籃球場的外面傳出了一陣群眾的嬉笑聲讓我回過神來。因為圍欄外被草叢遮掩著看不到外面的人,但他卻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火神君昨天又興奮得沒睡著嗎?」   「囉嗦啦!」   「噗哈哈的確!眼睛周圍都有兩個黑圈圈了!」   「因為休息了一段時間嘛!很久沒碰籃球手都要發癢了才睡不好的!」說罷還不忙在做著幫肌肉鬆弛的動作。   「不是說不好是根本沒睡著吧。」就連監督也不禁笑著揶揄火神。   「火神君你今天的早餐是炒麵麵包嗎?」   「啊?為什麼你會知道?」   「因為你的嘴角還沾著炒麵碎……」   「誒──!哪裡?」   將籃球隨手放在一旁,我走出了籃球場,在眼前的是昔日的拍擋和他現在的隊友們。穿著背心的他的身影和往日如出一徹,但是站在他旁邊的人早已經不是自己了。被朋友圍著的阿哲,側臉的表情看上去好柔和,嘴角勾起不易察覺的弧度。   ──感覺比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露出的表情更柔和、說的話也更多了。   比起你現在的光,在你看來我才是黯淡的那邊嗎?   沒有人能夠替代你的存在,然而我的位置已經被取代。   即使我為你空出我的左手邊,你也不會再為我空出你的右手邊了。   如泉水一湧而上的,是狠狠的揪心感。   「……嘖。」   那日相連的手,現在就連指尖互相觸碰都成了夢話。   我禁不住往前伸出了手,像要在暴風下抓住最後一根救命草一樣。   拼了命的、卻不知道要怎樣挽回已經失去的更珍貴的事物。   轉過來吧,回頭望過來吧!阿哲!   我就在你的正後方啊!別往前看!一瞬間也好──   ──只要你回頭就能看見我了,對不?   我明明已經知道我們不能返回以前了。   卻想要自私的阻止你的轉變、阻止你的成長。   僅依靠啃食往日的回憶已經不能夠滿足我了。   我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男人啊,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吧、阿哲────   伸出的手,在沒有抓到什麼的情況下收回來了。   「………?」   黑子駐足,轉過頭望過去,身後卻沒有半個人影。   「剛剛總覺得……有種被人盯著看……是錯覺嗎……?」   「喂,黑子你在發什麼呆──!再不走的話就拋下你喔───!」   火神發現落後的黑子,又走過來用手壓住他小小的頭顱,弄亂了他今早好不容易才打理齊整的頭髮。   「不好意思。」   「真是的,看小你一會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遠方的隊友和監督發現落後的兩人,都停了下來跟他們揮著手。火神大步邁開,頭也不回就自己開始往前走。   即使什麼也沒說,也知道黑子會跟過來。   重新整理好心情,黑子也不再往後回望,而是往前大大地邁出了一步───── =END= 後記: 被某一張同人圖直接虐到淚點腦海裡就浮現出這個梗了!(說好了的黃黑呢? 真心覺得青峰這個舊情人滿可憐的!!(可憐你還虐 個人很喜歡這一篇和篇名,最近取標名無能幾乎都是在發文的瞬間才想到名字,但這篇倒是一開始就想到了ww 都是青峰的內心獨白呢,希望沒有崩到角色,盡量抓住原作的感覺了囧 是說真的很喜歡奇蹟戰隊(啥)啊!大家都好有愛呢ww 所以我到底要不要敗日版的黑子小說啊!帝光時期的黑子滿滿的啊!!! 東立又不快點給我代理我手癢啊!!(掩面) 下一篇想寫黃黑但好像又沒有特別的梗怎麼辦www(這篇已經有少量的黃黑亂入了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