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回禮(火黑)

  「Shi(嗶)──吵死了!!以為現在幾點啊啊!!到底是哪個混蛋!!!」   在床上大吼的火神大我用著幾乎要捏爆手機的力度握著手機,可是當他看見螢幕上亮著的來電人名稱的時候,大腦頓時當機。   ──“小黑子”   「………哈啊?小黑子?」   黑子會打電話給他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為了有要事的時候方便聯絡交換手機號碼這個他好歹也還是有記憶的,但是對於一直都沒有顯示過的聯絡人名稱他還是一時沒反應過來,想要接的時候又掛掉了。火神打開主頁瞥見竟然有十多通未接來電,而且全部都是”小黑子”──這也太誇張了吧。   到底是有多緊急啊那傢伙,發生了什麼事嗎?該不會是我記錯了訓練的日子吧?說起來為什麼名稱是”小黑子”啊?我沒有輸入了這呢稱的印象啊喂!!   當他想要回電的時候,對方又再次打來了,這次火神他在手機響起沒多久便迅速的接起了電話。   「喂喂,黑子嗎?發生什麼事了?今天應該不是訓練的日子吧?」   自己的焦急和迅速接起電話的態度好像令黑子有點沒反應過來,但電話對面也很快的回應,而且語氣還帶點罕見的強硬。   「火神君,我可以上來你家嗎?」   「哈啊?怎麼了突然……」   「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方便嗎?其實我已經在你家門外了。」   「……什、───!?」   吼了句等等的火神甩開被單連拖鞋也沒穿好就跑至玄關,彷彿要馬上證實黑子的話並非什麼愚人節玩笑般,以可以稱之為火速的速度拉開了門。   甫開門,誰也沒有,卻聽見黑子的聲音由近距離傳入耳際。火神往他的水平線以下望,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頭青空色的頭髮。   「早上好,火神君。」   ──外附送一只黑白色的小柴犬。   「火神君,請救救二號!」   「………哈啊?」   那張首次見到焦急得好像快要哭出來的臉才讓火神沒有下意識的關上門,他瞥見了癱軟在黑子懷抱裡的”哲也二號”,微啟的嘴巴伸出了赤紅的舌頭,在嗄嗄地喘著氣,失去了昔日的活力。感覺到事態的不尋常,火神裝作淡定,無奈地讓出了能讓黑子竄進來的空間,然後帶上了門。 ###   「黑子,你在這麼時間點找我這麼急就是因為這個?」   「是的。」   「等等,我不是獸醫啊,即使二號真的是病了找我也愛莫能助啊。」   「我知道。」   「算了,你先說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   剛起來不久稍微帶點起床氣的火神誇張地打了一個呵欠,半瞇著眼睛等著聆聽黑子的長篇大論。   「是這樣的,今早我回去學校練習了,打算在練習開始前先帶二號去一起去散步。」   「……原來溜狗也是你的工作啊……」   「那時候的二號看上去仍然好精神,擺動著尾巴很興奮的樣子,然後散步沒多久後突然就變成這樣了……有氣沒力似的癱軟在地上,舌頭還一直伸出來沒有縮回去,我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記起火神君的家在附近,所以就直接來打擾你了。」   「嗯……只是這樣?」   「沒錯。」   這麼說好像真的有點奇怪呢,該不會是染上了什麼突發病毒吧?嗯……?等等總覺得……有氣沒力?舌頭一直往外伸?而且一動也不動的癱軟………這該不會是───!   「……我說,這該不會只是單純的”餓昏”了吧?」   「怎麼可能,二號又不是火神君。」一秒回答。   「喂喂在你心目中的我到底是什麼啊……」   至少也給我稍微思考一下再回答啊混蛋!   「因為,火神君給人的印象就是吃不夠的話會變得軟綿綿的感覺呢。」   「………我說軟綿綿是啥啊!……我的事就算了,總之你先想想昨天有誰給二號餵食?」   眨了眨水藍色的眼睛,黑子進入了回想。不知道是否因為本身黑子給人的感覺就是呆呆滯滯的,所以當他處於深入思考的時候,看上去就感覺更呆板了。   「昨天嗎?下午的時候我餵了,晚上………晚上………啊。」   「………嗚嗚。」懷裡的哲也二號發出了悶哼的嗚呼聲。   「是火神君餵了吧。」   「怎可能啊!」   嘆了口氣,火神總覺得自己最近總是被叫黑子的人耍著玩。不管過程如何,總之算是明白原因後,早早趕他們回去自己再去睡個回籠覺吧。   「這樣啊,那麼火神君麻煩你看顧著二號一會我出外一下。」   「等───!別讓我和這傢伙單獨在一起啦!」火神馬上拽住正要放下二號起來的黑子的手臂。   「火神君這麼想跟我一起去買狗糧嗎?我倒是沒所謂……」   「黑子你不用去買的。呃───其實我家有。」   「誒?」   盯著不知為何挪開視線的火神,黑子再一次眨了眨眼睛。 ###   大口大口地吃著火神準備的狗罐頭的二號一邊吃、一邊在擺動著尾巴,牠的吃相好不可愛,實在過度飢餓的緣故,牠那吞噬糧食的速度彷彿沒有經過咀嚼。凝視著再次充滿動力的哲也二號,黑子的表情也變得柔和多了。相對的,火神則仍然是那張複雜的神情,視線在黑子和二號之間不斷地來回,想說什麼的樣子但最終還是以嘆息作結。   黑子蹲下身,輕輕地幫二號順著背後的毛,二號一邊吃東西還一邊發出”嗄嗄”的聲音,察覺到黑子的舉動後尾巴擺動的弧度比剛剛更大,然後伸出舌頭朝黑子的臉舔了一口。   「吶,火神君為什麼家裡會有狗糧呢?很奇怪……」   「這是因為、呃───就是不知不覺逛街見到覺得二號可能會喜歡吃就買回來了!順便而已!沒有其他意思!」我會說因為想要徹底克服狗的恐懼症刻意買回來訓練用的嗎?   「這樣啊,謝謝,二號也很開心呢,對吧二號?」   「汪!」   「二號來,感謝火神君吧,沒有他的話,你現在還是飢腸轆轆呢。」   「等……黑子你想要幹什、嗚哇哇哇好、好近──!」   用雙手抱起哲也二號的黑子將牠湊近火神的臉頰,二號也伸出的紅舌緩緩接近自己的臉頰的畫面教火神下意識地不斷後退。   「不不不不用客氣了真的!」   「火神君你現在還害怕二號嗎?」   「沒害怕只是還是有點接受不了過分親暱的行為罷了!」   「唔………二號舔臉頰不行嗎?」   「不、行、──!」   思忖了一會後,黑子好像終於明白了,沒有再強行將二號接近自己而放下牠,與二號的距離拉遠後火神總算吁了口氣。   「───?!」   然而,左邊的臉頰卻霎時接觸到溼潤感,當察覺到那是什麼的時候火神的身體重重的震了。   「……黑子…你剛剛……舔………了?」   意識到那是人類舌頭的微妙觸感的同時,火神不可置信地瞠大了雙目。   「這是回禮,火神君,因為你說二號不行的話,就只好由飼養者的我代替了………不行嗎?」 jkf7565t3^&*&%TYGH&^&IUjhi7^%%$%^&TYU──!!?」   「火神君,日語和英語請選其中一個來說。」   「汪汪!」 =END= 後記: 二號和主人一樣可愛賣萌犯規噢噢噢噢噢!!! 這之後請相信會是火神想要來一個深吻但被二號奔過去阻止什麼的^q^(作者有病 終於寫了二號我好滿足啊wwwww 是說那個來電顯示”小黑子”是誰設的話大家應該知道吧噗,在火神不知不覺的時候手機就被改裝了(才沒有) 但是很可惜其他人物還是沒機會出場!(掩面奔) 是說最近被一張青黑同人圖虐到了所以下一篇更新預訂是火黑前提的青黑!(喂說好的黃黑呢? 感謝閱讀至此^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