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的籃球]反叛期(火黑)

  「不好意思。」   「……嗯?這不是黑子嗎?」   回過頭來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孔,對方發現是黑子的時候也一臉驚訝。   「是……早上好,伊月前輩。」   「早上好,啊啊,很難得會碰到黑子呢。說起來你很喜歡看小說?」   「一般而已。」   「哈哈是這樣嗎?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籃球?也對呢不然也不會進籃球部而是進文學部了吧。」   「……嗯……那個,我先走了,再見。」   不知不覺已經換好了室內鞋的黑子說道,一年級生和二年級生的課室層數不同,再者離上課的時間也差不多了。   「喔!放學後見。」   待黑子的身影已經不見了的時候,伊月俊突然回過神來,蹙著眉思忖著。   「說起來黑子……剛剛的文庫本不是拿反了嗎?是為了給我說冷笑話而刻意製造給我的機會嗎?!…………怎麼可能呢。」   今天黑子的精神好像也不太好……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是我的錯覺嗎?嘛……應該之後就會恢復精神來吧? ###   在仍然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下踏進了教室,思緒完全沒有放在文庫本上的黑子精準地找到自己的座位的位置,視線不禁瞄到坐在他後座的紅髮少年,凝視了數秒又主動挪開視線。拉開椅子正準備坐下的瞬間後座發出了很大的一聲聲音。   禁不住回過頭的黑子看到火神大我一臉受盡驚嚇的表情正在咳嗽著,似乎是因為驚嚇而嗑到麵包了。而剛才發出的巨響大概是他移動桌子的時候和地面磨擦的聲音。   想詢問對方”沒事吧?”的黑子因為火神那突兀的轉移視線而閉上了嘴。黑子只好轉身坐下來。   到底已經過了多久呢?沒有和火神君搭上話。自從對桐皇的那場比賽輸了後,我們突然成了普通的過路人似的,明明座位只是前後坐卻完全沒有說過話,彼此都沒要率先打破沉默的打算。   最近的火神君很難搭上話──這是黑子對目前狀況的最低限度的認知,要是有人問他為什麼的話,他想自己也說不上來吧。   就像剛才自己差點也搭上話了,但結果卻微妙地以那種形式結束了。   兩人現在的氣氛相當的尷尬。即使當時人怎樣不承認也好,但這數個月因為籃球而拉近了彼此距離的是不可磨滅的事實。縱使平時的相處模式不是吵就是鬧外加動手動腳,但在旁人眼裡看來這是感情好的表現,現在卻互相不搭話的氣氛怎樣想也不尋常──不過班上的同學儘管好奇,卻無一主動為兩人做過什麼安分貫徹旁觀者的角色。   ──他知道的,自己只是在賭氣。他不是生火神的氣,氣的對象是自己。   兩人彼此需要的都是重新振作起來的時間。輸了給青峰,就彷彿被否定了離開帝光一直努力到現在的自己,那種感覺絕對不是好受的,相信火神也是一樣。   「黑子,黑子哲也,今天缺席嗎……」   「先生,我在。」   「啊,什麼啊,在的話幹嘛不舉手啊?好,開始上課,翻開第一百四十三頁。」   「………我已經舉過了。」   繼續上演著已經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的情節,黑子的低聲呢喃沒有傳到國文老師的耳裡。   再想下去好像也得不出什麼結論,黑子放棄思考開始認真聽課。因為是自己得意的科目所以上課也會特別的專心地抄寫筆記。桌子的空位有限,手肘不小心撞到了橡皮,圓滾滾的橡皮滾啊滾到了後面。正要俯下身撿的指尖碰到的不是橡皮的表面而是粗糙的指尖。   一瞬間,回憶不受控制地,像缺堤般湧了出來。 ###   某天練習結束後,回家的路上他和火神並肩走著。火神正用左手靈活地旋轉著籃球,而自己則不發一言地看著還沒看完的文庫本。   驀然,空著的手被包覆在溫熱的掌心裡,黑子眨了眨眼睛,正正地望著火神。對於對方突然異常的舉動相當的淡定,讓期待能讓黑子嚇一跳的火神大失所望地捂住額。   『怎麼了?』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期待你會驚訝的我是笨蛋。』   『怎會呢,上次火神突然出現把我嚇了一跳啊。』   『你所謂的嚇一跳我完全不覺好不好!』   因為黑子的話而額角冒出了好多”井”字符號的火神深呼吸,真的最近都因為黑子而令他的情緒波動太強烈,一不小心控制不到又差點要爆發了。   交換著對話之際仍然沒有放開彼此的手,不由得構成一個日落下兩個大汗淋漓的男生一邊牽著手、一邊並肩走著的畫面。   『黑子,你的手還真是奇怪。』   火神停了下來,黑子也被迫跟著駐足不前。下一秒,火神執起了黑子的手,輕輕的磨擦著指腹的表面,然後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總覺得不太像男生該有的手……嘖!該怎麼說……就是那個啊,明明似乎每天都在打著籃球,但指腹卻一點都沒有粗糙到底是為什麼啊?』   『啊……這個嗎。』   一臉理解的黑子不斷點著頭。   『我也不知道。』   結果卻得到這種回答。   『我說你啊!!!!又在耍我嗎?!說起來你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的?一點肌肉也沒有長,連這裡也只有長那點肉啊!』說罷,隨即捏了捏黑子肚皮附近的嫩肉。   『好痛啊,火神君。飯我有好好在吃喔……只有長這點肉這有什麼問題嗎?籃球的技巧會受到影響嗎?』   『也、也不是啦……』   當下的火神差點想作弄一下黑小回答會影響,但當他想像了長滿肌肉的黑子………隨即作罷了。   『還是火神君比較喜歡那樣的我?』   『……哈啊?誰會喜歡啊笨蛋!別自作多情了!』   『火神君的臉好紅………』   『你錯覺啊!』   不知什麼時候放開牽著的手,但那熱度卻遲遲沒有消退。 ###   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來呢?自己到底怎麼了。那褪色的畫面愈發變得鮮明了起來,原因是剛剛指尖間傳來的熱度嗎?   火神好像是想要幫他撿起橡皮,但當指尖碰到的瞬間他就像觸電般縮開了手。黑子緊抿著唇、低著頭若無其事地撿回橡皮。   然而之後的國文課徹底的聽不進去了。指尖碰到的時候兩人的視線好像交錯了。但在火神縮開手的剎那,他的心臟第一次有被人用力揪住的感覺,頓時覺得呼吸困難。   比起悲傷、更多的是害怕。   ──有種被別人徹底拒絕的感覺。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平時存在感薄弱而使他毫不起眼,一開始的出發點可能因為籃球,但明明在平日生活裡無必要使用的”能力”卻一直在維持。自己一直都避免所有無必要的接觸,一直在無意識地拒絕別人的我為什麼事到如今才會害怕被別人所拒絕?   自從進了誠凜後,與帝光的前隊友再次見面也被指出自己改變了。但是這樣的黑子哲也,我並不認識。   ──是什麼時候變成就連自己也不認識的黑子哲也了。 ###   「喂,喂!」   「啊……」   「”啊”算什麼啊,你從剛剛開始就在發呆了啊黑子,別給我在比賽的時間分神啊!而且剛剛的傳球不是也偏了點嗎?」   「對不起……我相信是火神君的話就能接到。」   「那當然!不用道歉啦……」   剛剛誠凜喊了暫停,現在不是與”奇蹟世代”的強者比賽,亦不是輸了會失去進入下一場比賽的機會,但即使只是普通的練習賽,卻是累積經驗的好機會。他們仍是會在籃球場上盡全力地奔跑,爭取每一分。   「那你剛才到底在想什麼?」   「想起了火神君處於反叛期的時候。」   「喂!反叛期是什麼啊反叛期!揍你喔!」微慍的火神表情瞬間沉了下來。   「就是火神君不肯接我傳球的那個時期。」   「什、……!」   聽罷,火神一臉複雜的表情盯著黑子,搔了搔頭。接著將手放在黑子的頭上使勁地揉著。   「……那個時期啊,我好像也說了好多不應該說的話,我也沒資格說什麼不要在意啦,不過你說你是我的影吧。光愈強的話影子的輪廓也會更深;相對地,沒有影子的光也強不到哪裡去吧?」   「嗯,我明白的。」   「……你啊,說實在一張撲克臉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呢,你能笑個麼?」   「………這樣?」   黑子分別將左右手的食指放在臉頰的兩旁,火神還在狐疑他要表演什麼的時候,黑子就將手指往上提,強行將自己的表情形成了一個詫異的笑臉。   「你耍我啊啊啊啊混蛋───!!」   「痛、好痛啊火神君,請冷靜一點,我的頭髮要被扯斷了。」   「是誰讓我不冷靜的啊你告訴我啊───────!!!!!」   坐在一旁的主將日向順平將那幾乎一成不變的吵架模式放在一旁去,轉過頭詢問同時處於汗顏相田麗子。   「監督,那兩人好像要磨蹭很久……要換人嗎?」   「哈啊………即使是練習的但怎麼說也是比賽啊,那兩個完全沒有緊張感的笨蛋!」 =END= 後記: 噢噢噢噢噢差一點就沒撒成糖!!!! 第一篇的黑籃文就獻給了我本命的火黑了wwwww 看完動畫播放第一話後,在有三個quiz+一篇論文的修羅時期還能補完漫畫而且是停不了真的是自殺行為!!! 但是黑子真的不帶這麼萌的啊!!!!!Q////v////Q 比漫畫火神和黑子那段的劇情虐到了啊,所以第一篇嘗試從黑子的內心描寫開始寫了wwww 今篇二號和黃瀨和其他人沒機會出場很殘念,很想寫二號和全員啊!!(但應該下一篇仍然會是火黑) 感謝閱讀至此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