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No.6]記憶的禮物(鼠苑)

「你在做什麼?」 「在尋寶。」 「省點力氣吧,在那裡不會搜到什麼好東西。」 老鼠攤坐在椅子上,一邊慵懶地看著拽起衣袖認真地為書本分門別類的紫苑,一邊打著呵欠。 「你在說什麼啊老鼠,看吧,上次不也在這裡面發現了急救箱和毛毯嗎?今次也一定可以挖出什麼來的!」 「真熱心呢…話說在先頭這裡面可沒有混入A書什麼哦。」 「這就要等整理完這書山才知道呢呵呵。」 接著,整理書堆的紫苑散發出”我正忙著,請一段時間別跟我搭話”的氣氛,開始了興奮的尋寶工作。 雖說是尋寶,但正如老鼠所說,紫苑也不覺得這裡面有什麼特別會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上次在這裡面挖出了四年前幫老鼠治療時候用過的急救箱,勾起了他各種各樣的回憶使他眼眶也不禁一熱,用力地吸著鼻子才不至於感動到哭出來。 紫苑只是希望在這裡挖出的東西,可以有助他可以更加理解老鼠這個不能用普通數據去分折的存在。 懷著亢奮的心情,紫苑開始加快了整理書本的速度。要是再這樣磨磨蹭蹭下,真的會如老鼠而言不曉得要花上多少天。 然後,在一本心理範疇的書本下面,他發現了一件東西。 「……這是鉛筆?」 是老鼠的?還是上一手留下來的?但是為什麼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錯覺吧。 將鉛筆丟在一邊,再翻翻書堆下面,這次找到的是一本記事本。 「……會是日記嗎?老鼠的?」 翻開記事本的瞬間,紫苑馬上察覺到記事本的主人是誰了。 「啊!!這是我的記事本!!為、為什麼會在這裡……」 字跡雖然跟現在有少許不同,但確定是以前自己的字跡,不可能搞錯的。 接著,沒自覺地將目的本末倒置的紫苑,將整理書籍的工作丟到一邊去,起勁地將手伸進書堆裡努力地挖啊挖。 終於在搬走所有書,最底層出現了滿佈灰塵和污積、以致分不出它原本是灰色還是其他有著顏色的──一條花紋男性內褲。 「……………」 紫苑默默地將內褲舉起徹底打量,卻被掀起的塵埃噎到氣管,他連打了好幾個大大的噴嚏,噴嚏的聲音吸引了老鼠的注意。 「怎麼了紫苑,你感冒……啊──!!」 猛地發出驚訝聲音的老鼠似乎視線越過紫苑發現那條花紋的內褲,臉色赫然變青了。 「老鼠,這是什麼回事可以解釋一下嗎?」 「……咦?啊……呃──」 「這不是你的內褲吧。」 老鼠的神色掩飾不了內心產生的動搖,就連說話也開始出現結巴。 「………啊。」 「這是我的內褲吧?」 紫苑一口咬定。這條內褲的款式他絕對有印象,他沒有收藏別的男人的衣物的嗜好,那麼他有印象的內褲就只有可能是他自己穿過的,所以……… 真是大意。 以為那天不見了的東西就只有急救箱、紫色毛巾和老鼠,原來不只這些,還有一堆東西被老鼠四年前拿走了。 當時完全沒察覺有東西不見啊。 筆和記事本就算了……內褲…………專程帶走這東西有用嗎? ………… 紫苑自行在腦內補充了不少鏡頭,然後肩膀都顫抖了,好不容易以平淡無比的語氣擠出兩個發音── 「……變態。」 「不,紫苑你聽我解釋---!」 「我剛才不就是說要聽你的解釋嗎?啊……這麼說難怪之前你反對我整理書山了,嗯,將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就合理多了。」 「不對!一點也不合理啊紫苑!冷靜一點聽我說!」 「嗯,我好冷靜。」 好寒……… 老鼠第一次知道紫苑的笑容可以那麼冷,彷彿身處在零度以下的寒冬裡赤裸上身一樣。 「紫苑,你要相信我。」 老鼠一手按在紫苑的肩膀上使力,像瞄準獵物前的嚴肅眼神直直看著他。在老鼠施予的壓力威逼下,紫苑差不多沒思考老鼠的話就連連點頭了。 「事實上,那些東西都是之後小老鼠牠們自己逕自從你家裡叼出來的。」 「又不是狗!!」 「是真的,我可以起誓不是我帶回來的!」 解釋不用一秒就被紫苑駁回,但老鼠並沒有因此就屈服。 「……好吧,就當那真是哈姆雷特牠們叼回來的吧,那麼為什麼老鼠你沒有丟掉?或是在再會後還給我而是一直隱藏著?」 「……不,說是隱藏倒不如說直到剛才為止我忘記了這件事……」 「老鼠其實你可以說實話的,老實說我並不介意你有這個嗜好,也不介意你是一個變態,老鼠就是老鼠──啊!你受傷了!!」 「……喔,這個嗎?少少擦傷而已。」 陷入消沉中的老鼠一下子跟不上紫苑那跳躍性的思考迴路,差點反應不過他指的是他那受傷了的左手臂。 嘖,還以為自己將傷口掩飾的很好的…… 「受傷了就是受傷,無論傷口的大小也是需要包紮的,跟我來這邊。」 熟練地幫老鼠清洗已停止了出血的傷口和用繃帶包紮的紫苑一臉享受著包紮過程的表情。嘛,雖說紓緩了剛才那尷尬的氣氛好是好,但果然還是解開這傢伙的誤會比較好吧。 「吶,老鼠你該不會跟我說這個急救箱也不是你帶走吧?」 「……不,是我取走的,這個急救箱不同的,跟那些是不同的。」 「嗯,急救箱的確是必需品吧,既能療傷,在西區亦能賣出不錯的價錢吧。」 「──是因為我希望能夠留下與你相關的物件。」 看見這個急救箱,我就會記起當晚,那個暴風雨的晚上,你在暴雨下大大敞開窗戶,大聲呼喊著的神情、你幫我縫傷口時候的雀躍、你欲要跨進我的世界的天真。 這一切、一切,都會在腦海裡重現、縈迴。 「好吧,既然老鼠你都這麼說的話我也不再追究了──不過條件是我也要從你身上得到一件東西。」 「哈啊?怎麼突然?」 「隨身的東西怎麼都可以,給一樣東西我吧,我會替你好好保管的!」 「小刀你想要的話就隨便在這裡選一把拿去用吧。」 「……不……不是這個意思啦……」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記憶的禮物吧。 在我與你的心目中,所共同存在、並會一同聯想起同一件事。 是我給予你,還是你給予我的。 這種東西,已經沒所謂了。 因為在我們之間,需要的並非記憶──── ──而是現在互相擁有的時刻。 =END= 後記: 嗯,以上是小星嘗試惡搞文風之後的失敗作……(捂面) 其實本身的設定是老鼠真是在紫苑的家偷去了內褲……(喂///) 但因為這樣老鼠在我內心的形象就會崩壞得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我中途放棄了囧 因為是突然要生多一篇短篇出來的同時又在趕個人本的稿子靈感大神又在鬧彆扭陷入了這樣的一個杯具狀況裡…… 幸好最後沒有脫稿,希望喜歡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