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惡習(靜臨)(小靜生賀)

穿著短裙的女性背對著她的顧主整理著雜亂的資料,眼角餘光瞥見了她的顧主又在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進行著不規則的棋子遊戲。原本她應該會選擇和往常一樣對顧主的反常行為視若無睹才對,可是今天的她考慮了一下決定開口打破沉默。 別誤會,並非因為她想再去介入顧主那狂人般的思想或是看不過他的行為而嘲諷什麼,純粹只是整理資料這種工作實在是太過重複性和沉悶了。她覺得若不說點什麼的話實在是太沒趣了。 僅此而已。 至於要說為什麼選擇這個話題的話……那也只不過是她的心血來潮而已 或者是──── 「說起來,你跟那個叫平和島的男人關係似乎很好呢。」 此話一出,正準備下下一步棋子的折原臨也停了下來,他聽到某個名字的時候愣住的瞬間,即使波江是多麼在意他的表情,但從那可以稱為瘦削的背影看不出什麼。 下一秒,當波江以為臨也會說點什麼的時候,傳出了詫異的輕笑聲──沒錯一開始彷彿聽不見的輕笑聲,接著彷彿止不住地的、讓人感到不詳的笑聲覆蔽著整間的公寓。 唉。 波江彷彿頭痛似的捂住了額頭。 充份了解她的長期顧主的習性。當情報屋發出這種凶險的笑的時候,絕對會變得相當煩人和囉嗦,波江不消半刻已經後悔剛才自己提出的話題了。 「……哈哈…哈、關係很好?誰啊?我?和誰?你說是哪個平和島?該不會是指小靜吧?也對呢,在新宿、池袋,甚至是東京我想也很難找到另一個我認識的人是有著平和島這個姓氏吧。我說你剛才的那番話是個人意見?還是出自誰的情報而來?該不會是狩澤吧?是的話給我忘掉就可以了…哈哈……這玩笑真的笑到我眼淚都要出來了。」 臨也說罷,用手背在揉著眼睛,從背後勉強只能看到這些和那仍然在上下微微震顫著的肩膀。似乎流出眼淚來什麼的並非是誇張的比喻而是真的笑到哭出來了。 「你可以當作這是女人的直覺之類?縱使從旁人看你們是貨真價實的犬猿之仲,但在我看來並非全然如此……」 「喔──?」 刻意拉長尾音的臨也笑意仍濃,等待著波江接下來的話。然而對方卻遲遲沒有將話接下去,而漫長的等待卻是毫無趣味的發言。 「……就是感覺你和他…彷彿就在執拗著什麼……又有種好像在避免越過某種介線似的感覺……算了要是不是的話你就當我沒說過吧。」 打算結束話題重新埋頭工作的波江,因為背後毫無預警發出的巨響而嚇了一跳。 ──那是被人用力掃在地上的棋盤和棋子、包含著狂笑而所發出的巨響。 看著四散一地的三種不同類別的棋子在地毯上滾動,波江只想到啊啊待會要收拾地方的是可又是她而不禁皺眉。 「──要是別人的話我倒是可以當沒有聽過的算了,但對方要是那個我最、討、厭、的小靜的話這可是有點難度了呢。那人可是連我也搞不明他那單細胞的腦袋在想些什麼呢。波江,不如將話說清楚?」 臨也的興致突然就像被澆了盤冷水一樣冷了下來。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對話開始至現在首次讓波江看到他臉上露出的表情。 ──那是除了”扭曲”之外,找不到別的形容詞的表情。 那雙深褐偏紅的眼眸,正一聲不吭地盯著她。 然而,波江卻一點也沒有懼怕之意,反瞪著她的顧主。 啊啊真煩人啊,這個男人快給我噎到唾液咳死吧!真是的,要我聽誠二以外的男人的笑聲和看誠二以外的男人的笑面,想著也想反胃了。啊啊……誠二……你現在在哪裡?有掛念姊姊嗎?啊啊想必一定是很寂寞了吧,對不起呢……啊誠二……───! 甚至還在腦海裡妄想著某個不在現場、同時也不是話題所提及到的人物──她最愛的弟弟。 臨也似乎感覺到波江沒有屈服之意,也絲毫沒有要繼續剛才的話題的意思。他瞇起了眼睛,無言地聳了聳肩。 「──既然你選擇沉默的話,那麼我好像需要為自己辯護不行吶──?」 並不知道面前的女人已經在想著她的愛人,臨也逕自地把話說下去。 「我們一直都是想著要怎樣將對方置之死地而持續著。沒錯,那個時候也是──」 ──思忖著過往的欺詐師,帶著宛如彎月般不搭的微笑。 ### 在來良還是來神的時期、在折原臨也還是穿著高中制服的時期、在平和島靜雄還沒穿上酒保服在池袋晃來晃去的時期── 因為臨也暗地裡斟酌著這個男人的可利用價值而常常有意無意地接近靜雄。在這段時期,他聽過對方對自己說過的話,佔最多次數的莫過於是這句── 「目障りだよ。」(你很礙眼啊) 「我要將這句對白原原本本地還你喲,小靜。」 理所當然,之後發生的事不用多描寫也清楚。 現在回想起來高中生活也不過如此。 一方不斷的想著要怎樣惹對方討厭、另一方則不斷以暴力償還他的”好意”。 也多虧了靜雄,臨也的高中生活才能從無聊中得到解脫。在這方面臨也會坦率地對靜雄道謝。 ──不過奉上的是更多的惡作劇和陷阱的謝禮呢。 折原臨也離開了公寓,漫無目的地走在新宿的大街上,因為剛才助手波江帶起的話題使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個他最討厭的酒保服男人。 倏地,放在褲袋的手機發出滋滋的聲音顫動起來。 以為是忘了關自動響鬧功能的他掏出手機一看,深褐色的雙眸馬上瞇了起來。 那並不是自動響鬧功能,而是一項的日程提醒。 再往上一點看著手機畫面顯示的日期,臨也嘴角的笑意明顯更濃了。 其實日程提醒什麼的根本不需要,這個日子他沒可能會忘記。對他而言就像是四月一日愚人節的日期一樣易記。 關掉手機的蓋子,將之放回褲袋裡,臨也加速前往目的地的步伐。 ──今年要製造什麼”驚喜”好呢? 一月二十八日。 忘了是從哪一年開始,每一年的一月二十八日,都是臨也計劃對靜雄”回禮”的一天。”回禮”並不容易,往往事前的準備和計劃都會讓他感到無比煩惱。 同時亦是教他無比享受的過程。 一邊盤算著今年要幹些什麼,臨也就在不知不覺間滿腦子都是靜雄的那張臉──受到驚嚇的臉、受到屈辱的臉、因為生氣而爆出青筋的臉…… 啊啊,這麼說起來…… 有一年為了給”驚喜”小靜,還曾在來神的自動販賣機裡偷偷的做了手腳呢──── ### 「啊,有點口渴呢……我去販賣機買飲料好了。」 「喔!可以也幫我買麼?」 「可以啊,湯姆桑想喝什麼?」 「噢,罐裝咖啡就可以了。」 「嗯,我去一去就回來。」 離開天台的靜雄不想讓前輩等太久,所以挑最近天台的一台紅色自動販賣機小跑過去。 完全沒察覺這部販賣機有哪裡不對勁。 「嗯……罐裝咖啡……有了,草莓牛奶……有……合共──」 將硬幣放進自動販賣機後,按了飲料後卻遲遲沒有飲料掉下來的聲音。等了好一會靜雄終於按捺不住。 「……嘖搞什麼啊該不會是壞了吧?可惡!」連按退款的鍵也沒有反應,靜雄朝自動販賣機用力拍打了一下,在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正想踢一腳之際,販賣機說話了。 沒錯,若無其事地”說話”了。 「啊啦客人,請不要這麼粗暴噢,要溫柔一點對待公物喔☆」 「啊抱歉。但是飲品不出來我在想只要踢一腳的話說不定…」 「──飲品的話請稍等一下,現在正在絕贊製作中吶☆」 「……哦。」 靜雄這才發現有什麼不委。 「誒……說起來販賣機是會說話來著?」 「啊沒錯,現在學校的販賣機都使用高智力科技,基本上都會呢。」 「……哦這樣啊,真厲害呢。」 歪了一下頭的靜雄又似乎明白了地點了點頭,馬上接納了”販賣機”的解釋,要是門田啊新羅之類的在現場的話一定會忍不住吐槽吧。 噗。 就連躲在”自動販賣機”裡的臨也也不禁笑了出聲來。 ──小靜你到底要單細胞到什麼程度啊。 「是,讓您久等了,這是您點的罐裝咖啡☆」 從飲品的出口位裡,露出了一隻人類纖細的手臂。握著罐裝咖啡從出口位露了出來。 「……哦,謝謝。」 愣了一下,然後靜雄冷靜地接過罐裝咖啡。 「然後是客人您點的草莓牛奶,啊…抱歉因為草莓牛奶的包裝稍微大了一點,卡在裡面了,客人請問您可以彎下一點身體和靠近一點來取嗎?對對,就是這樣───」 跟著”販賣機”指示的靜雄絲毫沒有懷疑,往飲品出口靠近了,然後感到臉上突然一涼。 過了一會,呆若木雞的靜雄抹了抹臉上的液體嗅了一下。 啊啊,草莓牛奶的味道。 接著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被草莓牛奶灑了一臉,就連純白的襯衫也黏了一些。全身黏黏稠稠的,好不舒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小靜……你這個模樣真……真糟糕呢噗哈哈哈!!」 在自動販賣機裡爆笑的臨也,和一臉呆滯的靜雄。 聽說那天下午的堂靜雄全部都翹掉了。 至於在池袋街頭有人聲稱目標到飛在半空的自動販賣機……但那又是別的故事了。 ### 哈哈哈!那時候站在自動販賣機前面小靜的反應和愣住了的表情實在是最高啊!!!現在只要回想起來都不禁會覺得相當愉快!!那時候有用相機拍下來的自己真是最高!! ──今年要給怎麼樣的”驚喜”你好呢? 每年的一月都想著這個問題,不知不覺已經成了他的壞毛病。 將回想強制結束的是在面前突然出現的一抹金髮和那震懾池袋的吼叫聲音。 「臨、也、君────!!你這傢伙幹麼會在池袋大搖大擺地散步啊?嗯?很礙眼啊你!」 ──目障りだよ (很礙眼啊) 気になって、目障りだよ (在意到覺得你礙眼的程度啊) 臨也笑著接近暴跳如雷的高中同學。 腦海裡的計劃早已經成型了,準備萬端。 「啊啊沒錯,很礙眼呢,所以才說小靜你很討厭啊。」 ──大嫌なだよ (最討厭了) 嫌な人なのに気になるから大嫌なだよ (明明是討厭的人卻在意起來,所以才討厭啊) 生日祭計劃,開始吧────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シズちゃん☆』 =END= 後記: 噢噢噢128的生日賀終於趕上了☆ 久違了的靜臨文啊啊有梗果然是順得不行嘛ww 一開始其實只是想要加入某乙女遊戲最愛的兩句對白 『目障りですよ 気になって、目障りですよ 嫌な人なのに気になるから大嫌いよ』 這兩句看到的時候就覺得例用在靜臨身上一定會好合適的果然w 個人好喜歡自動販賣機那裡的梗ww 雖然放在回想裡但那裡是主要的NETA喔(喂) 至於今年臨也會給予小靜怎樣的驚喜,那就是他們本人才知道了☆ 那麼,最後感謝閱至此的你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