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6]牛奶瓶(鼠苑)

  每每回家第一時間就馬上找尋某個身影,已經成為他的習慣了。   而今天那個理所當然出現在地下室裡的男人,正將自己的臉埋進了書本下。   察覺到紫苑的回來,小老鼠們都在書堆上吱吱地叫嚷著。   老鼠將書本移開,原本一臉的慵懶的眼神在看到紫苑的臉的時候就閃起了調侃的光芒。一臉彷彿在說”我的樂趣回來了”似的。         「紫苑,今天有好好工作嘛?還是已經被借狗人解僱了?」   「當然有好好工作啊!看吧這些都是從借狗人那裡拿回來的報酬啊!」   「這麼多?不可能。」         老鼠有點傻眼地看著紫苑擺放在桌面上的兩片軟麵包和一瓶小小的牛奶發出了驚嘆的聲音,但下一秒便馬上挑起了眉,丟出了疑惑。         看著老鼠一臉”你快點從實招來”的表情,紫苑不禁苦笑。   果然即使是好細微的事都不能夠騙到老鼠啊。   到底是老鼠看人的本領太過厲害還是自己說慌的口吻太過明顯他已經搞不懂了。         「嗯……麵包的確是借狗人給的報酬沒錯,不過這牛奶瓶就是力河大叔給的。」   「喔?那個守財奴也會送食物給人嗎?而且還是西區罕見的牛奶?又再一次體驗到大叔的差別待遇啊。」   「老鼠,力河大叔也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壞啦……別總是針對他好嗎?」      紫苑用著有點強硬的口吻說著,並不是想要頂撞老鼠,只是苦果不是這樣,老鼠便會以開玩笑的態度應對他。   聽罷,老鼠不禁失笑。         「哈啊?我針對他?只不過是給了一瓶牛奶瓶就替他說話了嗎紫苑?要收買你的話真是簡單啊。」   「……我不會的。」   「嗯?」   「我是不會背叛你的。」         紫苑直直地望向老鼠深灰色的眼眸裡,那麼沒有半點虛假,只有真誠。   你知道的,老鼠。   我知道你知道的,只是你不想去承認而已。   所以我要說出來,很多事情我不說出來的話你就會二話不說地否認。         「即使我墮落到被收買,我也不會做會背叛你的事。」   「……紫苑,你真是……」         真是服了你啊。   老鼠捂住額頭,不小心洩露出輕聲的嘆氣。   不希望再在這個話題上打轉,老鼠決定轉移話題。         「這些是我們今晚的晚餐喔?」   「嗯,一起吃吧。」   「是說麵包可以一人一塊,牛奶的話也一人喝一半嗎?」   「……呃、本來我是這樣打算的……」   「本來?你該不會跟我說牛奶你要獨享吧?」   「……沒有啊,只不過……」         紫苑欲言又止,在他思考著要怎樣說的時候老鼠便將桌面上的牛奶成功地搶了過來。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但又不失他一貫的優雅動作,使紫苑不由得看得著迷。   在紫苑發呆的瞬間,老鼠便打開了牛奶瓶的蓋子,將鼻子靠過去深吸了一口。         「嗯,沒腐爛呢,味道真不錯。」   「啊───老鼠等等啦!!!!」         紫苑終於回過神來,他撲到老鼠身上伸手就要奪回被搶走的牛奶瓶。可是身高差加上老鼠存有較長的手臂的原因,紫苑就連瓶底也無法觸碰到。   觀賞著紫苑踮起腳奮力拉長手臂的模樣,老鼠惡質地笑了。         「真的這麼想一人獨享?」   「也、也不是啦!只是力河叔叔說不要給老鼠你……本來我想要拒絕收下的……」   「哼,那大叔肯定說了什麼 ”不要給伊夫發現喔,臭老鼠喝什麼牛奶喝污水就足夠了”之類的話吧。」         面對著內疚心作怪的紫苑,老鼠彷彿一臉我什麼也知道喔的神情。大概是演員的細胞又作怪吧,他還一邊模仿著力河的大叔語氣一邊戲謔道。         「所以還給我吧,我還是還給力河叔叔好了!」   「我說啊紫苑……喂─────!!」         下一秒,紫苑爬上了旁邊的椅子上,頓時身高比老鼠還要高。他撲上老鼠的胸膛上一手揪住老鼠的前襟,另一手就要去搶牛奶瓶。         「喂喂紫苑,你這樣犯規……啊───」         互相搶奪的過程使紫苑一個重心不穩,身體晃了幾下終於還是往地面傾斜下去。   老鼠眼明手快地扣住正要跌落的紫苑的腰,使他安全地躺在自己的懷裡。      翻倒了的椅子發出了很大的聲響,蓋過了兩人的心跳聲。            ────滴、滴、滴。            自小就受過嚴厲訓練的老鼠就連液體的滑落的聲音也能聽到。   是血液的聲音嗎?!!!   只有一瞬間,老鼠的臉因驚慌而變色,然後就回復了平時的神情。   不可能,他的鼻子沒有嗅到血液的腥甜味,所以他確定了紫苑沒有受傷。   ──那麼、會是什麼………?         「啊謝謝…………嗯?這是什麼………牛、牛奶?!!」         在自己的手臂來來回回地嗅著液體的氣味,紫苑道出驚呼的聲音。   老鼠立即將視線投回自己手上的牛奶瓶,已經一滴不漏地全部倒翻了。   不只是紫苑,就連老鼠身上也沾滿了牛奶的氣味。   都是剛剛忘了蓋上瓶口的錯!!         「唔……好浪費啊老鼠!」         紫苑覺得可惜之餘,身上的衣物濕漉漉的好不舒服,他有點忍受不了想要去洗澡。   然而,似乎覺得可惜的就只有紫苑一人。   沒有察覺老鼠臉上表情的轉變的苑想要爭脫出老鼠的懷抱之際,卻被他擁得更緊了。         「……老鼠?」   「先別去洗澡,這樣多浪費啊,那可是一些西區的居民做夢也想要喝的鮮牛奶喔?」   「……但、但倒翻了也沒辦法啊,而且浪費的不是我你……」   「嗯,所以我要負上倒翻的責任了。」         老鼠懷著不好的微笑俯首在紫苑滿是白色的牛奶跡的脖子上,伸出了舌頭舐弄著。         嗯,是紫苑的味道。   還有濃郁的牛奶的香。         「啊……啊哈哈…老、老鼠別這樣……哈哈這樣很癢啦哈哈!快停下啦!」   「喝光後就會停啊,對了我身體也沾了一些,待會你要喝的話我無任歡迎喔。」   「才、不、要!啊哈哈…那裡好癢……不要啊哈哈哈哈────」         那天紫苑在洗澡之前,身上已經沒有牛奶留下的味道了。   反倒是脖子上被人光輝地刻劃上比起紅蛇痕跡外更深、更令他羞澀的紅。                  =END= 梗在約一個月前就想到了……不,應該是被小雪洗腦般出現了吧= =+ 但開學了後就一直沒有時間打啊ORZ 每天打一點,打了快一星期終於完稿了ww 誰說牛奶就一定要工口啊?!即使是牛奶在兒童文學裡出現也只會是CJ的存在啊有木有! 是說之前一頭熱想要出no.6小說本……現在因為一直找不到畫手外加時間不足而躊躇著啊…… 反正即使出了,想買的人也只是小部份而已吧…… 感謝閱讀至此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