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6]C大調協奏曲(鼠苑)

  「啊?那是鋼琴啊。在No.6內應該也不罕有吧?」      整修著裝備的老鼠頭也沒有抬起來,用著一副”別跟我說你沒有見過鋼琴”的口吻回答。         「我知道啊……但在這種地方為什麼會有鋼琴?」         即使是在No.6裡,鋼琴這一類的物品可以說是奢侈品。   更何況是在無論是生產還是消費力大為比No.6薄弱的西區,會出現鋼琴這種價錢昂貴的消費品。      「先說不是我買回來的,我可沒有這種閒錢多出來。」   「是嗎?我還以為是因為老鼠你感興趣啊。」      「只是本身就在地下室這裡的物件之一,大概是還沒有變成雜草也沒長一條的貧瘠之地前留下來吧,我也不太清楚。」         老鼠抬頭瞥了紫苑一眼,接著他好像對這個話題已經不甚感興趣般結束了對話。   他掏出了平時慣用的小刀,往刀面上塗上防生鏽的保養液,用布清理著。      可是,主修生物研究的紫苑的好奇心好像比貓還要更強烈。   對於不推動藝術自由風氣的NO.6裡,鋼琴這種東西紫苑同樣沒有多少機會接觸。   因此他始終沒有將視線從鋼琴上轉移到別處。   彷彿要瞪到琴鍵穿了個洞後才會罷休似的。         他爬上離鋼琴距離很近的椅子上,趴在椅背上然後朝琴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噹、噹、噹、噹。            發出了沒有旋律可言的敲打聲音。   鋼琴的外殼變得殘殘破破,可以看出時間的洗禮,就連白鍵也變得泛黃。   但從敲擊的節拍可以看出他在努力想要編織出一首旋律簡單的音樂。   然而,初次的嘗試加上沒有書本知識支援,紫苑無論怎樣嘗試都是碰著釘。         ────呯呯呯呯呯。         紫苑將五隻手掌一次過用力地往琴鍵上拍打,響起了刺耳性的聲音,震動耳膜。         「喂!你那是什麼曲子?真有震撼性,令人感動到快要落淚啊。」         老鼠終於忍不住,他臉帶微慍地望向那惡作劇的孩子。調侃紫苑一番後,他放下小刀,朝鋼琴的方向走去。   看見老鼠的接近,紫苑的瞳仁裡突然閃爍著期待的色彩。         「吶,老鼠,你會彈琴吧?」   「多多少少會一點。」   「老鼠彈吧、彈吧!我想聽你彈!」   「要收費喔?」   「我沒錢啦,彈吧。」   「啊啊好吧,我彈就好了不要再挽住我的手臂搖擺啊,紫苑。」         聽罷,紫苑露出了燦爛的笑靨。但因為沒有琴椅,普遍的座椅的長度並不能容立兩個人並肩而坐,所以紫苑打算起來讓老鼠坐下。   但是卻被老鼠按住肩膀,重新坐回座椅上。         「你可以不用動,坐著就好了。」   「啊?但是我不會阻礙你嗎?站著彈的話會不方面吧?」   「誰說我要站著彈了?」         老鼠展現出一抹自信滿滿的笑容後,就在紫苑坐著的同一張椅子上坐下。   一人椅本身就不算大,紫苑坐下了儘管還有空間剩了下來,但並不代表可以再多一人。         老鼠坐下後,紫苑驚嚇地縮了縮身體,同時盡量往前騰出一點空間。   而他現在幾乎整個人都向前俯在鋼琴上,很不舒服。      老鼠的胸膛緊貼著紫苑的背脊。   他的體溫也透過相依靠的地方傳遞了過來,視覺上的畫面無論怎樣看都像是老鼠從後攬住了紫苑。   不知為何,紫苑覺得臉頰的溫度好像因此上升了一點。         「……老鼠這樣很擠啊。」   「但這樣你能看得清楚吧?再抱怨我就不彈了喔。」   「是是,請彈吧。」   「遵命。」         老鼠將雙手放在琴鍵上,修長的手指在琴鍵上飛舞著。紫苑眼也不眨地猛盯著老鼠手指的動作,發出了讚嘆的聲音。   片刻後,一首旋律優美的樂曲完成了,老鼠的手離開了琴鍵。   紫苑一時失去了言語,只懂得呆呆地拍掌。         「厲害────!!老鼠你不用看樂譜也可以彈出一首樂曲啊?!好厲害!」   「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啊。要是你想的話我可以教你啊。」   「可以教我嗎?不收錢麼?」   「當然啊,就算收的話你也沒錢吧。再說以你這位頭腦發達的精英而言,說不定不用片刻就學會了,甚至比我彈得更好。」   「又諷刺我了……」   「是出自內心的讚許──好了。把手給我。」         紫苑將手伸出來,老鼠便用手心包裹著他看似小小的手掌心。   兩手交疊了起來。老鼠握住紫苑的手放在琴鍵上的C大調上。         ────DO、RE、MI、FA、SO………         「噢噢!」   「總之先慢慢從基礎學起吧,首先,手指的骨架要這樣曲起放在上面……對對就是這樣,然後找尋中央的C鍵,嗯,就是剛剛DO音的那個,沒錯,然後就要記著手指…───」         充滿耐性教導的老鼠的側臉看起上來好認真,看得紫苑都要著迷了。         「喂,你有沒有在………」         老鼠愣住,瞳仁往外擴大凝視著紫苑。   右手扶上突然被親吻的左邊臉頰,呆住了。            「謝謝,老鼠。」            ──啊啊,這才是真正的感謝的吻來著吧?               不久後,地下室裡又迴響著悅耳的音色。   三隻小老鼠分別跳在最左及最右端的琴弦上,靜靜地聆聽著。                  =END=            *附贈NG   會嚴重破壞正文甜蜜氣氛的糟糕部份……(?)   你確定要看?真的要看?   那麼往下拉吧wwww                        老鼠的胸膛緊貼著紫苑的背脊。   他的體溫也透過相依靠的地方傳遞了過來,視覺上的畫面無論怎樣看都像是老鼠從後面攬住了紫苑。   感覺到身後某個令人難以啟齒的地方有什麼東西頂住了。   腫腫的、脹脹的、那就像是………   意思到頂住自己的東西是什麼之際,紫苑覺得臉頰的溫度好像因此上升了一點。         「……老鼠你的那個部位頂到我了。」   「但這樣你會很舒服吧?再抱怨我就不彈了喔。」               …………   我什麼也不知道/v\b(作者已奔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