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No.6]Eternal Time(鼠苑)

01. 老鼠在他發燒那夜留給他的字條訊息以外,便再沒有任何的音訊。 彷彿那張字條只是老鼠一個心血來潮的玩笑。 紫苑沒有放棄,執拗地等待著、等待老鼠可能透過小老鼠們送來的字條。 日復一日,就僅有日子的流逝。 或許老鼠他抽不到時間撰寫字條。……但才十五字左右的字條需要多少時間? 無論怎麼思忖其他可能使老鼠不送字條都成了藉口………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怎可以懷疑的呢?如果就連我也懷疑當天老鼠親口作出的承諾的話,那麼還有誰會相信? 老鼠沒有欺騙過自己,從頭到尾一次都沒有。 即使知道對老鼠的事一無所知,就連他本名也不知道也好,那也只是因為老鼠一直對他有所隱瞞。 並非說謊,因此他一直都信賴。老鼠是他唯一最能夠信任的同伴。 現在,我竟然只因為老鼠沒有聯絡,我就失信於他,實在太不像話了!! 老鼠可是以誓言之吻起誓「必再相見」,又怎會……… 紫苑不由得用手拭了拭下唇,那天老鼠留下的質感彷彿還存在似的。 耳根一陣炙熱,他又搖了搖頭。 啊啊,可惡我又在胡思亂想了!這都已經快成為了習慣了啊怎麼辦? 「啊喇?紫苑你要外出嗎?」 火藍正忙於點算今天賣出的麵包的數量,聽見紫苑往門口徐徐靠近的腳步聲,好奇地問道。 「嗯,可能會晚一點才回來。」 「外出要小心呢,你是要去西區吧?那邊的治安仍然令人擔心呢。」 的確,西區的治安仍然是都市重建的最核心和困難的問題。 「……我會的,我出門了。」 今天天色灰暗,本應是黃昏時分的現在,天空卻被一層混沌的薄霧覆蓋著。雲霓也失去了往日的橙橘色,灰白色一片,好像隨時都會下起雨上來。 啊啊。 紫苑抬頭仰望著雲端,令他聯想到───── 那雙深淵的灰褐色眼眸。 02. 那雙如灰雲一樣的瞳仁,現在正瞪大著,直直望向紫苑。 若果這是一般的非法入侵者,房間的主人發現的瞬間,應該要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大喊”小偷!!!”才是。 然而,室內卻是無比的靜謐。 呯噹──── 那本來是非法入侵者(?)拿在手上的書,但因為一個沒拿好,就滑到地上去,在地下室裡發出了巨大的迴響。 同時亦是這個聲音令足足呆了半晌的紫苑總算回過神來─── 那靛藍色的頭髮,那灰色的眼眸,還有那圍在脖子上的超纖維布。 ──在紫苑認識裡的就只有那麼一號人物。 即使覺得難以置信,但他沒可能會認錯。絕對沒可能。 就連做夢也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重逢。 因為紫苑覺得老鼠在自己認為”真正可以回來”的那天來臨之前,無論以怎樣的形式兩人都不可以碰面。 行事細密、謹慎的老鼠。又怎麼可能會讓他以意外的場景見面。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教他難以相信但不得不信。 「………啊。」 是老鼠,真的是老鼠啊。 紫苑發現他自己連聲音也快塞不出來了。 要說什麼好?見面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好?? 很久不見你最近還好嗎?還是感謝上次你在感冒發燒時候的照顧? ……好像都不是。不是這樣的。 但話語卡在喉嚨間,溢不出來。 過大的衝擊性令紫苑的大腦罕見陷入混亂之中。 回過神來時,老鼠已擦過他的肩膀,欲朝紫苑背後──地下室內唯一的門口走。 「老鼠───!!!為什麼────?!」 這次他總算發音成功了,但發出來的聲音近乎哭腔,就連紫苑自己也被嚇到了。 他拽住老鼠的手臂,用力地拽住,將指夾都陷入肌肉了。 為什麼來了又要走? 因為見到我嗎? 上次感冒的時候也是,明明就來了,什麼也不說,只留下字條就走了。 為什麼什麼也不說就要走呢? 因為不想見到我嗎?? 吶……老鼠,不要不說話,你說點什麼啊……─── 無數的疑問化為淚水,簌簌地流下來。 打從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重的老鼠,看瞥見紫苑的淚水後,忍俊不禁地輕輕嘆氣。 ──那是他久違的嘆氣了。 那是違反老奶奶生前的教誨,所以他一直都避免的,不過自從認識紫苑後,他都幾乎放棄了。 真沒輒。為什麼自己可以被一個笨蛋控制得死死的? 「……別哭了,再哭我就吻你喔。」 為了緩和氣氛,老鼠只好半開玩笑地道,同時也放棄不發一言離開的可能性了。 「那我只會哭得更凶。」 「那樣的話我再吻你,吻到你不再哭為止。」 老鼠彷彿現在就要實行似的,將紫苑的臉扳過來,面向著他。 四片唇瓣只有距離一隻手指位左右。 明明像磁石一樣互相吸引,但卻被某樣絕緣體相隔開來,無法接觸似的。 「那你現在要吻我嗎?」 紫苑的話彷彿是在對老鼠的邀請,老鼠張大眼睛,驚訝於他所說的話,沒有回答。 「……哦?似乎沒有見面一段時間,你又朝著色氣那邊成長了不小啊,說不定再過一下,你就能變成之前在市集碰到的那位妓女所說的獨當一面的”男人”啊。」 「別轉移話題!!!!」 難得地,紫苑朝著老鼠大吼。 只有在這種時候,紫苑討厭老鼠的輕浮性格。 這種應該認真的時候,老鼠每每都會打著哈哈地將話題輕輕帶過來逃避。 「……紫苑,我很高興可以能夠見到你的成長、見到重新後的No.6。但是……很可惜我還沒到回來的時候。」 「為什麼?」 紫苑全身都劇烈地顫抖,就連聲音都只能模糊地聽到大概。 老鼠再度陷入了沉默,那張毒舌似乎在這種時機無法發揮任何作用。 紫苑靜靜地等待老鼠的回答。 呯呯、呯呯── 自己的心跳聲音是何等清晰。 「我在處理一些事,為了重新面對新誕生No.6裡,我要和我的過去作出一個了斷。這事說到底是不可缺少的。」 「那是什麼?」 「具體的我只能說到這裡,所以………」 不是不能說,而是就連老鼠本人都不清楚。 然而他知道,No.6的崩壞並不代表終結。 除了內部的整頓之外,外部的穩妥也是相當重要的。 ──那些對No.6仍然懷有怨恨的傢伙,並不只有「森林之神」。 在西區,甚至是在這之外,仍存在對並政府懷有憎恨的人。不代表新政府的上台,就能當沒回事處理。 或是那些對高層的職位有野心的政客,早已經在暗地裡對新生的都市虎視眈眈。 所以老鼠他要阻止。阻止當年被憎恨沖昏了頭腦的自己,同時要去阻止企圖令他和紫苑當初的努力毀於一旦的人們。 還有保護居住在No.6的紫苑和他母親火藍的安全。 ────直至能夠享受結出果實的一天。 「──所以,請賜給我時間,我的陛下,我保證不會失信於你。」 「可以喔。」 不知道紫苑是否從觀察眉色之間看出了什麼,理解了老鼠的理由。 他破涕為笑,冷靜地回答與剛才大吼的就像換了別人。 「不過老鼠,既然你被我抓住了……可以答應我一個任性的要求麼?」 「請說。」 「一晚、一晚就足夠了──可以留在這裡嗎?」 「理由是?」 「因為很懷念啊……」 反反覆覆打量著地下室裡幾乎不變的擺設,紫苑坦然地笑了。 以為已經……不能挽回在這裡的生活了。 在潛入監獄裡的時候,早已經作了無法回頭的覺悟。 「啊啊對呢,的確很懷念。」 老鼠跟著回憶起與紫苑一起同住時候的一些點滴。 在將紫苑這個包袱背在身上之前,老鼠一直也是一人獨自居住。 但腦海裡的回憶,基本上都有兩個身影的。 ──而且,浮現出來的回憶裡,自己的臉上都是掛著笑容。 笑得好像很幸福似的。 亦只有那段和紫苑相處的時間裡,可以讓他短暫的忘記在內心裡駐紮的仇恨。 雖然並不代表他的憎恨會因此而消失,但那已經足夠了。 「──例如,看到這面鏡子就想起了你在很興奮地欣賞著自己的裸體,看到那張椅子就想起你曾經從上面摔下來還撞到了頭,還有那張床…──」 「啊啊夠了!為什麼回想的都是這種事啊老鼠!這些事不需要懷念吧!」 「啊?不會啊,很有回憶的價值。」 「明明就還有更多珍貴的回憶啊……」 「說起來紫苑,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你也經常獨自一人回來西區?」 對於老鼠驀地轉移的話題,紫苑愣了一下,自然地回答。 「對啊,有時間便會來西區探望借狗人和小紫苑,也會回來這裡定期打掃一下。」 對於紫苑來說,地下室除了充滿著和老鼠在一起的回憶,同時也是一座大型的圖書館。 老鼠珍藏的藝術書籍,紫苑真是愛不釋手。即使基本上都看過了,但是他還是會不斷重看又重看,而忘記了時間的流動。 「看來笨蛋這點無論經過多少年也不會變呢。」 「這算什麼……我不能來西區嗎?」 「這裡並不是可以一個人在晃來晃去,治安良好的地方吧。」老鼠聳聳肩。 「……月夜會陪著我。」 「啊?那只是一隻小老鼠啊?」 「那你說我可以怎麼啊?我不能因為”有可能會遇到危險”這種理由就輕易放棄!要不是───」 即將要脫口而出的話,被紫苑硬生生的咽下去。 要不是─────你離開了的話。 要不是老鼠離開了的話,這種事根本就不用擔心。 曾經紫苑有為事情告一段落後,和老鼠的生活打算過。 如果老鼠留在他身邊、在NO.6生活的話,他打算和老鼠回到地下室裡一起生活。 這樣做可能會對不起母親火藍,但是他會以每天都在母親的店裡幫忙補償,至深夜才會和老鼠一起回到地下室來,每天都會放得很充實。 這是紫苑所憧憬、所嚮往的日常。 但最後被老鼠的”我要離開No.6”的話打破了。 可是,直至現在,紫苑仍然在追求著── 追求著那樣的生活。 縱使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夢想,但要實現起來也不見得容易。 「……總之在這裡安定之前,盡量減少來西區的次數,還有來之前要通知借狗人或者那個酒精中毒的大叔。」 「我………」 「這不見得很難答應吧?我沒有叫你不要來。而且要是你答應的話,作為交換條件,今晚我就留下來。」 03. 紫苑爽快地答應了老鼠的交換條件,那種彷彿不用考慮的態度令老鼠有點意外。 接著,紫苑坐在沙發上,百無了賴地看著老鼠在煮著今晚的晚餐。 吃過晚餐後,紫苑沖了兩杯熱茶,放在閉目養神的老鼠面前。 東聊一下,西聊一下,紫苑將這幾個月發生的事都滔滔不絕地說給老鼠聽。 儘管說的都是紫苑,但他確定老鼠有細心聽著他的話。 望了一下時鐘,已經接近他的睡眠的時間了。 但是今晚紫苑並不打算睡。 「對了,上次在我感冒的時候,老鼠為我唱歌了吧?」 「哈啊?你睡糊塗了?」 「那並不像是夢啊……實在太真實。」 「那就是你的美好幻想吧………喂,想睡就睡吧,你的眼睛都瞇得快可以連上一條直線了。」 「…嗯,我不睏。」 「別撐下去了,在天亮之前我不會走。」 「……嗯。」 紫苑的頭輕輕倚靠在老鼠的肩膀上,嘗試拍打自己趕走睡意卻失敗。 改而為老鼠帶起話題,但他避免說自己相關的事,都是圍繞著剛才紫苑所說的內容。 「說起來,小紫苑會叫借狗人做媽媽已經是一個奇蹟了,更加沒想到會叫那個力河做爸爸啊,想像了借狗人和大叔的表情,真是快笑死了。」 「…………嗯。」 「借狗人那傢伙,明明就那麼討厭麻煩的事,現在卻完全成了嬰兒的俘虜了吧真沒想到。」 「……………………嗯。」 彷彿交換了立場的老鼠譏諷著不在場的另外兩人,然而紫苑的反應讓他閉上嘴巴。 紫苑的眼睛都幾乎閉上了,他一邊溢出低喃,一邊強制要自己清醒。 「……吶,老鼠不要停嘛,我想聽你的聲音。」 「不要,你的反應很沒趣啊,好像我在演獨角戲似的。」 「………嗯?你剛剛說了什麼?」 「信不信我用水潑你讓你清醒一下?」 老鼠似乎還記仇上次紫苑以”以為你的歇斯底里症發作”為理由潑了他一身水。 「那唱歌吧,我想聽你的歌聲。」 「都不要,免費的工作我不才接。」 「那……朗讀書本吧?」 「啊?」 「隨便一本也好,老鼠一定將台詞都背熟到不用看也可以朗讀的程度吧?那麼唸出來吧,我會好好聽著的。」 似乎找不到拒絕的理由,老鼠只好點頭答應了。 老鼠的聲音好動聽,如此的懾人心靈,震動耳膜。 啊啊,就像歌唱著一樣。 對白和文字透過老鼠的朗讀而轉變成歌聲。 啊啊,為什麼即使不是在歌唱,也帶有安眠曲的效果呢? 這不是會令我更想要入睡嗎? 好犯規啊……這樣真的好犯規啊。 啊啊好睏。但我還不想睡啊,不想閉上眼睛啊。 還不足夠啊老鼠,一晚什麼的根本就不足夠啊。 「──祝君好夢。」 朦朧間,紫苑他聽到一句耳語般的話。 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老鼠在唸的對白還是他本人所說。 感受著身旁的溫度,紫苑還是抵不受睡魔的邀請睡著了。 就連最後那落在嘴唇上的柔軟質感他都搞不清楚是什麼。 如果可以停止時間的轉動,這瞬間便是只屬於我們的永恆。 =番外Eternal Time END= 後記: 番外爆了出比本篇還要長的字數來要怎麼XD 所以沒在同一個帖裡更新還是分開發了wwww 其實當成獨立一篇來看應該也成問題的說 番外裡自己腦補了老鼠非不得要離開的理由,只是個人的感覺,覺得老鼠的離開也是有他的考量,是為了紫苑的!(握拳 接著自己也沒有那麼糾結了嗯!!(喂) 希望被原作結局虐到的各位能夠得到治療吧 感謝閱讀至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