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6]蛇吻(鼠苑)

是去洗澡了嗎?在這個時候? 剛睡醒的大腦懶得思忖下去,紫苑調整了一個舒適的睡姿,打算再次入睡。 然後目光不由得注視到了身上的「痕跡」。 那個他曾經在洗澡的時候不斷用刷子刷啊刷刷到紅了一片之後被老鼠發現後大罵了一頓笨蛋的「痕跡」。 紫苑說那是活著的「代價」。 老鼠說這是活著的「證明」。 他其實覺得兩者都沒太大的分別。 反正都不是值得高興的事。 因為紫苑很討厭現在自己的髮色和身上的紅印。 髮色也就算了真的接受不到的話可以之後去染色,但是身上紅色的印記並不能褪色。 除了會讓他想起那天晚上彷彿在鬼門關走過一趟後回來的感覺。 好噁心、好噁心──── ────『像蛇一樣──!!!』 那個與母親的名字一樣的女孩,初時見面的時候看到紫苑脖子上露出的紅痕,發出了恐懼的尖叫。 所以紫苑想盡可能遮蔽這個痕跡、這個損害他自尊的痕跡。 至少不想讓老鼠看到,但無論紫苑如何反抗,老鼠總是會在性愛的時候將他的衣服全數脫掉。 使他毫無保留地展露在他面前。 霎時,浴室的門一下子被拉開。 紫苑的心臟跳動似乎突然慢了半拍。 到底為什麼會緊張,他不知道,身體也因此而大幅緊繃。 總之先裝睡!!他大力地閉上眼睛。 感受到熱氣的接近,老鼠他爬上來了! 可能打算洗完澡倒頭就睡吧,老鼠好像沒有發現紫苑的異狀,他吁了一口氣。 然而下一秒,身體卻因為老鼠的舉動而重重的一震。 他他他他他他……他在幹什麼?!!!! 老鼠在吻他。 輕輕的吻落他的臉頰上,然後開始往下滑。 唇瓣輕輕的像蜻蜓點水般掠過他的肌膚背面,但不會停留很久。 老鼠順著紫苑身上那媲美蛇的姿態的紅痕往下吻著。 ──宛如被蛇親吻一樣危險。 紫苑咬緊著下唇,免得自己發出聲音讓老鼠察覺。 直到老鼠的唇滑至他因為沒穿上衣而大大敞開的胸膛上,他甚至驚得屏息。 老鼠帶有調戲性質的吻很有技巧。這點他當然了解。所以他的下身差點起了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屏息以待的紫苑,耳畔傳來了老鼠的譏笑聲。 「────你裝睡的演技真是爛透了,還需要多多學習啊。」 「……老鼠,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從一開始,不過看你那很努力在忍耐的模樣很有趣所以就沒有揭穿罷了。」 「………」 可惡。 結果原來白緊張的就只有他一個嗎? 紫苑不服氣似的翻了翻身,背對著老鼠決定不理他。 「喂喂,別這樣吧?你生氣了?」 「沒生氣。」 「沒人跟你說你是那種”心裡寫的東西都寫在臉上”的傢伙嗎?」 「就只有你啊老鼠。」 「────你好在意身上的紅印嗎?」 這也是我將心底所想的東西寫在臉上的關係所以他知道嗎? 為什麼老鼠總是能那麼直接去揭人瘡疤而不婉轉一點呢? 逕自將紫苑不回答的反應理解成默認後,老鼠的視線放在他裸露出來的上半身,那像彎彎的響尾蛇似的紅痕纏繞著,無論看多少次都彷彿不會膩似的。 想要觸摸、想要親吻。 還有那頭像雪一樣白的白髮──很豔麗。 老鼠撫摸著紫苑的頭,手輕輕的勾上白髮,髮梢從指間中流過──即使在西區幾乎沒怎樣打理,但也不見得頭髮有失光澤和水份,仍然很柔順。 「……但,我並不討厭。」 「嗯,你說過,可是這只是安慰吧。」 「不是,是真心的。」 「才怪───」 紫苑一下子掀開被單,轉移至老鼠身後。執起了老鼠垂在肩上的一撮頭髮。那像夜色一樣靛藍的髮絲令他無比羨慕。 不過並不代表他不喜歡自己原本棕色的髮色,棕色也有棕色好。 只是……跟現在的白色差得遠啊。 「要是老鼠你的頭髮突然有天醒來的時候變成全白的,你會有何感想?」 「這樣啊……對呢,大概會覺得省去了一筆染髮的錢賺到了吧。」 「啊,沒想到還可以有這種感想啊,老鼠的思考迴路真有趣呢嘿嘿。」 「……我可不想被你說。」 真是的,一般這種地方是應該吐槽才是正常反應吧? 瞄著紫苑笑呵呵的表情,老鼠不由得也跟著展露出笑容。 然後,他明瞭了──── 啊啊,說不定……… 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呢。 小品系列-1蛇吻END" 後記: 決定開鼠苑的小品系列了wwww 發現自己最後標題命名無能啊QAQ 以前的自己寫短篇前已想到標題才想內容,但現在完全相反了(掩面) 感謝NO6同好們的搭訕,看到好多留言和搭訕小星好幸福喔~ 打文的動力也愈來愈快了噗 是說目前打的鼠苑都好甜呢…不要不挑戰一下虐文好呢?死亡NETA之類?(喂 繼續求搭訕求認識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