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No.6]毒と薬(鼠苑慎)

紫苑背脊向天地躺在床上看書。 自從被NO.6視為重大逃犯而和老鼠展開逃亡後,他便開始了在這個地下裡的新生活。 在這裡的生活比想像中要安穩,有老鼠和這堆彷彿看一年份也看不完的書籍可以打發時間,所以紫苑他一點也不覺得沉悶。 當然比起看書,紫苑更感興趣的是和老鼠聊天。 可是因為工作的緣故,老鼠經常都不在,所以他也有充份的機會接觸這些在NO.6裡並不准許存在的藝術作品。 褐色、黑白、白色。 三只小老鼠像依著次序一樣排列在紫苑的前方吱吱叫著。 「啊你們想聽我唸出來嗎?」 三只小老鼠聽懂紫苑的發問,一起點了點小小的腦袋。 紫苑深呼吸一口氣,接著開始朗讀── 「──這是徵募你們當兵的餉銀。那傢伙彎弓的姿勢,活像一個稻草人;給我射一支一碼長的箭試試看。瞧,瞧!一隻小老鼠!別鬧,別鬧!這一塊烘乳酪可以捉住它。這是我的鐵手套;儘管他是一個巨人,我也要跟他一決勝負。帶那些戟手上來────」 「喔,那是會跟老鼠說話的奇怪國王呢,就跟你一樣啊,陸下。」 「老鼠──!」 剛入浴完的老鼠脖子上還掛著白色的毛巾, 毫不掩飾那魁梧的身軀,赤裸著上身就這樣出現在紫苑面前。 大概考慮到紫苑是同性沒需要怎樣在意的關係吧,這已經是經常性發生的事。 紫苑也認為無必要太過在意──嗯,只是不知道眼睛應該放在哪裡而已。 「………我說呢老鼠,即使是玩笑也好,可不可以別叫我陸下?在莎士比亞的作品裡,當陸下的都幾乎沒一個有好下場啊。」闔上《李爾王》,紫苑隨手將書放到一邊去,稍微有點認真的盯著老鼠。 「這可不好說呢。」 「不好說?」 老鼠停下拭乾頭髮的動作,大步的往紫苑接近。 只穿著褲子的老鼠曲膝走上床上,原本不大的床顯得更小了,他雙手按在牆壁上,將紫苑的身體困在自己與牆壁的中間。 「老、老鼠?」 「因為你是我的專屬啊,陸下。」 「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還有都說別叫陸下了。」 「既然你這麼執著稱呼的話,好吧我就改吧────啊,茱麗葉!要是你感覺到像我一樣多的快樂,要是你的靈唇慧舌,能夠宣述你衷心的快樂,那麼讓空氣中滿布著從你嘴裏吐出來的芳香,用無比的妙樂把這一次會晤中我們兩人給與彼此的無限歡欣傾吐出來吧。」 老鼠的演劇細胞又被點燃了吧,他誇張地做出張開雙手的動作,熟練且富有感情地朗讀著羅密歐的對白。 「我也不是叫這個名字……紫苑啦我叫紫苑。」 「這種事我認識你那天就知道了,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啊,這個時候你就應該順著我演啊笨蛋──」 「啊啊是嗎?那麼─────羅密歐啊,羅密歐!為什麼你偏偏是羅密歐呢?──這樣你滿意了嗎?」 「演得好沒感情。」 老鼠伸出修長的手頭指,控制著力度彈了一下紫苑的額頭。 「好痛啊老鼠!」 紫苑摀住被彈的額心,跟老鼠大眼瞪小眼。 「這是懲罰,你演的時候沒包含對我的愛意。」 「啊真是的……只是演戲麼幹嘛要那麼認真啊……嗚唔──!」 紫苑接下來的抱怨被堵在嘴裡,他驚訝地眨了眨眼睛。 綺麗。 近距離觀察老鼠的臉,紫苑再次認知老鼠的美。 灰色的瞳孔映射著自己的模樣。他的眼睫毛好長、那是令人會不禁陶醉當中的美…… 「嗯……──」 恍神間,老鼠勾起他的下顎,加深了這個吻。 吞頭伸了進來,在紫苑的口腔裡舔舐過每一個角落,發出了滋滋的曖味水聲。 紫苑覺得身體深處的慾望被挑起。 好熱、好熱。 仍然不習慣深吻的他不太懂得換氣方法,老鼠也沒有過份勉強他,在他無法呼吸之前放開了他。 「哈……哈──老鼠……」 「嗯?」 「這也是懲罰?還是繼續剛才的演劇?」 「你想是哪邊?紫苑。」 「……我不知道。」 「哈啊?」 該不會我其實兩邊都不想吧。 懲罰也就算了。我不希望老鼠在我面前有半點的虛假。 因為我在他面前一直都赤裸裸,展現給他看的是最真實的自己。 人真是自私的動物。因為自己付出了真心,所以也要求對方付出坦然。 他有點討厭這樣的自己。 「吶,紫苑。」 老鼠可以自由操控多種的聲線,而現在俯下身的老鼠用著的便是他的本音,帶著磁性在紫苑的耳畔縈迴。 還沒徹底乾透的髮梢還滴著水,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紫苑的臉頰和被子上。 紫苑臉紅了。 他知道接下來老鼠想要說的話,因為在他使用充滿低聲的色氣之際,就只有一個要求。 因為曉得,所以身體都變得緊繃起來。 「你在期待我接著要說的話麼?」 「有嗎?我不見得。」 「哈哈哈哈───」 老鼠將身體的體重倚靠在紫苑身上不知怎的開始笑起來,笑到身體有點抽搐。 紫苑皺了皺眉,要不是現在他被老鼠壓住,他早就去拿水潑過去了。 接著笑聲靜止,地下室再次回復平靜。 聆聽著彼此的心跳聲,一秒、二秒、三秒──時間就這樣慢慢度過。 「怎麼了紫苑?你身體在顫抖啊?害怕嗎?」 「也許吧。」他沒有否認。 「有什麼需要恐懼?」 害怕明天的來到,害怕死亡、害怕失去。 ──沒錯,比起死亡他更懼怕喪失。 「……說不定明天就是”真人狩獵”,說不定明天就不能再次回到這裡來了。我突然感到害怕。」 「紫苑,你還不想死吧?」 「嗯,我想活著。」 這個問題,不是第一次被問到,而紫苑的回答與當時一樣。 他想活著,他要活著。 「嗯,你還不想死,那就不要恐懼死亡。」 老鼠揚起一個壞壞的笑容,話峰突然一轉。 「──要不然,在你可能死去之前,我先教會你SEX的技巧吧?」 「……哈啊?」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之前你也只是一味順著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亦不懂怎樣取悅人吧?這樣會被女孩子討厭啊,那個叫沙布的孩子也會在你身下嘆氣然後很快就對你厭倦了喔,這樣可以嗎──?」 「笨蛋,都說了我和沙布不是那種關係。」 「誰知道啊。」 「我說呢────嗚哇!」 天旋地轉。 背脊再不是牆壁的堅硬質感,而是床舖的柔軟感覺。 老鼠淡灰的眸子由直視他變成了俯視。 老鼠的吻落在他的手上,宛如騎士對國王的吻手禮。 「從哪裡開始教起好吶?────我的紫苑。」 ### 「等等…老鼠……老鼠在看著這邊──」 「對啊我在看著。」 「不是在說你啊,我在說哈姆雷特牠們……嗯──」 「別管牠們好了,還是你會因此而變得更加敏感?」 將手伸入衣服下擺的老鼠調侃著,可是他的手忽然又不動了。 「……老鼠?」 「我改變主意了,還是由你來吧。」 「哈………哇!」 老鼠拽著紫苑的手腕將他拉起來,接著放到了一個令人臉紅心跳的地方去。 那脹腫了些的部位正散發著不可思議的熱量,讓紫苑刷紅了臉。 「這……」 「我說,這種程度就不行了?該不會也沒幫自己做過吧?」 「怎、怎可能,可以啊。」 「那我就交給你了。用嘴的話小心別咬到啊。」 「我又沒說要用嘴!」 「但你打算這樣做吧。」 「………」 紫苑不服氣地扁著嘴。那是他對老鼠生氣的時候會有的固定動作。 鬥嘴方面基本都上都沒勝過他,明明他在NO.6裡居住的時候可是精英啊。 所以他期望著至少SEX的方面可以令對方刮目相看。 「老鼠,我有一個要求。」 「嗯?是什麼?」 「……閉上眼睛別看著我。」 「哦?」 「快點,不然我就住手了。」 說罷,紫苑俯下身埋首在老鼠的胯下,戰戰兢兢地用手感受著他炙熱的跳動。 紫苑用眼神催促著他閉上眼睛。老鼠笑了,然後乖乖地闔上眼睛。 但即使如此,紫苑還感覺到視線直直看著他,叫他相當的尷尬。 咬緊牙關,用雙手交疊握住老鼠的慾望,然後張開嘴巴──── 「嗯唔…」 紫苑艱辛地吞吐著慾望,腦海裡回想老鼠的舌頭在自己的脆弱上挑逗的動作,接著加以模仿。 當然並不只有回想,但在記憶的海裡搜找著「性」相關的書本知識。 至少紫苑對自己的記憶力是相當有自信的。 下一步的動作是什麼,要怎樣才能令男人感受到愉悅,這程度的知識他還是擁有的。 那毫無技可言的舉動還是煽動了老鼠的情慾。 一陣陣的酥麻湧上,他低喘著氣,悄悄地睜開了眼睛。 看見的是充滿刺激性的畫面,比起閉上眼睛更他更有感覺。 紅嫩的小嘴現在正在吞吐著自己的慾望──僅僅是意識到這點老鼠就變得快不能自拔。 明明紫苑現在還完好地穿著衣服,根本沒什麼好感到羞恥的。 感覺到口裡的堅硬好像又脹大了一些,都已經吞不下去的紫苑被自己的唾液和不明的液體嗆到了咳了數次。 「吶,差不多可以了吧?」 嗆到紫苑眼角都滲出淚水了,他一臉泫然欲哭的表情。 「……還差得遠吧?不過你努力過了,所以接下來是獎勵───」 「啊!喂老鼠!」 再次被推倒在床上的紫苑眨著大眼睛,身上的衣服被人以高速褪去。 然後老鼠先用手指幫他身後的部位好好放鬆了。 手指在體內輕刮的微妙感令紫苑不禁弓起了腰。 「……嗯這算什麼獎勵啊老鼠。」 「是獎勵啊,只不過是獎勵我。」 「什麼跟什麼啊……唔……」 「別說話了,好好感受。」 直至那個地方能夠連續塞進兩至三根手指後,老鼠才停止了潤滑。 剛剛還沒得到發洩的地方一直都在叫囂著──── 好想進去、好想進去、好好的攪弄一番。 老鼠的手放在紫苑的大腿上,緩慢地將之往外扳開,露出了沁出一點蜜液的玉芽和嫣紅色的入口。 當他想要就這樣將自己埋入那溫熱的地方時,紫苑又再度開口。 「……老鼠我有個要求。」 「你這傢伙要求真多啊…先說了要我閉上眼睛做是沒可能的事喔。」 「我知道。只是想……想你可以慢一點和輕一點……」 「這是犯規啊,紫苑────」 ──『紫苑,你到底是什麼人?』 當自己埋入紫苑的身體的時候,他聽到了紫苑稍為提高分貝的嬌喘。 彷彿他全身都散發著媚藥的氣息一樣,教人為之瘋狂。 其實老鼠打從心底裡害怕紫苑這個存在。 紫苑就像劇毒一樣,在你毫無察覺的時候入侵身體,擴散到身體每一個角落,輕易就可以致你於死地。 好可怕、好可怕。 吶,如果紫苑你是毒的話,我早就已經身中劇毒了。 但要說為什麼中了劇毒的我還生存著的話──── 因為紫苑你是毒,亦是解藥。 中毒的我,同時也服了解藥。 ─────變得現在如此的,無法自拔。 「……老鼠……好深、太深了──」 「啊,不這樣你也不滿足吧?」 將堅硬全部沒入的同時,紫苑眼眶一熱,剛才就一直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滑下了來。 緻密的壓逼快感快要逼瘋老鼠了。他嗤了一聲,開始擺動著腰部,動起來。 享受著銷魂蝕骨的結合,紫苑覺得自己快要在老鼠的身下融化了。 全都是老鼠教會他的。 SEX的方法、SEX的技巧、SEX的快感──── 原來性愛可以那麼的舒服,在老鼠教曉他之前就只有任憑想像。 吶吶,老鼠,我還想學會更多啊。 我還什麼都不知道,正如你所說是個天然的少爺啊──── 「明、明天下不了床的話,你說要怎麼辦啊?」 「我抱你下床不就可以了嗎?放心,我會好好負起責任的。」 既然你使我知曉了那麼多,那就要給我負起責任啊。 留在我身邊,將空殼的我填滿。 滿滿的、滿滿的───── 即使滿溢了也沒有關係的,使我忘了在NO6裡的那種空虛感。 能做到的就只有你啊,老鼠───── 兩人幾乎在同時到達零界點,老鼠在他體內解放,腹部以下的地方暖暖的。 兩具赤裸的身體維持著交線的部份,交疊地喘息著。 情愛的餘悸猶存,紫苑泛著仍然微紅的臉,有點弱弱的,但不失綺麗地笑了。 「晚安了,老鼠。」 「嗯,晚安,紫苑。」 彼此訴說晚安後,紫苑輕輕閉上眼睛。 明天還能活著,因為有你在。 =END= 後記: 啊啊啊啊完了(抱頭) 抱歉兒童文學被我寫成兒童不宜了!!!(掩面羞 不過文風已控制住不太重口了,首次挑戰不知道看上去感覺會如何www 卡工口卡到我快哭了啊中途,幸好都順利寫完了 說起來…最近又想出本了……NO6的短篇本…… 啊……不過純粹是想而已,完全沒有任何計劃!(被拖走 就連稿子也沒有的傢伙在叫嚷著出本真是笑話呢囧 繼續求搭訕求認識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