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No.6]Eternal Song(鼠苑)

01. 和老鼠告別後只度過了短短三個月,紫苑在新誕生的No.6裡過著他的日常。 每天嗅著剛烤好的麵包的香氣起床什麼時候已經成為了習慣呢? No.6被毀滅後再次的重新,新生的都市將會變成什麼樣子還無人知曉。 但睡醒後又將迎來新的一天,而今天的天氣也一樣相當的好。 樓下傳來了媽媽火藍的呼喚,好像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來了。」 雖然這麼回答,但窩在被子裡的身體完全沒有要動的打算。 熾烈的陽光透過敞開的窗戶傾瀉下來。 紫苑用手背抵住刺眼的光線,不由得往窗外望去。 是一如既往看得有點膩的景色。 似乎差了點什麼。 紫苑沒說話,只是噘住嘴,一味凝視著窗外發呆。 那沒有焦點似的眼瞳,一直望著遠方。 吱、吱吱吱── 「啊,月夜,早安。」在白色的被褥裡竄出頭來的是一隻小小的老鼠──月夜。因為喜歡火藍的關係沒有跟隨老鼠離開而留了下來。本應該是和母親火藍一起睡的,但偶爾也會像昨晚一樣不知什麼時候竄了過來。 小老鼠爬上紫苑的手心裡,吱吱地叫著。 「月夜,你在擔心我嗎?我沒事喔。看吧,即使老鼠不在,我也活得好好的啊。」 即使老鼠不在……… 重要的好朋友沙布消失的時候,他受的打擊很大。 但當時有老鼠在他身邊,他的身邊有老鼠、還有借狗人和力河大叔在。 然而當老鼠不在的時候,他所受的打擊要由誰去治癒?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不知道老鼠不在身邊,自己還算不算活著。 不想母親在樓下等候太久而擔心,紫苑捧著小老鼠,從床上爬起來。 倏地,一陣暈眩襲來,步伐躊躇了一下。 但並不強烈,大概是剛睡醒的貧血感吧。他搖了搖頭,不適感也退去了不少,打算下樓。 「紫苑?還沒起來?」 母親火藍推開門進來,臉上看出一絲的憂心。 「啊抱歉,害你擔心了。」 「嗯,準備好就下來吧。」 火藍想要帶上門的時候,視線剛好對上了大大地敞開的窗戶,皺了眉頭。 「紫苑,立秋都快要過去,在這個季節打開窗戶的話小心會著涼啊。」 窗戶。 紫苑的表情明顯僵硬了。 對啊,媽媽還不知道,在那之後他都沒有主動在媽媽面前提及過老鼠的名字,更何況是追溯回他們兩初遇的暴風雨的夜晚。 所以火藍並不知道紫苑長期打開窗戶的理由。 他等待著。等待著那個誰回來。 「嗯……我晚上冷的時候會關掉的。」 「那麼下樓吃早餐吧,今天還要去委員會那邊開會對吧?每天都相當忙碌呢。」 都市再建委員會。在No.6毀滅後建立的一個組織。 如名字一樣的職責是負責都市重建。建設一個真正令居民能夠為之自豪的都市。 是不會理想都市沒人知道。會不會成為另一個No.6也沒人明瞭。 這樣的一個,充滿可能性和潛力的組織和都市。 而紫苑自從成為了委員會一員後,相較以前生活也變得忙碌起來。 不過他並沒有抱怨,反而為之感激。 因為若果有過多獨自一人的時間的話,他一定會被以前的回憶再糾纏。 就像他那像蛇一樣纏繞全身的紅色印記似的,只被過去緊緊束縛。 他不想變成這樣,老鼠應該也不希望他變成這樣的。 因此,在老鼠回來之前,他一定要盡力,將與過去完全不同的形態,展現一個全新的都市給他瞧瞧。 還要對他說”看吧!沒有你我也做到喔!你當初在我身上下的賭注是正確的!”然後笑著擁抱他,順便給他一個令他回味的歡迎之的吻。 02. 「紫苑,你的臉色不是很好啊,沒事吧?」 「啊?有嗎?」 紫苑愣了一下,停止了幫狗擦背的動作。 「你啊,到底有沒有好好休息啊?委員會那邊的工作剛完了就奔到我這邊來幫狗洗澡了吧?都叫了你別逞強了,不舒服的話就滾回家好好給我睡一覺啊!」 借狗人用手扶著額頭嘆氣,和紫苑相處了都一段長時間了,經歷過數次的生與死,充份了解他的借狗人也不知道紫苑的這份幹勁是打從哪裡來的。 「……我沒有不舒服啊。」 「少騙人了!明明臉都青了大半!而且你都洗得七七八八了吧,剩下的就交給我好了,你快回去吧。」 借狗人從紫苑手上搶過了刷子。 「但是…………」 「別但是了,我可是…──」借狗人話說了中途,便突然噤聲了。 「嗯?」 「──總之!今天就先這樣吧,你再不回去下次不准你來探小紫苑啊!」   借狗人做著”去去”揮趕蒼蠅的動作,紫苑也覺得的確有點累了,乾脆提早一點回家休息。 「那麼我下次再抽時間過來吧。」 「……嘖說什麼抽時間,你基本每天都跑過來西區吧!令人很困擾啊!」 臉上完全不像是困擾應該會擺出的神情,借狗人注視著紫苑離開的背影,確定他已經走到聽不到她說話的距離後,喃喃地道: 「我啊……可是被老鼠拜託了要好好照顧你呢。嘛儘管他不拜託我也會這樣做啦,只是……只是我才不想回來後又要被那傢伙嘲諷一番呢真是的……」 「吶,老鼠你會回來的吧?你若果不回來的話,當我痛不欲生卻死不了的時候,那一天真的來臨的話,誰來為我唱鎮魂曲啊笨蛋──」 耳畔縈迴的只有狗的嗚嗚低吼。 03. 紫苑回到家,晚餐沒有太大食慾,僅吃了一點就上房了。 他似乎是將整個人趴在床上,接著總算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 「……使不上力……好累……」 可能真的是病了吧,這種感冒都是睡一下就好了沒有什麼大不了。 驀地,一陣寒意襲上,入夜的溫度真的涼了許多。躺在床上的紫苑迷迷糊糊地想伸手去關窗戶。 「──!!」 然而手還沒碰到窗框的時候便赫然停了。那一瞬間意識好像被人從深處拉回來似的,教他整個人完全清醒起來。 不能關掉。 這一點,他一直都堅持著。 想到這裡,剛剛才感到寒意的身體突然又開始發熱,持續性的頭痛也伴隨而來。他在床上輕輕吐著熾熱的呼吸,突然想起了還沒餵食物給月夜,說起來今天晚上回來就沒見過月夜了呢,以為在媽媽那邊但就連火藍也說沒看見牠……到底跑哪裡去啊明明平時都沒怎麼出門的……… 模糊地想著有的沒的,紫苑垂下手,放在額心上。 好渴,但好累,不想下樓拿水喝。 紫苑討厭很清靜的夜晚,因為總覺得時間會過得特別緩慢,所以他平時都會特別早睡覺。 但閉上眼睛又無法馬上睡著,然後心裡湧上了一股酸澀的感覺。 莫名地有想哭的衝動。 這種頭痛得要裂開似的感覺,彷彿被寄生蜂寄生的那夜一樣。 但當然那夜的痛苦是不能言語的,但是他確實的想起來了……… ──「活下去!!紫苑!!」 ──「睜開眼睛啊!!!紫苑!!你還不能死的吧!!」 啊啊,的確想起來了。 ──────老鼠,你現在在哪? 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但瞬間就被柔軟的被褥吸收了,彷彿不曾滑下過一樣。 除了那在臉上留下的痕跡以外。 一陣恍神後,紫苑終於陷入沉睡,發出了不規則的呼吸聲。 因此並沒有留意到,門正悄悄地打開。 04. 「……真是的,這個樣子哪裡是病得快要死啊?哈姆雷特……啊不對你是月夜來著?你這傢伙也說得太誇張了吧?我還千山萬水地跑回來呢。」 進來的藍髮青年,走到床沿觀察著呼呼大睡的白髮少年的狀況,那張久違的臉正發著熱,而且似乎睡得很不穩,眉頭心鎖。 老鼠將額心抵住紫苑的額心度了下體溫。 好燙。發燒了吧。 「……嘛的確是重病沒錯,借狗人那傢伙都幹什麼去了。」 老鼠咋舌,伸出手輕輕掃了一下因為汗水的關係而緊貼住額頭的瀏海。無論是手的舉動還是眼神,都洋溢著老鼠專屬的溫柔。 他重新回到這個都市,僅僅是因為收到了不少情報。 所以紫苑的努力,身在遠方的他也感受到了。 為了確定這些情報的真偽,再者在治安局的崩壞後,新的No.6連出入境的要求也放鬆了很多,因此他再次踏進了這片土地。 然而絕對不會久留,所以他還不能去見紫苑,他們兩人還不能見面。 至少現在還不是去見他的時候。他這樣說服自己,阻止去見紫苑的衝動。 可是,卻見到了月夜。選擇留在紫苑身邊的老鼠出現在他面前。 在老鼠回過神來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推翻了之前自己的話站在這裡了。 可惡。身體又再一次不受自己控制了。 無論是以前不能避過紫苑觸碰自己的要害,還是現在好像被召喚似的站到對方面前,也是一樣。 ──根本沒有任何的進步。 「……好冷,這個季節還開著窗是笨蛋嗎難怪會……──」 他開著窗。 紫苑開著窗。 說不定每天也開著窗戶。 不,一定就連將來臨的冬天也會開著窗。 明明沒有留在他的身邊,但老鼠幾乎肯定依紫苑固執的性格絕對會這樣做。 躲在老鼠衣袋裡的另一只小老鼠──哈姆雷特因為抵受不住寒冷將身體縮得更深了。 老鼠灰色的眼眸緊盯著床上的人看,他撫摸瀏海的手轉移握住了紫苑充滿汗水的手。 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 接著他唱歌了。 作為「歌者」的他,歌聲媲美天簌之音,有震懾人心的力量。 歌唱著的老鼠,想起了這似乎是第一次只為了紫苑一人而歌唱。 要快點好回來啊。 抱持著這樣的心境,透過歌聲傳給床上的人。 紫苑不穩的呼吸聲,在老鼠的歌聲下,逐漸變得平穩。 歌聲徐徐地在房間裡迴響著。彷彿不會停下似的,一直、一直──── 05. 他在夢裡聽到了歌聲。 不是首次在夢裡聽到了老鼠在唱歌。 他確定那是老鼠的聲音,因為老鼠的歌聲只要是聽過一次就會畢生難忘的動人和陶醉。 身體的不適感也紓緩了不少。 忽然,歌聲止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老鼠────!!!!!! 在夢裡,他連續地呼喊,呼喊那個名字。 「老鼠─────!!!!」 清醒的時候,沒有人在。就連早上鳴叫的小鳥聲也聽不見。 房間裡沒有半點有人進入過的痕跡。 紫苑喘息著,身體的狀況比昨天好多了。明明就連藥也沒服就去睡了,能夠這樣不藥而癒真神奇。 多虧了在夢裡老鼠的歌聲吧。 掀起被子,起來。 準備離開寢室去梳洗間的時候,紫苑眼角餘光瞄了到一個像藥丸一樣打開的紅色膠囊。 「那是──!!!」 這東西他有印象。 是老鼠幫他與母親聯絡的時候使用的聯絡工具。 老鼠他聯絡我了!!! 幾乎是用衝的過去的紫苑差點沒滑到,焦急地打開膠囊,掏出了放在裡面的小小紙條。 一行淚水沿臉部的輪郭滾動下來。 「笨蛋!笨蛋!!老鼠你是個大笨蛋────!!!!!」 走到窗邊的紫苑就像暴風雨那天一樣,竭盡全力地大喊。然後蹲在地上嗚嗚地哆嗦著。 ──『別開著窗戶睡覺啊,我可不是真正的老鼠會經窗戶竄進來。下次再來時,也會光明地走正門的,老鼠。』 =END= 後記: 我寫了我真的寫了!!而且還是四千多字的!! 之前一直說NO6二大爺實在太不自重了,又晚安吻又跳舞什麼的那來的兒童文學啊根本就是不讓同人活啊啊啊啊!! 之前一直沒有寫是因為還沒看完九卷的結局,還沒完全了解設定 現在看完真的糾結到不行就爆出來了!!QAQ 給我番外啊別真的就這樣完了啊不帶這樣啊ORZ 好吧,動畫的進展也每星期期待著的說 以上,歡迎NO6中毒者搭訕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