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聲優同人]既定事項(DC)

00. Special side 如果說我們的相遇並非偶然,亦非必然的話… 那麼我與你的認識,便像神將我們邂逅的事實寫進了他的記事本裡。 ──就像既定事項一樣,註定會發生。 01.D sides 「嗯,最近工作已經漸上軌道了,不只是動畫、DRAMA CD的收錄,就連遊戲那面也多起上來呢…」 經理人的聲音一直迴響在耳畔,他一邊走一邊拿出了一本記事簿核對上面寫上的細節和重點。不過自己的心思並沒有放在他身上,經理人的話勉強只能認知到那是與工作有關,但從那彷彿自言自語的聲線判斷出應該並不太重要,反正他的囉嘍已經不是一時半刻了,出聲抱怨或糾正也沒啥作用,所以我敷衍地回應。 「啊。」 「不過工作量多,會很容易過勞呢,果然要放棄一點同期的工作啊…」 經理人的聲音不但開始變得有點模糊,而且眼前的畫面也好像出現時空錯置般,浮現出別的影像和聲音。 ──啊啊…是那個人。 身高比自己稍微矮了幾公分,身型卻宛如女性般纖細,手腕及肩膀彷彿只要稍微用力便能輕易折斷,站在麥克風前面的身影無比耀目,收錄時候認真地對著台本的表情,還有…… 「……在聽嗎?」 ──還有,那讀著台詞時不斷張合、將角色的對白化作美妙的音色傳遞開來的薄薄嘴唇。 「喂,小野さん?你有在聽嗎?小野さん!」 「咦…啊。」 「不是”啊"吧,你覺得如何?」 回過神來時,眼前放大的是經理人微慍的臉孔。 「…什麼如何?」 「唉你果然沒在聽啊…」表情變得有點無奈。 「抱歉,剛剛發了一下呆。」搔了搔臉。 「沒事嗎?你最近好像常常心不在焉啊,工作很辛苦嗎?」 「不…沒什麼,稍微在想事情而已,剛剛談到哪來著?」 「嗯…想問問小野さん希望專注在哪方面發展?如果是動畫的話,那麼遊戲方面的工作就有需要減少一下──」 --是呢,真希望與那個人能有更多合作的機會,這樣不就能常常見面嗎?啊啊不對,這種事可說是可遇不可求啊,而且即使在同一錄音棚,突然跑過去和他搭話的話,果然還是很奇怪吧……說不定會被誤會是怪人啊。但是就連事務所都不同,若果不是在同一部作品上碰到面,基本上對話的機會真是少得可憐…… 啊……對了!!! 「…ラ──」 「唔?」 「ラヂオ(Radio)的話不就可以了嗎?!」將心裡的想法大聲訴說出來的時候,經理人的表情顯然有點錯愕和迷茫。 「我,想做一個電台番組。」 重新將內心的思緒整理後化成文字溢出口後,經理人的錯愕已漸漸消失轉變為驚訝。 這是一切的開端── 就這樣,一個電台番組便開始從某人的妄想裡開始萌芽,然後由虛無化作真實──只是因為一個微小的契機。 往後,這種「奇蹟」般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能力(?),被稱為”ONO NOTE”。 02.C sides 我一直很重視自己的工作。 聲優,即使可能在很多人心裡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甚至有人會貶低其地位。 我亦不會有怨言,一會放棄。 『神谷浩史、一生声優です。』 因為,聲優這份工作,讓我和你認識了。 兩道完全沒有交雜的平行線,交會了── ### 收到經理人電話之際,我剛好結束錄音的工作回家,洗完澡在和娘桑玩耍的時候。 「咦?ラヂオ?」順著貓毛的手停頓了了,我不可置信地反問。 聽到經理人接著在話筒的另一邊解釋後,我稍微有點困窘。 「…ラヂオ什麼的,一個人說話的話我有點苦手啊…」進來了意外的工作,ラヂオ某程度與生放送的壓逼感沒差啊。 「喵──」此時,娘桑用頭蹭了蹭我的掌心,不滿地叫了一聲,似乎是因為順毛的動作不自覺停了。 「啊?不是一個人?那是和誰?」 ──小野大輔 我頓了頓,沒有馬上接話。順著這個名字鑽進耳裡,腦海裡也閃過了一張帥氣的臉龐,還有那略帶靦腆的笑靨。 「小野君是指…那個小野大輔?」 得到經理人的確定後,不知為何瞬間安心下來。 剩下的問題只剩下YES OR NO,接受或拒絕。 向來拒絕被邀請的工作並不符合我的性格,而且主持電台番組又是一次難得可貴的機會… 況且,和他一起的話似乎也滿有趣的。 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03.Both sides 事態的發展比小野預料的來得更快及順利。無論是經理人,事務所的同意或是放送局的合作,都順利得令他感到傻眼的地步。 當中,來自另一個事務所的答覆最令小野感到雀躍。 「──OK嗎?神谷桑OK了嗎?YEAH──!!成功了!」 那種興奮,甚至已經超越了得知配音選拔中自己脫穎而出的喜悅。 高興得差點將自己的手機摔到地上的小野聽著電話另一邊重複叫他冷靜的聲音,但無論怎樣都冷靜不下來,還大力捏了捏自己的臉頰確定沒有在作夢。直到經理人氣急敗壞地說出約定好的商酌日期和時間,他才有了這是現實的感覺。 「…吶,當初你指定了神谷桑,是有甚麼原因的嗎?我記得你們並不熟耶──」 聽罷,小野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聲音放得很輕很柔,訴說著在”ONO NOTE”上的既定事項── 「很快──就會熟絡啦,一定。」 ### 「…啊,神谷桑!這邊這邊!」會議室的門被推開,預想中的人走進來的時候,小野不禁激動得站了起來。 今天是商討Radio具體細節的日子,出席的人除了小野和被指名的神谷外,構成作家亦會在場。提早超過半小時便到了集合地點的小野和同樣早到了的諏訪部閒聊著。 這應該是和神谷桑第三次見面了吧,小野想。 正當小野正想開口說點甚麼,神谷卻比他搶先了一步。 「小野大輔,初次見面,我是神谷浩史。」 那是足以將小野那自認為帥氣的陽光微笑(NICE☆自意識)瞬間僵硬的震撼性開場白。 而某位當天出門前忘了撕掉舊的月份月曆的笨蛋,足足納悶了二天後,才知道自己被一個ドS的前輩作弄了。 ### 「啊哈哈…」 「小野君!喂!!」 驀然被甚麼踹了一腳,這才從回憶的跑馬燈回到現實的小野一臉無辜地捂住被踹的小腿。 「很痛耶…神谷桑,幹嘛突然踹我啦?」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因為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擺出にやにや噁心的臉啊!」當然還有我一直喚了你好幾次也沒理睬我所以很生氣啊──這句話神谷總覺得說了出來又會被說傲嬌什麼的所以乾脆作罷。 「哈…沒有啦,只是回憶我們以DGS的主持人最初接觸時的事而已……吶吶神谷桑還記得那時候的事嗎?」小野移動了一下位置,縮短了與神谷相鄰而坐的距離。 「那麼久遠的事誰還會一一記得那麼清楚啊!」受不了小野熱切得像個孩子想要糖的眼神盯著自己,神谷率先挪開視線。 「咦!已經忘記了嗎?!騙人──被背叛了!」差點沒在沙發上做出「OTZ」的舉動,然而那刻意拖長的尾音已經顯然了聲音主人的失落。 「……」沒想到小野的反應會那麼大的神谷怔了一下,但低垂下頭的小野此刻並沒有捕捉到他一閃而逝的神情。 「那可是很值得懷念的回憶啊……」 「あ──も!」 嘴巴一向不饒人的神谷本來只是打算欺負對方一下,沒想到他還真的那麼在意。神谷有點哭笑不得地大吼,「你到底一個人低沈幹麼!我又沒說忘記了啊笨蛋──!!」 「咦…沒忘記嗎?」 「所以我沒有說過”忘記了”的記憶。」他剛才說的只是誰會一一記得那麼清楚而已,一次都沒否認過自己忘記了。 「什、什麼啊……原來還記得啊──」 「當然!不然你當我專程給你錄製的八雲見面會VTR算什麼啊!!」 「──啊!」 在八雲見面會上播放的VTR開場白的確是── 『小野大輔,初次見面,我是神谷浩史。』 當時被蒙在鼓裡的自己除了驚喜之外還不忘吐槽他說”才不是初次見面啊” 第一次聽見『小野大輔,初次見面,我是神谷浩史。』的時候,自己到底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呢……一定是比生放送唸台詞咬到更沮喪吧。 明明說話的內容一樣,就連那個無論看少遍都不會覺得膩的笑靨也和印象中一樣── 只是度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即時應對的反應竟然會如此南轅北轍。 一言驚醒夢中人,明白到神谷的用心後小野的臉上隨即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只要情緒高昂起來就腦充血的他在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將他的前輩壓在身下了。 「你想幹嘛?!快離我遠一點啦笨蛋!!」 「哈哈,偶爾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嘛?」 「不好!說來才不是偶爾的事好不好!」 「不行?」 「啊,對啊不行──喂!別壓上來啦!很、重、耶──」雙手推開愈加接近的胸膛,對於後輩愈來愈過火的行為令他有不好的預感。 這裡可是客廳啊?這傢伙幹不會想在這裡就……笨蛋嗎!娘桑也在看著啊!! 「所以說不……哇啊──」 小野很完美地將神谷的話無視掉,在對方沒防備的瞬間迅速地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吻。 竟然被偷襲了!!! 神谷捂住被吻到的唇瓣,顧不及臉上和身體開始不斷飆升的熱度,他張口想要抱怨什麼卻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唔…!」 「哈哈,神谷桑好可愛。」 我才不會說吵死你不准說可愛什麼的哼。 突然感覺頸項附近有點涼快,下一秒就發現某個趴在自己身上的傢伙在舔弄著古怪的地方。 「嗚嗯……喂!」 「再讓我多聽一點神谷桑的聲音吧,不過在此之前請聽我說…──」 「…嗯?」 「我也沒忘記喔,和神谷桑的見面的每一天,神谷桑說過的每一句話,還有……」 將嘴唇移到對方的耳邊、輕聲細語── 「    。」 是神說我們要相遇。 若果你說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命運的安排 那麼很簡單。 ──只要相信我便可以了。 因為那是我所知道的,必定會發生的既定事項。 =END= 後記: 終於完成了,從開始計劃到完稿的時候望了望日期…竟然花了三星期囧rz 當中有一星期完全沒有碰,要找回之前打的時候的感覺還真困難(掩面 結尾結得有點趕,糖好像還撒得不太夠喔? 順便一提最後的空白處是給讀者腦補的空間喔www 另外文筆不怎麼樣,劇情也很老很爛,因為沒打文有一段長時間了OTL 但為了喜愛的DC和娘娘的生日,我拼了!! 如果有傷眼的話抱歉了,另外留言、搭訕的話歡迎啊~特別是同是港家的孩子啊(揮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