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Aphasia-Ch1(靜臨)

  他是沒有甚麼地方覺得不好啦,硬要說的話只是覺得平時會在某種特別時間點出現的人沒有出現而感到不習慣而已。   平和島靜雄還能維持這種想法,直至收到讀高中時的友人的電話,來到對方居住的公寓便終止。   「──嘛,就是這麼一回事,總之我認為還是通知你一聲會比較好,現在沒事了,之後臨也他就先住在這裡吧,啊啊雖然會妨礙到我的塞爾提的LOVELOVE二人世界,但是我是不介意在別人面前上演嗯啊嗯啊和對塞爾提上下其──嗚噁噁噁噁好痛!愛的攻擊好痛!」   靜雄茫然地看著坐在岸谷新羅旁邊沉默地掌了他一拳的塞爾提和即使被打卻仍然一臉幸福的友人,接收訊息的大腦似乎運作得相當緩慢,還沒反應過來。   「……新羅,可以再說一次嗎?我聽不太懂。」他只隱約記得來到新羅家後,對方跟他說冷靜一點來聽他說,之後不知道為甚麼彈出了一堆他聽不明的專業用詞,啊…好像還有提到臨也那死跳蚤的名字來著?   「咦不會吧?!沒聽懂?要再將剛才的重複嗎?」   『笨蛋!你說得那麼深奧,靜雄當然沒聽懂!簡潔一點。』   「啊,是這樣嗎?那我就從今天早上與塞爾提去約會開始說起──哇嗚啊啊啊,別、別再攻擊肚子了,會吐,真的會將妳今天為我準備的愛妻便當吐出來啦──」   ──總之,就是重複了很多沒營養的對話,儘管由始至終他也只聽到新羅的聲音,至於塞爾提,則因為距離太遠,看不見PDA上顯示的文字。   「啊明白了,簡單易懂地說明吧──那是失語症。」   又來了,又冒出了他不理解的專業用詞。   「…失語症?」   「對,失語症,Aphasia,簡單來說就是大腦受損引起的語言障礙。雖說如此,那也只是我的推斷而已,臨也本人甚麼也不願說,所以就連發生甚麼事也…」新羅搖了搖頭,臉露難色,與剛才浮誇的性格截然不同,「不過除了失語症外,實在無法解釋臨也不能說話的原因,喉嚨也沒有受損……」   坐在沙發另一邊的靜雄,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將在腦海中零零散散出現的詞彙拼湊在一起。   ──失語症、臨也、不能說話。   ──臨也因為失語症而不能說話?   但是,得出來的結論又是那麼的令人震驚,靜雄愣住,發現現在自己的心境竟然異常冷靜。如果新羅所說是事實,不就是臨也那隻死跳蚤說不出話嗎?那個平時嘴巴臭到要死、囂張得要命,彷彿不說話嘴巴會因此而爛掉的傢伙說不出話,照理說自己不是應該幸災樂禍大笑他一頓嗎?   嘴角卻絲毫不見有上揚的衝動。   「……那麼他現在在哪?」   「那邊的客房,不過他好像很不想見他呢,知道你要來就馬上躲進房裡去了──喂!靜雄等一下!」   新羅勸阻的聲音並沒有傳入靜雄耳裡,他已經一腳踢開了緊閉的房門。房間並不大,很快就捕捉到百無了賴坐在床沿的黑色身影,門內的人似乎被那粗暴的開門方式嚇到,肩膀微微震了一下,當他發現來者是誰後,更作勢掏出小刀攻擊,當靜雄將注意力放在攻擊上後便馬上尋找空隙逃跑。   然而下秒卻被人完全識破一樣,靜雄敏捷地用力拽住逃跑的人的手臂,使他動彈不得。   「──!!」   「想往哪逃啊?臨也君喲。」將箝制手臂的力度收緊,力度之大理應會傳出吃痛的聲音,對方卻仍然一聲不吭,只是倔強的轉過頭緊瞪著他,好像在對他說”放手”似的。   「臨也…你…」   靜雄因感覺到異樣而呆怔,手的力量不自覺放鬆的同時,讓臨也有了掙開他控制的機會。不幸的是在奪門而出的剎那,撞上了正要走進來的新羅,結果變成夾在新羅和靜雄之間的臨也,知道新羅不會輕易的讓他通過,有點不知所措。即使如此,他並沒有出聲與任何一方搭話,與平時那饒舌的性格好像不復存在似的。   「……真的、不能說話了嗎?」這句話與其說是質問,倒不如說是講給自己聽的肯定句。縱使新羅已告知他情況,但見到真實情況後所帶給他的衝擊和不協調感要更大。   室內的三人像靜止了般不動,突然降臨的靜謐最終由新羅打破。   「呃、嗯……對不起呢靜雄,你可以先回去嗎?有甚麼消息的話我會再通知你的。」   ──那個臨也,不能說話,不是等於喪失了他那引以為傲的言語武器嗎?他現在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想必會很難受吧?無法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等等,我幹嘛沒事在替他擔心?他想也與我無關吧,即使在笑、在哭也沒有關係才對!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他不知道,他不清楚,他也不理解,內心那股燥熱到底從何而來?   靜雄根本就沒在聽新羅在說甚麼,腦裡盤踞著混亂的思考,至他回過神來後,他已經說出來在場每個人包括自己也感到驚愕的話────   「……這傢伙,暫時由我來看顧。」   「哈啊?靜雄你發燒了嗎?有哪裡不舒服嗎?要不要讓我解剖你的腦看看?」   的確,就連他本人對自己的發言也感到驚訝,又何況是他人?前方他一直緊瞪著的身影也彷彿透過氣場傳達了他的驚疑。   ──不過靜雄知道自己現在在做甚麼、在說甚麼。   所以他……   「我的體溫是正常人體的37°C,就算有高出也不是因為生病,順帶一提全身上下也很健康。」   認真、無比冷靜地回答,就宛如他現在那平淡如鏡的心情一樣。   「他是臨也啊,那個令你每天將殺啊死啊掛在嘴邊的人啊,你確定自己沒認錯人?」   啊啊煩死了。」但先天性耐性不足的個性驅使他放棄一一回答新羅的問題,「總之我要帶他回去了。」   語氣是那麼令人無法反駁的堅定。   然後,靜雄便像扛貨物似的將臨也整個抬起,扛在肩背上。臨也雖然不斷在蹬手蹬腳掙扎,那張嘴巴仍然就連咒罵的話語也沒有溢出口。   ──是溢不出口。   新羅無可奈何地在靜雄殺人似的目光注視下舉手投降,退出房間。   「隨你喜歡吧,但是千萬不要搞出人命啊。」即使是密醫,他可不會接收屍這麼危險的工作。   「啊啊,反正這隻跳蚤出不了聲,沉默的他倒沒有那麼想要殺死……大概。」   「………」靜雄君,最後那兩個發音不能當沒有聽到啊。   新羅也沒有再多說甚麼,而被靜雄扛起的臨也不知何時放棄似的停止了掙扎。   塞爾提在靜雄踏出玄關之際,她拍了拍他,然後在PDA上迅速地打了些甚麼,再遞給他看。   『臨也就…拜託你了。』   靜雄沒有回答,僅微微地點了點頭。 =TBC= 後記: 嗯,應該不是坑吧(遠目) 心情糟糕得很的時候爆發出來的產物,結局甚麼的有想過但都很殘忍(喂) 臨也變成了無口連小星自己也不太習慣XD(誰寫的啊) 不知道這種東西會不會有人看……驚恐地期待回覆(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