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DRRR]Library War 上(靜臨)

  「厲害啊靜雄!!這次終於不是爆炸物的物體而是情書呢!真羨慕你啊!!」   「………」真不想被一個已經有女朋友而且還處於同居的甜蜜生活的人說厲害和羨慕甚麼的。   「走吧,上課的鐘已經響了吧。」   「咦?!等一下!靜雄你不看嗎?是喜歡你的女孩寫給你的情書啊!」   「反正……一定是那傢伙的惡作劇吧。」靜雄的聲音彷彿從喉嚨強行塞出來似的低沉,全身更加散發著攝人的殺氣。   「那傢伙?啊啊……臨也呢…──」語重心長的新羅嘆了口氣。的確不能否認這個可能性,「嗯…等我鑑賞一下吧,唔唔、說是有很重要的話想要跟你說喔,放學後五時半在學校圖書館等。」   「喂!別擅自拿走別人的東西還大聲的讀出來!」   「嗯,是女孩的字跡沒錯,臨也才寫不出這樣秀麗的字體呢……」新羅一臉感慨,還將信封放在胸口誇張地說道,見狀靜雄從他手上一把搶走信封。   「啊哈哈,靜雄臉紅了呢,害羞了的樣子還真可…嗚噁噁啊啊──好痛!要、要…斷……了──」   ──很重要的話。   ──圖書館五時半。   說他不在意,那一定是騙人的。有害怕,亦有期待。陷阱的機率很高,他可不想見到某只跳蚤一面欠揍的樣子說”小靜被騙了喔☆”的情景。   靜雄咬牙,接著用力地捏住信件,最後將之揉搓成一團廢紙。 ###   「喂,靜雄,要一起回去嘛?」正當靜雄整理好所有物,從自己的座位站起來之際,坐在他附近的門田京平跟他搭話。   大概是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吧,靜雄思忖了一下,決定回拒難得的邀請。   「抱歉…放學後我要去圖書館一趟。」   「啊,喔喔。」   「咦!果然靜雄要去呢!加油!」   「嗯?」   「……剛好有書到期要還而已,掰啦。」   無視著一臉迷茫的門田和對門田解釋著甚麼的新羅,靜雄邁出腳步與同班同學擦肩而過,在他經過一張空置的座位的時候,不自覺地放慢了腳步,瞄了一眼。   「………」   接著甩了甩扛在肩上的書包,靜雄離開了喧囂的課室。   今天,缺席表上面被填上了折原臨也的名字。 ###   距離放學時間約莫有一小時,五點半後的圖書館如他所預料的沒有半個學生,就只有還在當值的圖書館委員坐在”還書處”裡,看他的那呆滯的表情就知道大腦早在放空,靈魂也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平和島靜雄經過整齊排列著各類書籍的書架後,來到了圖書館委員的面前,將書丟到桌上,所造成的響亮聲音把正在打嗑睡的人嚇了一跳。   「他媽的、你──!!」正要開口大罵的委員對上來者的臉孔後瞬間臉色鐵青後噤聲。   「哈啊?」小靜將臉湊近他,聲調相比平時說話時低了差不多八度。   「……對、對對不起──!!!」   「啊,喂!!」圖書館委員已經顧不上逃跑方式有多丟臉,慌張地衝出了圖書館門口。   「……我只是想還書而已。」   靜雄感到莫名的惱火,他掃視了一下圖書館內,除了自己已經沒有其他當值的圖書館委員了,這樣書不僅還不成,還會被當成遲還而要罰款……真煩。而且,信上約定的時間早就過了,果然是惡作劇吧,不然就是後悔送了這種信的那類型的人吧。   ──算了,回去吧。   「嗯……《學會如何控制情緒》、《遠離生活上的暴力》、《暴力行為成因與解決辦法》,噗哈哈哈,怎麼小靜看的書都是與暴力有關?真有趣啊哈哈──」   「臨、臨也!!?」聽到了耳熟到不行的嗓音,靜雄赫然轉過頭去,黑髮少年的模樣便躍入眼簾。   「說不定剛剛那個人就是瞄到這些書名才想逃吧。」折原臨也打量著靜雄放在桌上的書本,看似開朗地笑著,但任人也可以看出他的眼神裡毫無笑意。   「與你無關!」靜雄朝著臨也大吼,「說起來……死跳蚤你今天不是缺席嗎?為甚麼會在這裡出現?」   「不行?」臨也的血色眼瞳裡閃爍著詫異的光茫,他謹慎地與靜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緊盯著他愈來愈陰霾的表情,「不過沒想到小靜還真的會來呢,我一開始也只是半信半疑而已。」   「你──!!果然始作俑者是你!!你又打著甚麼主意!!」臨也的話,頓時讓靜雄浮現出那封被他處理了的”情書”的事,此刻腦內一直懷疑的事成了事實,他彷彿聽見腦內某一條線發出了斷裂聲。   「失望了?小靜你是初中生?竟然如此渴望有人對你表白?啊啊,情書大概也是第一次收到吧,果然還是對所謂的戀愛有所憧憬?對呢對呢,小靜大概有喜歡的女生吧?但是我想那位被小靜喜歡上的女生也只會覺得困惑吧,畢竟只要在小靜的身邊,就會發生一連串的暴力事件啊───」   臨也充分發揮了他與生俱來的口才,他將自己的語速維持在同一個速度,不快不慢,憑著那清澈及咬牙清晰的聲調,絕對不會讓聽者遺漏掉某些內容。而且即使不換氣也能夠不咬到自己的舌頭說著,就好像唸咒語一般──   徹底將對手的精神玩弄在掌心之中。   「吵死了、吵死了,閉嘴!!」   「雖然小靜你好像刻意想要掩飾,但我還是能夠從蛛絲馬跡裡看到出來啊,打從心底的同情你的我才會決定在小靜的鞋箱裡放情書,給小靜一個驚喜嘛。」   不過主要原因是因為想要看見小靜失望透頂的模樣呢──臨也悄悄地在心裡補充。   「……遺言就這樣?」   雖然靜雄曾經因為在學校太過亂來,結果被訓導主任拖去訓話了一整天,並發出下次再犯可能會被停學的處分。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只要有人惹火了他,警告甚麼的都會被丟到去另一個次元,身體往往會比理智更加快作出反應。   「還是其實是小靜最近積得太多?想要尋找幫忙解放的對象?真是欲求不滿啊,這樣的話不一定要找女生啊,即使是我啊,也有自信可以幫小靜解──」   所以每次當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就連舉起甚麼東西丟出去的記憶也沒有,眼前只會留下悽慘的狀況。   「你這傢伙……從剛才開始就在胡說些甚麼鬼啊!!!別、開、玩、笑、了啊啊啊───!!!」   一個載滿圖書的書架以臨也為瞄準目標飛了出去,臨也躲過後,書架整個撞上了他背後的牆壁上,揚起了無數的灰塵和巨大的撞擊聲。   「………喂喂,被這個砸中了的話絕對會死掉吧?」臨也轉頭望著那原本是自己站著的位置現在牆壁的表面被剝落一大塊,書架的木板嚴重彎曲,不禁打從心底再次認為那個人的”暴力”的誇張。   「沒想到你還有東張西望的時候啊啊啊──臨、也、君喲!」   「──唔!!」剛才為了自身安全而刻意保持的距離剎那間被縮短至一步之距,臨也迅速的抽出折疊刀卻在揮動之下被落在手碗上的手刀給打飛。   ──糟了!!   脖子被掐住的時間只有數秒,在臨也感到呼吸困難之前,一個天旋地轉,意識到身體被靜雄丟出是背脊傳出討厭的聲音的時候。   「唔……咳、」暈眩和嘔吐感同時襲向臨也,朦朧的視線裡看見一雙接近自己走來的腿。   「喂,剛才欲求不滿甚麼的鬼話,是死跳蚤你說的吧?」靜雄將臉湊近他,那雙兇悍的目光宛如要將眼前的人碎屍萬段。   「……哼,是那又怎樣?」沒有回避靜雄的視線攻擊,臨也揚起了一抹戲謔的笑容。   「啊啊,那就給我好好負起剛才那番話的責任來啊──」   染上一抹驚愕的紅色眸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緊接著降落在嘴唇上的是那帶有霸氣及暴力的吻。 =TBC= 後記: 啊啦,奇怪…… 明明在打的時候想著劇情甚麼的是浮雲,工口才是重點的我為甚麼用了這麼多篇幅去描寫劇情囧rz 工口要擠到下篇去了(掩面) 剛剛將靜臨合誌的稿完成了,又生出了一篇短篇 來神姐果然好棒啊,靜臨最高wwww 希望後篇不會隔太久補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