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壽司店今天大特賣(靜臨)

  呯、啪──   那是打中了路旁的牆壁上的異樣巨響,緊接著金髮青年握著的指示牌因為承受了極大衝擊,它的頂部已經往不自然的方向彎曲了,但是本人卻被憤怒沖昏了腦袋,絲毫不覺得有罪惡感,更何況是破壞公物的自覺。   「今天一定要殺了你!!讓你永遠沒有機會再在池袋露面!!」   「啊哈哈──小靜呢,你到底有沒有認真的想要殺了我啊?」   被喚作臨也的黑髮青年驚險地躲避開攻擊,漠視背後的牆壁的損害程度,他若無其事地將雙手插入大衣的口袋裡,用睨視一切的目光對上那怒不可遏的金瞳。   「啊?你這只混帳的跳蚤在說甚麼鬼?」平和島靜雄煩躁地蹙眉,說話的聲音雖然沒有剛才怒吼的時候那麼駭人,但語氣也隨著他不悅的情緒而愈發低沉。   「因為,小靜絲毫沒有要殺了我的意思嘛,哪裡會有人在攻擊前大喊對方的名字引起他的注意?這樣該擊中的攻擊也沒可能命中吧。」   「………」   ……啊啦?莫非小靜已經在反省了?啊…這樣我不就是直接告訴了他提升命中率的情報了嗎?   「……嗯,我完全沒想到這點,謝謝你的好意啦──!!」語音莫名奇妙地拉長的靜雄,就像為了答謝折原臨也告訴自己的弱點似的,丟掉扭曲了的路標,這次他隨意地”撿起”了身邊的鐵製垃圾箱。   眼前便是如同加上了衝刺器的火箭一樣高速往自己砸過來的垃圾箱。實在是過於突然,臨也的大腦沒有及時作出反應,但身體似乎自己反應過來──   「嗚喔喔喔───!!!」   「賽門!別妨礙我!!!!!」   被硬光光破壞了那隻煩人的跳蚤被垃圾箱砸中的那張扭曲的臉的期待畫面,靜雄將怒氣發洩在那只用雙手便接住他的攻擊的賽門身上。   「不行喲靜雄、打架甚麼的,我不容許喔,要好好相處喲──」俄羅斯黑人──賽門用著完全不搭他表情和舉動的微妙日語口音,勸阻吵架的兩人。作為熱愛和平的人,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   「嘖,又不是我的錯。」能與那只跳蚤能好好相處的一天絕對是他在街上不小心被從天而降的花瓶砸中然後失憶才有可能!   「哈哈、剛剛真危險呢」臨也嗤笑,接著就轉身還以燦爛的笑容回頭與靜雄道別,「那麼掰掰了,小靜。」準備開遛。   臨也往前走的身軀倏地被阻力拉扯他前進的步伐,轉過頭發現賽門用手指拽住了他外套的帽子。   「要吃壽司嗎?壽司喲,今天大特賣,免費招待喲──」   「不用了…」   「好好吃喲,靜雄也一起來吧。丹尼斯,兩位。」   「……哈啊?」   這是與池袋的日常稍微有點不一樣和……添上點危險氣味的光景。 ###   「所以說…為甚麼會變成我和小靜關係很好地坐在壽司店裡?」   「這我才要問!還有,我們的關係哪裡看出好啊?」   「是、是冷靜點,小靜要是在這裡暴走的話可麻煩了喲?」   ──要是我在這裡暴走的話是誰的錯了啊?嗯?   「哈哈,左額上的青筋現了出來喔?」   「啊啊、真煩人、真煩人!!!!」   靜雄似乎終於容忍不到坐在自己對面那笑盈盈的人,基本上只要看到對方的臉就會想揍人、聽到對方的聲音便會想殺人──總之就是討厭到要吐的程度。剛才被帶到了與臨也坐在同一張桌子上之際,對於賽門一臉熱心地想要修補他們的關係而沒有作聲,但果然討厭就是討厭!!   ──對面的臨也好像又說了些甚麼,不過現在我只能持續地對自己呢喃不要暴走、要冷靜、暴力禁止之類的話壓抑衝上腦門的怒火。   「所以,小靜要點甚麼?」   「……隨、便。」過於抑制憤怒而令身體輕微的震顫,他恨不得馬上離開「露西亞」壽司店。   然後在這個臨近爆發的情緒下,往往只需要加些刺激,就會如同炸彈的引線被瞬間的燃點後爆炸似的──   「──你這混蛋有心惹火我吧!!!!」靜雄終究忍無可忍了。   「嗯?小靜你指甚麼?我不明白喔。」笑。   「少給我裝傻了!!你的腳踏到我了!!」   「啊是嗎?」臨也一張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小心碰到小靜喔?抱歉呢~」   「真的是不小心的話會不斷踏到好幾次嗎?!!」   打從坐下來開始,臨也在桌子底下的腳就不時有意無意地碰到他。好,這點他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計較,可是對方卻因此愈來愈放肆!剛才甚至用鞋子踏下來了!!   靜雄一點也不相信臨也為自己辯稱的話,看到那張欠扁的笑臉,大腦多多少少明白到自己是被這只跳蚤逗著玩,但他仍然冷靜不下來。   「別生氣嘛小靜,我給你踏回一腳如何?」臨也好像真的很開心的在笑,他在靜雄真的孩子氣地踏(絕對會被踏斷腳)他之前,迅速補上一句挑釁的話,「要是你辦到的話──呢。」   「臨、也、君───!!!!」   「啊啊,不行喔,又吵架。來,免費的壽司喔──」阻止了靜雄在店裡暴走的賽門,若無其事地將一客店裡最便宜的壽司放到隨時有可能會被砸爛的桌上。   「哇,正好肚子餓,我不客氣了!」   「………嘖。」靜雄在臨也的手碰到壽司之前拽住他的手腕。   「…幹嘛小靜?這樣我吃不到啊。」   緊皺著眉頭的靜雄,在臨也皮笑肉不笑地仰望著他片刻後,才終於發出像是從喉嚨深處塞出來的聲音。   「……別坐在我對面。」   「哈、啊哈哈哈…──」聽罷,臨也禁不住放聲笑了出來,結果招來靜雄的一個白眼,「嘛、應該怎樣說……小靜的舉動往往都是我預想之外,很有趣呢。」   ──實在太有趣了,過分有趣到令人想要戲弄他的地步。 ###   「嗯,所以這樣你滿意了吧?」   「一、點、也、不!!!」   「咦?要求我別在對面的人不是小靜嗎?所以我就坐在你旁邊啊。」   「去死!!」   臨也邊說邊伸手取壽司,然後慢慢的放進嘴裡。眼神卻絲毫不離靜雄,觀察著對方的表情變化。現在這個座位雖然看不見跳蚤的臉,但是卻比剛才更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氣息,距離也縮短了。只要稍微移動一下身體,便會與他有身體上的接觸。   神經再度的繃緊,靜雄正在要罵人之際,他罕見地露出驚訝的表情瞅著坐在旁邊的臨也的臉。   「喂喂!你哭甚麼啊?」靜雄顯然有點手足無措。   「咦?小靜在胡說甚……啊,真的喔。」臨也用手擦了擦臉,這才感覺到臉頰流淌著的溫熱液體,從眼眶沁出的淚水沿著臉部的輪廓不斷滑下來。   「……奇怪、難道是因為ワサビ(Wasabii)的緣故?」   「笨、笨蛋!你該不會是因為我罵你去死的程度就哭了嗎?」臨也的低聲呢喃似乎沒有傳入靜雄的耳裡,他緊張地從口袋裡掏出面紙,有點粗魯地為臨也拭著眼淚。   「哈啊?」臨也愣住半晌後才反應過來,「等等等、好痛喲小靜!!你就不能再輕力一點拭嗎?臉都要毀掉了!」   「囉嗦!!」擦擦擦。   「好痛喲!!夠了,我自己來好了!!!」   這時在招呼其他客人的賽門,聽到了後方傳出來的吵鬧聲和快要扭打在一起的兩人,頓時用著奇怪的日語笑逐顏開地說。   「和好了呢,要感謝壽司喲~~」 =END= 後記: 寫到後面都好像劇情都走掉了XDD 在打CP前在糾結這篇到底是臨靜還是靜臨啊(掩面) 嘛,總之就是24H好了(喂) 第二篇靜臨,奇怪、本來好像是想要寫工口的啊(歪頭) 娘娘真的愈來愈可愛了,小靜也是vvvvvv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