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志願書(雲綱)

 敲門後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思忖了一會後決定推門查看裡面的情況。發現雖然接待室誰也不在,但是卻沒有熄燈。他就此判斷對方應該不會離開很久,於是逕自踏進了空無一人的接待室。   「啊啊,為甚麼我有種好像小學生在探險的感覺呢?」   苦笑,然後綱吉躡手躡腳地走著,同時左顧右盼著四周的環境。一頭黃色的物體瞬即映入他的視線裡。   「咦?雲豆?沒有跟著雲雀學長嗎?」儘管主人不在,雲雀學長飼養的小鳥雲豆卻窩在桌子上,聽到綱吉的呼喚後吱喳叫了幾聲。   「雲雀、很快回來、不用跟去。」   「這樣啊……那我就在這裡等等好了--咦?」目光從雲豆的身上移開的時候,卻不由得注意到放在工作桌上的一張公文。原本並沒有甚麼好在意的,可是當綱吉發現了在紙張上用加重的文字置中上的”志願調查”四個字的時候,愣了一會。   這、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升學調查甚麼的嗎?咦,甚麼啊,原來雲雀學長也想過要畢業嗎?我還以為直至我畢業那天愛校的學長仍然會留在並中呢。   「嗯?這裡下面好像寫了甚麼……--」純粹只是出於好奇,綱吉將身體挨近桌面,用反方面的角度仔細端詳著寫在上面的字。   然後綱吉的表情開始漸漸僵硬,剛剛因為雀躍而漾起笑容的小臉瞬間垮了下來。他的表情就好像看見了甚麼不應該看的東西,若果仔細觀察的話不難發現他額角因為緊張而滲透出來的汗水。   「嗯……我甚麼也看不見,沒有看見甚麼啊--哈、哈、……」   「你在幹甚麼,草食動物?」   「咿--雲雲雲雀學長!!!」綱吉被倏地插入的第三者聲音嚇到,身體重重的震了一下。當他看到雲雀恭彌的臉呈現在眼前的時候更是慌張。   「沒、沒甚麼,只不過是被老師拜託我傳話給雲雀學…--」   「雲雀、雲雀!」   綱吉話沒說完便被一把高尖的嗓音給打斷。大概是見到等候已久的主人回來了而感到興奮,雲豆一邊喚著飼主的名字,一邊拍打著翅膀飛起來。然而那小小的腳爪卻不慎抓到放在桌上的表格,使它隨著風勢而掉落在雲雀的腳邊。   「啊……」   「………」雲雀俯視著那張似曾相識的表格,呆怔了半畔,之後才勉勉強強地從喉嚨擠出聲音,「……你,看到了?」   那雙瞅著綱吉看的墨黑色鳳眼似乎比平時瞇得更細,面對那接近質問的語氣,綱吉始終的矢口否認,但卻在對方那愈變愈陰霾的臉下承認了。   這樣根本看見與否都是會落到被咬殺的結果吧吧吧--!!   「……草食動物。」   「是!雲雀學長可以請盡量不要咬殺臉嗎?」他實在不希望再徒增奈奈的擔心了,而且說不定會被某個家庭教師說著”蠢綱太沒用了”然後再踹上一腳加重傷勢。   「我沒說要咬殺你。」   「……………誒?」雲雀學長竟然沒有生氣啊……   綱吉怔了怔,思索也好像暫時斷路了一般停止,過了片刻他才唯唯諾諾地像發誓回答,「是!對不起我逕自看了志願表,我澤田綱吉絕對不會向任何人說雲雀學長的志願是當並中的校…--」   嘴巴頓時被一雙大手所遮住而感到呼吸不能,剩下的話也完全的沒入口裡。綱吉懼怕得動也不動一下,瞠大著褐瞳任由雲雀的擺佈。   「聲音,太大了。」   綱吉想起剛才自己險些就將雲雀學長的秘密大聲地在學校宣佈時,頭皮不禁因畏怯而發麻。他慌張地猛點頭示意明白,雲雀這才放開掩住嘴巴的手。   說起來,他真的沒有想過,有著並盛最強、惡魔之稱的存在--雲雀恭彌的升學表格上的空位上,竟然會填上那兩個無論怎樣想像也與雲雀恭彌搭不上邊的字。   --並中校工。   老實說,當他看到的時候還刻意誇張地揉了好幾次眼睛,猛盯著最後那”校工”兩個字確實自己沒有看錯。到底為甚麼會是校工啊校工?太非比異常了吧,就算雲雀學長你如此的痴戀學校,也應該是填校長還比較正常吧喂!他還比較希望是對方的筆誤寫錯了啊……   綱吉的腦海裡浮現出來的畫面是在並盛中學裡,有名黑髮青年面無表情地手握著掃帚默默地在打掃落葉和擦拭窗戶……   那詫異的畫面若果是在夢裡出現的話,他絕對會嚇出一身冷汗而整個人彈起來,之後看到委員長大人的臉大概還會忍俊不禁地笑出來吧。   「喂,在發甚麼呆?」   「啊!沒、沒甚麼。」因為雲雀的話而讓綱吉重新回到現實,他頓了頓,握緊拳頭鼓起勇氣,吞吞吐吐地發問,「那個…可以問一下……為、為甚麼雲雀學長會有這個志願?」刻意避開不提那個敏感的名詞,綱吉斟酌著不會令雲雀生氣的用詞發問。   聽罷,雲雀對綱吉的問題嗤之以鼻,但似乎這並不讓他感到煩躁,反正嘴角有一抹淺淺的笑意,「原因很簡單,因為可以待在並中。」   ………啊,不行了。這個人徹徹底底地沒救了。聽到這樣的回答不知道為甚麼我好想哭。   「那、那麼,既然如此為甚麼不選擇當教師、校長之類?」順便一提,綱吉也認為這類的職務一點也不適合雲雀學長那個討厭群聚的個性。   「校長甚麼的,始終會有退休一天,而且最重要因為我討厭群聚。」   竟然猜中了!!雲雀學長你到底有多愛校啊啊!!!   「莫非……你覺得我不能勝任?」   「不會啊!怎可能呢!雲雀學長的話絕對沒有問題啊哈哈……」媽媽我想回家了。   「……嗯。」不知為甚麼我覺得雲雀學長好像意外地、高興??   「我想也是,畢竟我每天都有在練習呢。」   練習?練習甚麼?當校工有甚麼需要好訓練啊喂!好想知道啊,但總覺得會聽到不應該聽到的東西……   雲雀那像自言自語般的呢喃聲準確地傳入了綱吉的耳朵裡,他基本上除了吐槽之外,都給予不到其他的反應,所以就只能一直在陪著笑臉。   「你呢?」   「……啊?」   「我在問,你有甚麼打算?關係未來的。你,明年也要填吧?這個。」雲雀將志願表攤開對著他,罕有地主動打開話匣子。   「呃、這個嘛……」沒想到話題的焦點會突然落到自己身上,綱吉遲疑地思考著。   總之總不能回答是當黑手黨首領的吧而且他也一直對這個身份很抗拒。   「……還、還沒決定。」顯然地感覺到對方的眼睛瞇起了,他趕緊再補充,「因為…學長你都知道,我無論做甚麼都很廢材,又沒有甚麼特別感興趣的事……就連到底自己能夠可以做到甚麼也不清楚……哈哈很沒用吧。」   綱吉一鼓勁兒地說完後,才發現剛才的那番話十足是怨言,怕雲雀學長會因為自己話太多而咬殺他,他一臉糟糕了的神情凝視著雲雀接下來的反應。   「這樣啊。」雲雀的反應依然相當的平淡,但是他出乎意料的舉動卻令綱吉相當迷茫。   「雲、雲雀學長?」頭頂上那掃著褐髮的手十分輕柔,宛如在安撫著受驚的小動物一樣,讓人無法想像那是平時會握住鐵拐咬殺別人的手。不知為甚麼,綱吉有種溫暖的熱流慢慢滲入心中的感覺。   在這一刻,似乎明白了雲雀學長受動物愛戴的原因了。   「不用著急。到了適當的時候,你就會找到。」似乎也覺得自己的動作有點超過,雲雀挪開了放在褐髮上的手,別過臉去。   「啊……謝謝。」雲雀學長,是在擔心我嗎?不會吧……總覺得有點令人難以置信。   「所以,你能夠幫我保守這個秘密麼?千萬不要跟別人提起”那件事”喲,不然後果……你知道的。」   那個雲雀學長,你沒發現自己的發言前後的語氣截然不同嗎?而且看見雲雀有點泛紅的臉孔,那應該是錯覺吧?   「……是。」吐槽歸吐槽,他的回答總是那簡短的一個字。   當時,似乎因為對方那緊貼在耳邊的氣息而混淆了思路,綱吉還沒有自覺自己被威脅了要保守無意間發現雲雀恭彌的一個秘密。 ###   「草壁學長,午安。」   「喔,午安。來找雲雀學長嗎澤田?」   草壁對這個褐髮乖巧的孩子有一定程度的印象,因為他最近出入接待室的次數好像有增加的趨勢了。至於他與他們的委員長大人的關係……嘛,各種不同的謠言都充斥著兩人間呢。   「是的,那我先失陪了。」果然是很有教養的孩子,草壁目送著綱吉的背景,不知為甚麼有點感慨地想著。   驀地,他臉色大變地驚叫了一聲。   「啊!!等一下!!委員長他現在…--」可是草壁來不及阻止,褐髮的少年已經進入了接待室了,褐色的身影消失在門的一端。 ###   「雲雀學長,你找我有甚麼…--」事情嗎?--眼前衝擊性的景象驅使綱吉合上嘴巴,就連自己剛才說了甚麼話也剎那忘記了。   「啊,綱吉,你來得真好,你覺得我的姿勢如何?」   …………   我應該先吐槽握著掃帚在打掃一塵不染的接待室的雲雀學長好,還是應該吐槽那個經常沒有自覺在毀掉自己的帥氣形象的人好呢? =END= 後記: 這篇文的梗誕生的原因純粹是我和小柑在小會的對話Y出來的(掩面) 小柑說:我喜歡學校的程度也跟委員長你不相伯仲!!!!(???     我的志願是中五畢業後在學校當校工!!!!!(不對  我說:校工!!!XDD委員長要是有這個夢想的話一定會好好笑(掩面)     糟糕我想像了一下委員長一個人默默地在校園掃地的模樣XDD(噴笑     糟了,要小心拐子(小聲 然後再加上電話上那不留紀錄的YY…… 就這樣=v=” 希望喜歡,想要毆打作者的話請便XDDD 復活節來了,應該可以好好的產文了 DRRR好萌喔,靜臨大好vvvv 小星好像跨了一半過去了(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