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溫度差(雲綱)

  「電視不好看,要轉頻道嗎?」說罷,雲雀恭彌還真的拿起了電視控制器,下一秒因為對方的搖頭又將控制器放回原位。   這時黑眸的眼角餘光瞥到旁邊的兔子把自己的身體更靠沙發裡陷入了一些,身上圍著誇張的厚厚棉被因為他的動作而滑落了一些,小兔子反應敏捷地再將雪白棉被抱緊一些保暖,因為寒冷而將自己蜷縮成一圈。   「很冷呢……」   ……真像那在北方居住的北極某動物呢。不過北極熊的話應該不會怕冷吧。   沒有老實地將心裡想所的說出口,雲雀恭彌估計要是真的說出來的話只會讓北極……、兔子會感到更加冷。不過即使他沒有發表任何的感想,對方卻好像感覺到甚麼的,倏地瞪大褐色的大眼睛望著自己。雲雀恭彌那狹長的鳳眼也跟著瞅回去。   然後,兔子率先開口了。   「……雲雀學長,你不冷嗎?」   綱吉看到對方墨黑的眸子明顯地瞇起了一下,然後好像覺得這是一個沒意義的問題,又將視線投向那正在播放沉悶的聖誕節的節目廣告的畫面上。當他以為那個高傲的學長的「壞習慣」又出現的時候,那懶洋洋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剛好。」   雲雀幾乎不用思考就回答,綱吉驚訝的張開嘴巴,不可置信地望著他身上那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貼身黑色長袖衫,然後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棉被,不禁扳開手指在計算著甚麼。   一、二、三、四……五。   ──他可是在裡面穿了五件衣服外面再加一張被子,手腳都仍在發冷的啊啊啊!!!落差也太誇張了吧。   「……這個人大概是在零下幾度在街上被扒光衣服也不會感冒的那種人……」   「你剛剛說了甚麼來著?」即使綱吉把吐槽說得很低很輕,但仍舊逃不掉雲雀的耳朵。那夾雜著少許不滿的聲線卻沒有平時的怒火,估計自己並沒有惹火了雲雀的綱吉不禁大膽了起來。   「因為、你看看吧──!」綱吉坐了起來,雙人用的被子便馬上隨著他的動作在地上拖曳,「雲雀學長的穿著簡直就像夏天的打扮啊!!」   「嗯──?原來草食動物在夏天的時候在家裡也會穿長衫啊……」   「唔…──!!」那一抹出現在雲雀嘴角的嗤笑讓綱吉的臉微微泛紅,語塞了一下。「、……但現在是冬季吧冬季?!只穿一件長衫無論怎樣想也太厲害了吧。」   「那是因為草食性吃草的,不及肉食性吃肉的強悍吧。」   ………   ──這算甚麼樣的生物性解釋啊雲雀學長。   「那、那看看雲豆──牠也已經冷到發顫了!」綱吉把那縮在自己懷裡的打冷顫的小鳥捧在手心上,就好像回應他的話一樣,雲豆輕輕的發出吱吱聲。   「因為雲豆是草食性啊。跟你一樣。」   ──拜託請不要將我跟雲豆混在一談,而且重點並不在那邊吧。   「……所以,你根本就是想要我買暖爐吧。」   雲雀輕嘆了口氣,從綱吉喃著很冷很冷的時候他就看穿了他的企圖了。上次天氣突然轉冷的那天,他家的褐色兔子正擦著發紅的鼻子,抱怨著他在睡覺的時候將他的被子搶走甚麼的,然後就提出了要購買電暖爐的要求。嗯,當時他是怎麼回答的呢?   『冷的話,再做一回不就解決了嗎?』   然後就抱著赤裸的兔子推倒,再滾了一次床單。當然,電暖爐甚麼的早已經被雙方拋到腦後了,直到剛才雲雀才驀地想起來。   「不能?」   「沒需要。」   「嗚……」笨蛋!!冷血!!守財奴!!──不斷在心裡咒罵著的綱吉在雲雀察覺不到的時候展露出一個微妙的燦爛笑容,接著…──   「唏!看招吧──!!」綱吉一下子往雲雀身上撲了上去,在對方有點焦急地扶著他之際,張開手掌……──   “啪”   往雲雀的臉頰貼了上去,頓時感到一股溫暖傳到手心上,僵硬了的手心似是被傳遞了溫度後,稍微沒那麼冷了。但相反另一邊突然像有兩塊冰貼在臉上的雲雀臉色沉了。   「………」雲雀反射性地想要掏出銀拐秒殺對方,但意外地發現綱吉並沒有馬上縮手閃躲,那閃爍著暖色的眼眸正直直地望向他,他的身影倒映在深淵的黑上卻仍然清晰。   「真的好溫暖呢……」   這時才放開溫暖了的手,轉而主動地環住雲雀的脖子,靠著身體的緊貼而互相傳遞溫度、感受著從對方身上攝取的體溫。因為乾燥而變得紅通通的臉蛋悄悄的戳著他的衣服,雲雀無言地被他抱著,手在不知不覺的頃刻已經緊緊地扣住綱吉的腰際。   為甚麼之前一直沒有想到呢?只要與雲雀學長在一起的話,不就可以從他身上獲得溫暖嗎?在冬天的時候那還需要電暖爐嗎?   只要他願意,願意將自己的溫度分給他。一直、一直……   雲雀黏在身上的綱吉分開了一點,用手捧著較雙手溫暖的臉頰,將溫熱的唇湊了過去,四片唇相接,輕輕溢出唇邊的是享受的嘆息還有曖昧的喘息聲音。   「吶,再稍微這樣一下可以嗎?」   冬天,其實並不太寒冷。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