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絶体絶命(雲綱)

  日本的秋天,雖然因為各種氣候轉變的原因,是四季中最不明顯的。不過滿眼紅色的楓葉飄落的時,還能夠分辨出來。就像能夠用櫻花的盛開去界定日本的春天一樣。   「十代首領,請不要嫌棄穿我的外套吧!」   「啊、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但是給了我的話不反過來輪到獄寺君你會著涼嗎?」看見獄寺還真的著手要把身上的厚重外套脫下來,綱吉連忙開聲阻止他。   「沒關係的!我不怕…──」   「啊、糟了……已經這麼晚了嗎!」   綱吉無意間瞥到手錶的分針已經指著糟透了的方向,這才察覺到已經快要遲到了。他驚呼一聲打斷了獄寺還沒說完的話,立即催促著兩個遲到紀錄相當壯觀的朋友,三人開始拔足狂奔。   ──結果,當然仍是逃不過遲到的命運。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雲雀學長!我遲到了!」剛剛上氣不接下氣地到達學校,綱吉眼角餘光便被一抹習以為常的黑色所渲染,他馬上深深的低下頭,只差沒跪在地上叩頭而已。   雲雀恭彌有點不悅地瞥了一眼綱吉,不,正確來說是只看到那柔順的蜜褐色髮頂。   然後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   「……沒關係。」   「咦──?等一下我剛剛聽不太清楚,可以再說一次嗎雲雀學長?」那個鬼之風紀委員長會放過遲到的學生嗎?   「十代首領!別理那傢伙,我們走吧。」獄寺才不管雲雀恭彌今天是吃錯了甚麼藥會放過他們,既然對方不主動找碴,他就當省下兩三個炸藥的錢,也足夠買他今天的午餐了。   當獄寺徹底無視綱吉那張寫滿難為的臉孔,便牽起對方垂在一旁的手,瞟也不瞟雲雀一眼便想與一班風紀委員擦身而過時,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一根拐子剎時間打落兩人只是輕輕牽著、甚至可以說是綱吉單方面被拉著的手上,當然雲雀並沒有想到要控制力度。鐵拐的衝擊力能夠破壁穿洞,更何況是擊在那手骨位上?   「嗚啊──!!!」   「咿──!!!」   獄寺和綱吉幾乎在同時發出慘叫的聲音,接著就好像碰到了甚麼不該碰的東西似的,雙手馬上彈開般分離。綱吉痛到不能言語,只能眼角泛著霧水地死命瞧著那個不知哪條神經連接出錯了的人。耳際還能夠旁邊的獄寺捂住差點沒折斷的手骨在大罵髒話。   「……我說例外的人就只有澤田綱吉而已。」雲雀一臉若無其事地收著拐子,綱吉清楚看見銀拐上面沾了一絲不知是他還是獄寺的血,褐眸蘊釀著膽怯之色。   「草壁。」雲雀轉移視線往草壁那方望去。   「是。」   「獄寺隼人、山本武,遲到。」   「明白了。」雲雀只向草壁簡略地交代了幾句,他立即二話不說便在遲到紀錄上登記。   「──你這傢伙給老子站住!!」   獄寺的怒吼聲音幾乎震動了整間學校,他咬緊牙關忍著手背的痛,粗魯地指著雲雀便咒罵起上來。   「放過十代首領是好事啊,但為甚麼就只有我和棒球笨蛋要被記遲到啊?!」獄寺暗自在心裡收回可以省下幾個炸藥的天真想法,果然只要他碰上雲雀恭彌或是六道骸,都非要見血不可的!!!   ……獄寺君,我說重點好像不在這裡吧。一般正常來說不是要先抱怨莫名地被用拐子打嗎?   雲雀挑眉,一臉不屑回答的表情就像獄寺在說為甚麼要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你──!!」被雲雀的態度惹火了的獄寺激動得抽出炸彈就要往他丟,幸好在一旁的山本武發揮他的”天然”功用,及時阻止他。   「澤田綱吉,跟我來。」   「咦?我?」大腦完住處於當機的狀態,好不容易才接收到聲音,卻被雲雀那沒有任何起伏的聲線所震懾。   一會,雲雀的背影便漸漸縮小,綱吉只好無奈地咬緊牙關跟上去。小步跑了一會馬上發現不對勁的地方:「誒……?」   黑色皮鞋踏出的方向是往學校教室完全相反的方向。 ###   那個,請問有誰能夠解釋一下為甚麼他明明為了不遲到而拼死地奔回學校但現在的他卻會悠悠地在逛街?   理解不能,真的理解不能啊。無論是他現在的情況,還是站在他旁邊小聲哼著並盛校歌的男人也是。   好吧,是他遲到不對啦。但就記個名字、作個紀錄不就可以了?現在不是光明正大蹺課嗎?莫非是風紀委員新式的懲罰方法?然後古代王朝的恐怖酷刑就一幕一幕在眼前上映……   「吶,有甚麼看上眼嗎?」雲雀自從離開了並中,到達了商店街後就沒有正眼地望過默默地跟在身後的綱吉,所以當他突然帶起話題便讓褐色兔子驚嚇得震了一下。   「嗯?甚麼看上眼……?」   「沒有甚麼特別想要嗎?」似乎是明白到自己突如其來的話會教人感到錯愕,雲雀沒有計較,轉變了發問的方式。   「唔…──」   綱吉認真的思考著雲雀給予他的問題,但思忖了片刻結果還是得不出答案。走在前方的雲雀透過商店的櫥窗窺望著映照在玻璃上的綱吉的表情。苦眉沉思的他比平時少了一份的活力,但這樣的表情他並不討厭──   「啊。」似乎是發現了甚麼,那張紅潤的臉蛋又再一次的神采奕奕。雲雀隨著綱吉的視線飄移到馬路的另一頭。   有一部大小與汽水買賣機差不多的東西屹立在玩具店的正前方,路過的行人對玩具機毫不感到興趣地經過。但間中會有一、兩個小孩圍觀似的站在前方,對裡面擺放著的人偶、洋娃娃垂涎三尺。   雲雀瞇起了眼睛看了看那部巨形大物,再看了看綱吉,確定了他的確是與他看著同一個方向、同一個事物。   「想要?」   「………」點頭。   ──似乎身旁的草食動物與那些小孩也無異。 ###   「嗯…──左一點……啊不對不對!再右一點才對……」綱吉瞪大眼睛望著夾子下方的”目標物”,用手指不斷指啊指地指導控制著主導權的雲雀。   「嗯,對,很好就這樣!!啊……」沒想到把目標物的小熊夾了上來,移動不足一會,便馬上滑下重新掉回去洋娃娃堆裡,綱吉不禁發出感嘆的聲音。   「再來。」   雲雀心中也有點不憤,再次投下硬幣,機械又再次自動的啟動。這次雲雀事先警告綱吉別出聲讓他分心,但換來的結果也是一樣。   「………」雲雀有種那隻小熊彎起的嘴角像取笑他一樣。他死瞪著那只不肯好好就範讓他夾上來的小熊問,「綱吉,你肯定你想要的是小熊而不是兔子?」   ……學長你這個問題問了三次以上了我可以不回答嗎?   嘴巴無視內心的想法,綱吉唯唯諾諾地點頭。   他明明覺得旁邊那隻粉色的兔子掛飾與綱吉更相襯啊。但既然綱吉喜歡的是小熊那就小熊吧。雲雀再繼續重複投入硬幣的動作,可是每每也是只有那象徵失敗的背景音樂在播放!!   「…………」   「那個、雲雀學長,我其實並不是特別想要那個…──」感覺到了情況不妙的綱吉想要轉移雲雀的注意力,免得那部玩具機會突然”死於非命”。   「剛剛你不是說想要?」   「是、是這樣沒錯。」沒想到卻使殺意轉移到自己身上去了!!「我的意思不是非這個不行……」   「不行。」   綱吉丁點兒也不知道為甚麼這個男人堅持的理由,只有白白的看著剛才堆到像山一樣高的硬幣如今只剩下零星的幾枚。   結果,當所有的硬幣已經用盡,小熊卻掉去了一個更難夾上來的死角位之際,終於陷入了死胡同的雲雀,接下來出乎綱吉的意料,不是掏出拐子、也不是掏出錢包,而是踏進了玩具店。   「老闆,外面玩具機裡的,全部。」   「………」   默默地看著玩具店的老闆殷勤地拿出了一箱的玩具,綱吉愣住的表情不用照鏡子也知道會很有趣。   ……既然可以像收保護費一樣攤開手板拿的話,為甚麼不早點這樣做呢雲雀學長。   「是要這只小熊?要一只夠了?」綱吉想了想,要求多取一隻,雲雀也無條件地答應了。   看見綱吉的臉上綻開了喜悅的笑靨,雲雀也像被感染一般,剛剛灰暗的心情也頓時開朗起來。   可是卻是很短暫的──   「呵呵…藍波和一平一定會很喜歡呢。」   ……等等,怎麼好像冒了兩個毫無關係的人名出來?   「嗯?怎麼了?雲雀學長你的臉色不太好啊……難道不舒服嗎?」   不舒適?對啊,他好像開始覺得有點天旋地轉了。   結果,十月十四日,與平時稍微有點不一樣地,迎來了終結── (小番外)   「站住,澤田綱吉,你遲到了。」   「咦?雲雲雀學長?!我只是遲到十五秒……」   「一樣是遲到。」雲雀冷冷的凝視著綱吉,嘴角卻與冰冷的眼神不一樣地柔柔地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草壁記下──澤田綱吉,遲到。」   「怎麼這樣──!!」   生日的特權,似乎就只有那麼短暫的一天。 =END= 後記: 綱吉生日快樂阿阿阿阿!!! 晚了差不多一個月的祝福和賀文啊囧,但遲到總比沒到的好!(小星都不敢在標題上打綱吉生日賀了…) 以上的開頭是病到頭昏眼花地打的,而且完全當時沒靈感(汗 之後剩下的是剛剛打的,靈感也是後知後覺才來的(掩面 明天是學校旅行呢,前一天沒溫書的心情就坐在電腦前趕文了(喂) 好像有三、四個月沒打文了囧文筆有沒有生疏呢,很沒信心呢OTL|||| 感覺鮮網也久違了Q_Q,竟然還有留言和票票,小星好感動~ (是說訂櫃掉了好多好傷心喔…) 最近雲綱仍然很萌耶耶,最近有衝動想打吸血雲雀X怪物使者阿綱XDD 「吸殺喲」,動畫組讓兩人提早見面真有愛XD 很可愛啊委員長(掩面) 這個月應該還有機會再打文的vv還要補小柑的生日賀呢!!(握拳) 再過一星期便要學校考試了(抖…) 最後,留言、投票感謝!v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