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不可抗力(雲綱)

  他們兩個只會繼續持續學長和學弟的關係,直到他從並盛中學畢業後便連就讀相同學校的交雜也相繼消失。這個念頭在某一天,綱吉還清楚的記得那天的日子,一切彷彿扭曲掉然後改變了。   「喂。」正要前進的身體因為手臂被往後拉扯而無法邁出腳步,同時充滿張力的低沉聲音在身後響起。   以為班上與他關係不好的人又來找碴,誰知道當澤田綱吉轉過頭來,看見的是那張被放大的帥氣冷峻臉龐。   「雲雀學長?怎麼了嗎?」其實被雲雀恭彌用力捏住的皮肉正向他叫囂著痛楚,但是因為基於對方的身份是並盛的風紀委員長,綱吉連吃痛也不敢,別說是出聲命令對方”放手”了。   「你。」雲雀就這樣站著打量他片刻,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意思,嘴角微微揚起一抹詭譎的笑:「你有偷窺這種興趣麼?」   綱吉怔住,半晌後才對雲雀剛才的話起了反應,連忙搖頭擺手否認──怎可能啊!   「學長你在說甚麼?」   「裝傻,咬殺!」亮拐。   「不對我真的不知道雲雀學長你的意思啊啊啊──」哭喊。   「不然你對我的背影有甚麼不滿嗎?」雲雀扳起了俊俏的臉孔怒瞪著綱吉。他在很久之前就感覺到背脊那經常會出現的視線。起初只是以為錯覺,而且因為感覺不到對方殺意才忽視,但頻密的程度讓他再也不能坐視不理了。接著終於察覺到那總是從遠方睨視著自己的褐髮少年。   似乎明白到自己的目光被發現了,綱吉感到一陣難堪地輕抿著嘴沒有回答。他歛下眼,不敢想像接下來會被怎樣對待。   被拽住的手臂因為持續同一個姿態很久而有點僵硬,沉默籠罩在兩人之間。因為緊張的緣故,綱吉感到喉嚨一帶有點緊縮,不禁困難地嚥了一口唾液。   最終,打破沉默的是雲雀。他拿出了一張東西,像是要催眠對方似的擺在綱吉的面前晃了又晃。   認出雲雀手中的那張是甚麼東西的同時,綱吉不禁驚訝地”啊”了一聲。   那是上面有著一張相片,照片上的棕髮少年正面對著鏡頭,笑得靦腆──並盛中學的學生證。綱吉馬上用手摸索著褲袋,果然甚麼也沒有。   他真的是不小心掉了嗎?!明明是放得好好的在褲袋裡啊有這麼容易掉出來?   「喔,這是你的麼?」明明學生證上已經列出了證件主人的姓名、班別、學號和相片的相關資料,與綱吉的特徵完全地吻合。雲雀仍然刻意這麼問道。   正欲使用另外一只沒有被雲雀箝制的手去搶回,學生證旋即從自己面前消失,雲雀邪佞地把證舉高,綱吉如何踮起腳也取不到。   「能夠請你還給我嗎?雲雀學長。」知道對方存心是在作弄自己,綱吉放棄般似的垂下手,直直望進那雙燃燒著惡作劇的墨黑鳳眼。   「草食動物,你有熟讀並中的校規吧。」雲雀不答反問。   「誒?」雖然覺得對方的說話是天外飛來一筆,但綱吉還是唯唯諾諾地點頭。即使不願熟讀,但風紀委員長還是愛校的雲雀恭彌的話大家有多不情願並要背得朗朗上口。   「那你就應該知道,遺失了學生證是違犯校規吧?」   「──!!」   的確校規的第十八條是有明確列出──忘記攜帶或遺失學生證的要是咬殺。   「喔?很好,那就是已經做好了被咬殺的覺悟了。」   「對對對不起──!!」感覺到脖子下方傳來的冰冷觸感,綱吉整個震了一下,舌頭也因為恐懼、緊張的情緒而打結。   要是剛剛被捏住手臂的時候能夠揮開雲雀學長的話,那有多好。──現在才來後悔的綱吉簡直是欲哭無淚,閉上眼睛不想要承受拐子砸下來的視覺上的衝擊。   瞪著完全放棄抵抗和掙扎的綱吉宛如一只完全沒有殺傷力,捨棄了求生意志的草食動物,讓他心頭裡不禁湧起了一把無名火。   ──沒有求生意志和戰鬥意識的人……   「連被咬殺的價值也沒有呢,你。」   「………唔!」感覺到臉部上有一個冰涼的東西觸碰著他的時候,綱吉嚇得想要馬上彈開,卻因為手臂依舊被雲雀抓住而無法動彈。那濕熱的東西掠過他的鼻尖的時候,他才知道那是舌頭。   「唔……做、甚麼…──」害怕得全身也發抖,顫抖也傳達給了雲雀吧,只聽見他輕聲的發出了淺笑的聲音。   「吶,為甚麼被這樣對待也不反抗呢?」學生證其實是雲雀叫風紀委員取過來的,因為他想要知道那個總是把視線放在自己身上的大膽傢伙叫甚麼名字。自己竟然會對草食動物產生興趣讓他自己也感到意外。「哼……你還真是讓我失望。」   雲雀一邊發出哼笑的鼻音,一邊挪動舌根舔拭那比他想像中要嫩滑的臉頰。   對啊,為甚麼他不反抗呢?──雲雀的疑問同時在綱吉的心底裡迴響,縱使自己這只是徒勞但為何從未想過要抵抗他呢?   這一定是因為……──   雲雀的舌頭有點變本加厲地往下移,綱吉像是被控制住的怔住沒了動作,任由對方在自己的臉龐上拭弄著。雲雀的唇碰到了他的唇瓣,綱吉的大腦仍然接收不良地沒有運作。   神經變得遲鈍,但聽力卻比他想像中要靈敏,感覺到身旁傳出了因為驚惶卻顯然經過壓抑的尖叫,眼角餘光便瞥見了一抹穿著校服的影子正急忙往他們的反方向跑了起來。   被看見了,他與雲雀學長在一起被別人看見了。一起?一起在做甚麼……意識到這個衝擊性的事實,綱吉才終於猛地推開了挨在身上的重量。   「哇噢。」雲雀滿意地看著綱吉,似乎因為他反抗自己而感到愉悅,真是奇怪的一個人,綱吉心想。   「學生證先由我保管。」   丟下這句說話,雲雀便提起雙拐,以為他終於要咬殺自己而閉起眼睛的綱吉,遲遲感受不到痛楚而睜開眼睛──那裡已經一個人也不在了。   為甚麼被這樣對待也不反抗呢?   腦的神經明明已經被拉緊硬繃而無法思考,這個問題卻仍然在腦海裡縈迴。   ──這一定是因為……   ──不可抗力現象發生在自己身上。 =END= 注:不可抗力──是一種人們不能預見、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自然、社會現象客觀情況。自然現象包括但不限於天災人禍如地震、颱風、洪水和海嘯;社會現象則包括但不限於戰爭、市政工程建設和其它政府政策。 後記: 本是想挑戰治療風…… 但看來打到中途已經失敗了(望上面 雖然最後打上了「END」,但感覺好像還有後續(掩面) 最近沒動力填坑卻想要開坑(撞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