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Even Without You(雲綱)(微慎)

  「啊哈…──」再一次迎向完結的是感覺到體內被某些溫熱的液體填補之後,棕色髮色的人兒像脫力般,把臉側向一面喘息著。壓在上方的黑髮青年同樣因為情事終結的餘悸而微喘著氣。   雖然有話想說、話想問,但是此刻的他們已經把言語化作了熱情,交給了身體去牽引帶動。   到底與他做了多少回呢?澤田綱吉渾沌的腦海緩緩地運作思考著這個無關痛癢的問題,腰部已經酸得軟軟的,身體癱軟在被單上輕輕顫抖著。儘管知道似乎過度放縱自己的身體了,但是綱吉仍然沒有一絲阻止或反抗的舉動。   「唔嗯…──」貫穿身體的異物被撤走的那刻的空虛感和酥麻感強烈地襲上五感讓綱吉禁不住低吟,夾著男人腰部的腿無力的放鬆,但是環繞著他的脖子的力度卻在加深,綱吉主動的想要渴求身體的緊貼般抱住黑髮男人。   「怎麼了?今天很主動喔?」黑髮男子──雲雀恭彌調侃道,他的嗓音在情慾盛滿下顯得比平時更加沙啞和帶著懾人的張力,即使沒有刻意對著綱吉的耳畔呢喃,但因為現在兩人的貼近而使那句說話直達腦髓。   「……吶,還要繼續嗎?雲雀學長。」綱吉回避了雲雀的問題,氣弱如絲地吐出邀請般的誘惑。   那張被情慾催化成緋紅色的臉蛋和染上粉色的肌膚無時無刻都在挑戰著雲雀的自制力。剛剛才解決完了的慾望彷彿在叫囂著不足夠般,再次發硬了。   「………」   然而,當鳳眼接觸到那發白的嘴唇和彷彿隨時都會倒下的身體後,他硬是把自己的生理需要壓下來了,要是再不停止的話,他會受不了的吧。自己倒是沒有關係,但是在身下那承受的一方,吸吮著他的那裡會有多疼痛,雲雀縱使不曉得,但從綱吉的反應來看就知道是多麼辛苦的事。   「……果然很怪。」   「嗯?」似乎因為雲雀遲遲沒有下一步行動而有所不滿的綱吉,忍俊不禁地張開嘴巴輕噬著雲雀的唇瓣,粉舌也在舔拭著嘴角。對於雲雀對自己的行為評價感到困惑:「是嗎?」但似乎並不太在意。   「平時的你,只是給我抱了兩回便制止我的。」用那楚楚可憐的目光和眼淚呢──雲雀默默在心裡補上這一句。   「嗯──」似乎是在思考要怎樣回答對方的問題,綱吉微微歪著頭,接著道:「那是因為今天我狀態好吧,不怎麼覺得累呢。」   ──騙人,根本就已經過了平時的極限了。但不知道是為了甚麼原因,這只愚蠢的草食動物還在硬撐下去甚至不惜引誘自己。   雲雀暗自決定在問清楚之前是不會有任何舉動的,縱使下腹的炙熱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愈來愈難耐。   「你的眼神告訴我在說謊。」雲雀用手輕輕的撫開那因為出汗而緊貼在額頭上的棕色瀏海。這個細微的動作是想引導綱吉把話說出來。   「………」嘴巴仍然不敢說。   很好,澤田綱吉,有膽子惹毛我,這十年也不是白活的麼?不過你以為不說我便不會知道嗎?   「是因為剛才談到的計劃吧。」   「──!!」琥珀色的眼瞳瞬間出現了動搖的神情,即使之後已經被綱吉巧妙地收起來,但卻逃不過雲雀的眼睛。   「你也沒有選擇的地步了吧,不牽連上十年後的自己和其他人,現在的彭哥列就等著被毀滅…──」   「……別再說了。」   「兩邊對你來說都是重要的人,但始終非得犠牲其中一邊…──」   「夠了!住口!」   「………」   綱吉失控似的怒吼打斷了雲雀的話,他緊蹙著眉地想要窺探綱吉的表情,但是褐髮青年一直垂著頭,瀏海將他的神情隱藏起來。   「哼,隨便你。」心情頓時變得鼓譟,雲雀丟下這麼一句話便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亂的和服後,腳便朝門口邁去。   「──!等一下!」   他要走了嗎?要去哪?之後要去哪?!不要……不要──!!   綱吉焦急的站起來想要阻止雲雀的離去,但甫起來便發現雙腳麻痺和感覺奇奇怪怪的。黏稠的液體緩緩的沿著他的大腿內側蜿蜒而下,滴落到地板上。   「唔──!」那是他們多次情愛的證明,身下的不舒適感讓他剛剛站起的身體又馬上癱軟下去。   以為雲雀不會理會自己而揚長而去,但是遲遲沒有聽到扇門拉開的聲音讓綱吉感到狐疑而抬起頭時,耳畔聽到那略帶不滿的嘆息聲音。   「到底要甚麼時候才能夠捨棄你的天真呢,澤田綱吉?」雲雀蹲下身,拽住綱吉發抖的手臂,用另一只手托起綱吉的下顎接著道:「好吧,你是想繼續吧?」   對上墨色鳳眼的一瞬,綱吉猛然明白了。   雲雀是明白自己的心情,因為這次分離後再次會見面的機會是微乎其微。首先提出這個計劃的是入江正一,本來只是兩人秘密進行的,但是在行動上還需要最少一個人協助。頃刻間,綱吉的腦海裡率先浮現的便是雲雀恭彌的臉龐,而不是十代首領重要的左右手、更不是其他的守護者。   只有雲雀學長,他想要與他分享所有、承擔一切。   這樣把雲雀牽連進來的自己,實在很自私。   現在不希望雲雀離開的自己,實在很盲目。   而雲雀學長他,相信把他現在的心情完全的接收無誤吧。   「這個世界,沒有人會因為失去了誰,而無法生存下去。」抱緊纖細的腰身,雲雀再次的進入了綱吉的,內壁緊緊吸吮著灼熱的絕頂讓雲雀無法自控地揚起笑容。   「恭彌真的是……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都是這樣呢。」身體與心的交纏讓綱吉實在的感覺到雲雀這個不定的存在就在自己身旁。綱吉忘情地喚了那個只會在情事中才會喚出的親暱名字。   「嗯?」   「沒甚麼。」   話音方落,埋沒在自己體內的性器便開始往上頂撞,內壁蠕動的酥麻化成悅耳卻羞澀的呻吟溢出嘴邊。   明瞭彼此的心意、被所愛的人擁抱,內心感到的是無比的愉悅。   但是他卻感到眼眶發熱。   想哭。   ──即使我不在了也沒關係吧,你不會為此而哭泣、為此而悲痛。   ──因為你是那孤高的浮雲啊。 ###   聽到彭哥列十代首領死訊的消失,雲雀只是嗤之以鼻地哼了一聲。不過那時候感覺到的,彷彿是心臟少了一塊的空虛感,過了很久他也不明白為甚麼。   直到,他的來臨──   彷彿看見他的重生一樣可笑。   「雲雀學長!」   他才明白到那個時候,澤田綱吉那欲言又止的說話。   『恭彌真的是……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都是這樣呢……』   ──那樣的口不對心。 =END= 後記: 這篇算悲文麼?只是嚴重的缺糖的甜文吧(掩面 小星寫出來的悲文都不會悲得去哪裡囧 內部有少些是受到動畫136的影響下衍生的 果然在漫畫中那也是萌點啊!不過制作組原創的更加讚!(拇指 感覺很久沒寫10年雲綱了,希望喜歡v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