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克服弱點(雲綱)

  每次聽到自己的家庭教師如此諷刺地說之際,綱吉總是會以笑臉隨便帶過去,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因為他不能否認,也不想承認,結果只能每每無語,不能反駁他老師的說話。   「……唉,要是至少能夠克服某一、兩個弱點的話就好了……」   「你說要克服甚麼?」   「就是克服弱點啦………?………咦誒誒誒──?!」下意識地對問題回應了的綱吉立即察覺到不對的地方。這、這把聲音……「雲、雲雀學長?!甚麼時時候?」   「當你在自言自語的時候便在了。」倚在接待室的門板上的黑髮少年半瞇著黑瞳,有點詭譎地朝褐髮少年笑了「你想要克服弱點喔?」   都被聽到了啊!!現在想要用沒甚麼瞎扯過去看來並不太可能了吧──!!   「只、只是想自己能夠變得更強一點,不要那麼……懦弱。」聲調有點顫抖,聽上去感覺有些許的彆扭。綱吉視線不安地在四周游走,不願直視那雙彷彿會看透他一切的眼眸。   其實並不是因為在意那個很難聽的稱謂才會這麼煩惱,只是在和雲雀恭彌交往後發現,自己與這個多方面也幾乎十項全能的人,差距實在太過大了,大到讓他感覺難過的地步了。   克服某些弱點,應該就能夠變得更為強大的了吧?──然後,追上你那愈加愈快的步伐,不想要被你丟在身後。   綱吉委屈般抿了抿嘴,沒有把心裡所想的直接道出來。因為要是說出來的話,又會被雲雀學長取笑吧,自己的無用。   驀然,唇邊被甚麼溫熱的質感的東西舔了一口,讓綱吉吃了一驚地用手掩住嘴巴:「哇呀!」   「呵呵……處處淨是破綻啊。」惡質地在綱吉面前用剛才掠過他嘴角的舌頭舔上自己的嘴唇,雲雀難得笑得高興──且鬼魅。   「──!」紅色旋即染上了圓鼓鼓的雙頰,綱吉不滿自己又突然被沾了油,把嘴巴嘟起得長長的抱怨:「雲雀學長!」   「所以,”這個”也是你的弱點吧?」墨色的鳳眼瞬間閃過了詫異的光芒,再度湊近他,綱吉以為自己要被吻了,馬上緊闔雙眼。   誰知道雲雀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搔癢著綱吉。   「…噗哈哈哈哈、不不住手……啊哈哈哈…──」受不了痕癢感的綱吉顧不及自己的形象大笑出聲,笑到眼淚都快要湧出來之際雲雀終於停止了他那種簡直與虐待沒兩樣的行為。   「好了。」看見綱吉笑到身體不斷抽搐的樣子雲雀也不忍心,停止了那與欺負沒差的動作,然後嘴巴的那微勾勒起來的笑容:「說吧。」   「誒?」   「想要克服的弱點是甚麼,該不會是怕癢吧?」   「才不是───!!」語音刻意拉長訴說著他的不滿,要是接待室沙發旁邊有甚麼抱枕之類的東西他一定已經因為惱羞成怒丟出去了。   抬起頭,看見雲雀同樣也是正在望著自己。突然的寂靜降臨讓人感到措手不及,知道雲雀在等待著他的回答,綱吉開始把自己想到的弱點都說出來:「讀書成績糟糕、運動差、頭腦不好、音樂也不行………」   每每數一項,手指的數便會增加一,直到十指也數過了綱吉一臉無力的樣子沒再繼續下去。   「沒有了?」雲雀的問句怎麼聽也覺得是嘲諷。   「……還有很多。」嘆氣。   「當中最容易克服的?」   「…………」搖頭,不過猛然又使勁地點頭讓雲雀困惑地皺眉:「到底是怎樣?」   「是蟲!」   「?」   「呃……即是、那個…──」剛才的氣勢一閃而逝不知到了甚麼地方,綱吉猶豫著要否把自己一直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秘密。   既然是雲雀學長的話,應該不會取笑我吧。   鼓起勇氣,緊揪著胸前的襯衫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他咬字清晰的慢慢說出來:「……我害怕蟲。」   …………   誰也沒有再說話,綱吉瞄了雲雀臉上的表情一眼,果然就跟他預想的一樣沒有多大的反應。不過瞳孔稍微的收縮這細微的地方他並沒有察覺。只見雲雀突然轉過身,扶著額背對著他。   背脊還有些微的震動。   「……嗚唔───」   即使沒有抱枕一些可以容易丟出去的東西,綱吉現在簡直有衝動要把前方的茶几給砸過去。   「咳……這個是最容易克服?」怎樣看也很難一時間能夠改變成為了那些昆蟲御宅族似的戀上昆蟲吧?   「嗯。」但綱吉毫沒猶豫便點頭就讓雲雀沒有再次確定,綱吉凝視著雲雀的神情相當雀躍:「雲雀學長會幫助我吧?」   「……」有點不情願地點頭。 ###   「不過實際上要怎樣才能夠克服啊……」與雲雀一同走在漆黑的街道上的綱吉,不禁還在為剛才的事而煩惱中。   「嗯。」   「難道首先要嘗試用手捉住蟲嗎……感覺真噁心。」只是想到了手觸碰到蟲的滑溜溜的身體點的觸感,綱吉就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顫。   應該還有其他方法的吧。這麼想著綱吉往雲雀的方向投向詢問的視線,期望對方能夠提供其他的好點子。   「嗯。」但結果雲雀仍然是那句回答。   「……雲雀學長到底有沒有認真的聽我說話啊。」小聲的抱怨。   「在聽。」   但你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在聽!   因為雲雀的心不在焉,綱吉也沒好氣的繼續像個瘋子般自言自語了。就這樣,兩人默不作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儘管交往的日子已經不短,但像這樣的空白總是經常漫延在兩人之間。褐眸不經意地瞥見雲雀那垂在兩旁的手臂,頓時萌生了一種想要牽手的錯覺。   ──“吱”   短促且尖銳的聲音突然在他們的近距離響起,綱吉好奇的往下望向聲音發出的地方。不看還好,這一看就讓他整個人陷入僵直的狀態。   灰黑色的毛髮形成了一團圓滾滾的物體,那顯然向前方嘟長的嘴巴正在湊近自己的腳邊就像在找尋食物,兩雙小耳朵在頭頂上跟隨著牠的動作搖擺,但綱吉一丁點也不覺得可愛,臉色和嘴唇還由紅潤漸漸轉變為蒼白。   ──是老鼠。   那只老鼠好像對綱吉相當感興趣似的,在他的腳邊嗅了一下之後四隻小腳更變本加厲地跨上了他的鞋子上。   「啊……──」睜大著褐色的大眼睛,綱吉反射性地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哇呀呀呀──」   放任喉嚨變出不成聲的慘叫聲,綱吉馬上用腿踢開那黏住自己不放的小老鼠,然後幾乎整個人攀附著雲雀身上,宛如一隻找尋到喜歡的樹木的樹熊般緊緊抱住不放。   「綱吉?」   「有有有有有老鼠──!!」綱吉驚恐地用不斷顫抖著的手指指向剛才老鼠被踢飛的暗角大喊。   猛地,視覺上的畫面突然間來個顛倒,整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綱吉突如其來被雲雀不失溫柔地托起了。   誒咦咦咦咦──?!   教綱吉感到更驚訝的在更後面,被托起來的綱吉只能看到後方而看不見雲雀現在的表情。視線突然移動時他才察覺到抱住他的雲雀開始跑起來了──就這樣,到綱吉的雙腿終於落地的時候,他已經站在自家家門前了。   「我回去了。」把人放到地上後,雲雀沉聲道。   目瞪口呆地站著發愣,腦海裡浮起的一個類似超直感的提醒,讓綱吉喉嚨好不容易才擠出一點聲音,喚回那要離去的黑色身影。   「那個……學長難道──」   「綱吉。」與綱吉發出的聲音幾乎合聲的雲雀,硬是把前進的腳步拉回,走至綱吉面前,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力度還捏得他有點痛,語重心長地說道。   「其實弱點並不一定要克服的。至少……我不會在意這些,綱吉就是綱吉。」   原來,他一直也沒有介意自己的弱點啊,自己卻像個笨蛋似的在意得不得了。以為克服這些之後,他們的距離便能夠拉近。   「雲雀學長……」綱吉感動地呼喚著雲雀的名字,現在似乎甚麼也再沒關係了。自己就是自己──雲雀學長喜歡的人。   只擁有這個優點的話,就足夠蓋過他所有的缺點和弱點了。   綱吉像個把幸福裝在手掌心裡的孩子,萬分滿足的漾開了甜蜜的笑容。 ###   結果害怕蟲子的綱吉仍然是懼怕昆蟲。縱使煩惱已經解開了一個,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讓綱吉感到在意。   在多次詢問草壁學長得回來的回答除了請聽完後當沒有聽過的不要在委員長大人面前提起後,終於得到解答。   「其實委員長也害怕……噢不,討厭昆蟲。理由好像是因為群聚呢──」   甚麼鬼的討厭啊!!還有草壁學長你不覺得群聚這個理由實在太過扯了嗎?嗯?   ──把我昨天的感動還來啊雲雀學長!! =END= 後記: 打到最後竟然開始不知道自己想打甚麼了(掩面) 委員長其實你也有一兩件不為人知的秘密吧,是討厭蟲吧是吧(才怪) 然後,夏天到了,好討厭。 因為有好多蟲……(你別在裝和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