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出租光碟(雲綱)(微慎)

  『2-A班的澤田綱吉,現在立即到接待室。』   「……為甚麼每次也是這樣啊雲雀學長……」拜託就不能夠使用另一個方法通知我好嗎?   無視班上的一些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奇異視線,綱吉依依不捨地離開那張他才剛剛坐暖沒多久的桌椅,用著悠閒的步伐前往接待室。沒有奔走的原因就是因為知道,即使自己怎樣趕過去還是免不了被某個風紀委員長大肆「咬殺」一番,所以倒不如慢慢走。   『你好慢。』綱吉拉開接待室的門對方劈頭一句就是抱怨,接著雲雀一把拎起他的白色襯衫往柔軟的沙發上丟,動作就如執起一撮兔子的嫩肉然後拎起一樣。   『對不起……雲雀學長找我有甚麼事?』   『……想見你,不行?』雲雀把話說得很輕,但是仍然能夠一字不漏地傳到綱吉耳裡──因為他刻意的湊近綱吉的耳畔說話。   『……呃……又不、不是不行……』雲雀的氣息夾雜著藺草的氣味噴灑在自己最敏感的耳垂時,綱吉就連說話也變成結巴,縮起肩膀想要往後退。   『呵……我們很久沒見了。』繼續執拗地在兔子的耳朵邊說話,還刻意往耳洞裡吹氣,惹得某只兔子癢得咯咯笑。   ……才怪!!今天早上不才見到你在咬殺那些遲到的學生嗎!!!才一堂課的時間沒見稱甚麼好久。   『啊嗯……不、不要吹氣呀,哈哈……好癢!』綱吉用手抵住雲雀的胸膛推拒著他的接近,縱使自從兩人交往以後這種親密的舉動就從此沒有停止過,但是他還是不太習慣啊啊啊!   ──心臟會受不了。   『呵……那就先這樣吧。』在綱吉意外對方會這麼快放過他之際,雲雀接下來的說話便讓他身體難免一顫。『今晚到我家繼續吧。』   誒耶耶耶耶──?!!等等委員長你剛剛用一副很平常的語氣說了句很不得了的說話啊!!   「唉……當時應該要拒絕雲雀學長啊,就說今天晚上不行要負責看顧藍波和一平甚麼也好麼。」因為那句說話無論怎樣想都是邀請他……呃,邀請他要做那回事啊!!   本來對愛情、戀愛之類的認知只局限一般的普通水平,甚至是對這方面的知識有所缺乏,想當然爾綱吉怎可能會知道接吻進一步的事情。不過前提是在他與雲雀的關係還沒暴露給碧洋琪知道。被強行灌輸這樣的、那樣的東西,讓綱吉頓時覺得世界變得混沌了很多。   天啊,拜託快點放學然後讓我可以不被雲雀學長找到而回家吧吧!!   霎時,在天上的神宛如回應綱吉祈禱,耳熟能詳的放學鐘聲終於徐徐響起,在班長喊完起站後與教師道別後,綱吉馬上把課本和文具收拾妥當,背起書本的同時背後傳來了好多倒抽一口氣的聲音讓他狐疑地轉過頭──   「哇噢這麼急著要來找我喔,綱吉?」先是黑色的學蘭映入眼簾,再是那一如既往的潔白燙到沒一絲皺紋的襯衫。並盛中學裡到現在還會這樣穿的人就只有雲雀恭彌而已。   「雲、雲雀學長!為、為甚麼……──」書包的帶子在綱吉詫異的同時從肩膀上滑了一點,連忙伸手拉好。身體動作十分不自在地挪動了一下,眼神在室內游走就偏偏不落在雲雀身上。   ──好,就這樣帶他走吧。”那東西”都已經再三確定一次有帶在身上了。   「來接你,走吧。」由於綱吉正刻意不去看雲雀的臉,所以並不知道對方此刻在臉頰上泛起的微微紅暈。 ###   被雲雀帶到他的住家裡還是交往後首次,不禁在踏進玄關的時候感嘆對方的家還把日本的傳統保留得如此完美。日式的扇門、牆紙還有榻榻米無一缺少的一個家,然而總覺得少了甚麼……,感覺有點蒼涼。   「嗚嘩──學長的房間很寬敞!」被安置在雲雀房間的綱吉對新環境感到好奇,左顧右盼的模樣十足一只在找尋胡蘿蔔的小兔子。   「綱吉你先在這裡等一下。」說罷,便走到寢室裡另一扇門內,大概是更衣的地方吧。   「誒?是。」   當雲雀的身影不再在眼瞳內之際,綱吉才突然意識到現在並不是該感嘆對方身世好的時候。   「糟、糟糕了!我竟然就這樣迷迷糊糊的進來了,雲雲雲雀學長的房間……」用著裡面的人絕對聽不見的聲調呢喃,綱吉這才醒覺自己犯了碧洋琪所說的”送羊入虎口”錯誤。   綱吉放開剛才不自覺地抱在手裡的抱枕正要站起來,寢室裡便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雲雀學長你的換衣服速度也太快吧接近神速了厲害啊喂……──   「嗯?怎麼了綱吉,你要去哪裡?」挑起眉,雲雀的鳳眼裡瞬間冒出了火花──至少在綱吉的眼裡是這樣沒錯。   「沒、沒甚麼……這個抱枕還真好抱啊哈哈……」綱吉甫站起身又馬上驚慌的跌坐回沙發上陪著笑臉。   「喔是嗎?」雲雀沒有多太在意他剛才的舉動教綱吉暗地裡不禁鬆了一口氣。   「咦?學長要看影片嗎?」端坐在沙發上的身體顯得有點僵硬,因為找不到合適的話題且看見雲雀手中拿著的光碟,所以就地取材地打開話題。   「………嗯,陪我看好嗎,綱吉?」雲雀一手拿著圖形光碟蹲在地上,另一手則放在播放機的開關鍵上,回頭詢問綱吉的意見。因為他知道這孩子比較沒有主見,多數並不會反對他。   「誒?好啊。」暖蜜色的褐髮少年果然沒有怎樣考慮就答應了雲雀一同看影片的要求,接著褐色的眸子透露出憧憬的閃爍光茫:「是最新上映的那部機械人大戰三嗎?」   對一個孩提時代夢想是變身成為巨大機械人的單純孩子來說,長大後最感興趣的,用膝蓋去想也知道是甚麼東西吧。所以對曾聽說過綱吉的夢想的雲雀來說,這並不是甚麼驚訝之事。   不過還是暗中取笑了這個孩子的天真可愛,並沒有惡意。   「……等會兒你不就知道了?」於是背對著綱吉的雲雀著實忍俊不禁地勾起了嘴角的弧度,笑得邪魅如魔。   把沒有任何裝飾、圖片和文字的光碟放進播放機後,雲雀便拿起搖控制,坐到綱吉的旁邊。兩人的注意力同時放在電視上那顯示著「讀取中」的螢幕。   終於讀取中的畫面過去,播放機上顯示著「0:00」的時間漸漸跳動──   凝視著電視螢幕的澤田綱吉差點沒從沙發上滑倒在地上,回想起來他還慶幸那個時候自己沒有喝到雲雀恭彌為自己貼心準備的飲料,要不是噴出來弄髒了地上那價值連城的高級地毯他澤田綱吉有百條命也不夠去死!!   「……雲、雲雀學長這個是────!!」為為為為甚麼穿著校服的他會在電視螢幕出現,還有從那圓圓鼓脹的白皙臉蛋和播放象素看來,這全部都是超近距離的拍攝。   重點是他完全沒有被人拍攝了這樣的畫面的印象啊啊!!感覺就像從另一個角度觀看自己的日常生活讓綱吉徹底的傻眼了。   很好,當然雲雀恭彌在看到螢幕上的畫面也罕見的出現了微愣的表情,他好不容易才能從那張渾身閃耀和散發著青春和天然感覺的褐髮少年身上回過神來的時候,拿著遙控器的手馬上按下了停止播放的鍵。   電視中綱吉的笑靨瞬間消失,雲雀不禁暗中可惜。電視再沒有任何畫面,室內的氣氛變得十分微妙。   「拿錯。」   ──雲雀學長你拿了個很不得了也讓人很在意的東西出來啊啊啊!!!   雲雀起身,若無其事地重複了剛才插入光碟的動作把光碟快速的拿出來,先一步避開了綱吉想要奪取光碟的動作,全部過程時間不到五秒。   然後雲雀把光碟妥善的收好出去了一會。不久,他手上再次拿來了另一張看似一模一樣的光碟回來。   「這個才對。」   「……呃,請問雲雀學長這是甚麼光碟?」   現在開始後悔剛才答應了雲雀學長看影片的要求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呢……自從看了剛才的光碟後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儘管是拿錯)。   「是張會讓你不會移開視線的光碟。」嘴角的笑容還有擴大的跡象,不知怎的雲雀的微笑讓綱吉感到有一股寒流直襲上背脊讓他直打著顫。   把光盤插入播放機裡,剛才已經看過一次的畫面再次重現眼前。雖然對雲雀”特意”邀請自己看的光碟沒有個底,但綱吉還是猜不著那個人的思考迴路。有點彆扭的要刻意別看視線不看,但在播放器的等待畫面完結後,褐眸還是避不免瞥了一眼………   『嗯唔、……啊嗄……唔──』螢幕上出現的是一個衣服只有半掛在身上的妙齡少年和一個已經脫光了上半身的男生在熱吻。   『別、別這麼性急麼……』那名少年的胸口撇得大開,在接完吻之後伸出了舌頭舔了舔水漾的嘴唇誘惑著慾望澎湃的男人。   「───!!!!!」   然後,若果現在是某本惡搞漫畫的話,搞不好現在的他除了整個人反白了後,就是那種陷入了石化狀態然後變成碎片散滿一地。   這是甚麼跟甚麼啊啊啊啊啊!!!!!   然後在雲雀態度如昔和綱吉正羞恥得用雙手掩著眼睛拒絕那視覺上的效果衝擊之際,螢幕上的畫面又有了改變。   『忍耐一下,很快就會舒服的了。』男人把少年抱到自己的下腹上,身下的火熱正好抵上了少年正不斷張合的花蕾。   『啊啊……不要、這麼快進來的話……啊啊……會壞掉──』少年嬌艷的肌膚在激情的洗禮下變成緋紅,不斷溢出讓人聽見也會臉紅耳赤的說話。   「嗚哇啊!!!」臉紅漫延至耳根的綱吉雖然遮住了眼睛,但耳朵卻把這些情色的對話照單全收,以至驚叫出聲。掩住眼睛的手下意識的想要塞住耳朵,但卻使視覺頓時沒有被遮蔽,黃色的畫面印在視網膜上後又一個狼狽的閉上眼睛。   驀然,感覺到坐在旁邊沒有一個手掌位的雲雀有往自己接近的動作,教綱吉全身也緊張起來,感覺到雲雀的手移到自己的腰間,不失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纖腰後更是僵直身體。   「綱吉,把手放下,張開眼睛。」有點惡質性的在綱吉最敏感的耳垂邊低聲命令道。   「雲雲雲雲雀學長把那個關掉的話我就這樣做!!」拼命紅著臉搖頭,差點因為語速過快而咬到自己的舌頭。   「喔?兔子膽大了懂得開條件了?」   「才不是!只是雲雀學長幹嘛要開這種……這種東西出來!!」   很好,原來小兔子一直也不明白他的用心良苦!虧他還因為替他著想而苦惱了好幾天要怎樣才能讓綱吉習慣和他親熱才不會每次都到最後才拒絕他。結果當雲雀聽說與情人看色情光碟是能夠提高情調和讓情人的關係更加火熱,而且對做愛的事不瞭解的綱吉在他們的第一次開始前有所認識會比較好。不過,他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光碟綱吉卻正眼也沒看一眼。   「……真的不聽我話?」語氣聽出有點微慍了。   「…………」   有點被惹毛了的雲雀二話不說,扳過綱吉的肩膀就是一吻,因為在剛才耳朵和眼睛都處於漆黑狀態的綱吉完全沒料到雲雀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倏地睜大圓溜溜的眼睛直望進黑墨色的鳳眼深處。   起初兩人只是貼合的親吻,雲雀在伸出舌頭舔拭著綱吉唇瓣的形狀之後,根本就得不到滿足,舌頭誘惑式地要求綱吉張開嘴巴。綱吉大腦還沒有適當反映現在狀況,只能夠跟隨著雲雀嘴巴而不禁微啟。接著他就感覺到有溫熱的東西竄進了自己嘴巴,像要探索全部他嘴巴裡的甘香似的吸吮舔弄。   「唔唔?……嗄唔…………唔等…──」突然被堵住了嘴巴的綱吉在四片唇瓣稍微分開的時候出聲,但還沒說完的話便完全沒入雲雀的嘴巴裡。濕吻產生的淫靡聲音與電視的聲音交雜,室內充斥著曖味和煽情的氣氛。   『啊啊……快、快一點進來吧…嗯啊──』電視中少年的對白響起,惹得某只嘴唇被吻得紅腫的兔子不好意思的把臉埋進了雲雀的胸口,實行眼不見為淨。   「呵……你真的太可愛了,害我都已經變成這樣了……」這句說話要是在平時澤田綱吉絕對不能想像能夠從雲雀恭彌口中說出來。雲雀的黑瞳因為情慾而蒙上了一陣水霧,遮蓋了平時的銳利。   「雲、雲雀學長!」因為現在兩人貼近的身體,雲雀下腹的蠕動反應也清晰的傳遞了給綱吉。   『嗯啊啊……──別、別舔那裡…──啊啊……──』綱吉畢生第一次產生了要砸壞電視的衝動。   「為甚麼你就不能像電視裡的他般主動呢……」   「沒可能!」   「真的是……可是我已經忍不下去了。」   「等、等一下雲雀學長!」   「幫我舔。」   「誒耶耶耶──?!」   綱吉的後髮被雲雀不太用力的抓住,然後拉他跌進了自己的懷抱,在綱吉張開眼睛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臉已經埋進了雲雀的兩腳之間的慾望上。   望著那個發熱腫脹的地方,綱吉困難地嚥了口唾液。 ###   「唔……──技術不錯麼?」   「哈啊……呼……唔、──」綱吉用顫抖著的舌頭慢慢的去舔弄著那高挺的東西,要不是用雙手握住柱身,那裡的晃動跳動活像有生命力的絕對會讓他無法適從。   那像是舔冰棒的動作卻比吃冰棒的時候要羞恥得好幾百倍,綱吉有點吃不消的慢慢動作著。當舌頭滑動到尖端的時候不難聽見身上人明顯壓抑的粗喘聲,還有的就是電視那彷彿同步在進行中的口交行為。   「吶,別只是舔也要用嘴巴去含住。」雲雀出聲提醒某個因為不知道要怎樣應付愈加腫大的性器而停止了動作的孩子,然後手悄悄的解開了綱吉的褲頭,握上了那兒不知甚麼時候挺起了的脆弱:「啊──!!」   「別管我,繼續。」   ──那你先把手拿開啊雲雀學長!!!   雖然很想這樣吐槽但現在的場面根本不能說話,綱吉眼眶不斷轉動的淚水不知是因為無助還是羞愧,沿著臉部的輪廓蜿蜒而下,楚楚可憐的依照著雲雀的要求把慾望含住。   同一時間,似是要給予他獎勵似的,雲雀的手也開始了動作。   「啊啊!…唔嗄……唔、啊……──」那裡被別人給撫摸的怪異感覺讓綱吉反射性地要合攏雙腳,但卻因為嘴巴裡被頂撞了一下喉嚨的深處而驟止:「咳咳……咳咳──」   「綱吉!」有點懊悔剛才自己情急之下的行為弄痛了綱吉,雲雀馬上抽出,輕拍著綱吉的後背。「還可以繼續嗎?」   「嗄啊……嗄……雲雀、……需要的話嗄……──」被情慾沖擊著理志的綱吉緊緊環抱住雲雀的脖子。的確現在雙方也被燃起了慾火,卻雙雙也沒得到解決。   「明白了。」得到綱吉的同意後,雲雀環住綱吉的腰際進一步拉近彼此的距離,然後把自己的碰上了對方的,互相磨擦,以求能夠同步達到高潮。   「啊啊……哈啊、……嗯呀呀──!!」   「唔…──!!」 ###   在一陣因高潮後的餘韻襲上身體,室內除了電視機還傳出嗯嗯呀呀的聲音之外,就只剩下那氣喘聲。   片刻,就連電視發出的聲音也頓時被人強行停止,似乎還有甚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   「嘖,這種東西……──」   「等等!綱吉!」   「喔?雲雀學長還對這種東西有興趣?」不知甚麼時候額心上燃起了死氣之火的綺麗火焰,語調低了幾道的綱吉,說話的時候帶著的微笑不知怎的讓雲雀有種不能反抗的感覺。   「………不,一點也沒有。」反正有興趣的只是草食動物一人。   「那就沒關係了。」一拳擊中了光碟使之再由一分為二變成二分為四,明明已經破壞了光碟但還不能夠洩怒般多揮了好幾拳。   ……但那是在租借店借來的光碟啊,綱吉。 =END= 後記: 雲雀抽風了(掩面) 女王綱出現了(再掩面) H苦手寫得好羞……然後就是因為爆字數關係只有微H 本來打算乾脆清水好了的說 哈哈啊(啥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