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開放日(雲綱)(微慎)

  「啊啊……啊嗯……不、不要……雲、雲雀學長…啊啊──」綱吉的身體攤軟在絲質的沙發上,胸前的襯衫鈕釦全數大開,身上男人的重量快要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我現在就要。」雲雀恭彌平時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此刻已經不在平時會待在的地方,穿著白色襯衫的雲雀欺上綱吉身上盡吃著豆腐。濕漉漉的舌頭舔上滑嫩的皮膚上留下了透明的痕跡。   綱吉朦朧的褐色往上一望,就看見雲雀的手正在鬆開他的領口。褐瞳對上那雙滿佈情慾的鳳眼,傻愣地望著忽然毫無原因就向他發情的戀人。不過晃神的時候不到二秒,嘴巴就不受控制地溢出取悅男人的呻吟。   會有這樣讓人臉紅心跳的發展的原因,就要歸咎於是次的學校開放日。   並盛中學,自學校成為了雲雀恭彌的風紀委員長的勢力範圍後的歷史開始,就與其他校舍有著明顯的分別──沒有所謂的開放日或是學園祭。原因很簡單,即使是轉校不到一天的學生也會知道。因為他們偉大的(?)風紀委員長討厭群聚,而正好這兩個項目便是與群聚的關係最親近的。因此所有並中的學生幾乎已經習慣了學校沒有這類的大型團體活動。   然而,這項歷史長久(?)又值得紀念(?)的傳統最終在全校的驚訝聲中終結。   某個黑外套隨風飄蕩的大人物的冷冽嗓音宣佈著這個事實。   ──下星期將會舉辦並盛中學的開放日。   簡短達意的十五個字。   到底為甚麼雲雀學長會突然有這個主意而改變,為並中增添又一項的群聚動作,以今仍然沒有人知道。   不過澤田綱吉的超直覺貌似有點頭緒,而本人卻一點也不想承認這是事實。想當然爾,他也沒有發問。   正確來說是沒有給予他詢問的機會。   「哇噢,竟然膽敢在這種時候分神呢……」欺在綱吉身上的黑髮男人語氣夾雜著不悅,然後不滿地以唇封住那張想要為自己反駁的小嘴。扳開貝齒,順暢地進入了熾熱的口腔內,侵略式的舌頭舔拭、吸吮著甘味的唾液最後才勾起蜷縮在深處的舌頭。   「唔、唔嗯…──」   別以為他是在小兔子分神的時候卻甚麼也不會做的人,他對自己的強烈佔有慾多少也有所自覺。所以在綱吉在雲雀的深吻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身上只剩下唯一一條底褲。「咿咿──?」   「這是你晃神的錯,可不要怪我。」朝著因為被自己扒個清光而感到羞澀的綱吉,雲雀鬼魅一笑,然後開始著手把最後的底褲拉至膝蓋的位置,那個男性的重要部位便彈跳出來。   「嗚唔……」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雲雀面前赤裸身體,但綱吉還是避不免會感到羞怯,不禁移開視線不看那在兩人中間高聳的器官。   「哼,說不要可以不是已經有反應了麼?」注視著那對散發著誘惑的男根,雲雀嘴巴噙著笑,手已經握住開始上下套弄起來。舌頭仍然留戀著綱吉胸前的兩顆小點,磨齒般的在啃咬。   「啊啊……那、那是因為……嗯啊、雲雀學長──」嬌聲的吟哦聲音伴隨著雲雀手上的動作而愈顯高昂尖銳。   「不用解釋我明白,因為你是一只淫亂的草食動物。」接著對方還沒完的說話然後把其曲解,雲雀似乎正樂在其中。搓揉著男根的速度開始加快,不明的黏稠液體也相繼在脹大的嫩根尖端沁出,沾在雲雀的手中。   「不、不是!啊!那、那麼用力弄的話……啊啊──!」在雲雀的高技術之下綱吉很快就洩了出來,靜謐的室內由臉紅耳熱的呻吟轉為喘息的聲音。   雲雀藉綱吉在喘息的時候,把手指放到嘴裡黏上唾液壬,便悄悄地滑進了娓吉身後的蜜穴裡。   「等!到底為甚麼要突然做起來?而且這裡不是學校嗎?」知道再這樣下去必定不妙的綱吉立即出聲阻止。被人發現了他和雲雀學長在做這樣的事的話怎麼辦?!   「嗯?我從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啊。」回答得理所當然。   「啊?」   「不然你以為我刻意准許”開放日”的原因是甚麼?」   「………」沒想到他的超直覺真的應驗了。   就是因為要某只讓人要疼愛的兔子「開放」給他一整天啊。   開放日結束,綱吉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回到家像全身散了一樣攤在沙發上昏睡了。 =END= 後記: 打得有點趕……有錯字請提出 突發所以有點短,感覺很久沒有打這種篇幅的文了(最近總是在爆字數 久違的H先想要練練筆所以沒有讓委員長亂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