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電話線(雲綱)

  即使他知道,身為風紀委員長的雲雀恭彌平時的工作量是不能想像的多,因此要求雲雀學長在工作完成了之後晚上的休息時間抽空打電話給他,綱吉知道那是多麼任性的要求。然而不是這樣的話,綱吉就會感到不習慣,甚至會因為沒有接到雲雀的電話而徹夜無眠。   所以,儘管只有一分鐘也好、一句說話也罷。從雲雀學長口裡道出的”晚安”是屬於他的安眠曲。   然而今天都快將要完結,直到現在雲雀仍然沒有一通電話過來。   差點沒在水裡浸太久而皺皮了,綱吉趕緊抹乾身體後伸手去取媽媽替他準備好的睡衣。碧綠色的睡衣沒有太花巧的款式,與配襯成一套相同顏色的睡褲穿在綱吉身上卻帶出了清純的自然美。邁出浴室回到房間的他再次聽到媽媽奈奈的叫喊,伴隨著敲打門板的聲音。   打開門,躍入眼簾的是奈奈稍微驚訝的神情,困惑地問道:「咦?剛才的電話不是找小綱的嗎?」   「誒?甚麼時候?」   「不就是剛剛小綱在浴室裡的時候麼?我很大聲的說有電話找小綱,小綱聽不……──」   「啊啊啊糟了──!!」打斷自家母親的說話,現在的綱吉已經顧不了為甚麼剛才聽不見電話的鈴聲和媽媽的聲音甚麼的衝出房間直奔去客廳。   在這個快要就寢的時間,除了那個他之外不會有其他人會打來。   在拔足狂奔的時候夾雜了期待和害怕被咬殺的心情,心跳無法控制的狂亂跳動讓綱吉差點以為自己會因此窒息。   「拜託!拜託……!!」不要掛線啊!千萬不要掛啊雲雀學長!   提起放在一旁等待接聽的電話,綱吉匆忙握在手裡喂喂了一聲卻因為心急而手滑把電話摔掉了:「哇啊!」   反應敏捷地接回電話,再次放到耳邊時聽到的是意料之內的冷冽的嗓音,對方連招呼也不打就直接切入主題。『哇噢,很大的膽呢要我等這麼久,澤田綱吉。』   「咿咿咿───!!對對不起雲雀學長!」電話對面因為不耐煩而忿怒的黑氣彷彿可以透過電話線傳達給綱吉:「我不是有心的!而且雲雀學長這麼晚也沒有打來……我我我還以為、以為學長今天不會再打來了……所以──」   『……喔,你這是在怪責我?』電話對面的嗓音比剛才更要低沉讓綱吉身體重重震了一下。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說到最後綱吉好像在害怕甚麼似的,抿著唇不發一言。   『………因為電話線斷了,修理花了不少時間。』沉默了一會,雲雀決定轉移話題解釋他今天遲打來的理由。   「誒?斷了?!」普通的電話線會這麼容易斷的嗎?!   『嗯,雲豆貪玩把電話線咬斷。』   「哈啊……」普通的雀鳥會有咬電話線的興趣嗎?!!   思索了一下感覺到不對的綱吉不禁反問:「家中電話不能用的話委員長為甚麼不用手提電話?」   電話對面傳出來的綱吉的嗓音感覺很遙遠,雲雀在綱吉詢問後靜默了片刻才回答:『………手機在學校。』   其實只是因為一時候忘了有手提電話這回事吧!   「哈哈,是這樣嗎……」綱吉無意要揭出雲雀讓對方感到難為。可是這樣一來話題就斷掉了。   聽著對面電話傳來的沙沙雜音,綱吉以為會就這樣陷入死寂或是雲雀其實已經掛斷了電話,所以當雲雀再次打開話題之際讓他揚起笑容。   『你還沒睡麼?』   「呃、嗯、雲雀學長呢?」綱吉努力試著帶出問題讓話題持續下去。   『差不多。你功課做好了?』   「咦………?」   縱使是這麼普通不像情侶反而比較像朋友的對話也足以讓綱吉感到喜悅。   『看來是還沒呢,明天起不來遲到的話要咬殺喲?』從那莫名興奮的語氣,綱吉宛如能夠看見雲雀的嘴角勾起邪佞的弧度。   「咿咿──那、那麼我去睡了!」   「嗯。」   「晚安……恭、恭彌……學長。」   「最後那兩字多餘的喔,綱吉。」   然後電話對面就只剩下掛線了的聲音。   沒有所期待的晚安,有的只是那一貫傲慢的語氣。   但那不失輕柔呼喚名字的聲音,已經滿足。   綱吉莞爾一笑,又忘了雲雀的提醒放下電話後發愣般凝視著,遲遲沒有去睡覺。   「……電話,真是一種好發明呢。」 =END= 後記: 其實電話線被咬斷了的靈感是來自小星家小狗,以前總是喜歡咬電話線。即使阻止了好幾次還是不聽繼續咬囧,黏了滿滿的口水在電話線上(嘔 官方你實在太讚了!!!!最近的週邊都在推1827啊啊啊!!! 太讚了讓小星的愛不斷在燃燒!!(掩面 這篇的委員長好像溫柔過頭、綱吉少女過頭囧 傷眼的話抱歉了喔vv 謝謝支持 留言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