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表達愛(雲綱)

  把窗戶、桌子、地板也清洗完畢,要是不算他在打水的期間在樓梯上翻倒水筒三次的話他的值日生工作是順利完成。最後的工作就只剩下比較輕鬆的清洗黑板。   拉開教室的推門,把鐵筒放下後,綱吉環繞著教室掃視了一眼……很好變得乾淨清潔了呢。把抹布放在水裡扭兩下,準備貼上黑板的臉上幫他洗個臉之際,綱吉停住了動作。   「啊哈哈……今天也一樣寫了滿多呢。」綱吉苦笑著,褐眸凝視著每天也在放學後被畫了個花臉的黑板。   那樣的舉動似乎成了他們班的習慣和特色,就好像要在離開課室前簽走一樣,每逄經過黑板的學生也會提起粉筆,寫上了一些字句或是畫畫之類的塗鴉,完全沒有為要清洗黑板的值日生著想(有時甚至連當天的值日生也因為看不下去而一起畫)。   綱吉往後退了二步,把寬長的黑板全部沒入視野,把黑板上的話瞄了一些。「啊啊……上學好悶」、「學測的成績又退步了」、「高山同學是笨蛋」、「山本同學和獄寺同學是在交往對吧」、「咦??禁忌的戀愛?」、「騙人吧」然後好像還有後續但卻刻意被人用粉刷抹去所以已經看不清楚。   山本和獄寺的事就連他也被女生詢問過好幾次呢,雖然每次綱吉也裝傻回答甚麼也不知道,但是在心底裡他還是隱隱約約感覺到那兩人好像有甚麼超越了朋友的關係。   用抹布抹著黑板的綱吉看著那些被他抹去的字跡發愣,突然手下意識地提起了白色粉筆,在黑板上塗鴉。粉筆碰上板子的聲音迴響著靜謐的校舍。然後在自己意思到的時候,上面的字也已經寫好了。   愣住。緋紅瞬間襲上了紅潤的雙頰。   他都幹了些甚麼啊!!竟然在黑板上寫上了自己和雲雀學長的名字中間還要加上心形!!   馬上用抹布用力地把自己的筆跡抹去,一遍又一遍想要消滅證據就怕會被別人發現。就在他使勁地拭擦著黑板之際,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嗓音。   「你在寫甚麼?」   「咿咿──!!」被突然冒出來的聲音給嚇得身體重重震了一下,綱吉立即回首,手上的抹布因為驚慌而脫手,丟了出去。   「………」抹布剛好就落在那張出現不到三秒的俊臉上。   在旁人的角度來看抹布被砸中了一個人的臉上是多麼好笑滑稽的畫面,絕對會在道歉之前先大笑出聲,取笑的成份只會佔當中的百分之四十,至於那六十就是因為視覺上的衝擊。   ──不過這也只局限於一般的情況上。澤田綱吉不認為自己被抹布砸到並盛的王兼鬼之風紀委員長身上是屬於此屬的情況。   啊啊啊啊啊────抹布啊抹布我澤田綱吉甚麼時候有得罪過你的地方啊我只不過是稍微出力了點來抹黑板你就竟然給我好死不死誰也不砸而要砸到了雲雀學長的臉上這樣你和我要死上萬次也不夠啊!!!!!!!!   綱吉欲哭無淚地看著剛才自己在心底中痛罵的抹布就在雲雀學長的臉上貼了將近三秒才因為地心吸力的關係而滑到地上去。   「對對對對對對不起────!!」絲毫沒有勇氣把視線落在那張被抹布給毀了的臉上,綱吉低下頭彎曲道歉。   「………」拭了抵臉上被沾到的粉塵,雲雀恭彌瞥了一眼全身顫抖著的兔子背部便移開視線,最後落在那還濕漉漉的黑板上然後挑眉:「回答我。」   「咦?啊啊因為雲雀學長突然出現害我嚇了一跳不小心就…──」   「不對。我要知道的是你寫了甚麼在黑板上。」   「誒?喔!不就是…──誒誒誒誒?!!」快將要脫口而出的秘密在綱吉回過神來的時候再次吞回肚子裡。「呃……就、就是、……那、那個……──」   「回答!」熟悉的冰冷溫度再次貼上脖子,他彷彿看見拐子與它的主人一樣露出了嗜血的微笑。   「只不過是寫上了我和雲雀學長的名字而已──!!」中間還畫了一個心心──最後一句還是放在心底裡去好了。好丟臉、好丟臉。   「只是這樣?」看見小兔子猛點著頭,雲雀勉強接受這個解釋,不過還是沒有放棄的追問:「為甚麼要寫我和你的名字?」   「呃……因、因為…──」脖子上的鐵拐好像更貼近了他的喉嚨,嚥了嚥口唾液。「因因因為我……」   ──因為我喜歡雲雀學長。   ──說不出來。   「……因為我、突然興起……──」   雲雀挑眉,表顯聽出了當中的謊言:「那麼為甚麼誰的名字不寫要寫我和你的?」   ──因為我喜歡雲雀學長。很喜歡。   心底裡的那把聲音已經回答了雲雀學長的問題。   「為甚麼要把我和你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就只有我和你的名字?」彷彿在引導小兔子的回答似的,雲雀知道自己快將要聽到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終於──   他聽到了。   「──因為我很喜歡雲雀學長!!」   愣住,手裡的拐子差點因為脫力而鬆掉。但在這個稍微失神的情況下拐子箝制的力度也差很多,讓某只臉已經紅到能夠媲美夕陽的小動物推開,從獵人的陷阱裡逃出生天。   「澤田綱吉──!!」   綱吉沒有理會身後的呼喚聲,就連書包也沒有提走的跑掉了。   然後,只剩下一人的課室裡,只傳出了一人的低聲呢喃,臉頰兩旁浮現了如果不仔細一看便不能發現的微紅,語氣中也夾雜了些許婉惜。「………不是要決鬥喔?」 ###   再次拉開教室的門是在翌日的早上,發現沒有帶背包回家的綱吉在晚上吃了好幾顆家庭教師的子彈後再加上自己竟然表白了,讓今天綱吉的心情貌似更加低落了。   然後在自己踏入教室的瞬間,突然變得鴉雀無聲。   誒──?   不過很快他的同學們就再次圍在一起聊天,彷彿剛才那二秒的寂靜只是綱吉聽錯了一樣。   怎麼了?總覺得很詭異啊………   經過黑板的時候,往前邁出的腳步倏地止住。眼角餘光瞄到早上誰也沒有用過的黑板上竟然有被寫上了字和塗鴉。   「………」   清晰躍入眼簾的是一個「傘」字形的,可是中間兩旁的不是由四個「人」字而組成,而是被雲雀恭彌和澤田綱吉的名字取代。   最頂端,還有被人用紅色的粉筆畫的一個大大的心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