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塗鴉(雲綱)

  被推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就有不好的預感而快速爬下床,但左手才甫碰到軟軟的地毯,右腿就被一只有力的手強制性地往後拉拖。嘴巴不斷喊著求饒的話,明天還有測驗、要唸書,卻還是被那男人完全漠視地扒光衣物給吃個精光。   愈想愈覺得生氣、愈想愈覺得自己理虧,不僅測驗什麼的泡湯了,中午還要被導師留下來訓話,現在他的肚子可是餓扁了。   但在填飽肚子之前有一件事他必先要去做。   ──就是把讓他今天吃盡苦頭的傢伙找出來然後好好整他一下!   哼哼,如果雲雀學長以為他每次都會乖乖任他為所欲為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嘿嘿掩嘴偷笑了聲的綱吉絲毫不覺得自己的性格伴隨著與雲雀恭彌在一塊兒後有所改變,內心興起了惡作劇的心態後就不由得去思索著要怎樣作弄雲雀學長,還有要怎樣做才不會被發現的方法。   驀地,往前邁出一步的腳反射性地立即收回去,綱吉把整個纖細的身體縮到牆身的後面,就只是露出兩對大大的褐色眼睛去張望前方。   在那不遠處的大樹下方,映入眼底的是那抹如常既往的漆黑與純白相溶的身影。在只能從樹葉的隙縫間透出些許陽光的樹蔭下,渾身上下散發著悠閒的氣息讓原先潛伏在那個男人身上的冷冽感減弱了許多。   嗄哈……險些就被發現了啊!   退縮至一邊的綱吉在打量著雲雀學長到底是在幹甚麼,在時間不禁往前迅速流逝那個人仍然是沒有反應、沒有動作地坐在大樹下,他總算察覺到不對的地方。然後往前伸長了脖子,眨動著褐色大眼,不禁因為驚訝而發出”啊”的聲音。   「雲雀學長……睡著了?」   尾音是向上的疑問音節,因為他不能百分百肯定雲雀是睡著了抑或只是闔上眼睛作一個小休。要是不近距離觀察是不能確認的,所以小兔子晃動了一下左右的長耳朵,往那危險的野狼窩裡探出了一步。   沒有反應。   好,再往前踏一小步。   仍然沒有反應。   只有發出一些細微的踐踏草地的聲音,但知道雲雀學長有一片樹葉或花瓣落下的聲音便足以吵醒他的秘技,因此綱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就連那怦怦不斷的心跳聲音也讓人感到煩躁。   即使如此,在踏出好幾步拉近了距離後,雲雀恭彌仍然沒有張開眼睛,四周也不見有銀色拐子的物體。綱吉便放鬆了戒備地緩慢靠近,直至佇立在對方身前,嘴角才漾起了一抹不明企圖的笑。   為了以防萬一對方只是在裝睡(就是有這樣的前例發生過所以上當的小兔子也稍微變得精明了),綱吉試探性地喚了一聲。   「雲雀學長?睡了?」   「………」   得到的是安穩起伏的呼吸聲作為回答。   太好了。   自動把這個難得的機會看成是上天為了幫助他「報復」的良機,綱吉難以遮掩嘴角正加以擴大的笑容,從左邊的褲袋掏出了從家中桌上取下的黑色粗筆,扭開了前端的蓋子,露出了墨黑色筆的尖端,微笑。   只要想起早上稍微在腦裡作出的那些富有想像力的幻想──譬如說是在並中的風紀委員長大人的俊俏臉蛋上用粗筆畫圈,而對方又沒有察覺到頂著這張被他亂塗鴉的臉展露在大家面前的話會如何呢?   噗──   呵呵……要畫甚麼在上面好呢?畫烏龜的話會不會過分了一點?不對昨晚雲雀學長一點也不懂得甚麼叫溫柔的舉動才叫過分。還有還有要不要在兩旁加上鬍鬚好呢?點了點頭,綱吉決定把自己的憐憫之心丟到頭腦後,微笑。   握著筆身,俯下身湊近那個熟睡的男人,筆尖在雲雀恭彌的臉龐上輕輕畫上了一筆。   不對。他並不是想要畫一筆而是畫圈圈──冷不防地,另一只空出來的手臂被一股力道往前拉扯以致他失去了平衡,拿著筆的那只手不禁滑了一下,便在那微偏白皙的臉頰上塗上一筆黑色。   大腦在那把充滿著睡意的磁性嗓音說話之後還沒夠理解到發生甚麼事。   「哇噢,膽子挺大的不是嗎?」不知道在甚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的雲雀恭彌瞪視著眼前陷入了發愣狀態的小兔子。   「咿咿呀呀──雲雲雀學長你甚麼時候醒來的?!」當綱吉終於反應過來而想要馬上離開事發現場之際,才發現自己的後路已經被某個男人給封鎖住了。   ──先前左手被攫住,再來拿筆右手的手腕也同時被雲雀抓住讓他無法動彈。   「哼,由你躡手躡腳走到我面前的時候。」   那不就是一直都是清醒著的嗎?!可惡剛才我喊學長的時候竟然不應我!   「這、這樣啊……」傻笑。   「所以你可以解釋一下你在做甚麼嗎?草食動物?」笑。   「呃……啊哈哈哈。」繼續裝傻。 ###   「咿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畫啊雲雀學長──!!」現下綱吉左眼附近已經被人用黑色的粗筆在上面圈了起來,始作俑者還想要繼續攻勢。   「啊對呢,不在上面簽上我的署名不行呢。」   「為甚麼要簽名啊啊啊──?!」被雲雀抱在懷中在臉上亂畫甚至現在想要簽名的綱吉嚇得魂飛魄散。   這種筆畫在臉上有多難清洗他知不知道啊!!!?就是因為難清洗所以他才選擇用這個牌子,從沒有想過結果會被使用在他的臉上。 ###   最後,被畫花臉的澤田綱吉垂頭喪氣地回到班房的時候,因為在雲雀學長大人的”回家前別擦掉,不然咬殺”的燦爛笑容警告下,綱吉就連現在自己的臉變成甚麼樣子也不知道,當然也不想知道。   然後在大家的竊竊私語的翌日,從此他除了有”蠢綱”的稱呼,還多了”委員長夫人”的尊稱。   那張被畫花了的臉在回到家後,在準備一輪的清洗功夫之際,綱吉才從鏡子反射的對面看見了雲雀當時所謂的「簽名」。   ──ヒバツナ   然後一愣。   呃……甚麼意思?後面那兩個片假名是自己的名字沒錯啦而前面的那是甚麼東東?   傻呼呼的綱吉在一段時間後才從委員長大人的口中知道當中的意思。 =END= 後記: 這篇原本打算是與小雪的合文,但結果變成只有我一個在打了囧 上面有一句是小雪打的喔(有人會發現嗎 小星現正被寒假的功課和測驗活埋OTL…… 拜年的樂趣小星感受不到啊還被某柑猛強迫我打H(掩面 寒假小星任性多幾天就要收拾心情了(哭 謝謝留言鼓勵小星的的親!vv PSヒバツナ=雲綱(怕有人不明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