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墨花(雲綱)

###   「啊,沾到墨水了。」   今天下午上的美術課的主題居然是要畫水墨畫,藝術方面一竅不通的澤田綱吉不小心把純白色的襯衫沾到墨水,綱吉驚呼了一聲,馬上想要放下畫筆的舉動卻又再次在襯衫上畫了一大條的黑色畫筆的痕跡。   笨拙的動作惹來四周與他一同上美術課的同學譏笑,某個平時總會和綱吉聚在一起的銀髮少年第一時間拿來毛巾助他清理。   「十代首領,沒事嗎?」   「沒事,謝謝……」狼狽地用濕了水的毛巾清洗被墨水沾染的白色,發現愈是磨擦染黑的地方,墨水化開的愈是厲害。   「啊怎麼辦……」看到那一片的墨色,綱吉困惑地止住那火上加油的動作,一臉的不知所措。要是沾上其他別的顏料倒還好,沾染了墨汁是多麼的難以清洗。這片墨色會滲入物質的最裡面然後不能褪色吧。   「十代首領,臉……」不知為何臉頰有點而微紅的獄寺偏過頭指了指他的臉,綱吉茫然地用手抹了一下臉蛋,手掌心馬上一片墨黑:「嗚哇!」   看來是剛才揮筆畫畫的時候不小心把筆往自己臉上塗了,綱吉驚呼了一聲後立即拋下畫架和獄寺,奔到男洗手間清洗。   其實,有一筆墨色的痕在臉頰上的十代首領也好可愛………   「靠我在亂妄想些啥啊!」用力地往自己的臉大力拍出聲來,獄寺正準備返回去把十代首領的肖像畫完成之際,卻因為視野受到一件事物所吸引而駐足而留,好奇地往綱吉座位前擺放的畫架探頭:「稍微看一下,也沒有關係吧,十代首領?」   碧綠的瞳仁因為看到那凌亂的線條所繪畫的東西猛然瞪大。 ###   「啊……我真是笨。」凝視著鏡面映照出的自己,綱吉不禁對著鏡子歎息,用剛才獄寺給他的毛巾仔細擦著臉上的墨筆,花了一些時間才能把臉上的顏料抹去。   然而,襯衫上的化開了的墨色仍然存在。   「唉………」只不過是上個美術課也可以弄得狼狽不堪的樣子,綱吉再次歎息,突然不想要出去面對那水墨畫了。   乾脆在洗手間裡等到下課的鐘聲響了再出去吧。   逃避現實的心態湧出之後,綱吉納悶地抱膝坐在不太乾淨的地上,發愣地望著手表面的秒針打發時間。   都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先是有他最討厭之一的美術課,然後是最麻煩的水墨畫,結果搞到一塌糊塗。   水墨畫他都不知道要畫什麼好,自由創作的題目根本就是最不自由。寧可教師給一個題目他再發揮或許會更好。   結果自己畫出來的,是經常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事物。那雙銀色的拐子感覺上也挺容易畫的,所以便畫了出來。並不是因為對拐子的主人有任何其他的思念存在。   默默在心底裡說服自己的綱吉,突然想起了他在奔出教室的時候,並沒有把那畫作蓋好布。   「糟、糟糕!要是被看到的話……!」   絕對會被誤會我對雲雀學長有什麼奇怪的妄想吧!!早知道就不畫那種東西了!   慌張站起身的綱吉正要拔腿就跑,但是那驀然傳出來的沖廁所的聲音著實讓他因驚嚇而跌坐回去。   甫步出來的黑髮少年是無人不認識的並盛帝王,更讓綱吉的舌頭打結了:「雲雲雲雲雀學長?!」   「在洗手間看見我需要這麼驚訝?」在洗臉盆裡清洗雙手的雲雀瞥了綱吉一眼,冷言問道。   「不是──」光是看見風紀委員長的臉已經會驚嚇了。   「對了,這個時候你坐在這裡幹什麼?」墨色的眼眸閃過了一抹異樣的光彩,瞪視著他的表情就像在問他是否曠課,接著出現的便是那雙熟悉的銀拐。   「我、呃──」的確是找不到其他待在洗手間裡的理由,綱吉臉唰一聲白了,看著愈加接近自己的身體,綱吉只來得及閉上眼睛並沒有逃走。   「這是什麼花?」   ──花?   身體感受不到那雙拐子落下的疼痛,還有那冷冽的聲音所提出來的問題,讓綱吉狐疑地張開眼,不到一秒又再合上。   雲雀學長的距離太近了!!   雲雀恭彌把眼睛湊近綱吉的襯衫上的污垢,仔細端詳了一下,他身上的氣氛也透過接觸的身體傳了過來。讓綱吉的背脊默默貼在牆壁上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這、這只是墨水的跡而已。」   「喔?但是我看見的是花。」   「誒?」   不解的僅能發出的一個單音,綱吉張開眸子往自己的襯衫上望去。什麼啊他只能看出化開了的墨水而已,然後更加迷惑地抬起眸子往雲雀的方向一望。   「就算是沾染了墨水的花,仍然是那麼美……」   「到底在說什麼……」   「不明白算了,你,可以回教室了。」   「誒?是!」 刻意把話說得曖昧,沒有預計那只單純的小兔子能夠明白,話中暗示的說話自己清楚就好。雲雀勾起了一抹笑,踏著心情愉快的腳步離開洗手間。   那是他在溫室裡培育的一朵花。   即使染上污色,仍然不改那豔麗。 ###   聽說在美術課終止之前,綱吉回到課室不久之後,美術課的導師剛好經過綱吉的畫架前,愕然的模樣讓其他學生也紛紛離開座位,往澤田綱吉的方向聚集。   「澤田同學,這是什麼?」托了托眼鏡。   「呃──」要說出來嗎?真的要說這是雲雀學長的拐子嗎!?   「銀色的……魚雷?」   當下,綱吉真的有股想哭的衝動。   就算是沾染了墨水的花,仍然是那麼美。   直至凋零前的瞬間,我也會一直目睹綻放的燦爛。 =END= 後記: 爛了爛了、崩了崩了囧 根本完全對不了題啊!這叫什麼墨什麼花!!Q口Q 小蛋,念我卡了兩個月請收文吧(哭 今天終於入手了家教的Q版figure 剛剛一直在照相都快忘了一更文(被巴 對VOL1的怨念愈來愈大(咬手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