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副作用(雲綱)

###   基本上,雲雀恭彌承認自己是一個畏疫忌醫的男人。因為在世界上,他雲雀恭彌就只會相信自己一人,如此一個生活在自我中心的人又怎能夠相信所謂的醫生。因而在不慎感染到病菌的時候,雲雀更是討厭吃藥而讓澤田綱吉感到無比煩惱。   「你知道吃完這東西一定會好?」   「呃……在大多數的情況吃了便會好轉。」這是生活的常識啊常識。病了當然是去看醫生,看醫生後就是準時吃藥就會好。   「那麼這東西的成份是甚麼?吃了能保證不會有害?」   他又不是當醫生怎知道啊!!   「大、大家生病的時候也是吃藥啊!」滿臉無奈的綱吉悄悄白了一眼躺在床上臉部微紅的雲雀。   明瞭自家戀人對吃藥與否的問題相當固執,但沒想到會離譜到這個地步。在前陣子自己因為天氣突然急速轉冷而生病,當時雲雀學長對此事過份緊張,到他家整天照顧和陪伴他,那時綱吉就曾試過因為吃藥而被雲雀教訓了一番。   「是嗎?」   對面還傳出戀人疑惑般的反問。綱吉暗自嘆氣,決定稍後再說服他。綱吉繼續低頭翻開從家裡帶來的藥箱,整理裡面雲雀說死也不要吃的藥物。翻出一包又一包的白色包裝和各種各樣顏色的藥丸。   「啊吶……到底要吃哪種?」有點被眼前的藥物弄到眼花撩亂,綱吉好不容易終於從當中找出一包寫著”感冒藥”的藥包出來。連忙抓起藥包袋便奔去雲雀躺的床。   把雙手撐在床沿上,綱吉托著腮,用褐色的大眼睛盯著床上臉頰微紅的學長:「那個……雲雀學長……」   「不要。」   「我甚麼也沒有說啊………」   ……拜託,他只是生病,還沒有病到燒壞腦袋而影響思考能力。看到別人拿著一包藥而且笑嘻嘻地走到面前任誰都會知道有什麼企圖吧?   更何況方才那只草食動物才問過一次呢。   「不用說了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吃。」頑固地偏過頭。   「無論如何?」向前伸長脖子。   「………除非、」雲雀突然邪魅一笑,不禁讓某只小兔子受驚地縮回去,男人驀然改變的態度讓他感到危險:「……用嘴。」   「誒?!我、我嗎?!」詫異地瞠大眼睛,綱吉用手指了指自己,頭頂上彷彿浮現了一個大問題,如此無知的樣子讓雲雀不禁輕笑。   「不然還有誰?」凝視著對方又被自己的說話震撼到的樣子,雲雀有種感冒好像已經好了大半的感覺。然而當他甫坐起身,四肢的無力感讓他感到極度的疲憊,一陣暈眩馬上襲來:「唔……」   「雲雀學長!」褐眸盡是擔心地扶著那上半身坐起的男人,才接觸到雲雀的手臂,一陣熾熱便從皮膚傳遞過來:「好熱啊……學長發燒了嗎?」   「這只不過是小事,不用你操心。」捂住有點發痛的額頭,雲雀還在綱吉面前逞強。   「這樣已經很嚴重了好不好。」對雲雀毫無自己是一個病人的自覺,綱吉也感到有點微慍了。在接待室工作的時候突然因不適而昏倒也只是小事而已嗎?   「綱吉………」   所以要是雲雀學長願意服藥的話,自己這點少犧牲能夠讓雲雀學長早日康服的話並沒有甚麼大不了。   綱吉躊躇了一下後,片刻睜開的褐眸透出堅決、果斷的目光。他拆開藥包,取了幾顆藥丸放入口中後,便把桌上的水整杯喝下,沒有把藥丸和水吞下只含在口腔裡。   對自己掉進了某個大野狼所設下的陷阱中全然不覺。雲雀勾起了一個好看的微笑,坐在床上悠然地等待某只兔子自動的送上門。   唇瓣貼上的觸覺就好像羽毛般輕,透過四唇相接直接地把嘴唇的顫抖傳遞至對方。藥丸隨著水流至雲雀的口腔內。第一次使用這種方法的綱吉不太懂當中的技巧,嘴巴接不下的水沿著他的嘴角蜿蜒而下:「唔嗚……──」   這種蜻蜓點水的感覺讓雲雀不甚滿意,提起放在棉被上的手按住綱吉的後腦勺,箝制著不讓以為”任務完成”而想要結束這個吻的兔子離開。雲雀在加重這個吻的同時也藉著綱吉沒有閉合的嘴巴而竄進了紅舌挑起對方的。糾纏的舌頭盡情的纏繞舔拭,交換彼此口中的香氣和甘甜。   完畢了整個服藥的過程,驅使綱吉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肺部的氧氣幾乎因為被人吻了好幾回而全部抽走。大口喘息著且臉部通紅的綱吉在某個程度上相較雲雀更像一個病人。   ……很好,這下子想要不被傳染也不可能了吧。   拭擦著被吻紅的嘴唇,綱吉內心的怨言怎樣也沒有能夠宣洩的地方,因為抱怨的對象早已經睡著了。   要是自己不想短命幾年的話,神所給的指示便是”躡手躡腳離開”。   然後聽說在第一天,鬼之風紀委員長在各學生慶祝他缺席而大舉遲到的情況下又回到他最心愛的人所在的校園。瞪視著一班踏著悠然腳步散步回校而心感不妙的遲到學生,雲雀揚起好看的笑容,提起銀光拐子。   披在身上的黑色外套隨著人向對方高速移動而隨風飄逸。   「咬殺!」   「哈嚏!」   與攻擊開始的訊號隨之呼應的是綱吉的一個噴涕,他揉著帶有濕意的鼻子皺起眉頭。   將感冒傳染給別人然後自己好轉是否就是指他呢。   我發現,即使藥效有多弱也好,副作用有多強也罷。   我都需要服用他。   搞不好,持續服藥,依賴服藥,已經是一種副作用。   雲雀服用的是一種名叫澤田綱吉副作用是無可抑制去愛的藥。 =END= 後記: 感冒的時候竄出來的靈感=////= 說起來感冒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好了沒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