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依戀寄生7(雲綱)

  所謂的說明是指,護士長碧洋琪將接替醫師雲雀恭彌,對護士澤田綱吉的觀察工作,接著再由她向雲雀報告有關的事項。當然最後的報告書是由雲雀執筆,這是院長里包恩所規定的。   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轉變,綱吉有些不知所措要怎樣去面對。人選方面他是相當贊成,碧洋琪對自己也很好,只不過是這個變動背後的原因讓綱吉心不在然。   「你與雲雀醫師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誒誒──?」對方驀然冒出的一句說話讓綱吉飽受驚嚇地自亂了陣腳,停下了腳步,緩緩落後。   單單一言便足以讓體內陷入沈睡的記憶蘇醒,綱吉的小手下意識移至唇瓣上摩擦,昨天那清晰的觸感好像從來沒有消失。   感覺很差。   不是感到討厭所以不好,是因為自己好像被討厭了。   其實他本身並沒有太在意這個吻,由始至於都是一個在意外的情況下發生的事。唇與唇只不過是擦到而已,根本沒什麼好介意的。   但是雲雀醫師卻刻意躲避自己,就好像對他說因為那個意外的吻感到噁心,連看到他的樣子也厭惡。   宛如面對面無聲地說『不要再給我看到你』。   聽見身後的緊追的腳步聲停住,碧洋琪也駐足回首,接觸到那雙褐瞳滿是茫然和酸澀,心裡更是確實了自己的推測。   「為……為什麼會知道……」不由得吐出唇邊的說話使綱吉又吃了一驚,馬上抿嘴不語。   「直覺而已。」你的臉頰上不是這麼寫著嗎?──碧洋琪沒有把最後一句說話道出,她湊近綱吉,仔細端詳起他的臉,看看還能不能猜出一個究竟。   「……。」綱吉無言以對,想要否認自己沒事扯起笑容,但卻發現自己根本笑不出來。   「雖然不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碧洋琪歎了口氣,始終事情不是她這個局外人可以插手,但還是忍不住給了提示:「你們之間缺乏的是溝通。」   「我也知道只是!──只是雲雀醫師他並沒有給我這個機會。」   只要一想起那個黑髮男人,腦海中出現的不是對自己的冷瞪就是冷眼,身體上散發的都只是不給人接近的氣息,宛如用那雙鳳眼在他的四周畫上了不可超越的線一樣。你要他怎樣溝通?   「好了,這個話題先打住吧。」看見那張因為生氣和委屈而脹得通紅的臉龐,碧洋琪知道要是再在這話題上打轉的話對方絕對會沁出淚水:「好好把我剛才的說話記住吧。」   綱吉咬著唇,點了點頭:「嗯。」   「啊?」碧洋琪把視線固定在綱吉身上的制服上,定睛一看才發現有點不大對:「這是什麼?」   「誒?」隨著對方的手指看去是他衣服布料前胸襟的圖案:「這……我也不清楚。」   綱吉現在身穿的再不是粉色誘人的護士服,而是一套全身天藍色的男護士制服。很普通也不好看──這是綱吉收到制服後的第一個感覺。不過即使不是雲雀的命令也好,他才不願意一直穿著那羞人的女裝到處跑。   直至剛才他穿上後,照鏡子的時候才發現了那個圖案。   「唔……這會是醫院的吉祥物嗎?」歪頭,綱吉用手戳了戳那貼在胸襟前垂著耳朵的粉色兔子。   ……對不起我可以告訴你絕對不是。   而且不只是胸前,其實在你的背後還有更大的一只淚眼婆婆的兔子。你穿衣物的時候都沒有看背後有什麼嗎?   「我想應該是製衣廠印錯了吧……」碧洋琪的記憶正在否認她口中的說話,不過一時也只有這麼應付了。   「誒?是印錯嗎?那麼又要再造一套……」別跟他說要再穿回那套女裝服。   「綱吉你不介意的話現在這樣便可以了……這戴帽子是怎麼一回事?」剛才一直已經想提問,只是找不到時機。因為綱吉一身的男裝護士服穿得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誒?」不自覺用手摸上了頭頂那小小的粉藍色帽子:「帽子與制服擺放在一起,所以我也一起戴上了,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   ……真的要懷疑這孩子到底有沒有護士的基本知識。哪一間醫院有男護士需要戴護士帽?   「護士長?」   「沒什麼。」對著眼前那穿著半男裝(褲子)半女裝(有帽子)的護士制服,碧洋琪決定不再說什麼:「已經到──」   「阿呆你有神經病嗎?有急性肝炎還給我到處亂跑!!好了現在又發燒了,你聽著一輩子住醫院吧!!」   ──這把聲音是……   正要跟隨碧洋琪進入普通病房的綱吉,身體因為那把叱罵的聲音條件反射地顫了一下。走在前頭的碧洋琪則是一臉頭痛地用手撫著額。   「啊哈哈,這樣也挺不錯嘛,可以一輩子看到獄寺。」另一把開朗的聲音從病房裡面傳出來,本人對即使被罵永久住院好像沒什麼感覺。   「不錯你個頭啊!!醫院的床位已經很缺乏了!快快好起來然後給我滾出去!」獄寺的語氣更加惡劣,他響亮的咒罵聲引來了同房的其他病人的白眼。   這個人真的是實習醫生嗎?!!   ──怎麼他覺得好像是債主來討債探病的那一邊? =TBC= 後記: 第七篇竟然要分上下太神奇了囧!!(本來要直落第八章的 發現我的文章中常常會出現山獄的影子Q口Q 哈哈哈這是手指自己在打不關我的事T口T(被巴頭 阿山出場了有種終於都齊人了的感覺,啊其實應該還有的 不過重要的人物應該不會再有了吧?(對不起其他守護者 兔子的新服裝不知道大家滿意嗎?不會對我說還我女裝吧?(蹲角落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vv ──雲綱長篇同人 《依戀寄生》7下   「不錯你個頭啊!!醫院的床位已經很缺乏了!快快好起來然後給我滾出去!」   其實所謂的醫院,並不見得會很寧靜。   澤田綱吉在並盛醫院實習踏入的第二星期,他深深感受到這一點,特別是現在正在上演的一幕。每次注意力都被牽扯了過去,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往聲音發出的來源望去。   「喔,原來獄寺這麼擔心我的病情,真高興啊。」黑髮的少年身上完全沒有病人應有的氣息,大概是因為正在發燒的關係,臉上也充滿著紅潤的光澤。   「山本武!你夠了試試再跟我打哈哈!鬼才會擔心你的病情!」對著病床上的黑髮少年山本武破口大罵的獄寺,對周遭的白眼毫不在意。   「謝謝獄寺的關心,這種病很快便會好吧。」山本選擇徹底把剛才獄寺的話跳過,繼續在床上散發天真燦爛的笑容。   「說了多次遍,要加醫師在名字的後面啊笨蛋!」   「獄寺,這裡沒你的事了出去吧。」站在病床旁邊穿著醫生袍的黑髮男子頭痛般搔了搔頭,擺出受不了的表情瞪著獄寺,接著用趕蒼蠅的手勢向前掃了掃。   獄寺嘖了一聲,沖著那個醫生怒視了一眼,仍然是滿口粗話:「靠啥叫沒有我的事?媽的你以為我好想跟你實習啊?」   「所以都說跟我實習的都要是女生啊……」   「綱吉,別發呆,先把手上的工作做好。」   「啊!對不起!」碧洋琪微慍的嗓音把綱吉的注意力拉回,這才發現病床上的女生一臉茫然,呆滯凝視著他。綱吉這才記起自己還在幫她量血壓,馬上低頭道歉繼續動作,盡力要把咒罵聲從大腦裡趕走。   在綱吉繼續工作後,碧洋琪掀開白布,往現在普通房間內最嘈雜的地方走去。要是再發出這種噪音,在收到病人的投訴前自己最先會受不了。   「隼人,這是對上司的態度嗎?」用黑色的工作板輕拍獄寺的頭顱,惹來後者的一個猛瞪:「夏馬爾辛苦了。」   「小碧洋琪──」用與剛才南轅北轍的語氣嬌聲叫著碧洋琪的名字,碧洋琪反應敏捷把剛才用來打獄寺的板擋在面前,夏馬爾嘟起的嘴唇當然準確地與板來了一個親吻。   獄寺掩著半邊嘴在偷笑活該,夏馬爾仍然不放棄想再次展開攻勢,至於病床上山本則不斷發出爽朗的笑聲。直至量血壓的工作結束後,綱吉在旁邊目睹著這一切,不禁暗自苦笑。 ###   在完成了今天繁複的工作後,雲雀才可以停下來稍作休息,勞碌了一整天的身體終於可以放鬆,他從敞開的窗戶往外一看,外面的天空掛著漆黑的夜幕。   雲雀有點愕然,沒想到埋頭工作後回過神來已經深夜,看來今天又要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度過晚上了。對今晚的就寢地方略作思忖後,他優雅地伸了伸懶腰,在無人的走廊上打著呵欠。步伐不自覺往休息室的方向移動。   他可以對天發誓,絕對不是因為那個人才會移步到休息室,只是剛巧他工作完感到疲憊而想去喝咖啡而已。   所以當拉開休息室的內,馬上躍入眼簾的是那張純白色的沙發,褐髮的少年合上眼睛躺在沙發上沈睡的景觀,他是沒有預料的。那一身粉藍色的男護士裝與背後白色的沙發編織成色彩的鮮明對比,就宛如在白色的浮雲後躲起來的那片廣大藍天。   綱吉可愛的睡顏刻劃在雲雀的丹鳳眼上的剎那,同時把本人已經放置在回收箱的記憶勾勒起來。   把觀察的工作假手於人其實並不是他雲雀恭彌的作風,然而結果他還是因為這只草食動物而違反了自己的原則。在自動售賣機買了一罐咖啡,輕啜了一口後,接著隨便放到茶几上。他跨步繞過了沙發,目光在四周游移了一會,最後還是固定在熟睡的綱吉身上。   「呼……呼………」胸膛不斷上下起伏,發出安穩的呼吸聲,綱吉側過頭在沙發上睡眠。   纖細的身軀上只披著一張薄如紙的被單,每每看見自己也會透出恐懼目光的眼瞳此刻已經闔上,綱吉全身散發著慵懶的氣息,眉頭舒展很平安地睡著。身體伸直佔去了整張沙發的座位。或許因為沙發不及床褥舒適,所以身體並不能任意伸展。   「唔…..呼──」傾聽了一下草食動物發出的呼吸聲,敏銳的耳朵聽到好像是夢囈,雲雀蹲下身,鳳眼可以毫不保留地打量著那只草食動物的睡顏,他居然覺得這種偷窺般的事還挺有趣的。   「呵……流著口水。」靠近一看才看見躺平睡在沙發上的草食動物嘴角有一條銀色的液體,雲雀不禁失笑地開口道出。雖然發出的聲音不大,但是雲雀有預料過對方就算沒有醒來,也會有點反應,誰知道完全沒有蘇醒的跡象。   接著伸出手輕力捏了捏他的臉頰,臉頰軟棉棉的好有彈性。綱吉連眉毛也沒有皺起,毫無反應,似乎是完全睡死的模樣。   ……讓他有種得寸進尺的衝動。   所謂的衝動在下一秒已經被雲雀恭彌演變為行動,大概連他自己本人也沒有想過他會有這種舉動,只是身體不受控制地行動而已。   他的膝頭跪在地上,眼前盡是那美好的光景和紅潤的嘴唇,雲雀伸出舌頭惡質地舔去了嘴角的唾液。沿著唾液滑下的線條往上舔。鳳眼半睜開地凝視著對方的反應,只見綱吉的身體猛地反射性顫了一下。   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心裡燃起的作弄心態沒有因此而平息。昨天唇與唇擦過的觸感不禁在提醒雲雀,那片稍微脹起的唇瓣有多甘甜美味。   舌頭滑到嘴角邊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接著不帶任何猶豫而舔上那片唇瓣。人兒開始因為搔癢感而微微皺起眉頭,但僅此而已。   雲雀收起撩撥的舌頭,當他察覺的時候已經覆上那軟軟的紅唇。   衝動,往往就在一瞬間。 =TBC= 後記: 因為連作者也受不了這發展慢得要命兩小只所以終於有升溫了!(喂 所以現在兩人的發展是委員長開始主動! 偷吻->強吻->? 有人想猜那個”?”是什麼嗎?(邪笑(被毆飛 提風畫的女裝護士服的綱吉真的好萌啊!(再鼻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