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052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等待遺忘(G綱)

  真實總是殘酷的,現實的時間並不會像那些電影、小說中的虛擬世界一樣,在主角們死前的一刻像把時間停止了般定格在那一刻,還有時間給予你留下遺言或遺憾。現實的時間一分一秒在流動,更不會為了誰而停止。   耳邊傳來了各種雜音。有他的守護者撕裂般的喊聲,還有一些直入大腦的怨靈的聲音,似乎正高興著他將會下地獄而發出陣陣歡呼。   很吵,很吵。就不能靜一點嗎?我想睡了……   身體開始軟下,由頭部開始身軀續漸往後傾倒。   啊………這樣頭部落地會好痛吧………誒不對啊,既然都快死了又怎麼會覺得痛呢?我真是個笨蛋。   眼瞳失去了焦距,暗殺他的人的臉孔愈發不清。   「──……綱吉…──!!」   畫面瞬間轉黑,然後扭曲。 ###   「───!……嗄啊、嗄嗄………嗄──」   胸膛急速地起伏,坐在床上的少年滿頭大汗,臉部的表情盡是驚訝和恐懼,手慌亂地撫上胸口。預料中的黏液並沒有向他襲來,那裡還是”撲撲”地跳動著,澤田綱吉吁了口氣。   「……已經,第十次了嗎。」   不是刻意去記下夢境出現的次數,只是頻頻發著惡夢的他清晰地把次數記下來罷了。   如此清晰駭人的夢並不是虛構,更不是所謂的預知夢,他知道彭哥列的超直覺再厲害也不到有預知能力這個程度。那是發生在他首次去敵方家族談判的時候,被射殺的片段。懷著睜開眼睛便會看見他的霧守時常談及的地獄的心情,卻發現自己躺在總部的醫療室裡僥倖生存。   距離那時已經快一個月,那個敵方家族在一個晚上突然消聲匿跡的新聞轟動了整個黑手界。   「……。」   那個時候,他的心其實慌得要死,但因為自知已經接近死亡反而無懼怕。逃過一劫後的他,卻變得比以前更加懦弱。   房門被拉開,綱吉嘆息。   「……抱歉,今天我身體不是很舒適,麻煩獄寺你幫我把下午的家族商討會議取消──嗚哇!!」   空氣突然劃出了一道銀光,綱吉靠著超直覺總算是躲避了攻擊。   「你還想要逃到什麼時候?草食動物。」   黑髮青年冷冽開口,仍沒有收起拐子之意。   「雲、雲雀學長?!」   沒想到今早喚他起床宣讀工作行程內容的人並不是獄寺隼人,看來就連里包恩也對我感到不耐煩了。   「還是,你要給我咬殺後才會清醒過來?」現在彭哥列過於安寧,雲雀待得無聊正想找尋咬殺的對象。   然而,草食動物沒有給予他應有的反應,僅是歛下眼。   「對不起,我需要休息了,請退下,雲之守護者。」   這句說話換來的是一個狠瞪,和響亮的甩門聲。 ###   他一直也沒有戴著戒指睡覺的習慣,因而常常被里包恩教訓他大意和不夠成熟。   聽說獄寺和山本也有戴著指環入睡的習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   把大空戒戴上手間,閉上眼眸,明明全無睡意卻躺在床上強迫自己睡著。   因為,過於期待沒有畫面的夢,讓他可以安眠。   然而,夢境仍然違背造夢者的意識出現了。   ──與前十次不同?!   甫入夢,眼前的影像卻有不同,應該是說角度不同了?暗殺者的仍然是那張嘴臉,槍口依舊是朝向自己。   槍聲響起,子彈貫穿身體的感覺竟然消失了,綱吉不解地低頭。   「………綱吉。」   「誒?」   是誰在喚我?綱吉對那把輕柔的嗓音有所印象,好像在哪裡聽過但又記不起來。他轉身,身後的風景倏地一轉,沒有黑暗、暴力和血腥,只有一片雪白,虛無。   佇立在那白濛濛當中的人影,有著與他相同臉部輪廓的人,他知道他是誰。從那套特顯出王者般的衣飾可以看出那人不同凡響的人。金褐色的髮色與他的分別只是稍微偏黃。   「……Giotto。」   Giotto,靈魂長期記宿在大空戒裡的彭哥列I世。   「我一直在等你。」   說著與第一次見面時相同的說話,Giotto,慢慢地步向綱吉。   「等我?」對面的人說著的明明是綱吉最熟悉的母語,但內裡的意思綱吉並不明白。   「…那些記憶,類似的也刻了不少在我這裡。」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初代首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所以我明白。」   「誒?!是、是這樣嗎……」思忖起來也是,在歷代彭哥列首領的面前,他那些惡夢又算得上什麼?   Giotto上前,執起綱吉的手,即使在夢中那枚大空戒仍然戴在其中,Giotto笑了,然後突然曲膝,在大空戒上吻了一下。   「等等!怎、怎麼可以吻那裡…這、這樣不對吧。」反過來要向他表示尊敬的是他才對吧。   「那麼,親愛的十代是想我吻在哪裡?」別有意味地笑了笑,Giotto的視線落在那紅潤飽滿的嘴唇上調侃著。   綱吉的臉蛋迅速染紅。   「不是……再怎樣說也應該是我吻你……啊也不對!對、對不起……」綱吉對於言語上的冒犯有所自覺,馬上連聲道歉。   Giotto”噗”一聲笑了出來,臉上的表情少了幾分嚴肅。   驀然,綱吉在反應過來的時候,躍入眼簾的便是那張放大了幾倍的俊臉,綱吉吃驚地想要往後退,嘴唇便傳來另一份溫熱:「唔、──?」   舌頭深入口腔,攪動著口腔的唾液和柔軟的內壁,Giotto的舌頭隨著舔拭和吸吮的動作愈加激烈,牽起對方的舌頭與之共舞:「嗄啊、嗯──」   直至綱吉開始感覺到難以呼吸,Giotto才放開他,離開前還眷戀的在唇瓣上面停留了一會。   Giotto的嘴巴動了一下,卻沒有聲音隨之發出。   「誒?」   Giotto說了什麼?   彷彿刻意不讓綱吉聽到自己在說什麼,Giotto僅是笑著,然後畫面愈來愈模糊。   「等等!」Giotto的臉龐快將要幻減般消失,綱吉趕緊伸出手。   「把大空戒戴著吧,睡覺的時候也要。」   ──這樣,你就不會再被惡夢糾纏了。   「為什麼……?」   「你不是想要遺忘嗎?」   那樣的記憶、那樣的畫面──   那句話語,是綱吉夢醒前最後一句聽到的說話。 ###   然後,澤田綱吉依照著Giotto的話去做,二十四小時大空戒也不離手,然後就真的沒有再作惡夢了。   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這個問題綱吉已經思考過無數遍也不從可知,最後還是擺了擺手,放棄了尋求原因。   大概只有那個叫Giotto的男人才會知道吧。   然後在夢境裡,看見的再也不是那血腥的場面。   而是變成了那個披著首領的裝束的金髮男子。   ──大空戒指、永遠陪在你身邊,直到毀滅。 =END= 後記: 終於給我撐到星期五了……OTL 前天和昨天幾乎要我命了囧 啊啊……明明統測要到下星期二才完結怎麼今天有種我已經考完然後在打文的感覺呢哈哈(傻笑 話說感覺好像很久沒發G綱了耶(最近是常在寫 一直想開G綱的坑的只不過沒有靈感(歎 嗯啊說不定某天靈感便會跑來了吧G爺爺保佑(? 說回來,訂櫃已經破五百接近六百的關口了呢 我還在填三百的點文啊囧rz 希望點文的大大喜歡吧! 感謝票票、留言、訂櫃v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