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2276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25

    追蹤人氣

[REBORN]接吻的進一步(骸綱)(H慎)

  「我還以為你早知道了。」你真的有這樣以為才好!!   不給予綱吉任何反駁的時間,里包恩甫坐上公車,便悠然地坐到綱吉的頭上,鼻孔裡呼出一個小小的氣泡,瞪大著眼睛一點也不像是在睡覺的模樣睡著了。   「里包恩!要睡給我到你的座位去睡!」   「吵死了。」列恩在不到五秒的時間內幻化為里包恩的愛槍,毫不留情地朝自己的學生開槍。   「嗚哇───!!」子彈與褐色瀏海擦過,要是再偏個一點就會被他的耳朵割下來吧。綱吉在車內發出慘叫,不由得要想遠離那個散發著危險氣息的存在。腳步才剛向後退了二步,背脊便撞向了一個溫熱的胸懷。綱吉馬上道歉:「對、對不起………咿啊!骸!?」   充滿熱帶水果特色的藍色髮型躍入眼簾,綱吉驚訝得已經忘了要閃避里包恩的子彈只懂傻愣愣地凝視著六道骸。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代替了陷入呆愣狀態沒了言語的綱吉提出問題的是里包恩,他吹了吹槍上的白煙,這回把剛才瞄準綱吉的槍口指向骸道:「你不應該在這裡。」   「哦呀哦呀,看來是我上錯公車了。」   「守護者的專用車與普通公車能搞錯麼?」   對啊,天底下哪裡有這麼巧的事發生……等等……不對他好像聽到了完全沒有關係的字眼?   「里包恩,守護者是?」   「連這個也不知道,想要去把”守護者”罰抄一百次嗎?」里包恩嘲諷地勾起嘴角,他的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白紙和筆,遞了給啞口無言的綱吉。   怎麼要罰抄啊!?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守護者也需要跟著一起來啊。而且在車上寫字只會變成鬼畫符而已!   「クフフ,這些東西實在太簡單,只需要一秒便可以了。」拜託,不要過分把自己的能力用在這麼無聊的地方啊!   到達目的後,公車停泊在一旁。綱吉和眾人一起攜著行李下車,甫踏出車箱他只覺得頭在暈,腳在抖。   「クフフ…フフ。」六道骸由剛才開始就一直發出讓人感到陰寒的笑聲,讓被迫要與他同座而受到洗腦電波攻擊的綱吉終於忍不住掉頭詢問:「骸,到底有什麼好笑?」   「クフフ…」又來了!綱吉擺出了一個厭惡的表情。   「當然是因為可以和彭哥列一起泡溫泉。」   「哈啊?!」綱吉不禁感到奇怪,怎麼跟他在里包恩那裡聽的不一樣?「這間溫泉旅店提供的是單獨溫泉,沒有大浴池喔。」   綱吉的眼神彷彿在凝視著一個變態,噢不,他的確是一個變態沒錯。   ──沒有浴池,沒有浴池,沒有浴池……   綱吉最後的一句話語帶著回音在骸的耳邊縈迴,他嘴角的笑容顯然僅硬,還抽搐了好幾下。   時間點剛剛好,守護者的專用車也恰好到達,紛紛拉開車門下車的三名守護者(雷守、霧守坐公車,雲守坐私人房車)。因為不自覺地對綱吉的聲音極度敏感,所以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說話清晰地直入他們的耳朵裡。然後眾人無一不陷入石化的狀態,就連一向會精神翼翼地奔去與綱吉大喊「十代首領」的獄寺也一時語塞。   「綱吉君,快點喔。」遠方,淡褐色頭髮的少女向綱吉揮了揮手,甜絲絲的聲音催促著他。   「是,來了!」   發現自己因為骸而嚴重落後,綱吉馬上加快了步伐,無視身後無力蹲在地上,頭頂上出現了一片烏雲的某鳳梨和其餘在短時間也不能從打擊中回復過來的人。 ###   話雖如此,綱吉對溫泉的設計並非是混合浴也有感到些許的失望,不僅無緣與京子一起泡溫泉,而且只有自己一人泡的確有點沒趣。   唯一的好處,便是可以看見六道骸那臉宛如在高峰突如跌落谷底的表情,真是大快朵頤,心情豁然開朗起來。   把身上的衣物脫下,綱吉把毛巾圍在腰際後,便提起腳尖進入浴池裡,陪隨著「沙沙」的水聲,綱吉全身也泡在冒出白煙的熱水中,只露出頭顱呼吸。   「呼……極樂、極樂。」享受地吁了口氣,綱吉把另一條之前準備的毛巾置於頭上,緩緩閉上眼睛。   驀然,一聲細微的東西撞碰聲傳到他的耳裡,他猛然睜開眼睛,驚惶地站起來左右察看:「誰……誰?!」   浴池內只有他自己的聲音在迴響。   「……是錯覺嗎?」大概是過分神經緊張吧,他明明在進入的時候已經確認把門鎖好了。不以為意的綱吉重新坐回浴池裡,放鬆精神。   直至覺得時間差不多之際,綱吉站起來把頭頂上的毛巾拿來拭乾身體,一邊拉開了把床鋪和溫泉隔開的門扉,一邊拭擦著褐髮。   然後拭擦頭髮的動作赫然停止。   「───!!」   驚訝程度到達喪失說話能力和尖叫聲音的地步,綱吉馬上想要把門扉拉回來,卻被一只手剛好擋住了:「喲,晚上好,彭哥列。」   「你你你你怎麼進來的!!」綱吉不禁連聲音也顫抖起來,腦袋第一時間想起的便是要遮掩著上身,羞赧地轉過身。同時也因此而放開拉著門板的手,讓六道骸進出無阻。   「不就是從門……」   「我有鎖門啊!總之給給給我出去!」閉著眼晴背過身來的綱吉想要用手把骸推出去,但這樣做又等同於給人看光光,只有用言語催促他離開。   「吶……彭哥列──」可是對方明顯不會那麼容易善罷甘休,愈加接近綱吉因為剛剛泡完溫泉而散發著蒸氣的紅潤身軀:「好香──」   「──!」骸半開玩笑的說話讓綱吉呆了半晌,猛烈貼接的胸膛讓綱吉免不了一顫:「不要過來!!」   「吶……綱吉──」驀然把平時的稱呼轉變得更親暱,綱吉不禁打了個哆嗦。因為每次只要骸不叫”彭哥列”而喚他”綱吉”的時候總沒有好事發生,他知道今天也不例外:「怎、怎麼……」   「沒忘記上次的要求吧?」磁性的男性在綱吉的耳際響起,吹出的氣息讓他不禁瑟縮了一下,他的雙手已經從圍巾上移開至骸的胸膛,想抵抗他接近卻只是徒勞。   想起骸上星期說的話,心臟猛烈跳動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剛泡完溫泉的原因抑或是什麼,自知臉頰上浮現的紅暈相當誇張。   「綱吉不會忘記吧?」   嘴巴好想回答不記得,既然那張笑臉讓他怎樣也無法塞出那三個字,只有發傻地乾笑著掩飾:「啊哈哈哈……」   ──接吻的進一步。   在綱吉的耳際再次呢喃重複了一次,讓他的紅暈瀰漫至耳根:「別開玩笑了!要在這裡做嗎!?」   當初他曾經傻呼呼地認為所謂的進一步只是身體的接觸,例如愛撫。所以才會紅著臉點頭同意。   但看來現在六道骸這個男人的腦袋早已經把那步驟跳過了。   「不行?氣氛不是很好麼?」這麼說著的同時,骸的手開始緩緩地移去下方,撫上綱吉還處於沉睡的男性象徵,隔著白色的圍巾開始上下撫摸摩擦。但這樣給予綱吉帶來的快感比直接觸摸更為大:「啊啊………」   聽見自己那媚惑的聲音傳出,綱吉立刻捂住嘴巴。   「呵……不用介意聲音的,外面不會有人能夠偷聽。」已經事先在外面設置幻術,隔音的措施還是做得相當充足。骸把阻礙視線的圍巾單手扯開,那早已經勃發起來男根便「噗」地彈出。骸開始持續地挑弄脆弱的根部,耳邊不意外聽見綱吉的急喘聲音:「哈啊…不、──」   視覺享受之餘還有絕讚的手感。   片刻,伴隨著綱吉愈發愈高的吟哦聲,腫大的男性便在骸的手裡釋放出白灼,液體都噴灑到綱吉的光裸的腹部和骸的衣物上。綱吉驀然感到一陣癱軟,頭部暈暈的感到些許天旋地轉。   「哦呀,這麼快便不行了?又不是第一次……」即使兩人自從認清楚彼此的感情後並沒有即時發生關係,然而像這樣的手淫還是有數次以上的經歷。不過僅僅是這個又怎樣能夠滿足到他?所以他才會要求所謂的”進一步”。   「不、還是改天吧──」   「不行。」斬釘截鐵:「你這句話已經說了七次以上了。」   「嗚………」   「所以還是乖乖的把你的身體交給我吧。」   等待這一天來臨的日子用雙手也不足夠去數,骸將早已一絲不掛的綱吉壓在地板上,原本冰冷的地板受到溫泉的蒸氣影響而變得有微微的熱度。骸毫不猶豫地把綱吉的雙腿張開,架在肩膀上然後把頭埋在其胯間:「看綱吉的這裡,還是第一次………」   用手花蕾附近的嫩肉撐開,探索著紅潤的內壁,骸伸出舌頭舔弄著入口的周圍,靈活的舌尖像貓舔牛奶一樣的動作緊接著,穴口開始滲出液體濕潤了甬道:「啊啊……不要舔那裡、好髒……討、討厭…啊啊──」   「綱吉不是剛剛泡完溫泉嗎?又怎會髒……」簡直就像一個沐浴在春風中的少女一般的少年身軀,對六道骸的吸引力和誘惑比起其他的東西更要大。   滿意地抬起眼眸凝視著此刻綱吉不自覺表達出來的媚態和情色的反應,骸的舌頭更加深入打開那個為他而準備好的蜜穴,縈迴在室內的淨是綱吉的輕喘和呻吟聲音。   「看樣子,只是手指並不能滿足你呢……」到底不能受到滿足的是指綱吉,還是骸本人呢?骸的心裡也有個底,手指感受到的熾熱和緊密的吸吮感,讓他下身的男性也跟著起了反應。   把手指全數撤出後,骸不太溫柔地把綱吉的腿抬高,解下褲頭的動作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他的腰一挺,挺立的慾望便塞進了那個小小的入口:「啊啊啊………唔、」   進入那一刻的快感陪隨著初次經歷的痛楚刺激著綱吉,褐色的眼眸有點沖散,臉頰襲上緋紅,他伸出手繞著骸的脖子回應他的激情。交疊的肉體激烈地挪動和交合所發出的淫穢聲音迴盪在靜謐的浴池內。   結果,澤田綱吉泡完一次的溫泉後,身體又再一次的沾滿黏液渾身不舒服。六道骸提出要一起沖洗身體的理由,想要把癱軟的身子抱到溫泉裡慢慢地替他好好”清理”一下。   「你給我出去──!!!」   碰啪──   六道骸被澤田綱吉轟了出門外。無論怎樣哭聲拍打著門板,抑或是裝可憐的招數也通通使出來了。那道門板仍然像取笑他的可憐般,密封不動。   ──至少先把褲子還給他好不好?!!! =END= 後記: 啊哈哈我H虛了囧…… 而且不想H佔的份部太多所以便這樣(小柑我為了你拼死了=v= 希望小柑喜歡耶~生日快樂阿阿阿(抱著猛親(被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