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飄雪降雨◦ °
關於部落格
  • 21080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24

    追蹤人氣

[REBORN]甜蜜早晨(雲綱)(H慎)

  而那個對象不是別人,而那個人偏偏是在中學時期自己最恐懼的人,幾乎是瞥見一個疑似是那個人的黑影便要退避三舍。而且他們兩個人八字也沒有一撇,當中最先萌生起愛戀的到底是哪一邊呢?綱吉已經懶得去思考這個問題了。   就連日本政府原來已經開放到准許同性戀結婚的開明地區他也是在昨天才知道,大概又是雲雀學長在當中做了什麼手腳吧。   「啊,糟了……」   才一個分神,熱鍋裡的煎蛋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面貌,黑壓壓一堆的顏色還散發著燒焦的味道。畫面轉過去綱吉身旁的垃圾桶,可以看見有五個蛋殼還有一堆焦黑物。   「這個……怎樣看也不能吃吧?」儘管他自認腦子不太靈活,但視力還算是正常,這一堆被他弄得一塌糊塗的煎蛋吃了大概會肚子痛。   環視了一下剛才還是很乾淨的廚房現下被他弄得污穢不堪,無奈地搖了搖頭顱,拿起電話撥號打算外賣。雖然感到很可惜,但是下半身的痛楚已經不斷在訴說著他不能夠再站立下去。   再說,要繼續以這個模樣煮早餐的話他可會先最早受不到羞赧,兩腿下的部位冷冰冰的,讓他很懷念那個暖烘烘的被窩啊。   對了,一會早餐送過來的時候怎麼辦,要他穿這身打扮去應門嗎?!   思忖及此,綱吉臉頰上又一熱,馬上奔回他與雲雀昨夜共枕的地方,決定冒著生命危險,把那個起床氣強盛的人喚起床。   「那個……雲、雲雀學長......?」對自己那個改不掉的稱呼有自知之名,綱吉有瞬間想要親暱地喚雲雀恭彌的名字,但不到一秒又放棄了。   床上的人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眼睛睜開了一半又隨即閉上,下達威脅性的冷語:「別吵。」   嗚你叫我怎樣別吵啊你不起床應門那我們的早餐要怎麼辦啊?!!!   「雲雀學長,起床吃早餐吧。」搖了搖那個還在被窩內睡得舒服的人,綱吉一臉納悶。明明以前即使是一片落葉的聲音也能夠把人吵醒怎麼現在要叫他起床卻那麼的困難?   害他也好像縮回去繼續睡覺啊……   黑眸子終於在下秒有所動靜,眉毛微微皺了起來,墨黑的眸子終於睜開,躍入眼眸的朦朧印象開始變得清晰。   「……原來是綱吉。」瞄見了那熟悉的褐髮,雲雀這才放下從枕頭後邊抽出來的拐子,綱吉一臉發白地直打著哆嗦。他可是差沒點沒成為那根拐子的食糧啊!   「雲雀學長清醒了?」   看見對方仍然一臉想睏的模樣真的讓他也很有打呵欠的衝動!明明昨天的激烈運動中最辛苦的應該是自己,打算想要盡一下人妻的責任而一大早離開那溫暖的被子而去煮早餐,卻要落得這樣的田地。   「唔……怎麼你這麼早起床?」不答反問,黑眸仍然染上一陣的白霧。但在不久後視野變得清晰,頓時瞪大著眼睛。   「呃──那個嘛,哈哈哈沒什麼,我平時也是這個時間起來的。」扯了一個小小的謊話,他可是那個太陽不照射到屁股上也不願起床因此在中學時期天天也遲到而被咬殺的澤田綱吉啊。   同樣就讀同一高中兼身為風紀委員長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一點?不過他的大腦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去理解綱吉的說話。   因為他看見衝擊性相當高的場面。   撇開的衣領露出了誘人想要咬一口的鎖骨,上面還能夠清晰看見昨天自己種下紅腫的吻痕。沿著線條優美的頸項往下望是一件明顯寬大不合身的襯衫,雲雀認出那件是屬於他的襯衫。昨晚歡愛過後,綱吉穿著的衣物早已經被雲雀撕破了,因而今早綱吉在慌慌張張下,臨時在衣櫥裡找出套上去的上衣。   視線再微微往下望,便是什麼也沒有穿、噢不,應該還是有穿內褲的雙腳在抖抖顫動著。   大腿內側好像還有殘留著那混濁的蜜液。   一片春色。   「起來吧,早餐快要送到來了。」   對於雲雀恭彌來說,確定是一碟相當美味的「早餐」奉上在他的面前。   好像就連遲鈍的草食動物也知道了雲雀的視線炙熱地固定在自己身上,他臉羞紅了大半,身體開始不自然地扭扭擰擰,好不可愛,同時也是在考驗雲雀恭彌那所剩無幾的自制力。   「雲、雲雀學長討厭,你在看哪裡……」不斷把襯衫的衣擺往下拉,彷彿會因此而拉長般。   再加上這終極般的一句甜絲絲的嬌滴聲音,你叫雲雀恭彌怎麼能夠不去好好享用這分精心為他而準備的「早餐」?   雲雀在綱吉一個措手不及之際,伸出手準確地抓住綱吉的手臂,順勢把人一整個拉倒在床褥上。   「嗚哇!」輕聲驚叫了一下,綱吉閉上眼睛整張臉埋在雲雀沒有穿上衣的赤裸胸膛上。   雲雀湊近那因為自己突如其來的舉動而發紅的敏感耳珠,輕呼出了一口氣,接著用低啞的嗓音道出讓綱吉雙頰的溫度又要燒得更旺的低喃。   ──我要開動了。 =TBC= 後記: 是說是可以就這樣把TBC轉成END啊(被巴 為什麼最近點文都不能一篇完結呢=v= 而且點H的結果是要讓我爆字數啊(汗 哈哈哈我有預感下一章會卡文耶囧 盡量希望能夠把H寫得短一點(根本就做不到(掩臉羞   「什、等、等一下啊……」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只是來喚一個人起床吃早餐、噢不,是喚他起床取早餐才對。不過這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只想要知道為何我會成為別人的一份美好的早晨套餐然後等著被吃呢?   這樣太不合理了吧!!   那麼我的那份早餐在哪裡??!   「沒有等的必要。」把掙扎中的綱吉箝制在自己的懷抱裡,接著把身體的重量幾乎全部壓上去要對方承受著他的體重,全然沒想過這樣過於接近的曖昧姿勢會讓某只兔子的心臟停止跳動。   雲雀學長當然沒有那個必要,要等下的人是我啊!!   「嗚……不……能。」宛如女性吐出的輕聲細語,就連那兩個拒絕的字眼也顯得多麼的柔弱,根本就毫無說服力又怎麼能夠讓身上那個被情慾沖昏頭腦的男人停手?   雲雀把嘴湊近,沒有猶豫就直接覆上。那軟軟的質感馬上透過另一片的唇瓣傳遞過來,連同綱吉口中所散發出的香味,在兩人交纏的舌頭中互相交換著氣息:「唔、哈啊……」   受不到對方比自己的接吻技巧來得要高超的攻勢,綱吉只能處於被動的一方,雲雀的舌頭交纏過後也不捨得離開,轉而開始吸吮那柔軟溫熱的內壁。來不及換氣的綱吉很快就開始感到呼吸困難:「哈啊…雲、──」   四片唇瓣方才分開,曖昧的液體便在上一秒兩人交合的地方牽扯出一線閃爍的銀線,以為終於可以吸取空氣進入肺部,怎料下一秒雲雀又猛然再度貼上炙熱的嘴唇。   彷彿即使繼續索求下去仍然沒有他雲雀恭彌滿足的一天,他空閒了一段時間的手開始不安份地到處亂摸爬動,就宛如被一條小蛇纏上身體的麻痺感覺讓綱吉不自覺地弓起身體。   「嗚……啊!」   才剛剛取回說話權利的小嘴吐出的是悅耳的輕吟,雲雀的手已經繞過他穿著上衣的衣擺直達那深入的神秘地帶。昨天歡愛過後所殘留的稠液還來不及清洗乾淨,想當然爾在那個小穴裡的液體還殘留小許。   「哇噢,這樣會很不舒服吧?體內還殘留著我的液體。」雲雀勾起那邪佞的微笑,全然不覺自己所說的話有多麼的情色。   修長的手指輕輕插入體內接著微微在裡面轉了一圈。   「嗚啊……雲、雲雀學長……」   很好,濕潤的程度已經足夠了。   他雲雀恭彌並不是一個很會忍耐的男人,所以他絕對不會是一個「美食當前」的時候還要事先「洗手」的人。既然前戲已經可以省略了,那麼就留待下次也沒關係吧?   「綱吉……我要進去了。」他還是會有君子的風度,先出言提醒一下。   不過幾乎與說話吐出的同時,他已經急不及待地扳開綱吉那幼嫩的雙腿,抱緊那纖細的腰部,身子往前一挺便把他身下的碩大推上去。   「啊啊…………」禁不住因為舒暢愉悅的感覺而溢出高聲的呻吟。   「嘖,沒想到還是這麼緊……放鬆點。」因為綱吉在雲雀進入的一瞬繃起了身體,所以只能當慾望進入到三分之一已經是極限了,甚至不能夠再推向前,他可不想綱吉會因此而痛苦,所以只有要求他盡量放鬆。   「嗚……哈啊──」吸了一大口氣入肚子裡再呼出來,雲雀的分身在他的體內靜止不動,因而傳出的快感仍然夾雜著痛楚。他昂起頭,雙眼迷糊得失去了焦距。   「吶,綱吉,你真的好美味喔。」   「雲、雲雀學長突然說什……啊啊──不、不要突然動、動得那麼…..啊啊──」本來還因雲雀突如其來的震撼發言而感到臉紅耳赤的綱吉,被突然開始在他體內衝刺起來的人打斷了未完的話。   果然在說出了讓綱吉感到害羞的說話是能夠讓他放鬆身體,收到了不錯的效果後,雲雀的嘴角勾勒起鬼魅的笑容,腰部的動度赫然加大,差點沒讓綱吉尖叫出聲。   「啊啊──唔哈哈………那、那裡,不、啊啊啊──」   沒想到雲雀才剛剛開始動便猛然頂撞自己裡內的那個敏感的一點,房內瀰漫著淫媚春色的氣氛,肉體交合的碰撞聲音響起一波接著一波,從未靜止過。綱吉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身體作出的動作全部都是自然的反應──包括他提起腰部迎合著雲雀在他身軀內進出的舉動。   『叮──噹。』   驀然沒有預警之下響起了門鈴的聲音,起初兩人仍然陶醉在那銷魂的快感下而沒有任何想要停止而去應門的反應,但是很適時地,綱吉的肚子也發出了「咕嚕」的音效,向他那個主人訴說著空腹的感覺。   『叮噹───』   再一次響起的門鈴總算能夠傳入其中一方的耳朵裡去,綱吉吃了一驚,馬上想要推開還在忘我衝刺的雲雀:「等、等下,早餐──啊啊──」   但明顯對方沒有給予他能夠把話完整說下去的時間。   「唔……我正在吃。」明顯把綱吉的問題重心搞錯方向思考的雲雀說出了莫明其妙的說話。   「不對──是我的、」每次想要張口說話也只會自動切換成嬌呻:「啊啊不……不行了,恭、恭彌、我……我要──」   知道綱吉已經到達了臨界點,雲雀惡意更為加快抽插的速度,直至兩人當時踏入高潮── ###   「嗚……我的早餐……」綱吉扁著嘴巴,就宛如一個得不到想要的玩具的孩子在鬧彆扭。   洩完一次的時候要是馬上清理要對方等一會或許還可以,但在那之後又被拉住做了好幾回後他的早餐就已經泡湯了。綱吉捂著餓得扁扁的肚子,瞪視著那個已經「吃飽了」的男人。   結果最後,直到某個男人再也受不了那個怒婦般的瞪眼後,決定親手下廚煮早餐給綱吉吃了。   以為可以吃雲雀的手藝的綱吉興奮得不得了,追在雲雀身後期望著那份甜蜜如絲的早餐,不過在雲雀把那搞得一塌糊塗的廚房清理完之前,綱吉只好發出哀鳴的聲音忍耐。   要是每一個早上也能夠享用美味的早餐的話……   那絕對可以媲美為比蜂蜜更要甜蜜的早晨。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